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一節 奇特的香

  • 閱讀背景色

    老醫生端了端眼鏡,仔細讀了手上的病歷單,抬頭看著一臉期待的小天,說:“馮曉天對吧,你身體已經復原了,我保證。”

    小天呵呵直笑,舔了幾下嘴唇說:“你知,我知,護士小姐也知,不過我老板不知道嘛。”老醫生放下眼鏡,皺著眉說:“不行,病好就該上班,我可不能為了讓你偷懶而亂簽名。”

    小天臉色不太好了,按住桌子說:“醫生,前天我感冒,你叫我照什么X光,Y光,B超的,我馬上就病了兩天,你也該負上點責任吧。”

    老醫生想了想,傾前身子,問:“我叫你去照B超?”

    小天看他眼內隱隱有股震驚,自己心虛感過后,就猛點了一下頭。老醫生有些不自在了,嘆氣說:“不退休不行了,這記性。哎,什么味道?”

    小天連忙坐好,端正的說:“不關我事啊。”

    老醫生警犬般嗅了兩下,品味一會才說:“怪怪的,什么香水味呢?”說著,緩緩的坐下,臉上泛起遐想的表情。

    小天心里奇怪,在他眼前揮了兩下手,問:“醫生,你沒事吧,我等著你簽名呢,通融通融吧。”

    “做什么?”老醫生垂下頭。“簽名!”小天無奈的重復了一次。

    老醫生拿起筆,利索的在病歷單上寫了名字。小天扒過來一看,還真的是他名字,不由又驚又喜,忙收好單子,笑著站起來,說:“啊,醫生你真是人不可貌相,還以為你很難商量呢。”

    醫生眼睛一睜,像是剛睡醒,一看小天,不滿的說:“怎么還在?我不會簽名的。”小天失笑兩聲說:“醫生你真幽默,下次請你喝茶,先走了。”醫生愣了一下。

    醫院外天高氣爽,小天展開雙臂,嘆道:“神啊,感謝你又賜我三天自由!”又低頭一想,“不需要付出什么代價吧?如今商品市場,等價交換。”

    剛想到此,手機響了。小天一看號碼,心里叫苦,“代價馬上來了。”一接通,恭維般說:“張小姐,吃飯了沒有?”

    “你還不給我死回來,公司忙得很!”里頭的女人扯破喉嚨的叫道。

    小天心里一慌,但雪萊的靈魂暗叫不可妥協,他忙說:“我剛去了醫院,醫生說我必須多休息三天,不然很容易當場暴斃的。我一死是輕于鴻毛,不過麻煩到張小姐你就重于泰山了。”

    “真的?”張小姐口氣稍稍軟了點,“十五分鐘后,我要在公司見到你,到時沒有醫生的條子,你就直接進太平間休息吧!”嘟一聲,通話關了。

    小天拍了拍臉龐,摸了摸三天沒修理的胡子,咬著牙說:“要相信自己的演技!記得嗎,你還拿過小學三年級的話劇冠軍。”

    小天看路上車多,干脆一轉,進了小巷,打算抄捷徑回公司。忽見前頭光亮處跑來兩個男人,快得如屁股著火,似乎后頭有人追殺。再仔細一看,竟是兩個提著背包,戴著面具的男人。劫匪!對面街道是有一間工商銀行!

    小天貼緊巷子墻壁,心里默念,一定是拍戲。兩個劫匪見小天壁虎般粘在墻上,猛然站住了腳。胖劫匪一拍伙伴肩膀,說:“算了,逃命要緊。”瘦劫匪哼了一聲,說:“銀行都搶了,多搶一個人又怎么了?而且他看過我倆,要是認出什么不就麻煩?”

    小天小腿有點發軟了,心知是自由的代價,忙閉上眼叫道:“好心呢,我一個瞎子迷路了。”瘦劫匪掏出搶,頂著小天額頭。小天哇的叫了,說:“兩位大哥,我沒錢啊。到處都是銀行,不愁沒錢花,別殺我……”

    瘦劫匪捏了小天的鼻子一下,說:“你不是瞎子嗎?我最討厭人撒謊了,不如我弄瞎你的眼睛,讓你做一個誠實的好孩子。”

    小天身子軟了,冷汗嘩啦的流。瘦劫匪嗅了一下,很明顯生氣了,說:“大男人的,你給我涂香水?就這個罪,你活該挨我一槍。”

    小天腦袋一陣轟鳴,語無倫次的叫:“別打我,打別人吧。”

    砰!槍響了!小天軟軟的坐下,想不到,我死得這么無辜。啊!慘叫聲震痛小天的耳膜,他一睜眼,見到胖劫匪捂著胸口,倒在地上。

    小天連忙摸了摸身子,沒有中槍。這算什么回事?他爬了起來,見瘦劫匪垂下槍,一聲不吭的,心里明白三分了,這倆賊一定是分贓不均,起了殺機!

    當下不作猶豫,小天閃電轉身,拔腿飛奔,嘴里大叫:“殺人啦,報警啊!”瘦劫匪手指一松,扔下手槍,從褲兜里掏出一個手機。

    小天一腳踢開CC廣告公司的大門,沖著同事們,拆樓般叫道:“救命啊,打劫啊!”所有人同時回望,靜止了一會,嘩啦的又繼續工作。

    “我剛才是死里逃生啊,你們聽我說,驚險……”小天扯著辦公室秘書林香的手。林香掙脫了一下,拿著文件只顧走去。

    “中氣很足嘛!哪里病了?”上司張靜紅鬼魅似的立在小天身后,金絲眼鏡閃著那蛇舌頭上的寒光。小天笑得直發抖,掏出那張醫生證明。

    張小姐一手扯過來,皺著眉頭說:“濕的?”小天心里暗驚,失聲道:“不知道是汗還是尿了,剛才發生點意外。”張小姐剛不自主的聞了一下,聽此罵了句“shit”,扔在地上,又一指小天的鼻子,大聲道:“我警告你,這里的員工只可以死,不可以病!”說著,肩頭一松,垂下手來。

    小天知道自由無望了,臨死掙扎的說了一句,“其實,就三天假。”同事們偷笑,畫圖紙的畫圖紙,按鍵盤的按鍵盤,喝咖啡的喝咖啡,送文件的送文件,以為鬧劇過去了。

    張小姐眼神呆滯的,無端點了一下頭,說:“放假,三天。”

    鉛筆折斷!鍵盤跳出,咖啡傾倒,送文件的直接磕到墻上,辦公室一震!

    小天的嘴巴張得可以住進一個山頂洞人,背脊一寒,咳笑兩聲說:“不,我開玩笑而已,我馬上工作,張小姐,你別記在心上。”張小姐點頭,說:“好,工作。”說完,回自己辦公室了。

    辦公室冰點的氣氛才解凍,大家長長舒了口氣。同事周亮,一蹬腳,坐著椅子滑到小天身旁,小聲說:“好險啊,差點今晚就得給你餞行了。”小天瞪了他一眼,踢開他的椅子,哼了好幾聲才坐回自己的位置。

    鍵盤滴答的響個不停,小天的臉映著屏幕的光。一雙認真的眼睛,完全流露出一個辦公室白領對工作的熱誠。只是電腦屏幕上是一個撞珠游戲。

    五點正。同事們陸續離開。周亮蛇一般滑來,爬在小天的辦公桌上,擺出一個撩人姿勢。小天故意流露淫穢的眼神,掃視著周亮的大腿。周亮一個寒磣,笑著說:“失戀的男人很危險,為保晚節,我還是不接近你了。”

    小天收拾著桌上的紙筆,咧著牙說:“我跟女朋友只是冷戰,春天來了,還不解凍嗎?就算我搞同性戀,也不會看上你!”

    周亮嘿嘿的笑兩聲,說:“承認了吧,分手前當然得冷戰了,你別心急!”小天又氣又急,大喝一句,“二龍生豬!”兩指插向周亮眼睛。周亮豎掌一擋,順勢一推,又說:“聽我說,別讓女人持寵生嬌,悶她兩天,不就乖乖回來了?”小天死力頂回他一掌,說:“要是不回來呢?”周亮一睜眼,說:“那就開香檳,慶祝慶祝!”

    小天松開手,嘆息的搖搖頭,道:“可惜我不像你,并非一個賤人!”周亮撥了撥油亮的黑發,似深有感觸,說:“這不過是世俗人對我的誤解,其實,我不僅僅是個賤人……”

    “我想死,讓我走好嗎?”小天搖著下巴。

    周亮嘆了口氣,說:“性和愛其實是無差別的,我每段感情都付出真心。”

    小天拍了拍周亮的臉,說:“對,只付出一晚!”周亮聳聳肩,又說:“我突然想起以前,華盛頓與萊溫斯基的拉鏈門事件。”

    “那是克林頓。”

    “差不多啦。追求性,難道是一種錯嗎?不可能在一起,仍勇往直前……”

    “那是懦夫的行為!”一個女人接過話,是張小姐。

    周亮與小天吐著舌頭,連忙低下頭。張小姐冷冷的道:“戀愛之前,先說明是玩玩而已,好像很負責任,很灑脫。其實是賤男人想逃避責任。明明是個下流的懦夫,還裝著自己有始有終,不管對方怎么感受,只顧自己心安理得,自私!賤人!”說完,瞟了兩人,哼了一聲才離開。

    兩人咯咯的偷笑。周亮說:“典型的受傷女人。”小天說:“現在她每天都報仇,內分泌怎么還不平衡過來。”又笑了一會,周亮說:“走,我倆去酒吧喝兩口。”

    小天抿著嘴,懷疑的說:“又要我付帳?”周亮輕蔑的搖搖手指,說:“忘記你的女朋友,也許今晚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小天耳邊不斷的聽著“驚喜”兩字,不由得點了一下頭……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5392714_4_74-m
狂探
作者 曠海忘湖
  一個打架不要命,無節操無底線的小痞子,意外穿越到平行空間,搖身變成了一名重案組探員。(馬上閱讀)
Sys_4_74-m
陰陽服務公司
作者 雨中之鷹
  茫茫人海,隱藏著無數的怪異生物,有的死而復活,有的永生不死。   我是一名陰陽師,擺平一切...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