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 生日晚宴

  • 閱讀背景色

    云梓謠滿頭大汗地從睡夢中驚醒,就看見素雪手頓在半空,神色擔憂地望著她:“小姐,你又做噩夢了?”

    云梓謠緩緩吐出一口氣:“我沒事。”

    素雪拿著濕帕子給她擦了擦汗:“沈小姐已經打了兩通電話來了,你再不去,恐怕她就要拋下滿堂賓客來接你了。”

    云梓謠答應了一聲,怦怦亂跳的心慢慢平復下來,起身換了幾天前就準備好的雪色纏枝蓮花旗袍,任由素雪幫她擦臉梳頭。她生得嬌顏似雪,素雪只將她一頭鴉青色的長發往一側綰了,插上一支透綠的翡翠發簪,便越發顯出整張臉秀婉雅致來。

    她到的時候,賓客都還沒來,車子一直駛進了沈家花園。此時天色還未暗下來,沈家花園里的琉璃燈盞便已經全部點亮,宛若繁星般與天空中的晚霞相交輝映。舒緩的音樂隨著門前花式噴泉的水流緩緩流淌出來,水柱不斷變換著形狀,似在向賓客表達著最熱烈的歡迎。

    管家榮叔早早地便候在了門口,見是云家的車子,快步走來,親自給她打開車門,溫和地笑道:“云會長沒有來嗎?”

    榮叔是沈公館的老管家了,自小看著他們長大,云梓謠不敢托大,含笑叫了一聲:“榮叔!”又說,“父親商會還有事,派了我來做代表。”這個回答中規中矩。

    榮叔點點頭:“快上去吧,大小姐問了好幾遍了。”

    梓謠點頭道了謝,熟門熟路地往樓上去,走到一半就看見沈君怡趴在扶欄上向她招手:“怎么到現在才來?我們都念叨了你好幾遍了。”

    她身后跟著兩個小姊妹,聽見沈君怡這樣說,也跟著點頭。

    今天是沈君怡的二十歲生辰。沈君怡是閔州探長沈慕華的掌珠,全閔州但凡有頭有臉的人物都受到了邀請。

    梓謠聽見她這樣說,微微一笑,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耳垂:“難怪我覺得耳朵發燙,原來是你們這些促狹東西在背后說人壞話!”她說著話,裙裾款擺地上了樓。

    跟在沈君怡身后一個著米色蕾絲洋裝的女孩眼睛一亮,拉著她上下打量:“謠謠這件旗袍在哪里做的?可真是漂亮!”她叫樊雪琴,與另一個藍裙女孩樂正梅都是云梓謠和沈君怡的同學,一起就讀于教會女子大學。

    “好看吧?”云梓謠嫣然一笑,“這是我媽媽親手做的!”語氣里頗帶了幾分得意。

    君怡也嘖嘖贊嘆:“可真漂亮,下次我也要讓云伯母幫我做一件!”

    梓謠立刻就答應下來,向君怡眨眨眼睛:“不要說一件,十件我媽媽也是樂意的!”她這樣一說,沈君怡反倒微垂了頭,不好意思起來。

    樂正梅道:“梓謠人漂亮,穿什么都好看,可不要搶了君怡的風頭才好。聽說蔣少帥也會來……”她的語氣有些擔憂,又帶著一些這個年紀女孩子對異性的憧憬。

    沈君怡就啐了一口,眼里鄙夷的神色一閃而過:“呸,說這種話,也不害臊!”

    樊雪琴壓低了聲音說:“我聽說蔣少帥可是閔州城數得上號的花花公子,上個月還和我二哥爭大紅樓的紅玫瑰呢……”她自知說漏了嘴,表情訕訕的。

    云梓謠在一旁聽著,推了沈君怡一把,笑道:“你還不趕緊去換衣服?就穿這件下去見客?”沈君怡穿著一件銀色閃緞小旗袍,頭發是昨天就做好了的螺旋卷,時下里最受女孩子歡迎的發式。

    今天這樣的宴會,來的人非富即貴,她自然不會穿著家常的衣服就去見客。沈君怡換上一早就準備好的蕾絲攢花洋裝,譎艷粉色越發襯得膚若細瓷、瑩白光潤。丫鬟佳佳給她別上了一只粉紅鉆冠,整個人頓時耀眼起來,恍若西方童話里走出來的公主。

    樊雪琴和樂正梅出身都不算大富大貴,哪里見過這個?眼睛頓時就挪不開了,不住贊嘆。惹得沈君怡私下里拉著云梓謠咬耳朵:“早知道就不讓她們來了。”

    梓謠聽了咯咯笑。

    等她們到了樓下,客廳里已經是賓客云集了,出席的果然都是高門大閥的世家子弟。到了這一刻,梓謠真的相信,沈探長辦這場生日宴,是存了結交世家、挑選女婿的心思了。她不禁暗暗惋惜起來。

    云沈兩家是通家之好,三哥云梓騫年長她們兩歲,跟沈君怡算得上是青梅竹馬,不過因為他們兄妹在法蘭西留了兩年學,回來之后,三哥跟君怡倒是少有往來了。

    梓謠跟樊雪琴、樂正梅一起找了個位置坐下來,雖是角落,抬起頭卻能一眼就看見站在父親身邊迎接客人的沈君怡。沈君怡矜持有禮、落落大方、笑語嫣然,看著便讓人賞心悅目,梓謠不禁在心里想,如果三哥沒有去北地多好。

    心里正胡思亂想著,就聽見榮叔揚高的聲音從門口傳來,仿佛名角叫板:“蔣督軍,蔣公子到!”

    大廳里,水晶吊燈千枝百盞,光華璀璨,俄國樂隊正演奏著柴可夫斯基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活潑的音符在梵婀玲上清揚跳躍,仿佛一只柔軟的手掌,撫在人心上,說不出的熨帖。

    梓謠靜靜地坐在角落里,輕輕搖晃著手中的高腳玻璃杯,透過琥珀色濃稠的酒漿,欣賞著眼前的衣香鬢影。

    一旁,樊雪琴輕輕拍了拍她的手臂:“快看,快看,那就是蔣少帥!”

    云梓謠抬起頭,就看見沈慕華陪著一身鐵灰色戎裝的蔣世勛走進來,兩人邊走邊寒暄。沈探長神態甚是客氣恭謙,蔣督軍也是笑容滿面,與傳言中那個脾氣暴躁的大帥甚為不符。

    “蔣少帥可真英俊!你看……”

    她們說的是跟在蔣世勛身后的那個年輕人,一身米白色西服,頭發梳得一絲不茍,油光锃亮。要說多英俊,云梓謠真不覺得,別人她不清楚,就她幾個哥哥,哪一個站出來不是鶴立雞群,玉樹臨風?

    仿佛感受到了她們的目光,那位蔣少帥也朝這邊瞥了兩眼。

    樂正梅和樊雪琴對望一眼,忍不住竊喜。

    “我去一下洗手間。”梓謠站起來,欠了欠身。

    常言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低俗的人呆久了,自己也會變得愚不可及。她并不認為自己比她們高貴多少,只是單純地不喜歡在背后偷窺別人。

    從洗手間里補了粉出來,晚宴已經開始了,梓謠剛剛在君怡的房間里用過一些點心,此時并不餓,只是象征性的吃了一點東西。

    接著便是舞會,按照規矩,應由男女主人跳第一支舞,但是沈慕華因太太去世,已經鰥居三年多并未續弦,沈君怡也沒有交男朋友,是以先前便決定由他們父女倆來開舞。

    梓謠站在樊雪琴和樂正梅身后,聽她們竊竊私語,討論著蔣少帥會請誰跳第一支舞。似有若無的,總感覺有一道目光落在她身上。

    抬頭要去尋找,這么多人,卻又無從找起。

    沈慕華攜了女兒的手走向舞池中央,榮叔卻在這個時候擠進來,叫了一聲:“老爺!”跟沈慕華耳語幾句。沈慕華神色一肅,隨即向人群致歉:“十分抱歉,沈某有些事需要處理一下,請大家稍待片刻!”

    云梓謠注意到蔣督軍推了推蔣少帥,然而蔣少帥站著沒動。蔣世勛隨即笑起來:“侄女若是不介意,本督想請你跳第一支舞。”

    沈君怡嘴角噙著矜持的笑意,牽起裙擺欠了欠身:“君怡的榮幸!”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2_824-m
重生潑辣小軍嫂
作者 理想花
  安麗有三好,膚白貌美氣質好,打臉撕逼嘎嘎叫,是個潑辣小軍嫂。

  知青安...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