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英杰殿

  • 閱讀背景色

    除了伊恩這樣的‘插班生’,塞恩學院每十年補招收一次學員,一次3000人,黛薇兒這一期是新一屆的學員,入學僅僅半年。

    塞恩學院沒有硬性規定的畢業時間,十年之后學員脫離班級編制,仍然可以選擇不畢業,留在學院里繼續修煉。

    而畢業條件只有兩個:完成畢業考試和實力提升到二十級職業者。

    沒錯,在普通人看來可揮手間翻山倒海的絕世強者,在這些匯聚了所有天之驕子的學院眼里,不過僅僅是個開始。

    畢竟一到二十級不過是那些斗氣、魔力‘量’、‘質’的提升罷了。

    黛薇兒帶著伊恩四處領略著學院的風采,殊不知,這些早在2000多年前,他就無比的熟悉。

    “到了!”

    黛薇兒雀躍一聲,拉著伊恩的走進了前方純白色的教堂式建筑,其上烙印著三個紫金大字。

    英杰殿

    大廳最中間是一座雙人巨型雕像,渾身插滿箭矢的俊朗青年目光淡然,平舉著右手的長劍遙望遠方,一股沖天的劍勢仿佛要撕破蒼穹;而他背靠著的,是一名身披重甲,英姿颯爽的絕美女戰士,左臂舉著一塊龍骨盾牌,長劍垂地,但卻有一種伺機而噬,隨時都能撕裂敵人喉嚨的凌厲感。

    這雕塑代表著塞恩學院在歷史中最杰出的兩人。

    雕塑側著臉對著著伊恩二人,但卻依然有如臨其境的威迫感,能雕琢出如此鬼斧神工的杰作,定是大師的手筆。

    看著雕塑的女戰士,伊恩低下頭,不讓黛薇兒看見自己冰冷的雙眼,握緊了拳頭。這雕像上記載的事情他還記得,是當初畢業考試時二人聯手對抗一個中等位面的軍團。

    “哥哥,你快看。”黛薇兒指著雕塑上的艾葛妮絲,她是把這個艾葛妮絲當偶像崇拜的。

    但也確實如此,即使過去了幾千年,她的故事就是一部傳奇的史詩,在吟游詩人口中不斷地詠唱,仍然有許多熱血的青年男女將她當成努力的方向。而在那個曾經光芒完全掩蓋住艾葛妮絲的持劍青年,不知還有多少人記得。

    “那個青年你認識嗎?”伊恩指著背靠著艾葛妮絲的青年道。

    “不太清楚,好像叫伊恩,是艾葛妮絲曾經的伙伴,應該在里面有詳細介紹。”

    果然啊……

    當歷史已成往事,人們記得的,還是只有勝者。失敗者,只有隨著曾經被掩埋。

    沒注意伊恩的表情,黛薇兒對艾葛妮絲的事情如數家珍

    “新月歷12016年,艾葛妮絲十二歲破格加入塞恩學院。”

    “新月歷12019年,艾葛妮絲與伙伴在艾森位面斬二十級亡靈法師艾達,當時她才十六級。”

    “新月歷12022年,艾葛妮絲十八歲從塞恩學院畢業,與伙伴前往四大絕地的迷霧沼澤,被困三個月后,成功突破。出來時已經成為超凡武者。”

    “新月歷12030年,與叛逆巨龍康丁對決,以超凡巔峰襲殺入神級,抽其龍骨鑄成龍骨神劍,名揚隆多位面。”

    “新月歷12100年,成功突破至入神級,前往神域……”

    “別說了好嗎”

    伊恩低著的頭雙目血紅,指甲已深深地陷入了皮肉中,努力保持著平靜不讓她聽出蹊蹺,輕聲道:“去看看其他人吧。”

    “好啊,哥哥好像對伊恩挺感興趣的,我們去找找。”黛薇兒砰砰跳跳的走在前面,背后的伊恩望著女戰士雕塑,努力平服下心情。

    他知道,他當然知道,那些事情,都是二人共同經歷的。

    緊接著……

    新月歷12518年,伊恩成功登頂神壇,卻沒有選擇角逐神位,只是在神壇之上,狠狠地羞辱了還未成為戰神的羅斯。他是為了等候身邊的麗人,就像原來一樣。

    新月歷13005年,艾葛妮絲登頂神壇,為了幫她得到武神的神位,在神壇前,血洗一百二十六名神壇巔峰強者,包括三名神祇的化身,神血布滿了所有階梯。

    新月歷13006年,伊恩向死神神位發起挑戰,如同摧木拉朽般順利,神格即將凝聚完畢,迎接新神的圣歌已經唱響,然后……

    她捅了他一刀。

    ……

    大廳兩側是兩排小型展示的房間,墻上的畫像和生平,記載著他們曾經的輝煌。能留在這里的,都是當時在所有位面都赫赫有名的人物,只是不知道隨著時間的流逝,還能剩下幾人。

    “3000年前的人物。”黛薇兒看著門前的標志,這里的人物順序是按時間排的。

    “有了”黛薇兒美眸一亮,拉著伊恩就往里走去,只是這里似乎有點熱鬧,一圈人圍在這里看著熱鬧。

    正中間的兩人對峙著。

    一名黑發的矮個青年鼻青臉腫的怨恨的望著面前的金發青年,大聲吼道:“伊恩大人才是塞恩學院上最杰出的天才,你這家伙憑什么侮辱他。

    “哦?”

    金發青年冷笑道:“我說錯了嗎?一個不能登上神位的人,修煉再快還不是廢物一個!”

    “亦或是說,在場的各位,誰沒有信心登上神壇?”

    圍觀群眾笑而不語,雖然肖恩話比較難聽,但卻說得是事實。作為歷史上最杰出的天才,伊恩僅僅是一個神壇境界的高手,大多數人對他還是不怎么感冒的。

    “你找死”

    矮個青年拉伯大吼一聲,一股赤色的斗氣剎那間如火焰般絮繞在他的身上,陡然提高了周圍環境的溫度。如此威勢,竟是十四級的戰士。

    拉伯右手一拍,一只炎槍握在手中,電光火石間向著肖恩腹部擊去,炙熱的溫度讓周圍的景象也隨之扭曲。

    “多少次都一樣。”

    暗中警惕著的肖恩輕蔑的笑著,魔力迅速流動,森冷的冰之屏障在其面前豎起,意圖抵擋拉伯的攻擊,同時周圍浮起一連串的冰錐,伺機尋找著機會。

    砰!

    一股炙熱和寒流交織在一起,頓時給圍觀的群眾帶來了冰火兩重天般的刺激,殿內的神力自發的附著在墻壁上,保護著建筑,能量的余波零落在神力上,沒有帶來一絲的波動。

    “給我破!”

    拉伯大吼著,炎槍上的炙焰火光大漲,只聽見冰障‘咯吱’一聲裂開了無數裂縫,竟是擋不住這一槍之威。

    “你這矮子!”

    肖恩眼神轉冷,他是十五級的冰霜法師,在此地無意間和朋友開個玩笑,竟是被這給瘋狗追著咬,教訓了他一下,結果他還不肯罷休,漸漸地不耐也讓他失去了冷靜。

    “那你就去死吧!”

    肖恩英俊的臉閃過一絲狠毒,右手一揮,四周密密麻麻的數十根冰錐向著肖恩的身子刺了過去!

    “肖恩,你瘋了嗎?”

    “快閃開,拉伯!”

    二人的朋友全都臉色大變,本以為是小打小鬧,卻沒想到肖恩竟下的如此狠手,一時間根本來不及阻攔。

    拉伯感覺到頭上的寒氣,已是無法躲避,索性一咬牙,身子不退反進,擊破冰障,向著肖恩胸口擊去。若是擊中了,以法師羸弱的身體,必定是穿胸而死。

    二人已是打出了真火。

    眾人皆是沒有想到,無法阻止二人的行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兩敗俱傷。

    就在這時,黛薇兒突然動了。

    俊俏的臉蛋上涌現出一絲決然,倉促間一道魔力屏障橫亙在二人之間,這卻讓伊恩臉色大變。

    魔力屏障可不同于肖恩用魔力溝通外界水元素凝聚成的冰障,那可是直接用體內魔力構成的屏障,雖然強度遠勝于后者,但是一旦被打破,輕則魔力反噬,重則境界倒退。他可不認為一個十六級法師的魔力屏障能硬抗與她相差不多的兩個職業者的全力一擊。

    “你找死嗎?”

    伊恩低吼一聲,身子如迅捷的獵豹,在人群中幾個穿梭趕到了現場,然后右手抓住拉伯的炎槍,將其生生捏爆。緊接著一個回旋踢將他們踢到了兩邊。灰黑色斗氣迸發,冰錐在刺到他身上之前化為了水元素消失在空中。這一切,僅僅是眨眼的功夫。

    二人被伊恩含恨的一腳傷的不輕,拉伯是戰士還好,肖恩此時已經面如白紙,連眼角都溢出了血,晃晃悠悠的站了起來,顯然被踢蒙了。

    “閃開!”

    剛站起來的肖恩正巧擋在伊恩的路上,又被他一巴掌扇倒在地,這次就再沒有爬起來,已經昏死過去。

    然后伊恩朝著前方走去,眾人不自覺的給他讓開了條路。

    開玩笑?連實力為塞恩翹楚的肖恩都被一巴掌扇在地上,敢攔住他的,整個學院里也就A1班的那些人了吧。

    伊恩徑直走到黛薇兒面前,看著她無辜的大眼睛,連敲了三下她的頭。

    “你啊,你啊!”

    “哥”黛薇兒委屈的摸著腦袋,不好意思的輕聲喊道。

    “找死也不是你這種找法啊”伊恩嘆了口氣,有些頭疼的道,他知道他的妹妹的性格,袖手旁觀是斷然不可能的,也沒有過多的譴責她。

    “走吧”

    伊恩心里很煩,本來想著在學院里安安靜靜的畢業就完事了,卻沒想到第一天就搞了個這么大的新聞。

    “對了”

    走到門外的伊恩突然回頭對著拉伯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拉伯先是一愣,然后挺起胸膛昂首道:“拉伯,拉伯·亞倫”

    “亞倫家族嗎,難怪……”

    伊恩心里念道,走出了英杰殿。

    直到伊恩離開了這里,人們才松了口氣,不知道僅僅十二級的戰士怎么能有如此大的威勢,討論起了伊恩。

    “剛才那人是誰?怎么沒見過。”

    “他怎么能和黛薇兒小姐這么親密,難道是……”

    塞恩學院里流傳起了他的傳說。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1_73-m
超級美食帝國
作者 藥王爺
  什麼?你做的美食不發光?餵狗去!   什麼?你做的美食不爆衣?扔掉重做!   什麼?你...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