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兵殘譜

  • 閱讀背景色

    “嗡嗡”一聲悶響,厚實的大門慢慢被推了開來。

    一張少年的臉孔突然從門縫間映了出來,他小心翼翼地往里瞅了瞅,見確實沒有人,這才從門縫間輕輕地穿了過去。

    “呸,呸呸!”蕭玄進去后第一件事就是不斷用手扇著自己鼻下的空氣,“這個房間肯定長時間沒有人來,灰都積得這么厚了,呸,呸呸呸!”

    “玄哥,咱這么做不好吧?要是讓校長知道了,我們兩個保準得吃不了兜著走……依我看,還是算了吧。”又一個聲音在門口響起,跟著探進來一張與蕭玄年紀相仿的臉,但是此時,臉上的表情卻是比蕭玄緊張多了。

    蕭玄不屑地掃了后者一眼,撇撇嘴道:“阿本,你還是那么沒出息!今天是百年校慶的頭一天,阿爺和老爹他們忙著應付那些官員還來不及,哪有時間來這地方巡視。我等這一天已經足足等了三個月,要是現在不趁機好好看看,淘點寶貝回去,那我就不是你玄哥!”

    “可是,萬一被逮住,挨頓揍倒也好說,就怕又要被罰了去面壁——玄哥,還記得上次你從這圖書館偷出去一本《玄清要訣》的結果嗎?連累我跟著你倒霉,在那伸手不見五指的鬼地方足足困了十來天,那時我都快崩潰了!”元本緊張兮兮地從門縫里閃進來,看樣子,就跟做賊似的。

    元本比蕭玄還要高一些,身材相對比較“文雅”的后者來說,顯得粗獷了不少。但是,此時臉上那幅疑神疑鬼的表情,卻讓他顯得有點慫,反倒是蕭玄看著讓人覺得牢靠多了。

    “噓,別那么多廢話,好不容易才能進來一次,錯過機會,可就不知道又要等多久了。”蕭玄白了元本一眼,“去,先把那扇破門關上,這地方是禁地,除了阿爺、舅爺和圓桌會那些個老頭子,沒人能進來的。”

    元本似乎很清楚這個蕭家少爺的脾氣,嘆了口氣,費足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門又關好了。“嗡”的一聲輕顫,房外白墻上掛的金屬標牌微微晃動了一下,只見標牌上的字,分明寫著“古物室”。

    “玄哥,這里太黑了,還是把燈點上吧。”元本靠著門,有點氣喘吁吁地說道。

    這扇厚重的大門,少說也有幾百斤,要不是元本在體質上偏向于強化系,自小又一直接受體術的訓練,就算合兩人之力,只怕也休想撼動這大門半分。

    房間里的本來就沒有什麼光線,大門一關上,兩人便基本看不清房里的東西了。

    “撲”的一聲輕響,站在前頭的蕭玄手里,頓時發出了微弱的光亮,而且,這亮光正在慢慢向四處擴散著,很快,整個房間里都被這種淡淡的亮光籠罩了。

    “早知道會這樣,也不枉我辛苦一場,纏了辛姨好久,才拜托她弄到的‘錦磷’。”蕭玄隨手從一旁的書架上取下一本書,書面早已被灰塵蓋滿了,根本看不到上面的書名。

    這種叫做“錦磷”的物質,很像一群群的螢火蟲,不過光亮卻比后者強了幾百倍。

    元本也走上來,盯著其中一個擺滿了奇形怪狀東西的柜子看了好久,才好奇地問蕭玄:“玄哥,幾百年前的人真的有用這種武器決斗過嗎?”

    “呃,差不多吧,我記得《世界全史》中美洲部分好像提到過這種東西,聽說是兩個人隔著一百米左右的距離決斗的。”蕭玄回過頭看了一眼元本指的東西,隨口答道,“書上說這玩意叫左輪手槍,子彈的速度大概是每秒不到三百米這樣,最古老的手槍。”

    “真是古老。”元本撇撇嘴,“還比不上聲速,太遜了,這樣的東西也能叫槍,連我身上的衣服都打不破。”

    蕭玄搖搖頭,不置可否,畢竟是幾百年前的東西了,現在的衣服原料,用的都是強化纖維,一般的晶石劍也很難割開,就不用說這些老古董了。

    他輕輕撣去手上這本書的灰塵,借著“錦磷”散發出來的光亮,蕭玄看清了上面的書名:《五虎斷魂刀》。

    他翻開來,看了看,這本書的紙張早就發黃了,至少也是六百多年前的東西,不過上面的插畫倒是有板有眼,看來現在的微光印刷也并不比電子印刷高明多少。

    蕭玄只是粗粗看了幾頁,就沒了什么興趣,書里的內容是關于一門叫做“五虎斷魂刀”的刀法詳解,不過,看起來和那些體術老師教的刀法也差不了多少。

    放下這本,蕭玄有拿起旁邊一本被灰塵蓋住了的,吹去灰塵后,封面上的書名便顯現了出來,是《五郎八卦棍》。

    蕭玄了翻了幾頁,發現也沒有什么特別的,便又去看下一本。

    這時候,在一旁研究那些“古代物件”的元本卻突然叫了一聲:“玄哥,你看,我發現了什么?”

    “噓,小聲點,你存心想把人引來啊!”雖然明知道這里的隔音效果很好,不過蕭玄還是被這小子嚇了一下,“我看看,找到什么寶貝了?”

    將手里的書放回架子上,蕭玄快步走到元本身后,只見這小子現在正全神貫注地盯著一把匕首,嘴角似乎還有哈喇子流著。

    “玄哥,這應該就是傳說中的神兵利器‘魚腸劍’吧?真是件寶貝啊,這里到處都是灰塵,唯獨這東西竟然一塵不染,我還是真有眼福。”元本癡癡地看著柜子上橫放的這把匕首,眼神就好像看到了絕色美女一樣。

    “假的,你個白癡。”蕭玄只是仔細地看了看,就丟下這句話,又走回去翻那些古書了。

    元本一愣,死死地盯著眼前這把匕首看了半天,終于忍不住反駁道:“玄哥,這家伙肯定是真的,我敢打賭,就算白少秋那把藍晶劍,也經不起它砍一下。”

    “切,就白少秋那把破劍,也就是他,好意思每天帶在身上到處丟人現眼。”蕭玄不屑地撇嘴道,“告訴你,他那把劍之所以硬,是因為在藍晶里摻了東西,估計是原石英這類的雜質。”

    “不會吧,他那柄藍晶劍我曾經拿過一次,感覺能量很純啊?”元本不相信地說道。

    蕭玄又換了一本書,笑道:“如果說是體術,我信你;但是分子感覺么,嘿嘿,就你那么大條的神經,老實說,我懷疑如果晶石沒有顏色,你估計連最基本的紅晶和藍晶都分不出來。”

    “去,我是強化系的體質,又不像你,變化系的,怪胎,成天神經兮兮的早晚變成神經病。”元本嘀咕了一句,回頭又問道,“這真不是傳說中的‘魚腸劍’?”

    “百分百,假的。”蕭玄頭也不抬地答道,“不過這柄贗品倒是把不可多得的匕首,你要是喜歡,就帶著,反正這次就是找寶貝的。”

    “這樣不好吧?”元本不自覺地咽了口口水,眼睛卻不由自主地看向那把匕首,“要是被發現,恐怕我們兩個就菜定了,你辛姨這次會不會出來求情還指不定那。”

    蕭玄心里暗笑,嘴上卻說:“那就放著吧,反正我不稀罕。”說著,又拿起一本古書,這個架子上的書,似乎都是幾百年前的武學解說本,大部分東西和現在體術課教的內容差不多,并沒有什么新奇出彩的,蕭玄心里不禁有些失望。難怪這屋子會沒有人進來了……

    元本盯著匕首,不斷地吞口水,似乎正在心里作著天人交戰。

    蕭玄放下手頭這本《洪家鐵線拳》,轉身朝另一個架子走去。這時候,房間角落處的一個銅箱子,引起了蕭玄的注意。

    他快步走了過去,吹去上面的灰塵,銅箱子的蓋頂上,似乎刻著字。

    蕭玄站起身,抓了一把空氣中的“錦磷”過來,借著光亮,他看清了,上面刻的字是“孤本”。

    “阿本,把那匕首拿來,我要把鎖撬開。”蕭玄發現銅箱子上還上著一把銅鎖,他用力拉了拉,發現似乎拉不動,就朝身后低喊了一聲。

    元本正在“拿”與“不拿”之間拿捏不定,猛的聽到蕭玄這一聲,正好給自己找了一個借口,飛也似的一把抄起了匕首。

    “玄哥,里面是什么東西?”元本好奇地看著蕭玄弄開鎖,忍不住問道。

    蕭玄打開箱子,小心地取出最上面的一本書,書面是硬的。他又抓過兩把“錦磷”來,借著光,發現手里拿的是一本歷史書,而且是關于自己國家歷史的,不過看年代,似乎很久遠了。

    “誒?玄哥,你看,這書貌似酥了,正在掉紙。”元本指著一片掉落下來的碎片提醒蕭玄道。

    “掉紙,不會啊,這本書的紙張很結實啊?”蕭玄小心翼翼地撿起那張碎片,眉頭卻突然皺了一下,“奇怪,這是羊皮紙!難道是書里夾著的,或者,這書作了夾層?”

    蕭玄把書完全攤開,先是翻了一遍,但是毫無所獲。這時候,他突然發現這本書的封面,似乎比剛剛放在架子里的古書硬多了,而且厚度也大了。

    莫非封面是夾層?

    心念及此,蕭玄立刻動手檢查上下兩側的封面,果然又發現了幾張碎羊皮紙。

    “阿本,把下面的書的封面都查一遍,如果有羊皮紙,就分開來放。”蕭玄對這個發現大為驚喜。好好的一本書,如果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東西,是絕對沒必要作夾層的。

    莫非,是藏寶圖,或者是古代什么厲害的武功秘笈?

    蕭玄感到自己心跳不由自主的加速,呼吸也不受控制地急促了起來——

    在這個古武慢慢復興的年代,那些修煉得法,戰技精純的武者,已經能夠憑借晶石制作的兵器來抗衡威力日漸強大的熱武器。尤其是七海的七個霸主,幾乎已經以武入道,除非是毀滅性的核武器,否則,就算是“M”系列的火神炮,都已經不能傷他們分毫了。

    三百年前,一個被稱作“萬欽圣者”的人,以高強的武技挑戰世界各國的強者,他僅以區區的肉體,不但戰勝了同為武者的強敵,更是擊敗了手握高科技武器的特種軍人,不論對手是誰,不論武器是什么,都沒能終結這個不敗的神話。

    自此以后,一個古武復興的時代,隨著“萬欽圣者”留下的《元息秘本》,終于到來。

    世界各國對此紛紛做出反應,最普遍的,就是世界五塊大陸上的各個學院,都增開了體術一課,由專業的武者來訓練學院中的學生。

    兩百年前,由晶石打造而成的武器終于研究成功,憑借晶石中本身蘊含的能量,和武者體內的能量灌入,晶石兵器,在某些時候,甚至遠遠超越了熱武器的殺傷力。

    而根據史書上的記載,傳說千年之前,那些在大陸上流傳的神兵利器,其威力更是勝過晶石武器百倍,所以當元本第一眼誤認為那把匕首是“魚腸劍”的時候,表現才會如此的不能自己。

    “怎么樣,拼好了么?”元本本來也想幫蕭玄拼這些碎羊皮紙,但是在接連找不到三塊能整合起來的碎羊皮后,便無奈地放棄了,只剩下蕭玄還在慢慢拼著。

    銅箱子里一共有十三本書,這十三本書的夾層里,一共找到了一百三十張碎羊皮紙。

    經過拼接試驗,蕭玄發現這一百三十張碎羊皮紙,似乎可以拼出三張圖來,眼下,第一張圖已經快拼好了。

    “玄哥,這似乎是一把劍的圖像。”元本嫌看得不清晰,又抓了兩把“錦磷”過來。

    “這是什么?我看看,‘天’……‘兵’……‘圖錄’?”羊皮紙上的字,并不是這個時代的通用語,看上去似乎是歷史課上講過的古體漢字,蕭玄了看了好一會兒,才勉強認出來。

    “《天兵圖錄》?是說這羊皮紙上畫著的劍么?”元本剛要發問,突然見蕭玄臉色一變,將地上的碎羊皮統統收了起來,匆忙收進了自己的密保口袋里:“糟糕,我們好像被人發現了!”

    話音未落,厚重的大門突然被人從外面推了開來,門口立時多出十來個人。

    “蕭玄、元本,你們兩個果然是來這地方了!”領頭的也是一個少年,看年紀和蕭玄、元本差不多,他的個子比元本還要高了一些,雖然長得帥氣,但是卻會給人一種陰險的感覺。此刻,他已經一手握住了腰間別著一把幽藍色長劍。

    “白少秋!”元本恨恨地吐了口唾沫,“你個王八蛋,你敢跟蹤我們!”

    “嘿嘿,蕭玄,這次我看你怎么向蕭老校長和圓桌會的元老解釋!”白少秋陰陰一笑,“我勸你們老實點,束手就擒,不然我身后這隊執勤小組的同志,可就免不了要動粗了。”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483482_9_25-m
刀碎星河
作者 豬小小
  「鈦級身,第九重!」「九陽真經,第十二層!」林峰懸空而立,鈦級身崢嶸而現,氤氳紫氣環繞全身...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