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破碎虛空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站在世界之顛,猛烈的罡風吹得我搖搖欲墜,望著滿手破碎殘損的血污,一身被劃得七零八落的道袍,感受著那滴水成冰的冷和撕心裂肺的痛。

    “Shit!一個游戲而已,有必要做得這么真實嗎!!”

    我頹然坐倒在冰冷的雪地上,身旁是萬丈深淵,不小心瞄了一眼,畏高的我一陣頭暈目眩還有點想吐。很自然的伸手摸向包包里想拿點傷藥,摸了個空,才猛然發現,我的包包已經在我徒手攀爬世界之顛的壯舉過程中,被鋒利的山石剮下深淵了……

    茫然的怔了半晌,我輕輕嘆了口氣。

    什么都沒有了,就連那只從一出生就背到現在,唯一屬于自己的包包也失去了,還真是赤條條來去無牽掛。也好,本來,我就是來自殺的。

    《永生》這個游戲什么都好,可是卻不提供人物刪除服務,饒是我打了N多電話去跟超級進化游戲公司的客服浪費了成噸的口水,還是沒有絲毫通融或改變的余地,恨得我幾乎想把那個該死的游戲營養槽踢個粉碎,可是一想到它的價格,我很理智的收回了抬出去的腳。

    《永生》是一款100%模擬現實的游戲,包括現實中的地圖,因此疆域之廣,達到了足以讓人探尋一生的地步,畢竟在現實中,地球上都有很多人類一無所知的區域不是嗎。高度的仿真本就是這游戲的賣點之一,廣告上“變化無處不在,探索窮盡一生”的詞句更是極具煽動性。在真實世界幾乎被開發殆盡今天,游戲中提供的據說是1000年前古代地球原貌的環境就吸引了全球113億的玩家的涌入,占總人口數的70%,難得的是服務器運行極其流暢,盡管超級進化公司對服務器的設置狀況保持沉默,但坊間早有傳言,對游戲提供支持的是地球聯邦最高科技機構“圣域”的終極智腦“進化者一號”。

    最高科研機構居然開發起游戲來了,看來在這科技進步,閑人越來越多的年代,無聊人也越來越多起來。從20年前虛擬現實技術的誕生,發展到如今大規模的開發應用,直到應用于網絡游戲,從一開始小規模地方性的虛擬現實網絡游戲的誕生,到今天全球113億人在《永生》中玩得不亦樂乎,發展之迅速,絲毫不愧于現今的這個快餐時代的稱號。

    想起母親還曾跟我提過,她年輕時網絡游戲在大多數人眼中幾乎是引誘青少年墮落的社會毒瘤,外婆還曾經因為她玩網絡游戲大發雷霆,我簡直無法想象。如今的《永生》簡直是每一個人的第一人生啊,現實生活排第二……

    自從地球聯邦成立以來,沒有了戰爭,幾十年間地球人口大增,地球的資源終于經不起人類螞蟻啃大象般的揮霍幾乎消耗殆盡,荒涼的地球再經不起折騰了。“圣域”便大力開發起虛擬現實系統,讓人類的更多物質享受搬到了虛擬現實中,當人們發現虛擬現實網絡中的各種享受比現實中的吃喝玩樂帶來的享受有過之而無不及時,大多數人都欣然接受新事物,進入了虛擬現實網絡中感受這虛假的真實,只這一項就讓地球資源枯竭的勢頭得到了遏止,除了農牧業和高科技研究企業外,需要消耗地球資源最多,影響環境最大的的工商金融娛樂服務業全部都搬到了虛擬現實網絡中,地球,正在得到休生養息,慢慢的恢復過來,也許,再過個百八十年的,就不復如今的荒涼吧,只不過我這一代恐怕是看不到那一天了,好在在虛擬現實中,在《永生》中,我們能夠看到1000年前,蔚藍的天空下,郁郁蔥蔥的地球,無數如今已不見蹤影的古老動植物。

    ‘因為現實中有你,所以游戲里有你,每個人都只能有獨一無二的一個人物,享受自己獨一無二的人生,所以游戲不支持人物刪除,一但人物建立,基本資料生成,你便在游戲中有了另一個你,無法修改,無法刪除,無法重復建立,每一個人都是唯一,所以我們的游戲才叫做永生。’

    回味著客服N次對我重復的話,我知道了刪除人物重新來過的無望。唉,永生,真的是永生嗎?被玩家PK,被怪物殺死,死無數次,無數次忍著痛楚復活,我還是我――君如意,我想埋葬這個名字,埋葬過往痛苦的回憶,重新開始,然而,卻束手無策,連自殺都不能。我拿起劍抹不了脖子,拿起毒藥喝不下口,跳河沉不下去,跳樓……仿1000年前地球原貌的《永生》里的建筑高度還真是讓我失去了跳樓的興趣。總之一句話,就是沒辦法自殺。

    無奈的我選擇了流浪,遠離東方大陸的騰龍之城,遠離這刻滿了我回憶的傷心之地。好歹我也是個高階的術士,跑跑世界的能力還是有的。就這么一路晃蕩到雪域高原上,世界之顛腳下,永生世界中最荒涼的景區,又沒怪,又荒涼,除了那看不到頂的雪山,啥都沒有,世界景區榜上永遠的倒數第一名,難怪人都沒有一個。

    這座山峰,據說有8848米呢,是人都知道是仿照現實中哪個地方,只不過這里是孤伶伶一座而不是整整一條山脈,卻比現實世界更蒼涼,鳥獸絕跡,天地間仿佛獨我一人,讓我的心境更加悲涼。

    8848米的高山跳下去,應該能夠了段我君如意的殘生了吧。

    身體還在疼,10%的現實感受還是讓我有點受不了,我站了起來,靠在了身旁的大石頭上。好了,既然已經一無所有,那也說明天意如此,我命該絕。

    深吸了口氣。既然決定了要跳下去,就讓我再站高一點吧。在這世界之顛,最高處就是我身旁的大石頭上了吧,好歹,也讓我做一回站得最高的人。

    吃力的爬了上去,一陣猛烈的罡風吹得我幾乎掉了下去,嚇出我一身冷汗之際卻聽見“叮”的一聲清脆的系統提示音。

    “玩家君如意成為第一個登上世界之顛的人,獎勵聲望值1000,獲得‘探險家’稱號,獲得世界之顛冠名權。”

    我靠!原來爬上這塊石頭才算是到世界之顛!一般人爬上來就算了,誰會想到在這么高的地方爬到這么懸的石頭上去玩啊!居然有這么變態的隱藏任務!就算我是淑女我都忍不住要鄙視它!

    “請為世界之顛冠名。”系統溫柔動聽的中性聲音再一次響起。

    沒想到,臨死還能撈到個出名的機會啊。我扯出一個苦澀的笑意。

    “叫斷情棄雪峰吧。”

    “是‘斷情棄雪峰’嗎?”系統重復確認。

    我一怔。何必,何必,何必。何必再用一座高山來標志我的傷痛,既然選擇了義無返顧的離去,何必再留下這被拋棄的怨婦般哀怨的名字讓他們笑話。風吹雪,我君如意從這一刻起,不想再恨你,我只想忘記,再不想恨,再也無愛。

    “改作望君如意峰吧。”

    不等系統再次確認,我縱身一躍,跳下這世界之顛。

    呼呼的風聲伴著我飄飛的身體一路下墜,同時陪伴著的,還有系統不停的發布聲。

    “世界之顛冠名為‘望君如意’峰。”

    “玩家君如意于世界之顛——‘望君如意峰’破碎虛空,因能力值不足5000,任務失敗,人物非常性死亡。”

    等等,最后那句是什么?我不明白!

    沒來得及細想,腦中“轟”一聲巨響,眼前一黑,巨痛刺激得一把扯掉虛擬頭盔,從營養槽中跳了出來,大口大口的喘著氣,一陣惡心,跑到衛生間吐了起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10044301_7_70-m
我的身體有bug
作者 不是浮雲
  有沒想過在武俠遊戲裡用魔法,西幻遊戲裡用武功,石器遊戲裡開殲星艦?
  《家園》... (馬上閱讀)

其他遊戲同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