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劃破夜幕的流星

  • 閱讀背景色

    黃昏時深紫色的光線斜斜照耀著大地,將整座東火城都鍍上了一層夢幻般的深紫色邊廓,遠遠望去,就像是一座美輪美奐的紫晶之城。

    這是北熾星所特有的景觀,因為大氣層被破壞殆盡的緣故,陽光在一天之中會變幻出不同的色澤,從破曉時的淡藍色,到正午時的乳白色,再到黃昏時的深紫色。但是無一例外的,每個時段的光線中都夾雜著大量的破壞輻射。

    在進入家門前,姜離星先用清水將身上的血跡都給仔仔細細地沖洗了個干凈,并且換上了之前準備好的備用衣服,確定再也看不出半點之前廝殺的痕跡后,這才打開房門走了進去。

    屋內的陳設極其簡單,沒有什么先進的家電,不過被布置得很是溫馨舒服,屋內一塵不染,空氣中也彌散著一股淡淡的清香。

    “小憐,哥哥回來了!”回到家中全身都放松下來的姜離星,對著屋內高興地囔道:“今天哥哥獵殺到了一頭火狐,賣了一大筆錢,晚上可以加餐了!”

    房間內,身著月白色長裙的小女孩坐在窗臺旁的輪椅上,身上蓋著一層薄薄的毛毯,紫色的黃昏光線均勻灑落在她身上,將她的白暫的肌膚映襯得如同水晶般剔透。

    并不是如同,更準確得來說,這名小女孩的肌膚本身就像是水晶,因為她早在三年前,就患上了在北熾星人人避之不及的“晶化癥”。

    這種“晶化”癥狀在北熾星極為常見,幾乎每十人中就有三人患有這樣的病癥,被強輻射的陽光破壞了人體內的細胞,如果沒有藥物的治療,便會在其后數年的時間內,身體緩慢晶化,直至死去。

    但大多數時候,患者是撐不到最后完全晶化的時間的,因為細胞和肉體晶化的過程中,會伴隨著難以言喻的巨大痛楚,很多人都會忍受不了這種痛苦而選擇提前自我了斷。

    而至于可以徹底治愈這種癥狀的特效藥物,對于這些北熾星的居民來說,價格簡直就是天文數字了,根本就不敢去想。若有這么多錢,早就在一開始離開這里了,何必自討苦吃留在這荒蕪一片的星球受罪。

    聽到姜離星的聲音,坐在輪椅上的蕭憐驚喜地轉過身去,若不是因為雙腿晶化而失去了行動能力,她此刻早就沖上去擁抱自己的哥哥了。

    姜離星走上前去,彎下腰微笑著輕輕摸了摸她一頭因為晶化而白若初雪的長發,柔聲道:“小憐你今天覺得身體怎么樣,有沒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蕭憐輕輕搖了搖頭,用放在膝上的紙板寫道:“小憐身體很好,哥哥你呢,今天出門有沒有遇到什么危險?”

    晶化癥的患者因為身體的持續晶化,會不斷地丟失各種人體的基本基能,比如行動能力,比如說話能力,又比如五感。

    而現在,已經患病三年之久的蕭憐,早已失去了行動能力和語言能力,平日里都坐在輪椅之上,只能用紙和筆來和人交流。

    “哈哈!像哥哥這么強大的人,怎么可能會遇到危險!”姜離星用手錘了錘自己的胸口,做出一副強大無比的模樣,就像是一只急于炫耀著自己的大猩猩,惹得妹妹捂嘴一陣輕笑。

    “嗯呢,哥哥在我心目中,就是最強大的英雄!!!”

    蕭憐在紙板上重重寫道,句末還加了三個大大的感嘆號,以此來加強語氣。

    看著這一行工整的字跡,姜離星神情一頓,眼眶有些酸澀,完全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了。望著妹妹被病痛折磨日漸枯萎的生命,他便不由心如刀割,那種無能為力的悲傷。

    英雄?姜離星心里滿是自嘲,自己又怎么配得上這個詞。

    “小憐你今天的‘抗晶劑’還沒服用吧,我現在去幫你拿。”他找了個借口,急忙朝房間外面走去。

    抗晶劑是一種藥物,是由聯邦政府研制出的殘次品,雖然不能徹底根治晶化癥,但卻可以最大程度的延緩晶化蔓延,每一支藥劑的售出價格為一百聯盟幣,可以使用三天。

    三天后,則必須服用新的抗晶劑,才能發揮作用。

    一百聯邦幣是什么概念呢?就像是林立在隸屬于政府的礦場挖礦,每月的薪資也不過五十聯盟幣。所以在北熾星,抗晶劑屬于昂貴的奢侈品,很少有人會花費來之不易的金錢去購買,因為誰都知道這是一個永遠填不滿的無底洞。

    而姜離星之所以會這么拼了命地掙錢,就是因為要不斷地為妹妹購買抗晶劑。

    他和蕭憐并不是親生兄妹,這從名字就可以看出來,不過在姜離星的心目中,蕭憐就是自己真正的親人。

    自三年前,蕭憐患上了幾乎是無解的晶化癥后,就曾有很多人勸過姜離星放棄妹妹這個“累贅”,憑他的能力,完全可以在北熾星生活得很好,甚至以后攢夠了星際飛船的船票錢,就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去其他星球生活發展。

    而姜離星,只是固執地搖頭。

    姜離星從不認為自己是什么好人,從小接受的教育,和在那個男人身邊的耳濡目染之下,就使得他有一種視人命如同草芥的上位者思維,再多生命的逝去,也無非只是呈上來報表上數字的變化罷了。

    所以,從本質上來講,他其實是一個很冷血的人。就像是今天面對黑狼幫那些人的偷襲時,如論最后那些人再怎么跪地哭喊和求饒,哪怕其中兩人只是通風報信并沒有出手,他都沒有動絲毫憐憫之心。

    可對于他來說,蕭憐是特別的存在。

    八年前那個大雨滂沱的黑夜,年僅十歲初臨北熾星的姜離星蜷縮在東火城街道邊的屋檐下,受了重傷饑寒交迫的他,望著無邊寒夜下的雨幕,靜靜地等待著死亡的降臨。

    街道上行人們步履匆匆,在這個食物都顯得異常珍貴的星球,沒有人會愿意為這個小男孩停留駐足。

    就在失血過多的姜離星已經閉上雙眼,等待著和另一個世界的母親相聚時,蕭憐出現了。

    她舉著一柄白色的小傘,來到姜離星面前,幫他遮蔽住頭頂滴漏下的寒雨。

    “小哥哥,你是找不到家了么,那就和我一起回家吧?”

    年幼的她甜甜地笑著,露出兩顆可愛的小虎牙,對著姜離星伸出了手。

    對于一個剛剛失去了母親,也在同時失去了父親,人生只剩下黑暗和仇恨的姜離星來說,蕭憐的出現無疑就是一道曙光。

    正因為曾在冰冷的黑暗深淵停留過,所以才會變得比任何人都要珍惜來之不易的光明和溫暖。

    在蕭憐的懇求和撒嬌下,她的父母也接受了姜離星,讓他成為了家庭中的新的一員。而當初她那一句“跟我一起回家”,至今都讓姜離星銘刻于心。

    所以就算全世界都放棄了蕭憐,將她視為累贅,但身為哥哥的他也不會如此。

    時間已至深夜。

    和白晝時的熾熱高溫截然相反,北熾星一旦入夜溫度就飛速下降,寒意透骨。

    狹小的床鋪上,姜離星將妹妹擁在懷中,盡力想給予她一些溫暖的感覺。晶化癥的患者因為身軀和細胞結晶的緣故,身體一直都是冰冷的,就像是冷血動物無法感知到溫暖。

    蕭憐將頭依靠在哥哥的胸前,用手指在他的胸口輕輕寫道:“哥哥,我想爸爸媽媽了。”

    姜離星摸了摸她的腦袋,輕柔地安慰道:“小憐,據說人死之后,會化為天上的星辰,默默守護著自己重要的人,我想叔叔阿姨現在肯定也在看著你呢。”

    “那我會死嗎?”指尖頓了頓,又繼續寫道:“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一定會化為最大最亮的那顆星星,一直守護著哥哥你!”

    姜離星吸了吸鼻子,緩慢而堅定地道,似是承諾:“小憐你不會死的,因為有哥哥在!”

    一顆流星拖曳著長長的焰尾,劃破夜幕。正對著窗戶的姜離星正好看到這一幕,不過并沒有在意。

    此時正將要沉沉睡去的他,完全料想不到,這顆“流星”會給他的命運帶來怎樣的巨大變化。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6853204_9_251-m
文化入侵異世界
作者 姐姐的新娘
  一群巨龍搬著小板凳日夜追看《權利遊戲》。精靈大德魯伊們因為《忠犬八公的故事》而潸然淚下。<...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