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友交流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最近聽一個導演說,成功的商業大片應該以13歲孩子的視角來拍,我想引申到寫作中,那么,像娛樂小說也應該以13歲的孩子視角來寫了,常聽人說,書就是要看爽。對這個爽字我一直不太理解,從小到大,我自覺看過不少書了,但這個爽味我似乎還沒真正體會到過。

    回想那時看古龍的小說,他小說我基本看全了,但后面被人所贊譽的楚留香等書,我并沒覺得多爽,倒是他早期的,連古龍自己都認為是模仿金庸并不算成熟的作品《大旗英雄傳》讓我看出一股子蕩氣回腸的味兒來,當然我也承認看那個時才十幾歲,現在快三十的人了,再去看只怕就未必了。所以我想這個爽該指的是代入感。

    如果這樣說,代入感我也不是沒有過,記得讀書時看漫畫《城市獵人》《北斗神拳》就頗有代入感,不用為主人公擔心,反正到哪都肯定戰無不勝,額頭上仿佛刻著無敵兩個字。可惜都沒看到完整版,自然沒代入到底,也就不能稱為爽了,至少沒爽夠吧。對于書中一些人物情感描寫也深深感動著,覺得作者真了不起。

    昨晚翻出了書頁快發黃的《城市獵人》,現在再看,就覺得里面人物感情其實描述得挺幼稚,作為成年人復雜而細膩的心思,很快看出里面的硬傷,書里人物時而嚴肅,時而惡搞,時而煽情,時而冷酷,根本沒個定性,完全是根據作者當時的心情而來的。或者說,人物形象完全是為了情節服務,這期故事要什么樣的情節,那人物就塑造成什么樣子,只要故事流暢,讀者是不會計較是否與前面有沖突的,唯一不變的是主角的強大。所以最后看完人物在腦子留下的也就是一個強大的印象,或者還會突出幾個臉譜化的特點,比如好色,所以寒羽良最后在我心目中就是一個好色的強者,至于如果有人要說他正直善良或重情重義,我都能從書中一些情節中找到反例,而有趣的是,那時與同學討論該書時,這些反例往往最讓人津津樂道,并稱之為書中人物有“謎一樣的性格。”

    我由此得出代入感所需要幾個元素:1,主角肯定是對的,就算他錯了,讀者自己會在心里為他開脫。2,好人壞人一目了然,與主角作對就是壞人,你可以把其中經歷寫得曲折,但一定要明確好壞界線,不能含糊其辭地探討他這樣的做法是否真的有利于更多人。3,所有的損失由壞人承擔,比如主角抓壞人的過程中傷害了無辜的人,或是他造成的損失比壞人大得多,但這都與主角無關,不必讓他內疚更不必負責任,4、主角和受歡迎的配角不死定律。

    其實要做到這四點挺不容易的,人都有自己的人生體會,不可避免會在作品中加入個人情感,這種情感真摯感人,但恰恰是很破壞氣氛的。最好是別要,寫作時你最好能做到無情無義,那就入境界了。

    這樣的意淫小說是人們所需要的,但也正是人們的悲哀,它像個殼子,讓你暫避一下現實,什么時候你不需要這種小說了,那你堅強穩定的內部性格就已塑造成形,就該真正輪到你到現實中去把額頭上刻上“無敵”二字了。

    由此可以想象為什么經典之作往往看的人不多但卻流傳久遠,因為捧他們的是這群在現實中無敵的人,歷史是他們創造的。而碌碌無為的大多數人最終湮滅,自然也湮滅了他們自以為是的東西。

    不得不承認尼采的話有些道理:一個強壯的,雄厚的,充滿思想的人,遠勝無數雞毛蒜皮的人。

    可惜,我始終只是個雞毛蒜皮的人。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837400_9_251-m
直死無限
作者 如傾如訴
  「從今天起,你將成為主神空間中的一名主神使者,周而復始的來往於一個個的世界,那樣,你會得到...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靈異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