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唯有殺機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天空不知何時下起了雨,李楊靜靜的坐在家中,他用馬毛自制了毛筆,每日都會練字,以此來休生養性。

    以前是為了不讓母親發現,而現在,是想她發現也沒有機會了。

    一個框框正正的殺字隨著李楊的提筆,在紙上栩栩生輝,李楊這是在養殺意。

    雖然他至始至終都沒有殺過任何一個人或獸人,但不代表他不敢殺人。

    有些人該死,那就必須殺!

    寫好然后撕掉,在重新拿過一張,再重新寫。

    就這樣日復一日,月復一月,李楊都沒有停止過動筆。

    至于他母親消失的事,除了回來找他玩耍的古拉,還真從沒有人問起。

    當李楊停下毛筆時,一個小腦袋已經掛在桌子前,一臉不解的望著李楊。

    “大哥哥,為什么你每天都要畫這個稀奇古怪的東西啊,好看是挺好看的,可畫來有什么用啊?”

    感受到古拉真切的真摯,李楊忍不住輕輕撫摸她略帶犄角的腦袋。

    也只有這時,李楊的心才是平靜的。

    他很想殺莫科,但一直沒有機會,要不是純真的古拉一直陪伴在他身邊,他說不定已經忍受不住暴露的危險去刺殺莫科了。

    “哥哥都說了很多次了,這叫毛筆,這叫漢字,是一種偉大的畫。”

    李楊和藹可親的回答著,言語中無不透著關愛。

    他有時都在想,要是自己能有個和古拉這般可愛的孩子,那該多好。

    但也僅僅只是想想,他有太多的事情沒有做,他可沒有時間去娶妻生子。

    “不要一直摸人家頭,媽媽說了,女孩的頭是不能亂摸的,會摸笨的。”

    李楊對此也是搖頭苦笑,真不知道該怎么說了,摸頭要是能把人摸笨,那中國無數的人早就成傻子了。

    “好,哥哥不摸總行了吧。”

    古拉脖子一扭,“哥哥每次都騙我,每次說不摸,結果第二天就忘了。哼,本來還想告訴你一件大事的,現在人家不說了。”

    李楊收到一半的手頓了頓,苦笑一聲,現在的小孩啊,真是讓他懷念啊。

    “古拉乖,告訴哥哥,到底發生了什么大事?”

    古拉頭一扭,不理會李楊,“就不說,就不告訴你!”

    “好啦,古拉不要生氣了,哥哥把這根毛筆送你如何?”

    猛的,古拉轉過頭,目光閃著星星。

    “真的,沒騙我?”

    李楊真的哭笑不得了,把毛筆遞了過去,“拿去,現在總該告訴哥哥是什么大事了吧?”

    接過毛筆,古拉顯得十分開心,舞了一小圈,哪怕墨水飛粘在臉上也不以為意,依舊樂呵呵的笑著。

    “這個啊,當然是我們牛格拉部落和其他部落在大部落城克薩蒙的聯合下舉行的大狩獵祭啊。”

    哦!

    李楊頓時上了心,他最缺的就是離開牛格特的時間。就像上次,要不是少年禮,他還真沒有時間踏入古格拉山脈邊緣。

    雖然他知道沒人理會他,但他還是知道,長時間的離開肯定會被發現,所以秉著低調的原則,李楊基本每天就出去一次,擊殺一頭低級下品的魔獸后就必須趕回來。

    一是路程有些遠,時間都浪費在路程上;二是魔獸又不是爛大街的白菜,并不是想遇就能遇到的。

    而古拉說的大狩獵祭他也有所耳聞,這不僅僅是讓他能夠長久待在古格拉山脈邊緣,而且還能給他制造擊殺莫科的機會。

    這等一舉兩得的機會,他李楊又如何會錯過。

    古拉前腳離開,李楊后腳就去了廣場。

    而他這一來,那些已經報了名的同齡孩子都忍不住嘲笑李楊。

    “這不是我們部落的無蹄牛嗎,怎么有空出來玩啊?”

    “是啊,不呆在自己的小屋中,還出來讓我們罵你?”

    “真是吃的賤。”

    ......

    罵聲都如此的生澀,但也只是小孩子心性,口直心快,把心里的東西說出來罷了。

    比起那些把陰暗丑惡藏在心底的成年牛族來說,李楊其實更喜歡這些家伙。

    李楊依舊憨厚的笑著,他可沒時間理會這些小家伙,愛怎么罵就這么罵,他可沒閑工夫搭理。

    “那個,我想報名大狩獵祭,不知道行不行啊!”

    李楊裝的很忐忑,一副生怕被拒絕的樣子。

    “行,當然行,只有是我們部落的,都有資格參加。不過無蹄啊,你到時就在密林外面狩獵就好了,不要深入,很危險。”

    李楊連忙點頭,只要能去,那什么都好說。

    “謝謝森諾爺爺。”

    李楊再次傻呵呵的笑起來,落到祭祀森諾眼中,卻覺得李楊這幅模樣最好,至少不用想太多。

    確定了自己能去狩獵,李楊也蹦蹦跳跳的跑回自己的小屋,至于身后其他孩童的嘲笑,他可就左耳進右耳出了。

    屋中,李楊從老舊的木箱中取出一把小匕首,長約五厘米,卻是很小的一把匕首。

    這是他母親特靈娜唯一的遺物,他不會扔掉,而是等以后擁有了自己的圖騰柱后,把匕首融入進去,讓它和自己的武器融為一體。

    拿著干凈的布輕輕擦拭著匕首的匕身,李楊隱藏了許久的殺機綻放開來,嘴角勾勒起一抹斜斜的笑意。

    “莫科,希望你見到我的實力不要太驚訝,否則,就太沒意思了。”

    一根牛毛吹起,匕首橫空劃過,頓時牛毛分為九份,飄然落下......

    三日后,李楊和古拉一起踏上了狩獵的道路。

    古拉一直跟著李楊,不過他怎么勸都不肯走。

    李楊看得出來,古拉是想保護弱小的他,可是,他并不弱小。

    最終,好說歹說,終于把懵懂純真的古拉給騙走了。

    見附近已經沒有了部落同伴的身影,李楊渾身一震,渾身肌肉在氣的掌控下猛的暴漲三分,整個人就像換了個人似的,剛猛而有力,然后披上一件黑衣,把自己的臉和全身包裹起來,讓別人只能通過體型來判斷他是誰。

    靈主修肉身,而靈氣則主修外在的氣,可李楊從中國國粹中修行出來的氣可以說是肉身的氣,一種元氣。

    在它的控制下,李楊想要改變身形并不是一件難事,到是對于靈的掌控,李楊確實要弱許多,畢竟從靈的等級來看,現在的他連銅級戰士都不是。

    身形一頓,猛的發力,如同炮彈一樣向著古格拉山脈邊緣沖去。

    他的狩獵開始了。

    狩獵祭的持續時間是七天,而七天足以李楊找到莫科,并殺死他了。

    半日時光不到,李楊已經進入了古格拉山脈的邊緣地帶。

    才剛剛進入這個地帶,他就能感受到一些白銀和銅級戰士的氣息,雖然弱,但卻無比清晰。

    默默隱入密林中,李楊并不急著尋找莫科,殺他只是次要,更主要的事情是修行,戰斗,不斷的提升自我。

    這,才是李楊所追求的最本質的東西。

    李楊走著走著,不知何時,周圍突然寂靜了下來,一聲聲低吼聲回蕩在周圍,一股極重的壓迫力瞬間襲來。

    李楊也不言語,手掌往身側的大樹橫劈斬斷,單手抓起,化為圖騰柱。

    目露兇芒,死死盯住前方,這個聲音他似乎在哪聽過。

    “嗚嗚嗚嗚!”

    凄厲的嘶吼不停的傳來,李楊握著大樹干的手更加緊了,隱約間,他猜到了。

    低級下品魔獸,惡食狼。

    喜歡群居的下品魔獸,以喜歡吃一切肉食而聞名。

    李楊怕的不是它們的實力,而是它們喜歡群居以及不怕一切的死性。

    正所謂光腳的不怕穿鞋的,也正是這個道理。

    默默打量四周,李楊發現這批惡食狼居然有三十六頭,還好這還在他的承受范圍內。

    速戰速決!

    心中念頭一閃,李楊先發制人,雙腿猛的一蹬,手中樹干圖騰揮舞。

    圖騰舞,劍刺!

    瞬間,一頭最近的惡食狼被狠狠刺中,口吐一口血,狠狠的摔在遠處。

    而那頭惡食狼也僅僅嗚嗚幾聲,就再次踉蹌的站起身,目光更加兇狠的盯著眼前的獵物。

    “啊嗚!”

    一聲低吼,仿佛號召一般,三十六頭群狼瞬間全部動了,好似原野上極餓的豹子,沖向李楊。

    天空,起風了!

    樹葉在風中微微顫動,而李楊卻如同和風融為一體,速度頓時快上了許多。

    天賦,疾風!

    頓時,李楊覺得惡食狼的速度慢了許多,身形不斷的閃避,竟無一頭惡食狼能夠觸碰到李楊的身體,哪怕是衣角。

    手中樹干圖騰飛舞,一擊擊擊打在撲來的惡食狼身上,頓時,如同炮彈般被轟出。

    砸在地上,砸在樹上。

    但只要它們沒有死,它們就會堅強的站起來,沖向它們一致的敵人。

    這種悍不畏死也真是李楊所頭疼的,果然還是武器太弱了。

    本想換上匕首,收割這些家伙的生命,但最終李楊還是放棄了。

    他覺得,并不是武器的銳利與否,而在于他能否把圖騰和自身的力道與技巧融合貫通,達到一擊殺敵的效果。

    瞬間,李楊似乎找到了一條嶄新的修行道路,手中的圖騰握的更加緊,手臂一震,再次與猛撲而來的惡食狼惡戰在一起。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1_73-m
最強惡魔妖孽系統
作者 兜里有粒糖
  【2017最強惡魔妖孽系統!】   一朝穿越,眾神膜拜!   少年得惡魔妖孽系統,穿越諸天...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