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孤獨

  • 閱讀背景色

    剛放下筷子,李楊就知道,母親要開口了。

    特靈娜顯然也看出了什么,慈愛的望著自己的孩子,手伸到了桌子下。

    當特靈娜的手再次出現在桌子上時,她的手中多了一份信。

    “這是母親要交給你的東西。”

    李楊接過信,依舊沒有說話,他知道,母親還有事情要和他說。

    果不其然,特靈娜看著自己孩子投來的詢問目光,平靜的笑了。

    和先前不一樣,這一次,李楊感受到一種放下一起的情感,好似將終之人。

    “母親,你。”

    李楊面色一變,正欲再問,卻被母親特靈娜揮手制止了。

    “孩子,你知道母親給你取了個什么名字嗎?”

    “菲爾血蹄,記住你的人類名字,叫菲爾血蹄。”

    “母親知道你的實力很強,這么多年來你無論如何瞞也瞞不過母親的眼睛,說真的,母親很欣慰。”

    特靈娜的笑容更加燦爛了,她為自己的孩子感到榮耀,她為自己的孩子強大而感到欣慰,至少他不會再被人欺負了。

    濃濃的親情,在這一刻變得深厚純粹。

    李楊忽然覺得這些年來自己有些愧對了自己的母親,對她,過于生分了。

    特靈娜清澈的目光直視李楊,仿佛看透了他的心靈。

    這,或許就是一個將死之人的特殊之處吧。

    “孩子,不要悲傷,母親只不過是在自己的飯里下了毒而已。人終有一死,只不過在于遲與早罷了。”

    “真的,不要悲傷,走出這個低微的部落,去人類公國蒙古拉,把信交給特納爾赫,他會告訴你如果做的。”

    特靈娜說完,伸手顫巍巍的撫摸李楊的臉頰。

    輕輕的,柔柔的,帶著一絲不舍,帶著一絲不甘。

    李楊望著母親的雙眼,不知何時,淚痕浸透了他的臉頰。

    這一刻,他真切的感受到,什么是母親,什么是母愛!

    可惜,一切都太晚了......

    噗咚!

    聲音不重不輕,在李楊眼中偉大而高尚的母親,倒下了。

    或許曾經是歡樂的,但現在,只有悲傷。

    李楊靜靜的哭著,任由淚痕低落在衣角,低落在母親親手烹飪的米飯上,一切是如此的安寧。

    但李楊知道,他一生中唯一認可的女人,不是他母親的母親,死了,帶著對他濃濃的關愛,離開了人世。

    李楊不蠢,他能清晰的感受到,母親因為他,選擇了離開。

    因為不想成為他的累贅,不想成為他的負擔,最終,選擇了消亡。

    或許,一切都是他的錯,他不該在過去的歲月中如此冷漠的面對母親,他不該在過去的歲月里把母親一個人丟在家中,與孤獨作伴,與痛苦為舞。

    一切因為他,一切終于他......

    淚,不知何時已經流干了。

    李楊站起身,輕輕的把母親放在床上,溫柔的為她蓋上被子。

    “母親,血蹄不會忘記您的教誨,哪怕只是一頓飯,血蹄也銘記在心!”

    跪下,三個重重的中國至高禮節,訴盡了李楊此刻心中的孝與悔。

    但時光不能倒流,一切只能向前看去。

    鄭重收好母親交給他的信封,李楊開始收拾晚餐。

    如果說以前的李楊是一頭猛虎,是一頭沉寂在孤獨中的惡狼,那么此刻,他就是一塊守護信念的堅石,沒有人能擊破他的壁障。

    曾經,他體悟過拋棄,體悟過孤獨,最終在死亡中消亡。

    后來,上天給了他重生的機會,他體悟了新生,體悟了親情。

    如今的他,確實就是一塊沉淀的堅石,已經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擊破他了。

    李楊的眼是平靜的,李楊的心是沉寂的,此刻他只有一個信念,走出牛格特,前往蒙古拉公國。

    碗筷才剛剛收拾好,就傳來一陣敲門聲。

    “誰?”

    李楊依舊在洗碗筷,頭也不回的問道。

    “我,古拉。”

    古拉小牛頭妹妹一蹦一跳的開門進來,見特靈娜阿姨在睡覺,就躡手躡腳的跑到李楊身前,小聲道:“哥哥,族長大人叫你去一下,好像是要給你賜名了呢。”

    小古拉很高興,仿佛族長是要給她賜名一樣,興奮的不得了。

    李楊洗好碗筷,把它們擺放整齊后,回身摸了摸古拉的頭。

    雖然他們都是十歲,但古拉每次看到李楊就有種看見長輩的感覺,所以每次哥哥都叫的無比真誠。

    “好啦,哥哥這就去,和哥哥一起出去吧,你阿姨在睡覺呢。”

    “恩恩!”古拉點點頭,很乖巧的跟在李楊身后走了出去,并輕輕的把門合上。

    李楊和古拉分手后,獨自向著位于部落中心的大屋子走去。

    那里是部落開會的地方,是族長和長老祭祀們商談部落重大事件的地方,像李楊這樣的卑微之人,其實是連接近的資格都沒有的。

    門敞開著,李楊的面容換成了傻笑,沒有絲毫膽怯的走了進去。

    頓時,入目的是十幾位長老以及坐在最上方的族長,他的父親,牛爾格特羅。

    “見過父親大人。”

    這是李楊的特權,可以不用向其他一樣,稱呼他族長。

    但這個特權,他寧可不要。

    “恩,來了就好。”格特羅威猛雄壯的身形微微抖了抖,“諸位長老,你們覺得賜我兒什么名字比較好?”

    頓時,安靜的議事廳嘈雜起來,一些長老交頭接耳的議論著。

    好一會兒,一名長老站了起來,是牛格特的二長老,牛爾哥德絡。

    “族長,我覺得格落這個名字比較好,既符合這孩子的氣質,也不太掉身份。”

    頓時,周圍又是一陣議論,有的贊同,有的則不贊同。

    格特羅的目光閃了閃,也覺得這個名字不錯,正要點頭的時候,忽然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

    是牛格特的十四長老,牛格特部落最年輕的長老,同樣也是最年輕的白銀級戰士,格特羅的親弟弟,牛爾莫科。

    “族長,我覺得這個名字不妥。我們牛族向來強大,到了黃金級更是有可能覺醒撼地天賦。而這孩子無論是實力還是體型,都如此的弱小,如果賜名格落,那就是在丟我們牛格特的臉。”

    牛爾莫科頓了頓,好似是在清嗓子,隨即,再次開口了。

    “我舉得,應該賜名無蹄,牛爾無蹄,我們牛族最引以為豪的牛蹄都沒有,我覺得這個名字最適合他。”

    莫科之所以敢這么理直氣壯的說,那是他看出自己的大哥對這個孩子根本不上心。

    十年來,他就沒見過大哥去看過他們母子兩。

    否則按照傳統,李楊的賜名早在一歲的時候就進行了,哪會被遺忘,直到少年禮被古拉一提才想起來?

    頓時,整個議事廳都安靜了下來,一干長老的目光全部齊齊的望向李楊的腳,那是一雙人類的腳。

    剎時,所有長老都想起了什么,個個坐的筆直,望向李楊的目光帶著冷漠,仿佛他根本沒有資格站在他們面前一樣。

    “我贊同莫科長老的話。”

    大長老率先開口了。

    “我附議!”

    “我附議!”

    ......

    頓時,一干長老全部同意了莫科的話,而族長格特羅也最終點點頭,同意了親弟弟的話。

    “我現在,賜你牛爾姓,無蹄名,你可愿意?”

    一道洪亮的聲音從格特羅的口中傳出,回蕩在整個議事廳。

    李楊依舊樂呵呵的笑著,時不時的撓撓頭,此刻見格特羅賜名,頓時笑的拍拍手。

    “好啊,好啊!”

    這一刻,眾長老看向李楊的目光不再只有冷漠了,更多的憤怒。

    這樣的蠢蛋,根本沒必要賜名!

    “恩,無蹄,既然你同意了,就退去吧。”

    格特羅揮揮手,示意自己這個弱智兒子趕緊離開。

    李楊做戲也做的足,傻兮兮的鞠躬幾個,便蹦跶著小步離開了。

    前腳剛踏出議事廳,李楊的面色就變了,變的陰冷而肅殺。

    牛爾莫科嗎?最年輕的白銀級戰士嗎?

    既然你不知道什么叫辱牛者牛恒辱之的話,我不建議親身教導你。

    你賜我無蹄,我就還你無命!

    那一刻,李楊歸去的腳步沉重而緩慢。

    他,已經動了殺機。

    李楊回到家中才發現忘了把母親死去的事情告訴格特羅,但隨即一想,李楊還是放棄了這個念頭。

    連看都不曾來看過他們一眼,母親的死對這個身體的父親來說,或許都不值得他動動口去埋葬吧。

    夜深中,李楊抱著母親的尸體向著部落外的大草原走去。

    對于母親來說,安葬在這里或許是一個不錯的結果。

    用力量震開一個大坑,李楊把母親放進自己親手刨好的大木頭棺材中,最后重重的三磕頭,這才蓋上棺材,把母親入墓。

    立起一塊削的方方正正的石碑,李楊在上面刻下一行不屬于這個世界的字,漢語。

    “母菲爾·特靈娜墓,子,李楊。”

    這一刻,李楊真正的接受了特靈娜這位母親的身份,雖然他靈魂的歲數比特靈娜大了很多很多,但他卻心甘情愿的接受。

    因為,他曾經沒有母親。

    而現在,他有母親了。

    夜風中,李楊有些瘦小的身影在這一刻顯得高大而偉岸。

    那雙漆黑的雙眸不停的閃動著光芒,而那道光,是殺人的光!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142144_21_73-m
武道宗師
作者 愛潛水的烏賊
  在這裡,武道不再是虛無縹緲的傳說,而是切切實實的傳承,經過與科技的對抗後,徹底融入了社會,...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