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農禍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左子穆怒道“快給我下來,誰家的女娃娃用蛇傷人。”

    那少女道:“先賠了我的蛇兒,我再下來跟你說話。”左子穆道:“幾條小蛇,有什么打緊,隨便那里都可去捉兩條來。”他見這少女玩毒物,若無其事,她本人年紀幼小,自不足畏,但她背后的師長父兄卻只怕大有來頭,因此言語中對她居然忍讓三分。那少女笑道:“你倒說得容易,你去捉兩條給我看看。”

    左子穆見少女不打算下來準備飛身而上。那少女忽道:“你不賠我蛇兒,我給你個厲害瞧瞧!”從左腰皮囊里掏出一團毛茸茸的物事,向左子穆擲了過去。

    左子穆只道是件古怪暗器,不敢伸手去接,忙向旁邊避開,不料這團毛茸茸的東西竟是活的,在半空中一扭,撲在左子穆背上,眾人這才看清,原來是只灰白色的小貂兒。這貂兒靈活已極,在左子穆背上、胸前、臉上、頸中,迅捷無倫的奔來奔去。左子穆雙手急抓,可是他出手雖快,那貂兒更比他快了十倍,他每一下抓撲都落了空。旁人但見他雙手急揮,在自己背上、胸前、臉上、頸中亂抓亂打,那貂兒卻仍是游走不停。

    “回來。”鐘靈看戲弄對方已經差不多該結束了,對著閃電貂喊了一聲。嗖的一聲閃電貂鉆入了腰間皮囊里。

    他剛奔到廳門,忽然門外搶進一個人來,砰的一聲,兩人撞了個滿懷。這一出一入,勢道都是奇急,龔光杰踉蹌后退,門外進來那人卻仰天一交,摔倒在地。

    左子穆失聲叫道:“容師弟!”

    龔光杰驚叫:“容師叔,你……你怎么啦!”左穆搶上前去只見師弟容子矩雙目圓睜,滿臉憤恨之色,口鼻中卻沒了氣息。左子穆大驚,忙施推拿,已然無法救活。左子穆知道容子矩武功雖較已為遜,比龔光杰高得多了,這么一撞,他居然沒能避開,而一撞之下登時斃命,那定是進來之前已然身受重傷,忙解開他上衣查察傷勢。衣衫解開,只見他胸口赫然寫著八個黑字:“神農幫誅滅無量劍”。眾人不約而同的大聲驚呼。

    這八個黑字深入肌理,既非墨筆書寫,也不是用尖利之物刻劃而致,竟是以劇毒的藥物寫就,腐蝕之下,深陷肌膚。

    左穆略一凝視,不禁大怒,手中長劍一振,嗡嗡作響,喝道:“且瞧是神農幫誅滅無量劍,還是無量劍誅滅神農幫。此仇不報,何以為人?”再看容子矩身子各處,并無其他傷痕,喝道:“光豪、光杰,外面瞧瞧去!”

    干光豪、龔光杰兩名大弟子各挺長劍,應聲而出。

    這一來廳上登時大亂,各人再不也去理會段譽和那梁上少女,圍住了容子矩的尸身紛紛議論。馬五德沉吟道:“神農幫鬧得越來越不成話了。左賢弟,不知他們如何跟貴派結下了梁子。”

    左子穆心傷師弟慘亡,哽咽道:“是為了采藥。去年秋天,神農幫四名香主來劍湖宮求見,要到我們后山采幾味藥。采藥本來沒什么大不了,神農幫原是以采藥、販藥為生,跟我們無量劍雖沒什么交情,卻也沒有梁子。但馬五哥想必知道,我們這后山輕易不能讓外人進入,別說神農幫跟我們只是泛泛之交,便是各位好朋友,也從來沒去后山游玩過。這只是祖師爺傳下的規矩,我們做小輩的不敢違犯而已,其實也沒什么要緊……”

    梁上那少女將手中十條蛇放入腰間的一個小竹簍里,從懷里摸出一把瓜子來吃,兩只腳仍是一蕩一蕩的,忽然將一粒瓜子往段譽頭上擲去,正中他額頭,笑道:“喂,你吃不吃瓜?上來吧!”

    段譽縱身一躍已然到了鐘靈身旁,“你輕功不錯嘛。”鐘靈夸贊了一句。“我叫段譽,姑娘怎么稱呼。”雖然已經知道是誰了,可從本人嘴里說出來感覺不一樣。“鐘靈,你叫我靈兒就好了。”似乎是段譽這人畜無害的長相鐘靈對段譽沒有絲毫戒心說。“靈兒,好名字。”段譽接過鐘靈手中的瓜子,手不小心碰到了她的手掌心,鐘靈手心一縮好似受到了驚嚇一般。段譽感覺好笑,這就害羞了。

    鐘靈見狀惡狠狠的說不許笑,此番表情在段譽眼前更覺可愛不由笑出了聲。鐘靈伸手要打他,段譽運起凌波微步閃避,“貂兒咬他。”閃電貂迅如閃電沖向段譽,段譽搖了搖頭暗運控鶴功,閃電貂感覺段譽手上有一股排斥之力速度降了下來。段譽右手捉起了閃電貂,閃電貂見狀不停亂動,“放開貂兒,哼哼。”鐘靈氣鼓鼓的說。

    段譽摸了摸閃電貂手感不錯,將閃電貂還給了鐘靈并想她道了歉稱自己并不是故意的。鐘靈無奈只好原諒他。

    梁下只見龔光杰道:“他們用箭射過來一封信封,皮上寫得好生無禮。”說著將信呈上。左子穆見們封上寫著:“字諭左子穆”五個大字,便不接信,說道:“你拆來瞧瞧。”龔光杰道:“是!”拆開信封,抽出信箋。

    鐘靈在段譽耳邊低聲道:“打你的這個惡人便要死了。”段譽道:“為什么?”那少女低聲道:“信封信箋上都是毒。”段譽道:“那有這么厲害?”

    只聽龔光杰讀道:“神農幫字諭左……聽者(他不敢直呼師父之名,讀到“左”字時,便將下面“子穆”二字略過不念):限爾等一個進辰之內,自斷右手,折斷兵刃,退出無量山劍湖宮,否則無量劍雞犬不留。”

    無量劍西宗掌門雙清冷笑道:“神農幫是什么東西,夸下好大的海口!”

    突然間砰的一聲,龔光杰仰天便倒。干光豪站在他身旁,忙叫:“師弟!”伸手欲扶。左子穆搶上兩步,翻掌按在他的胸口,輕力微吐,將他震出三步,喝道:“只怕有毒,別碰他身子!”只見龔光杰臉上肌肉不住抽搐,拿信的一只手掌霎時之間便成深黑,雙足挺了幾下,便已死去。

    前后只過一頓飯功夫,“無量劍”東宗連死了兩名好手,眾人無不駭然。

    段譽看見這等情況覺得這神農幫實在太過分,手段太下作。他想管一管此事,自己凌波微步初成并不怕他們圍攻,想到此處起身躍下大梁對著無量劍派諸位弟子說;“神農幫做事過于下作我等江湖中人豈能用如此下流手段殺人,這等不平事讓我遇上便要管上一管。走隨我去找神農幫麻煩去。”

    無量劍派眾人應死了兩大高手輩分還不低,都有些慌亂。段譽這一番話讓他們找到了主心骨,眾人以段譽為首朝著神農幫走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307568_22_44-m
不朽凡人
作者 鵝是老五
  在這裡,擁有靈根才能修仙,所有凡根注定只是凡人。

  莫無忌,只有凡根,...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