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靈現

  • 閱讀背景色

    段譽借著繩索爬上了山崖,因為在無量洞習得神功心情很是高興,唱著小曲走路搖搖晃晃的。沿著山道走了許久聽見前方傳來嗡嗡劍與劍相交之聲閃身前去觀看打斗。

    “什么人?”唰的一聲在場所有人看著段譽手慢慢放在腰間的劍柄之上。

    “在下大理鎮南王府段譽,此次前來無量派游玩一番,若是有什么不方便之處段某這就離開。”說罷轉身就走。

    “閣下留步,可是大理寺的人?”說話的是一位五十余歲的老者,“哼,大理寺的人來這游玩干嘛偷看我們無量劍派比武?“中年道姑逼問道。這老者姓左,名叫子穆,是“無量劍”東宗的掌門。那道姑姓辛,道號雙清,是“無量劍”西宗掌門。

    “無量劍”原分東、北、西三宗,北宗近數十年來已趨式微,東西二宗卻均人才鼎盛。“

    無量劍”于五代后唐年間在南詔無量山創派,掌門人居住無量山劍湖宮。自于大宋仁過年間分為三宗之后,每隔五年,三宗門下弟子便在劍湖宮中比武斗劍,獲勝的一宗得在劍湖宮居住五年,至第六年上重行比試。

    五場斗劍,贏得三場者為勝。這五年之中,敗者固然極力鉆研,以圖在下屆劍會中洗雪前恥,勝者也是絲毫不敢松懈。

    北宗于四十年前獲勝而入住劍湖宮,五年后敗陣出宮,掌門人一怒而率領門人遷往山西,此后即不再參預比劍,與東西兩宗也不通音問。三十五年來,東西二宗互有勝負。東宗勝過四次,西宗勝過兩次。此次比武東宗已然獲勝,當下左子穆笑道:“辛師妹今年派出的四名弟子,劍術上的造詣著實可觀,尤其這第四場我們贏得更是僥幸。褚師侄年紀輕輕,居然練到了這般地步,前途當真不可限量,五年之后,只怕咱們東西宗得換換位了,呵呵,呵呵!”說著大笑不已,突然眼光一轉,瞧向那姓段青年,說道:“我那劣徒適才以虛招‘跌撲步’獲勝,這位段世兄似乎頗不以為然。便請段世兄下場指點小徒一二如何?”

    段譽看到這哪里還不知道是要試探他,不過他已經學會神功也不怕他的試探當即答應道“好,就讓我來會一會貴派佳徒。”說完徑直朝著空地走去。

    龔光杰拔出長劍來到段譽對面捏了個劍指,手中長劍遙遙一指,段譽看也不看這劍尖自顧自的把玩手中折扇,似乎這折扇有什么好看之處以至于對眼前的危險視而不見。龔光杰看見段譽無視自己很是氣惱一個箭步朝著段譽撲去,手中長劍向下一沉刺向他的巨闕穴,這下要是刺中段譽定然不會好過。

    只見段譽雙腳不動,右手中折扇微啟駕著長劍向上而去,龔光杰只好改刺他的檀中穴。段譽見此也不急,身形微晃消失不見,龔光杰左右查看并沒發現段譽的身影。這是他聽見身后傳來勁風,不好他在后面,這時意識到已經晚了。“你在找我嗎?”話音未落段譽的折扇已經放在他的脖子旁,這要是一把劍我就沒命了他心中想到頓覺害怕,離段譽遠點了。

    這時左子穆身旁一名青弟子一躍而出,攔在段譽身前說“比武就比武為何要羞辱師父?”段譽也不理會他,因為他知道劇情要開始了,鐘靈要出現了。美女啊,還是自己的妹妹想到這段譽不由的笑了起來。那名弟子大怒,以為笑他不自量力,伸拳便向段譽面門擊去,這一拳勢夾勁風,眼見要打得他面青目腫,不料拳到中途,突然半空中飛下一件物事,纏住了那少年的手腕。

    這東西冷冰冰,滑膩膩,一纏上手腕,隨即蠕蠕而動。那少年吃一驚,急忙縮手時,只見纏在腕上的竟是一條尺許長的赤練蛇,青紅斑斕,甚是可怖。他大聲驚呼,揮臂力振,但那蛇牢牢纏在腕上,說什么也甩不脫。忽然龔光杰大叫道:“蛇,蛇!”臉色大變,伸手插入自己衣領,到背心掏摸,但掏不到什么,只急得雙足亂跳,手忙腳亂的解衣。

    左子穆見狀拿起手中長劍,刷刷刷刷,纏繞在那名弟子身上的毒蛇被一劍兩段了。眾人這時抬起頭來,只見一個少女坐在梁上,雙手抓的都是蛇。那少女約莫十六七歲,一身青衫,笑顰如花,段譽想來這便是那個有閃電貂的鐘靈了。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2_64-m
都市最強修真學生
作者 林北留
     【火爆新書】無敵仙尊,重生都市,降臨到了一名普通的高三學生身上。   ...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