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幕 遵從星之指引

  • 閱讀背景色

    莉莉斯·弗蘭基亞將手中的圓盤對準青月尤彌爾所在的方位,在月光的照耀下,不多時圓盤上就浮現出明暗不一的紋路。

    “霧狼,白羊,現在聯系最強的是這兩個嗎……都不是戰斗領域的啊,運氣真背。”

    嘟囔著旁人聽起來可能有些意味不明的話語,她把圓盤收入身上的挎包,從先前為了能更好地沐浴月光而攀上的畸形巖石頂端小心翼翼地爬回平緩的地面。接著也顧不上考慮形象——反正周圍也沒有其他人,就仰面躺倒開始喘氣。

    “早知道聽師傅的話多鍛煉一下身體就好了。”

    此時此刻,她才總算意識到師傅啰啰嗦嗦重復強調的話多么正確,當然,還有警告她不要隨便跑出來冒險的事也是。

    然而現在說什么都太遲,她已經深入魔族侵占區,還在不經意間中了敵人的偷襲,陷入被迫和隊友分散,如今只能單獨行動的艱困境地。

    不過就性格而言,她是和消極、悲觀等類似情緒完全無緣的人。于是在稍微恢復了體力后,她站起身來到立足處的巖壁平臺邊緣。從這位置向下方看去,可以很明顯確認到周圍是一片廣闊森林的地形;往左右看的話,則只有不知延伸到何處的巖壁;往前眺望,遙遠的地方隱隱約約也矗立著石崖,但具體情況無從得知。

    為了能更好地規劃逃脫路線,本來如果能往更高處攀登的話是最佳選擇,但莉莉斯考慮了一下自己只是爬到位于下段的平臺就已經耗盡力氣的身體,和抬頭確認了再往上的陡峭程度,就果斷決定放棄。

    既然不能將附近的情況盡收眼底,暫且找個明顯的參照物也好。

    不禁這么想著,她將視線收回,仔細搜索了一眼看不出有何特殊之處的森林區,隨即就發現在滿目的墨綠色中,有一個稍微顯得突兀的存在。那大概是棵在枝干上鐫刻了漫長時光的巨木,其以挺拔的身姿支撐著龐大的樹冠,讓人不禁對自然的偉力發出贊嘆。

    因為籠罩在夜幕下,所以即便借助了尤彌爾的光輝莉莉斯也沒法判明巨木具體是什么品種。不過那都是些對現在的情況而言,細枝末節不值得去考慮的事。想必無論是什么樣的家伙,確認到巨木的存在后都會認為其十分符合參照物的標準吧。

    從這個方面考慮,不管是之前襲擊她的人,還是失散的隊友,都有可能出現在那邊。當然,一個人都沒有的情況也是會存在的。到時候,就需要再根據現場是否留有她和隊友約定的暗號進行下一步行動的考量。

    思考到這里已經沒有必要繼續下去,巨木之行已成定局。莉莉斯來到平臺連接著的比較平緩的一側,逆著爬上來的道路又回到了鋪滿落葉的森林泥土地上。

    用從師傅那里“借來”的小道具確認周圍沒有威脅后,她再度將先前在平臺上汲取了部分月光帶來的魔力的圓盤拿了出來。接著單手按在最亮的兩個圖案中的一個上,用類似祈禱時的莊重表情輕聲念道:

    “來吧,霧之子喲,為我指引前行的道路——”

    隨著她話語,其身前不遠處的空間好像正和另一個空間對接般產生不自然的扭曲,接著扭曲被染上了淡藍色。從儼然轉變為光門的扭曲中,最終走出來的是個通體呈云霧狀,棱角并不能固定的生物。不過從大致的輪廓和其眼睛等細節來看,這應該算是只狼。

    霧狼現身后,光門剎那間消失,空間的扭曲也好像從來沒存在過。它來到莉莉斯身前,人性化地伏下身體,好像在等待召喚者的命令。莉莉斯則伸出先前按著圓盤的手,在它實際觸感像是棉花的腦袋上輕輕撫摸了一會兒。

    當她的手從霧狼腦袋上離開的時候,它就已經知曉了主人的具體要求,開始在森林中緩步行走起來。

    莉莉斯跟在其后面,小心翼翼地確保自己行走不會發出太大聲響,以及用藏匿氣息的技巧簡單遮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魔力流動。此刻,她真的無比希望自己魔力充足到能一直使用師傅的道具來探測危險,不過那當然是不現實的,否則先前出現的敵人早就是不足為懼的小角色了,又哪里還有必要像現在這樣謹慎的行動。

    不過也不知道是她運氣好,還是有什么別的原因,接下來很長的一段路程中,她都沒有遇到過任何危險,從屬于探索領域的霧狼亦未向她發出過示警。眾多吟游詩人頌唱的冒險故事中,類似前方有強大存在導致低級生物自動避讓的可能性,在她因不安而花費魔力再度使用了師傅的道具后也被排除。

    雖然很不可思議,但根據種種跡象,莉莉斯也只能認為森林里現在由于某種原因變為了對她而言的絕對安全區域。至于原因,那就沒時間去探索了,她必須趕快去到巨木所在的位置,畢竟誰也沒辦法保證此間的安全能持續多久。

    于是,下定決心后她通過方才建立的暫時性心靈鏈接,向霧狼傳達了停止移動的指令,隨后直接跨坐在柔軟的狼背上,命令其載著她開始全力奔跑。

    作為完全的召喚生物,霧狼本身沒有什么體力限制的說法,只要作為召喚者的莉莉斯魔力充足,它就可以一直保持著極高的速度奔向目的地。因為現在莉莉斯也不再刻意藏匿魔力的緣故,所以在霧狼的馱負下她很快就到達了巨木附近。在這個位置,已經隱約可以從普通樹木間漏出的縫隙中瞥見稍遠處那巨大的樹冠。

    為了保險起見,她還是選擇恢復成先前的謹慎行動模式準備慢慢摸到巨木下方。

    結果,在她能看到巨木的主干前,她先看到了別的東西。有個穿著很像是她某位隊友的身軀,臉上纏著什么倒在地面上,一動不動的樣子仿佛已經迎來死亡。

    莉莉斯正要上前察看,結果先行靠近的霧狼就發出了示警的低吼,讓她霎時停下了腳步。

    是先前襲擊自己等人的敵方,也就是高等魔族假扮成的模樣嗎?

    她的腦海里首先冒出的這樣的想法,但全神戒備的同時卻又感到疑惑,那樣的話對方明明應該已經知道自己的偽裝被識破了,為什么還沒有任何反應——

    “是……莉莉斯……嗎……”

    幾近微不可察,但依然傳入莉莉斯耳中的是她所熟悉的聲音。那的確是她所認識的人,是她的隊友,是經常照顧她、指引她,名為蓮的圣職者女性。

    “蓮姐!”

    她不禁發出驚呼,但隨后又覺察有點不妥。對方身為高階魔族的疑點仍未消除,畢竟聲音也屬于可模仿的一部分,于是她連忙閉上嘴,站在原地靜靜地等待對方的反應。

    “太好了……最后能看到……你還平安……真是太好了……”

    結果對方斷斷續續說出的話并沒有引誘她靠近的意思,是還想繼續演下去嗎?不過瀕死之人,能留下的話并不會太多吧,她倒想看看對方要演到何時。

    可是,事情沒有如她所預料的那樣發展,對方說完之前那句話后就再無聲息。對此心生疑竇的同時,她突然發現霧狼的低吼聲不知何時停止了,它現在正靠著那具身軀,用大約是鼻子的部分嗅著對方。

    這是從未有過的奇怪情況,但霧狼沒有在示警的話,對方果然是死了嗎?

    考慮著類似的事,她帶著些許不安和愧疚靠過去。霧狼知道召喚者的接近,自動讓到一旁,于是她立刻得以看清倒地者外表存在多處裂口狀破損的裝束上,腹部被鮮血染得與黑色相差無幾。

    帶著好奇,她將手伸向纏在對方臉上大概是布條的東西,用力一揭。出現在她眼前的是與記憶中別無二致的名為蓮的圣職者的臉,就連她入隊時被隊伍中的劍士借以調戲,堪稱其個人魅力之一的左眼角淚痣都那么明晰可見。

    不過和當時唯一的區別是,她現在臉色蒼白,緊閉著雙眼,眼角有兩行血液流下后凝固而成的痕跡。

    就算不用細想,莉莉斯也知道那是什么造成的。現在,她基本可以確定這就是先前和她失散的同伴之一,因質疑而對其見死不救形成的巨大愧疚感不可抑制地在她內心中飛快地成型。

    在她忍不住想要失聲痛哭之前,突然間耳朵捕捉到了輕微的呻吟聲。在剎那的愣神后,她將手放置到對方鼻子下方,就立刻感受到了那微弱但依然作為活著的證據存在的呼吸。

    這回,她只猶豫了非常短暫的時間,就從挎包中拿出圓盤,將霧狼送回它原本所在的空間。隨即又往只剩一個比較明亮圖案的圓盤上按下手。

    “來吧,溫柔的精靈喲,為我治愈眼前之人——”

    這一次,莉莉斯身前的空間沒有扭曲,而是在她額頭浮現出代表能力的印記。隨后,純白的光輝從虛空中灑落,照亮了蓮的身體。她身上可見的細小傷口都開始結痂愈合,她的臉色也開始有些顯現出恢復生氣的狀態。

    不過從屬于援護領域的白羊也不是莉莉斯擅長的力量,所以她能做到的只有僅此而已。圓盤上的光輝徹底消失,她放下了手。

    剩下的,只有看蓮自身的意志了。

    注視著蓮的臉龐,莉莉斯本想再度使用師傅的道具對她進行測試,但就因短時間過量使用魔力產生的眩暈而不得不放棄這個打算。這個時候,依然很虛弱但至少被救回一條命的蓮眉毛動了動。

    接著,她仿佛對自身所處的狀態還不太清楚,艱難地轉頭試圖察看周圍環境,卻因發覺自己已經失去視力而愣住。過了好一會兒終于像接受現實似的,試探性地問道:

    “是你救了我嗎,莉莉斯?”

    “蓮姐,你先不要說話。”

    盡管抱持著疑問,但從對方的身體狀況和其沒有突然暴起襲擊的情形考慮,莉莉斯選擇了最為恰當的回答。

    “……謝謝你。”

    放任著兩人間形成的沉默氛圍過了幾分鐘,臉色看起來比先前又更好一些的蓮掙扎著打算坐起身。莉莉斯便握住她的手示意不要亂動,蓮立刻就體會到她的意思,但是馬上搖了搖頭表明自己不需要擔心。然后主動提起莉莉斯現在最為在意的話題。

    “聽到霧狼的吼叫聲,我就知道果然是你。不過你現在應該很想知道為什么霧狼會向你發出警示吧。為了報答恩情,我覺得有必要先解釋這件事情。”

    對于蓮的話,她沒有反駁也沒法反駁,盡管這么說有些不近人情,但她確實需要對方證明自己值得信任。大概是從莉莉斯的沉默中感受到了什么,蓮沒有再補充多余的話,直接從衣服內部摸出一枚戒指,就在莉莉斯對她的行為產生疑惑之時,蓮說明道。

    “我認為霧狼感受到威脅來源于這枚戒指。這是對方在對我進行致命一擊后變得大意的瞬間我用交換的方法從其手上偷過來的東西。”

    在成為隊友共同冒險期間,莉莉斯知道對方在成為圣職者前有過不光彩的經歷,對她會采取這樣的行為并不算驚異。但她對戒指的來歷十分好奇,如果對方沒有說謊的話,這就是堪比之前的魔族,能對莉莉斯帶來危險的東西。

    不過從蓮手中接過戒指的瞬間,莉莉斯就明白她所言非虛。這枚戒指上蘊藏著龐大、污穢、令人作嘔的黑暗魔力,任誰都會認為它是極其危險之物。

    “原本我以為自己必死無疑,戒指只希望能在死前交給認識的人——所以在聽到霧狼的聲音時我才會那么高興,因為莉莉斯你一定能理解我的想法吧。但現在我因莉莉斯你的救助延續了生命,而那個魔族在發現手上的戒指被置換了之后一定會回來找我。現在留在這里很危險,我記得莉莉斯你的包有著隔絕魔力感知的作用對吧?所以請拿著戒指快走,我留在這里為你吸引注意力。”

    原先的懷疑在得知霧狼示警的真實緣由和聽到蓮的這番話后都消失殆盡,莉莉斯略作思考后將戒指收入挎包,站起身抬頭看向夜空。原先的青月尤彌爾已經由時間的推移轉變為藍月特萊西婭,她在林間找到一個相對能多接觸到月光的地方,再度舉起圓盤。因為受樹冠阻擋,這次沐浴月光的時間就比莉莉斯在巖石上時要長上十數倍。

    汲取了力量的圓盤,最后上方有三個較為明亮的紋路。

    射手,金牛,天琴。

    除了最具代表性的預言領域外,占星法術四大領域中戰斗、援護、探測能運用的力量各得其一,這是對于莉莉斯來說最為理想的情況。

    她將手按在代表射手的紋路上,輕聲道。

    “來吧,勇武者喲,為我斬開荊棘破除困境——”

    與之前召喚霧狼時相似,這次也出現了空間扭曲現象,不過從中現身的是上半身為人形,下半身為馬軀,也就是所謂半人馬族的戰士。

    強壯的半人馬戰士手持長弓,低頭向莉莉斯致意。莉莉斯則轉身返回蓮所在的位置,耗費力氣將她運到了半人馬的背上。

    “莉莉斯,你這是在干什么!我有說過不要管我吧!”

    蓮的反應有些激烈,莉莉斯則沒有理會她的抗議,邊注意著不讓她從馬背上摔下來,她邊指示著半人馬戰士跟隨她一起向巨木的方向走去。

    這回她終于沒有受到任何阻礙就來到了巨木下方,蓮也因為身體的疲憊,早在中途就停止說話。等到莉莉斯命令半人馬在普通樹木圍繞著巨木形成的空地邊緣停下時,她才好像感受到了什么似的再度開口道。

    “莉莉斯,這是哪?”

    “我在登上巖壁的平臺后找到的,能夠在這座森林里作為參照物的一棵巨大樹木。”

    “我們來這里干嘛?”

    “看看能不能碰到其他失散的人,就結果上說我不是碰到了蓮姐你么。說起來,我還沒問,蓮姐你怎么會一個人的,其他人呢?”

    對于莉莉斯的這個問題,蓮沉默了一會兒才回答道。

    “在你被對方用魔獸群和我們隔離開后,我們試圖向森林中的另一個方向躲避追蹤,沒想到那邊居然有一片魔族的礦場。雖然我們很快就逃跑了,但是還是被對方察覺到,派出了幾名低階魔族來追擊我們。在不慎被對方追上,出于無奈而進行的交戰中,先前攻擊我們的高階魔族突然出現,立刻殺死了伯特。然后又立刻向我發動攻擊,不過現在想來對方似乎并不急于殺死我的樣子,好像有什么陰謀……最后就是因為這樣,我和其他兩個當時還活著的人分開了。與那個高階魔族交戰的地方我也不知道在哪,但總之好像是對方把被他‘殺死’的我從別處搬來這的。”

    莉莉斯消化著蓮帶來的信息,陷入了沉思中。伯特就是那個入隊時調戲蓮的劍士,沒想到他居然已經身死。這么說來,從己方最開始遭遇那個高階魔族就疑點重重,結合蓮現在的話,似乎對方并不是如自己之前想象的那樣只是一時興起,似乎別有目的——

    腦海里的思緒亂成一團,現在也沒有揭開謎底的決定性因素。莉莉斯決定暫時還是繼續相信自己的隊友。就在她準備走向巨木,以察看周圍有沒有依然可能存活的他們遺留的信息時。蓮突然又說道。

    “吶,莉莉斯,你不覺得好像能聞到一股香味嗎?”

    被她這么一說,莉莉斯也聞到了類似果物的甜香,這讓她瞬間感覺如墮冰窟。她想起有關一些奇特樹種的描述,其中一種就是通過果實的香氣讓靠近的生物產生異常的饑餓感,當有生物開始在它的領域進食時,就會將其吞噬化作養料,快速成長的“捕食之樹”。

    “注意腳下!”

    于是她立刻通過語言向半人馬發布了警戒的命令。

    而這么喊主要是因為,通常“捕食之樹”作為武器使用的都是其粗壯的根部。莉莉斯緊張地注視著身旁的地面,卻沒有發現類似攻擊的征兆。

    怎么回事?

    帶著疑惑,小心翼翼地試探性往巨木又靠近了幾步后,空地四周仍然保持著靜寂的狀態。這一點,到她多次無視了蓮的詢問,花費很長時間逐步向前,直至觸碰到巨木枝干后也沒產生任何變化。

    最終,為了判明情況,她下定決心往巨木中輸送自己的魔力后,才驚愕地發現,這棵巨木似乎已經死去多時。

    “到底怎么了?莉莉斯?”

    “蓮姐你先別說話,我有點搞不清狀況。”

    再度對蓮的提問敷衍過去,她平復了一下心情,打算繞著巨木觀察一下。結果在走到她輸入魔力的樹干相反那面時,她又被嚇了一跳。

    枝干上固定了一位好像是被活著時的巨木襲擊,現在已經有半數身軀融入巨木內部,只能憑借其上半身判斷出曾經是青年的人類。看著青年烏黑的頭發和略顯消瘦的臉龐,在好奇心和某種不知名情感的促使下,莉莉斯向前方伸出手去。

    因為青年身體周圍還有將其捆縛得嚴嚴實實的巨木根部在,所以莉莉斯費了好大的勁才透過這“木制囚籠”觸碰到他的身體。

    也許是長時間生活在暗無天日之處,青年的皮膚呈現有些病態的白。不過當莉莉斯的手滑到他的胸口,借由那強勁的心跳確認到他依舊處于活著的狀態時,她就被嚇得反射性縮回了手。

    這家伙到底是什么?他真的是人類嗎?這棵樹變成這樣會不會和他有什么關系?剛才看到他的時候我冒出來的感覺是什么?之后我會怎樣?他會怎樣?

    龐大的念想在她的腦海里迅速浮現然后又消失。等到她終于能略微正常考慮眼前的狀況,再度看向半身埋入樹干的青年時,她看到了這一生都難以忘卻的景象。

    不知何時睜開眼睛的青年,用他那在夜幕下耀眼異常的黃金眼眸盯著她,嘴角微微勾起的模樣猶如睥睨一切的強者。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12_10-m
變身之穿越異世界的吸血真祖
作者 雷姆的粉
  身為一隻半宅,卻是突然穿越到了異世界,而且還是變身穿,這是讓人笑不出來的局面。   穿越...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同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