第四節:淺談歸真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就在岳蕭與崇三離開徐字營后的第三日正午,沉玄閣四大統領之一的白虎與副統領劉青來到徐字營,得知了崇三與岳蕭于三日前離開徐字營,前往天柱擱筆亭,一觀歸真棋局。

    于是白虎攜劉青再次朝著皖地之天柱出發。

    殊不知遠在靈都的沉玄閣陷入一場紛亂之中。

    國柱馮昭然力斥沉玄閣閣主趙云涼,這個在江湖上名氣卓絕,卻投靠了朝廷的橫云長空趙云涼,做了三十年的沉玄閣閣主,兩朝元老,論起資歷來。只差于老宰相王成一線,可是在面對著國柱馮昭然的排斥下,只能頭觸抱柱以鳴其志。

    事件的起因很簡單,只因兩人政見不和所致,馮昭然一意孤行,要前去毀了歸真棋局,可是橫云長空趙云涼卻堅持江湖事,江湖了的準則,朝野不便插手。

    兩人遂于早朝上爭論不休,可惜勢單力薄的沉玄閣閣主趙云涼被國柱之流打壓,就連天武帝都對國柱馮昭然無可奈何,只能暗示趙云涼退而求其次,可惜趙云涼生性倔傲,最終只能以頭觸抱柱鳴志。

    國柱馮昭然遂不再爭論,只是第二日早朝時,國柱馮昭然卻不在,據說已領兵朝著皖地天柱出發。

    趙云涼怒氣攻心,當朝一口鮮血噴出,自此臥床不起。而沉玄閣一切事物暫由四大統領之首的青龍處理。

    代閣主青龍上位第一天,便派出朱雀玄武兩大統領齊出,趕往皖地天柱,不計生死阻擋國柱馮昭然毀滅歸真棋局之事,更是發出沉玄令召白虎前去皖地天柱與朱雀玄武兩大統領會和。

    ......

    遠離了黃沙,遠走了徐字營,踏入江湖,這便是岳蕭的生活,只是來時一個人形單影只,遠走時,身邊多了個勾肩搭背的兄弟,時說時笑。

    走在前往皖地天柱的官道上,岳蕭與崇三兩人衣著樸素,手握長劍,一副江湖人的打扮,可是一個臉色蒼白的病秧子,看起來還是挺瞧得上眼的,另一個英姿颯爽,玉樹臨風,依然是引起眾人的矚目。

    策馬而過的岳蕭與崇三并沒有在意路人的眼光,不過卻在官道上聽到了一首有點難聽的童謠。童謠的內容是這樣的:

    狂刀出,江湖嘲;

    武當癡傻遍天下,少林禿驢滿地爬,崆峒拳腳有床八,峨眉妹子一枝花;

    海沙七星真牛叉,個個神賭欲賣家,有丐五行就缺媽,何不去尋峨眉花?

    一曲童謠,數遍了江湖九大門派,其中的嘲笑之意不言而喻。

    作為江湖武林的泰山北斗,少林與武當對此置之一笑,而作為江湖鼎鼎大名的勢力崆峒與峨眉欲有心除之卻又無可奈何,丐幫,海沙幫,兩大江湖幫派也是鬧得人心惶惶,可是為抗衡魔教而分身乏術,至于七星門,五行宗,更是對此束手無策,只能約束自己弟子,盡量少做出格之事。對于武林新秀狂刀門,則是被推到了風口浪尖之上,甚至被江湖上的有心人拔出狂刀門曾與魔教勾結。

    據傳狂刀門門主狂刀張傲摔杯拍桌叫囂著要揪出編制這首童謠的“高人”,誓要將其扒皮抽筋,碎尸萬段,挫骨揚灰。

    ......

    “你說那位高人是誰呢?”崇三問岳蕭。

    “大哥心中都已有答案,何須詢問小弟。”岳蕭勒住韁繩,任坐下白馬隨意的行進在官道上。

    “我可曾聽說,十五年前的歸真棋局,有一段很美好的傳說哦。”崇三笑著誘惑岳蕭說道。

    “哦?還有此事?小弟愿聞其詳。”岳蕭還真不知道關于歸真棋局的事情,只知道那是兩位江湖前輩的一場比斗而已。

    “據傳在十五年前,素有江湖第一人之稱的步留冥與百歲臺上的護道者范溪柳兩人大戰三天三夜而未分出勝負,力竭之下約定半年后再戰,可半年后的武斗仍未分出勝負,遂于天柱峰下的擱筆亭擺下歸真棋局,約定勝負于三十二子棋盤間,縱橫捭闔中以定成敗之名。”崇三緩緩道來。

    “據傳這歸真棋局的開局由無數江湖豪杰所見,可一步便是數月的歸真棋局,讓無數英雄豪杰退卻,十五年來,本來已過古稀之年頭的護道者范溪柳,如今已是白發雪白,而一頭青絲的步留冥也變成了滿頭花白,滄桑十五年間,江湖朝野驟變。”崇三接著說道。

    “在這歸真棋局期間,江湖上少了天下第一的步留冥與百歲臺上的護道者,江湖紛亂不堪,魔教余孽趁勢而起,江湖上掀起一場場腥風血雨,泰山北斗武當少林不問俗事,老一派勢力崆峒峨眉有心無力,至于海沙丐幫為抵御魔教,則是勉強支撐,七星五行人人自危。”提及江湖,崇三多了一份傷感,似乎是為這紛亂不堪的江湖而擔憂。

    岳蕭聽著崇三的語氣,對著江湖中的紛亂也是深受同感,畢竟自己曾經可是劍指天下,試問天下英雄誰敵手的存在,可是如今想來,真的是狂傲自大罷了,真正的高手才不會在乎這般小兒科的打鬧。他們在乎的都是自我的境界修為,似乎是那天仙下凡,淡卻了名利,可我等眾生皆為俗人,何必那般追求看不見摸不著只存于想象之中的天道呢?

    還是百歲臺上的護道者范溪柳與素有天下第一之稱的步留冥看得開,爭奪天下第一的虛名,可這又有誰能說的上對錯呢?

    岳蕭心中想到了許多,不過一瞬而過。

    “那么那首童謠里傳唱的狂刀門呢?”岳蕭聽著崇三慢慢的講敘著這十五年來的江湖,可卻未曾提及那童謠里的狂刀門。

    “新星乍起的狂刀則是被江湖正道拒之門外,另起一家,不問正魔,只為隨心所欲,隨性而為,江湖中人謂之邪道。”崇三搖著頭,無奈的說道。

    “邪?何意?”岳蕭不解的問道。

    “不容于正魔之道,相由心生,事隨心走,怒則怒,怨則怨,不由正之衛道,更異于魔之殺伐隨意,肆無忌憚,行事由心,不立于他人之意,邪者,正也,魔也,一念可正,一念可魔者也。”崇三似乎是對江湖所謂的邪之一道很是了解。

    岳蕭看著崇三,似乎是在為崇三為何如此了解邪之一道而疑惑。

    崇三看著岳蕭眼神里的迷茫,豈能不解岳蕭的意思。

    “與你說來也無礙,狂刀張傲與我深交已久,遂對邪之一道了解甚厚。”崇三笑著說道。

    “大哥果然好心性,正邪之道,無一不交,若邪之道,可一念為正,大哥功不可沒啊。”岳蕭由衷的說道。

    “狂刀張傲此人雖然心高氣傲,不乏野心,但又與國柱馮昭然之流不同,此人重情重義,乃有恩報恩,有怨報怨之輩。”崇三對岳蕭介紹著張傲的性格。

    “那這又關歸真棋局何事?”岳蕭問道。

    “歸真棋局啊,那可是關系大發了,曾在十五年前,也就是在歸真棋局開始動子前,百歲臺上的護道者范溪柳曾言江湖朝野,驟然大變,奸雄并起,豪杰處處,一派繁榮之天下,成于此,亦或毀于此。”

    “江湖朝野,驟然大變,奸雄并起,豪杰處處,這不就是現在的江湖朝野之現狀么。”岳蕭皺眉道。

    “不然你以為這歸真棋局會有這般的號召力,無論江湖武林,亦或是朝野紛紛出動,就連我徐字營都來了兩位,更別提那江湖上無數的小勢力了。”

    “那,那國柱是否......”岳蕭并沒有問完。

    “可能吧,一切不好說,范溪柳老前輩所言的朝野江湖,驟然大變,不就是說的他么。”崇三道。

    只是崇三那不自然的表情卻是難以掩飾,岳蕭自然將崇三的緊張動作盡收眼底。

    “大哥與馮昭然,是否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岳蕭再次問道。

    “國柱與我,有著血海深仇。”崇三咬牙切齒的說道。說及此處,崇三不自覺的握緊了拳頭,一股真氣竄上身,頓時,那狂躁的真氣引發了其身上的絕武之毒。

    看著身體輕微顫抖的崇三,其坐下的棕馬都瑟瑟發抖,似乎是在懼怕什么。

    岳蕭見此,立馬知道這是絕武之毒發作的表現。

    岳蕭左手很自然的握住韁繩,右手搭在崇三的肩膀之上。以渾厚的內力來壓制住崇三體內狂暴亂竄的真氣。

    官道上,兩人兩馬,一人雙眼猩紅,坐下棕馬不斷的顫抖著,似乎是因為脫力而打顫,邊上一人穩穩的壓制住那人,行進速度很慢,官道旁的武林中人紛紛側目相看。

    可是在見到那張蒼白的臉色后,紛紛圍繞其側,為其保駕護航。

    而閉著眼,專心致志以自身渾厚的內力壓制崇三身體內混亂暴躁的真氣的岳蕭渾然不知身邊究竟發生了什么。

    就在一眾武林豪杰紛紛趕往皖地天柱時,遠在那天柱山腳下的悅來客棧中迎來了它的第一位遠道而來的客人。

    天武二十二年,也就是岳蕭一劍奪下武狀元的那年,在靈都出現的一位花魁,琴棋書畫,吹拉彈唱,無一不通,無一不精,而其曼妙之姿更是牽動了無數官宦公子的心思,可是在武狀元岳蕭的嗜血長劍下,兵部尚書的三子被其斷卻一臂,趙太傅的孫子被打斷了雙腿,可卻無人敢吭一聲,只因為馮昭然說了句,天下之大,岳蕭乃我義子,動其者,死!

    哪怕是兵部尚書,甚至連三朝元老的趙太傅也只能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自此,京城第一位傳奇的煙花女子便在那飄香樓,成了招牌。

    雖然岳蕭失寵,可是卻活的逍遙自在,時常留戀于飄香樓,朝堂之上的百官也只能忍住那心中的怒火。

    天武二十四年初春,那一道莫須有的圣旨,不僅譴走了武狀元岳蕭,還有那個名動天靈朝的第一花魁。

    只是兩年時光已過,而如今年方不過二十的飄香樓頭牌,卻先行一步,來到這天柱山腳下的悅來客棧。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2_64-m
都市之萬界至尊
作者 之不道
  蕭動塵重生了,渡劫失敗的他重生成了一名身家百億的富二代。   從此以後,各種奇妙的遭遇頻繁...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