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母親

  • 閱讀背景色

    李楊不退反進,手中圖騰舞動,在空中留下殘影的同時,手中樹干猛的轟擊而出。

    這一次,李楊竟沒有躲避攻擊,選擇了硬撼背地虎的撲襲。

    咚咚咚!

    樹干迅猛而急速的擊打在背地虎身上,那一刻,空間仿佛靜止了一般,一個在舞動樹干,一個在空中保持著猛撲的姿勢。

    “喝!”

    一聲低喝,李楊雙手一震,樹干最后一個上頂,直直撞擊在背地虎的下顎,頓時,背地虎倒飛而出。

    圖騰擊,天頂!

    這是多么的恐怖,一個年僅八歲的孩童竟然把一個實力等同于銀級戰士的低級上品魔獸吊打。

    這要是讓外人看去,怕是會以為在白日做夢吧。

    但事實就是如此,李楊以年僅八歲的年齡單獨擊殺了背地虎。

    在剛才急速而迅猛的劍花震擊下,哪怕背地虎的外部防御在強,也吃不消李楊如此多的內臟攻擊。

    李楊氣喘吁吁,哪怕是如今的他,想要絲毫不累的完成劍花與震擊的完美結合也是一件十分吃力的事情。

    不過,身體中靈又是一暖,頓時讓李楊開心了不少,急忙查看。

    剛毅:增加防御力,并可反彈傷害。

    又是一個強大的被動技能,這為李楊實現站在這個世界巔峰的夢想再次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不知不覺,天色已經漸漸黑了下來。

    少年禮大比也要結束了,李楊不敢有絲毫怠慢,急速向部落狂奔。

    ......

    格特部落,祭祀牛爾森諾撫摸著自己的胡子,神色中帶著淡淡的自信。

    “孩子們也快回來了,不知道這次森斯能帶回怎么樣的成績。”

    族長格特羅沒有說話,但目光卻緊緊的盯著密林中,他也想看看自己的兒子能給他帶回來怎么樣的驚喜。

    夜幕緩緩拉下,很快就到了傍晚。

    嗖嗖!嗖嗖!

    一聲聲清脆而有力的聲音從密林中傳來,并且越來越密集,越來越響亮。

    祭祀牛爾森諾平靜的表情此刻變得有些凝重起來。

    “孩子們要來了。”

    嗖!

    一道碩大的黑影從密林中竄出。

    待他落地后,長輩才看清他是誰。

    牛爾提拉的兒子牛爾羅斯。

    “羅斯,你帶來了什么獵物啊。”

    祭祀森諾開口道,往年來這種事情一般都是他代勞,族長只要在一旁看就行。

    “祭祀大人,這次我帶回來的是強大野獸銅鑼豬。”

    羅斯傲氣的把背后的銅鑼豬扔在地上,一整只銅鑼豬幾乎完好無損,只有腦袋上有著一個小小的洞,顯然是被弓箭射穿的。

    “羅斯,看來你為了殺這只銅鑼豬花了不少心血啊。”

    “不錯,羅斯,你很不錯!”

    羅斯面上一喜,能被這個在部落名望極高的祭祀夸贊,這是一件多么讓人興奮是事情。

    羅斯上交自己的戰利品后,剛站到一旁沒多久,就又是幾道身影竄出。

    是牛爾莫科的雙胞胎孩子。

    牛爾莫科作為族長的親弟弟,族中的長老,孩子自然不會差到哪去。

    果不其然,當兩姐弟扔下他們的戰利品后,著實把周圍的人都驚了一下。

    竟然是一頭烈牛,在高原上,這樣的野獸可謂是兇猛異常,哪怕是一些剛剛踏入銅級的戰士也要小心應付,否則也要受些傷。

    “好,非常好!科婭,莫非,不愧是莫科長老的孩子,你們,非常不錯。”

    兩姐弟面色也是一喜,和羅斯一樣,在他們眼中,能得到祭祀大人的贊美,那是一件非常值得高興的事。

    兩姐弟滿臉欣喜的站在一旁,和羅斯并列站著。

    按照實力來劃分的話,羅斯單獨殺死的銅鑼豬和科婭兩人合力殺死一頭烈牛屬于同等實力,所以三人并列站著并沒有什么值得不服氣的。

    很快,陸陸續續又有一群孩童回來,個個都背著自己的獵物,滿臉的興奮。

    祭祀森諾的心情也非常好,今年這批少年的質量都十分好,個個都有相當的實力,和他年輕一比也是不逞多讓啊。

    此時的森諾對尚未回來的森斯和格比充滿了期待,不知道他們能給他待會多少強大的獵物。

    夕陽越來越低,終于,就在夕陽即將落下地平線的時候,兩個彪悍的身影齊齊出現。

    他們的速度一般快,正急速的向著大伙的方向奔來。

    是森斯和格比,兩人幾乎同時出現落在祭祀森諾面前。

    “父親,我回來了!”

    “祭祀大人,我回來了!”

    兩人幾乎異口同聲說道。

    “好,回來就好!”森諾點點頭,目光卻落在他們的身后,而那掌心大小的斑點已經說明了一切。

    “你們的獵物是?”

    雖然隱隱猜到了結果,但森諾還是選擇讓他們自己說出來。

    “父親,我獵殺的是野獸猛虎!”

    “祭祀大人,我獵殺的野獸猛虎!”

    兩人話音剛落,雙目頓時碰撞在一起,無形的戰意在兩人身上迸發,竟誰也不讓誰。

    “好,好,好!”

    森諾的嘴角泛起一絲欣慰的笑容,孩子強大,他不高興都不行啊。

    而族長格特羅也滿意的點點頭,顯然對自己兒子的表現非常滿意。

    “既然都回來了,那就回部落廣場,我來為你們歌頌功績。”

    就在森諾開心的說完話后,一個怯懦懦的聲音響起:“那個,祭祀大人,還有一個族人沒有回來。”

    說話的牛爾古拉,是部落一戶普通人家的孩子。

    “哦?古拉啊,你說說,還有誰沒回來啊?”

    森諾掃視了一些回來的孩子們,發現確實比早上數的人數要少一個,但怎么想他都想不起來是哪個。

    古拉見祭祀大人問自己,本就微紅的小臉頓時更紅了。

    “是......是特靈娜阿姨的兒子,叫......叫......。”

    老半天,古拉也叫不出李楊的名字。

    頓時,眾人都明白過來,原來是特靈娜那個人類所生的孩子。

    至于古拉為什么叫不出李楊的名字,那根本就是族長和長老會的人沒有賜名,叫不出名那也是正常的。

    森諾的目光望向族長格特羅,顯然是過問他的意思,畢竟那個孩子是他和特靈娜生的。

    格特羅緩緩點點頭,“那就再等等吧。”

    又過了一會,李楊有些狼狽的身影從密林中彈出,手中抓了一個被他砸破了腦袋的野兔。

    頓時,見到這一幕的同齡孩子們樂了。

    “快看那,那個家伙居然抓了只最普通的野兔,我本以為至少也得是速度快些的格羅布兔呢。”

    “真是丟我們牛格特的臉,我們部落怎么會有這么差勁的牛族啊。”

    孩子們個個捂著臉,顯然是不想在多看李楊一眼。

    而森斯和格比等人則冷眼旁觀,雖然他們也只有十歲,但在家父的教導下,心性早以不是一般十歲牛族可以比擬的。

    他們很瞧不起李楊,但卻不會當中表現出來,而是藏在心里,藏在眼睛里。

    至于李楊的生父,牛爾格特落,則一臉平靜的看著他,目光沒有絲毫改變。

    李楊見自己被人罵,也不以為意,依舊傻呵呵的站著,一副很自得的樣子。

    森諾心中輕嘆,輕咳一聲,制止了孩子們的吵鬧,接過李楊手中的野兔,柔聲道:“孩子,辛苦你了。”

    李楊憨厚的撓撓頭,“不辛苦,不辛苦。”

    森諾心中又是一陣輕嘆,看來人族和牛族通婚,很難生下好孩子啊。

    惋惜歸惋惜,但表面工作還是要做足的。

    帶著孩子們回到部落廣場,祭祀森諾換上了正式的祭祀袍,站在廣場的中心向整個部落的人歌頌孩子們在少年禮上的強大功績。

    至于李楊的功績,則直接被森諾忽視了。

    到不是說森諾不想歌頌,而是野兔這東西一般五六歲的牛族孩童都追的上,更別說擊殺了。這玩意根本就不能和功績兩字對上號,就更別提歌頌了。

    李楊也沒有去聽什么歌頌儀式,他早早的回到了自己的家,位于部落邊緣的一個小屋中。

    母親特靈娜已經準備好了晚餐,而且是以往都不曾有過的豐盛。

    隱約間,李楊覺得母親有事要和他說。

    “回來啦?那就坐下吧,母親晚餐都準備好了。”

    示意李楊坐下,然后和李楊一起做了個禱告的手勢。

    這是人族的基本禮儀,對神的敬畏禮儀。無論你敬畏信仰那個神靈,這種禮儀是必須的。

    和母親一起做完禱告禮儀,李楊開口了。

    “母親,為什么今天的晚餐這么豐盛?”

    特靈娜輕輕一笑,很溫柔,也很慈祥。

    “當然是為了慶祝孩子你的少年禮啊。”

    特靈娜也知道李楊的收獲,那只弱的不能再弱的野兔。但她卻沒有絲毫的異樣,反而為自己的孩子步入少年而開心。

    但李楊的心情并沒有因此而好起來,他依舊感受到,即將有什么事要發生。

    見李楊沒什么動作,特靈娜目光閃動,最后笑了笑。

    “好啦,別多想,我們吃飯吧,吃完飯,母親有些事要和你說。”

    母親笑的很甜,但李楊卻覺得很異樣,但一時半會卻不明白異樣從何而來。

    最后,李楊還是和母親一起動筷,直到,兩人一起吃完。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1_78-m
超級神武道
作者 會飛的是魚
  地球聯邦時代,開发基因潛能成為人類賴以生存的依靠。   一部十八重的基礎心訣,開啟了基因全...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