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驚夢

  • 閱讀背景色

    “啊”一聲驚叫,我從床上坐了起來,伸手摸了一把額上的汗。又做夢了,一個自小就伴隨著我的夢。我的感覺是那樣真實,就好象那不是夢境,而是真實存在。

    伸手摸到枕頭下的小荷包,摸著上面粗糙的針腳,里面一如既往地傳出灼熱的溫度,讓我慌亂的心漸漸平靜下來。

    夢境里的那幕清晰地映在了腦海里。

    亂葬崗上,天壓得很低,云俱得黑濃,一片鬼哭狼嚎的景象……

    漆黑的墳丘上浮起憧憧鬼影,無數冤魂伸出慘白尖銳的厲爪,凄凄厲笑著探向那死地中僅存的生命——尚在襁褓中哭泣的嬰兒。

    驀然,包裹嬰兒的襁褓由內而外的被血浸得一團模糊,猩紅之氣如云如霧四下彌漫,十丈之內難見人影。

    “啊——”

    一聲凄厲得鬼哭,在襁褓中穿出,震得滿崗滿野的墳塋都在嗡嗡響動,樹上枯葉紛紛跌落,原先那層濃重血氣已如過眼云煙般,在那一聲厲嘯之后忽然消失。

    無數鬼魂似乎被那一聲厲嘯所吞噬,迷離的黑夜中只剩下嬰兒“咯咯”的笑聲……,只是那小聲比鬼哭更加讓人毛骨悚然。

    只有一息的功夫,那無數的鬼魂便被吞噬得一空,墳頭瞬間變得空曠無影,留下的是令人莫名的戰栗。

    一個佝僂的人影慢慢地由遠及近,出現在亂墳崗上,慢慢地走到還在“咯咯”笑著的嬰兒身邊。老人看著被血浸泡著嬰兒,兩只小手拽著拳頭,在空中揮舞著,發出清脆悅耳的“咯咯”笑聲,卻讓這詭異的亂墳崗里顯得特別滲人。

    老人似是并不受這場景的影響,嘆息了一聲,搖了搖頭,伸手抱起了嬰孩,然后轉身向著來時的路,慢慢地走回去。

    最近每夜都做這樣的夢,讓我心神不寧。每次這樣的夢,便預示著有事要發生,這是百試百靈的經驗,就像小時候那樣。只是,這回又有什么事發生?

    我知道接下來再睡也睡不著了,干脆起身披上衣服,來到窗邊。月正掛著當空,涼風吹過樹梢,樹上的知了嘶嘶地叫著。夜風吹拂著,院中的槐樹葉子發出沙沙的響聲。這是一個不平常的夜啊!

    會不會是老公駱鴻煊?

    他離開已經三年,我們新婚三月,他便離開去了城里謀生。這一去便遙無音訊,多少個午夜夢回,我想起他離去的背影,想起我們唯一相處的那三月,無限惆悵。

    然而時間沖刷著一切,他的人,他的容,都在我的記憶里漸漸淡出,是我對他的感情不夠深,亦或他離開得實在夠久?

    每當午夜夢回,我都在努力回想與他的點點滴滴,努力記住他的一切。

    我想起一句話:你可以擁有愛,但不要執著,因為分離是必然的。但是能說不能行,不是真智慧。我就是做不到,因此,我是個愚者,做不了那智者。

    窗外樹影搖動,一陣涼風吹過,院中的那棵老槐樹被風吹得樹枝亂擺,今夜是十五,陰云散去,露出慘淡的月光,如銀子般灑落在院中,樹影投下斑駁的樹影。突然,一個身影閃過,就在老槐樹下。

    正站在窗口的我,看到了那抹黑影,心下一驚,“誰?”我喊了一聲。披衣提裙便追了出去。這么晚了,是誰還在我家的院子里。

    但那身影很快,我追出院中時,早已不見蹤影。空空蕩蕩的院子,只剩下斑駁搖曳的樹影。我將目光投向了那棵高大的老槐樹,老槐樹的枝葉在風中搖擺得更劇了。我看到一團團青煙纏繞著樹干,陰氣漫延至整個小院。讓我不禁地打了個冷顫,伸手拉了拉披在身上的外衫。

    老槐樹高大粗壯的樹干,在這刻顯得特別突兀。我隱約感覺到方才看到的那黑影正在樹干的后面。心開始“怦怦”地直跳,膽子卻在這一刻大了起來,好奇心驅使著我有所行動。

    我慢慢地走向他,正當我靠近時,突然樹干后面轉出一張恐怖的人臉。

    借著月光,我看清了這張血肉模糊的臉。兩只眼窩深深塌陷,一顆眼珠子掛在臉上,另一只卻空蕩蕩的,有黑色的液體不斷地從里面涌出。鼻子上有數條大白蟲在挪動,一邊臉皮被剝落,掛在了下巴處,露出里面森森白骨,在月光下泛著森白的光。張開的大嘴黑洞洞的,一股臭雞蛋般腐敗的惡臭迎面撲來。

    “啊,鬼呀!”我一聲慘叫,兩眼一黑,倒在了地上。

    就在這時,一陣清脆悅耳的搖鈴聲響起,院墻上出現一道嬌小玲瓏的身影。那身影躍下墻頭,身后跟著一只小黑貓也隨她躍了下來。

    “大膽鬼物,看你還往哪里跑!”

    那嬌小身影大喝一聲,手里的搖鈴頓時鈴聲大作。那鬼物見狀,立即向后邊的老槐樹撲去,黑影化作一縷青煙,向著樹干而去。

    “哼,以為躲到老槐樹里,本姑娘就奈何不了你了嗎?”小姑娘搖動搖鈴的動作猛然加速,“黑狄,快來幫忙!”

    她招呼著小黑貓,自己的身形不斷地變化,竟然在院子中跳起來舞蹈來。小黑貓也在她的招呼下走起了詭異的貓步。

    這一人一貓就在院子里邊舞邊搖鈴,小姑娘嘴里還喃喃有詞,似是在做著某種神秘的儀式。

    很快那鬼物化成的青煙又慢慢地從老槐樹的樹干里冒出來,似是被人糾出來般,向著小姑娘手里的搖鈴而去。

    搖鈴在慢慢地吸收了青煙后,小姑娘一個旋身收住了舞步,她腳邊的小黑貓也就勢收了貓步,跳上院中的石桌上,舔著自己的前肢休息去了。

    小姑娘看了一眼手里的搖鈴,戴著青紗的小臉似是露出一抹欣喜地笑來,長長地呼出一口氣。

    “終于收拾了這冤鬼,今晚要是收不回這冤鬼,可要被婆婆罵了!還好有婆婆送的招魂鈴在!這東西果然是很好用的法器!”

    說著,她那明亮的大眼眨動了一下,開心地將手中的招魂鈴收進了隨身帶著的小布袋,這才看向還倒在地上的人。

    “呀,是花半蕾姐姐!”

    小姑娘看清人后,連忙扶著起來,看著暈迷不醒的人,兩只大眼顯出著急的神色,伸手探了探脈息,才算放心。

    “原來是被嚇暈過去了,哼,都怪那只冤鬼!”她嬌嗔了一下,“不能讓花姐姐就躺在院中!”

    她吃力地扶起我來,將一只胳膊掛在自己肩上,便向著屋里走去。

    邊走還邊嘀咕,“婆婆讓我好好保護花姐姐,等著鴻煊哥哥回來,卻不想被那冤鬼沖撞了,還好我來得及時,不然后果真不可設想了!”

    “喵嗚!”她的身后響起一聲貓叫,似是不屑她的得意。

    小姑娘將人扶進了屋里躺下看著似是沉睡中的人后,才呼了一口氣。

    “花姐姐,對不起啊,我不是故意害你被驚嚇的,等改天我定向你陪罪!”她說著,抬頭看向窗外,“呀,都快天亮了,我得趕緊回去了,不然婆婆可要懲罰我了!”

    她縱身躍出窗戶,招呼著還在石桌上假寐的小黑貓,很快就消失在院墻之上。留下了還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我和一地的銀色的月光。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986227_82_824-m
重生甜妻之最強經紀人
作者 七星草
  重生一次,莫小米深深覺得抱個金大腿勢在必行。同時,她也知道自己努力,才是最重要的。
... (馬上閱讀)
Sys_84_841-m
為什么穿成反派
作者 影野子
  身份高貴,侯門嫡女有什么用! 天生純火系靈脈,自小就讓第一仙門眼巴巴內定為內門子弟有什么用... (馬上閱讀)
Sys_87_30100-m
秦時明月之相逢時雨
作者 小雨落落
  穿越到秦朝,這里卻充滿了超自然的詭異力量。邂逅謀圣張良,腹黑暖男,陰差陽錯成為了他名義上的... (馬上閱讀)
1004173553_84_841-m
女帝直播攻略
作者 油爆香菇
  五國紛亂,天下共逐。河間有女橫空出世,一掃群雄,登基為帝,還天下河清海晏。
  ... (馬上閱讀)
3680140_82_827-m
神隱士的悠閒人生
作者 竹子米
  她一家五口都是老好人,卻個個不得好死。

  包括她在內。

...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