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4 驚心初見

  • 閱讀背景色

    云梓謠背貼著門,驚恐地瞪大了眼睛,迎面對上那人一雙寒星似的眸子,似堅硬的冰凌,冷冽得仿佛足以冰封一切,叫人無端地心底發寒。

    梓謠心里像被什么東西狠狠地撞了一下,一顆心怦怦的,幾乎要從胸腔里跳出來。她真怕下一刻那柄橫在脖子上的利刃就“嗤啦”一下,割斷了她的喉管。

    小時候見過家里的下人殺雞,就是這樣一刀,又快又準。

    思維停頓了幾秒,她才敢去打量眼前的男子。他一身黑色風衣,里面是同色西裝,年紀不大,相貌俊朗、氣宇非凡,盯著她的雙眼仿佛兩把出鞘的利劍,鋒芒畢露,渾身上下透著一股神秘莫測的凜冽殺氣,令人不寒而栗。

    她緩緩地吸著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這個時候任何舉動說不定都會引起對方的反感,進而招來殺身之禍。

    一瞬間,梓謠心中涌起無數猜測,這個男子是怎么進了這個小樓的?是盜賊?特工?還是……沈探長的仇家?

    不過,隨著她冷靜下來,視線便落在了桌角一只青花薄瓷的茶盞上,那茶盞裊裊冒著熱氣。梓謠的心便陡然放松下來,沒有哪個尋仇的進了人家家里還有空品茶的。從這男子的警覺來看,他應該是在沈探長家里避難的。

    有了這個想法,她便知道,這人一定是個危險之極的人,她慢慢放柔了眼神,盡量不引起對方的反感。果然,這男子倏然松開了手。云梓謠緩緩舒了一口氣,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鎮定如常:“先生不到前面去跳舞么?”

    男子微微一怔,旋即勾起唇角:“你不也沒去?”他聲音低沉醇厚,似大提琴。

    梓謠解釋:“剛剛在前面不小心灑了點酒在裙子上,我過來換件衣服。”這話便是告訴這男子,自己只是無意中來的,絕不是對他存了惡意。

    “哦。”男子不置可否,手中還在把玩著那支軍刺,锃亮的鎢鋼鋒刃在燈光下閃現著幽暗的光澤。

    梓謠只得再次鼓起勇氣,含笑道:“先生如果沒有什么事的話,我就先告辭了。”

    她說了這話,男子仍然不出聲,似乎在思考著什么。梓謠心中打鼓,若是開門離去激怒了他可怎么辦?但若是不走,便失去了機會。想到這里,陡然把心一橫,便去拉門把手。

    猛然男子一下子抓住了她的肩膀,用力之下,梓謠被迫轉過身來。她此時也管不得那么多了,揮起手中的包就向男子砸去。包落在他的手臂上,男子悶哼了一聲,但仍然緊緊地將她扣住,按在了墻上。

    梓謠張口要叫,猛然那戴著皮質手套的手掌再次按上來,冰涼的觸感再度傳來,男子一翻手,軍刺再次抵到了她的喉間。情況又回到了剛開始的樣子,梓謠手腳發涼,但是她的鼻端卻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兒。

    不容她多思考,門外就傳來了砰砰地敲門聲,男子的瞳孔急劇收縮,沉聲問道:“是誰?”

    “是我!”門外的聲音略顯低沉,“您要的東西送來了。”

    梓謠聽出是管家榮叔的聲音,然而這個時候她卻出不了聲。男子突然抓起她,將她推到了內室,壓低了聲音道:“不許叫!否則——”他唇角勾起一絲壞笑,“我就說你勾|引我!”

    梓謠臉上倏然一紅,來不及反應,外面榮叔已經道:“我可以進來了嗎?”

    “嗯?”男子挑了挑眉,尾音上揚。梓謠乖順地點點頭。男子滿意地輕輕將門闔上,這才道:“進來吧!”

    內室只開了一盞睡燈,光線極暗。梓謠背貼著門,心里怦怦跳得厲害,如果這個時候出去,有榮叔在,顯然是能脫身的,然而正如這男子所說,到時候可是百口莫辯,跳進泯江也洗不清了。心里猶豫間,男子已經打發了榮叔,推門進來。梓謠迅速將床頭一只琺瑯彩的煙灰缸拿在手里。

    男子看也不看她一眼,徑直將手里端著的白瓷托盤放下,托盤里有一些醫療器械,想必就是榮叔剛剛送來的。

    他放了托盤就自顧自地開始脫衣服。云梓謠臉都白了,再也冷靜不下來,將煙灰缸舉在身前,顫聲問:“你,你要干什么?”

    “過來!”男子還是沒有看她,淡淡說道:“給我幫個忙!”他說著話,已經將外套和西裝都脫了,露出里面的白襯衫,血腥味更加濃郁了。直到此刻,梓謠才發現他的白襯衣左邊肩胛骨的位置染了一大塊血跡,血似乎還在流著。

    “你受了傷?”梓謠遲疑了一下,還是放下煙灰缸走了過去。男子脫下了襯衫,這個動作大概牽動了傷口,他的臉色瞬間白了一下,額角滲出汗來。

    梓謠有些手足無措,男子道:“你學過急救嗎?”梓謠點點頭。

    “子彈卡在里面了,你幫我取出來!”他說得輕描淡寫,像是完全不知道學過急救和動外科手術取子彈是兩回事,但是這話卻像千斤重擔壓在了云梓謠的心頭,她不禁道:“這么重的傷,還是去醫院吧。”

    男子眉心微微一皺:“就在這里取!”

    梓謠道:“我認識一個水平很高的法國醫生,他開了一家私人診所,我可以帶……”

    “就在這里取!”男子冷聲打斷她,“不要讓我說第三遍!”

    梓謠深吸了一口氣,感覺到他已經不耐煩了,只得將手術刀和鑷子都用酒精消了毒,這才低聲道:“沒有麻醉……”

    男子道:“動手吧,我忍得住!”

    云梓謠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那個子彈頭取出來的,只知道子彈落在搪瓷盤里的那聲“當啷”聲讓她心頭猛地松了一口氣。她的腿都軟了,幾乎站立不穩,還是男子自己拿了紗布給她:“包上吧。”梓謠這才哆嗦著給他上了藥,拿著紗布一圈一圈纏過他的胸膛,他精壯的胸膛上滿是細細密密的汗珠,將紗布都洇濕了,梓謠抽出自己的手絹給他擦了擦。

    擦完方才覺得不妥,耳尖迅速紅了,慢慢地暈染了整個臉頰。她再不敢看他,只低著頭,匆匆在他身前打了個蝴蝶結,方便他自己可以解。慌亂中打得有些緊了,男子幾不可查地皺了皺眉頭。

    梓謠沒有看到男子眼眸暗了一下,目光落在她頭上的那支翡翠發簪上。

    猛然感覺發髻一松,滿頭的青絲已經瀑布流云般地鋪泄了下來。梓謠錯愕地抬頭,男子已經站起身來,揚了揚手中的發簪:“這個我先拿著,今天的事你要是說出去——”他頓了一頓,“你會收到一個大大的驚喜!”

    梓謠眸色微沉:“你放心,我還不至于笨到往自己身上潑臟水!簪子還我!”這發簪是她從法蘭西回來的時候二哥送給她的,據說是宮里流出來的老物件,她一直舍不得戴。而且女孩子的東西,怎么能夠隨隨便便給一個陌生男子?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2_824-m
重生軍婚:首長大人,別硬來
作者 云太后
  一朝重生,葉一寧被霸道強勢的首長大人賴上了,不止騙吃、騙喝、還騙婚。   他說:嫁給我!我...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