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尾蜂蠆 二 半死的胖子

  • 閱讀背景色

    當太陽還在遠處的小山頂上微笑的時候,他們尋找到一處偏僻、有干凈水源的地方停下大車,需要給馬匹補食一些草料和豆料然后再飲馬。馬是他們不停前行的重要工具,需要補充體力。人可以坐在馬身上打盹兒養精神,馬卻是一直在趕路,比起人來要辛苦的多。

    沈二胖子從馬車的窗戶里伸出了頭:“你們聽說過被瘟王抓傷的人還有可以活命的嗎?”除了馬嚼著豆料的聲音外四處一片寂靜。“賤人,我問你話呢。老花,你怎么也不吱聲了?”沈預接著問道。

    花燦說道:“被瘟王感染的人是沒有可以活過三天的,但是被瘟王抓傷屁股的人會不會死在此之前倒是沒有人知道。”

    “那你們現在知道了嗎?”沈預笑著問道。

    “即便帶回去一個死胖子我們也要把他帶回去。”鳳九天也是笑著說道。

    沈預嘆了一口氣:“老花,賤人,你們明知道我是回不去了,就算是回去了也還是死路一條。與其等我回去后發生瘟變時你們再殺了我,不如現在讓我體面的留下來,痛快的大戰一場給你們斷后,總比等我控制不住自己而發生瘟變的時候,你們親手殺了我要來的干脆,更不會給你們撂下罵名。我們自小一起光腚長大,你們就讓我體面地死去,在死前再替你們斷一次后。”

    一時間沒有人接他的話。沈二胖子也沒有再說下去。

    尸尾蜂蠆是瘟王快要形成時的產物,靠瘟王的瘟氣而存在,依瘟王瘟氣的大小而改變體型。當它們依附在瘟王周邊時會借助瘟王的瘟氣形成尾勾,瘟王則利用它們極短的生命特點,在它們快死時,吸收它們的尾勾上的尸毒增加瘟王的瘟力,它們也是瘟王傳播瘟疫的一大手段。當它們形成尾蠆后會感染活體,被它們感染的活體也會變成傳染瘟疫的幫兇,危害極大。

    鳳九天喝了一口酒:“我和老花是那種會把兄弟扔下的人嗎?如果還當我們是兄弟,從現在起你就不要再說一句留下來的話。師傅已經在想辦法治療你身上的瘟毒,再說,你又不是被瘟王感染,只是被他抓傷,他的瘟氣進入你的體內不多,瘟毒不深。相信師傅一定可以治愈你。這些年來我們兄弟經過無數的風雨,涉過無數次的艱險,我相信我們這次一定可以同心渡過難關。”

    “我身上的瘟毒已經越來越重,走了這么遠仍然甩不掉這群尸尾蜂蠆就是證明。你們都清楚,我們的藥物已經快要控制不住它的毒性了。”沈預黯然說,“尸尾蜂蠆在我們身后尾隨,速度快迅無常,來去無聲。我們這段時間日夜不停地趕路,但是尸尾蜂蠆越來越多,而我們卻已成強弩之末。”

    “我們哪次不是困難重重?又有哪次不是團結齊心的完成任務?”花燦說道。

    “尸尾蜂蠆都是尾隨我而來,雖然瘟王已經被我們除掉,瘟王使者也隨之化為灰燼。但是尸尾蜂蠆卻因為我身上的瘟毒而沒有死盡,這些時間以來,僥幸沒死的蜂蠆已經越來越多,加上他們驚人的繁殖速度,現在他們的數量已可以威脅到一個小鎮的人口,絕不能因為我一人之命而賠上數百口人的性命,這樣也有違我們破瘟衛行正義的宗旨。”

    沉默了一會,他繼續說道,“這些尸蠆和瘟王一樣喜陰懼陽,這一路上它們尾隨著我,雖然也被我們消滅許多,怎奈它們繁殖實在是太快,我們頭一天夜里滅掉它們一批,而它們在追上我們之前繁殖的后代,會在第二天夜里又會順著我留下的瘟氣尾隨而來。在它們尾隨而來時又已經在它們夜間隱藏的陰暗處留下了幼蟲。一變二,二變四,成倍的繁殖增長。今晚追來的會比昨天晚上的多上一倍。而它們追上我們后,就會依附在我周邊令我身上的瘟毒加重,在我身上瘟毒加重的同時,它們又會依著我的瘟毒,快速的形成尸尾蠆勾。等尸尾蠆勾形成后便要尋找活人做為食物,到時必然還是你們首當其沖。一路上如此反復已讓你們疲憊不堪。如果你們稍有不慎被尸勾蟄上,便會變成和我現在一樣。你們說,我怎么能忍心的看著你們為我而險象疊生呢?”

    鳳九天說道:“沒有了南嶺瘟王,還會有西山瘟王、東岳瘟王或是這嶺那峰的瘟王。只要一日還有戰爭的存在,便會有瘟王以及瘟王使者的存在而肆虐人間。只要有戰爭就會有人死去,有戰爭的地方就會有瘟王形成的可能,沒有了尸尾蜂蠆,或許還會有別的危害人世的毒物。國家連年戰亂,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你的命怎么可以輕易地說死就死?那么多的百姓在各種各樣的瘟王的威脅之中,雖然百姓們并不知道這些瘟王的存在,但是我們卻不能罔若不顧,我們的使命就是破除一切瘟王,保百姓能在深夜里安然入睡,讓那些天真的嬰兒夜間能在母親的懷里酣睡而不被瘟變威脅。現在,始皇陛下即將一統天下,到時候國家得到一統,不再有戰亂便不再有瘟王的形成,百姓可以安居樂業,我們也就可以再過上以前騎馬打獵,游泳摸蝦那種無憂無慮的生活。”

    花燦點頭笑著說道:“老賤說的一點兒也不錯。我們三兄弟一直以來共同進退,哪怕只有一絲的希望我們也不會棄你而去。你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吧。缺了你這肥頭大腚的胖二爺的大嘴巴,我是睡覺不香吃飯無味的,為了自己,我們怎么樣也要把你這個累贅帶著。”

    沈二胖子知道無論自己怎么說也是徒勞,心中溫暖一片。想起從小到大的歷歷往事不禁深深的看了看二人,口至卻罵道:“認識你二人,二爺真是欲哭無淚。”邊說著邊用寬大的手掌裝腔作勢的擦拭眼淚。

    二人見慣了他的這種伎倆,也不看他。花燦查看了一下‘伏兵’已經不足平時的一半。而幾日才能走出尸尾蜂蠆可以嗅到沈二胖子身上散發的瘟氣的范圍還不知道,加上蜂蠆的數量會越來越多、成倍增加,一旦沒有了‘伏兵’幾乎就沒有了可以有效對付它們的武器。看著剩下的‘伏兵’,二人的臉上同時出現了憂慮之色。可是,又一時想不出用什么別的辦法來對付這些鬼魅一樣的,來去無聲的尸尾蜂蠆。

    在幾匹馬吃食草料的時候,三個人也草草的需要填飽肚子,一日里不停地趕路時尚不覺得餓,現在三人坐在路邊稍微的緩了一會兒反而是又餓又疲憊,四肢就像要散架了開來,幾日里幾乎日夜不停地趕路,每個人都是風塵仆仆、眼中布滿血絲,被漸長的胡須襯托的滿面憔悴。

    沈二胖子只能坐在車里,由于屁股上被瘟王抓傷,需要用熱水加上藥物來控制瘟氣的散發,可以令傷口處散發的瘟氣變的極淡,減緩尸尾蜂蠆追蹤的速度,進而增加他們應變的準備時間。

    他們走的緩慢還有一個最重要的目的,因為尸尾蜂蠆只有在有瘟氣的時候才會聚齊在一起,沒有瘟氣時它們會分散開來四處攻擊活體。而走出了它們可以嗅到瘟氣的范圍,它們的卵就會因為沒有瘟氣而死亡。但是誰也無法確切的知道,到底要多遠才是它們嗅不到瘟氣的范圍之外。

    如果,萬一在它們形成蠆體后,他們卻走出了蜂蠆可以嗅到瘟氣的范圍,那么蜂蠆雖然沒有形成蠆勾危害極小,而且不可能感染活體,但是它們分散后攻擊活體,也會帶來不必要的麻煩。所以他們必須找到一個合適的時間和方法,要在它們成蟲后,而它們產的卵嗅不到沈二胖子身上的瘟氣時,將蜂蠆引到已經脫離卵嗅不到的范圍之外全滅蜂蠆,而卵由于沒了瘟氣的依靠也會在瞬間湮滅。這樣才能完全的消滅它們而不留一點后患。所以大車只能平穩而緩慢的行走,這是一個兩難、矛盾的選擇,不得已的選擇。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054965_9_21-m
星戰風暴
作者 骷髏精靈
  軍校考試臨近,二十八的基因數被直接取消了考試資格。

  替朋友送個情書,...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