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信息

  • 閱讀背景色

    “覃小貝,你怎么又來了。”

    “我能不來么,我到那地方剛瞇了一會兒,睜眼就被一個鳥人和怪獸嚇得魂飛魄散——你該不是有意耍我吧?”

    “瞧您說的,好象我讓你跑這一趟只圖你燒紙送錢似的。——那只是一個巫婆用蟒蛇給你驅邪治病,趕緊回去,你這輩子命硬的很。”

    “哎,對了,小鬼,錢收到了嗎?”

    “收到,謝了。——現在我不叫小鬼了,叫小鬼判官。”

    “嘿,時來運轉么你。”

    “沒聽說過,有錢能使鬼推磨么。”

    “待我回去再給你燒一垓錢?”

    “暫緩。地府廉政公署正在普查,公務員巨額資產來歷不明可是重罪。”

    “這樣啊。對了,你趕緊把王府的情況給我詳細介紹下,省得我兩眼一摸,開口就露餡。”

    一個表示OK的響亮響指。隨后小鬼,不,小鬼判官以每分鐘720字的超快語速,將王爺府內的重要人物和事項盡可能詳盡地對覃小貝一一道來。

    覃小貝穿越上身的郡主名叫朱貝兒,是大鳴朝莊宗皇帝十八皇叔的側妃呂氏所生。

    十八王爺封地在南京,納有妃妾十余人。說也奇怪,除了正妃沈蓉生得昊然、昊鵬二位小王爺之外,其它妃妾入府多年均不見起色。后來王爺又納得側妃呂氏。呂氏不負所望,入府半年便得孕身,王爺欣喜若狂,對呂氏倍加疼愛,給星星送月亮,恨不能扯道彩虹擺到呂氏院里。也許王爺太過用心,呂氏命中無福消壽,生產朱貝兒的當日,呂氏因產后大出血,未見著愛女一面就香消玉損,一命嗚呼。

    王爺自是痛不欲生,日夜思念呂妃,又無處找尋。于是將對呂氏的愛全部傾注到朱貝兒身上,對朱貝兒是有求必應,寵愛之至。

    府中王妃沈蓉,與呂氏也甚有緣分,雖然交往時間短暫卻是親如姐妹。呂氏亡后,沈蓉將朱貝兒納入名下,視同已出,一手撫養長大,待朱貝兒甚至比自己的兩個兒子還要多加三分溺愛。

    王府上下見王爺王妃如此疼愛郡主,心里縱然有萬般想法,面上也是裝著十分喜歡,對小郡主如眾星拱月惟命是從。

    朱貝兒萬千寵愛在一身,于府內呼風喚雨打雞罵狗,渾然不知人間憂愁,在這樣獨特的環境中一年年長大,一年年扭曲,漸漸成為王府內外人見人怕的小魔頭。

    后山獵苑是王爺的專屬禁地,王爺年輕時,好名馬,喜狩獵,常在此地流連獵游。后來年歲漸長,歷經世事,知曉事事因果,萬物無常,慢慢淡了殺伐之心。于五年前下令將后山獵苑改為游玩花園,任何人不得再入內獵殺動物,并準備在將來某個適當時候,將花園整理后對外開禁,與民共享。

    王爺一言九鼎,令行禁止。但只有一個人是例外,那就是小郡主朱貝兒。自從跟府內武學先生向天傲練就一身武藝和上佳箭法之后,就對后山的滿山獵物垂涎三尺。待得王爺年后接到御旨進京面帝,王爺前腳一離府,朱貝兒便吹著口哨召集手下,肥著膽挎著弓進山,連續數日在山中追狐趕兔大開殺戒,最終在湖邊燒烤鳥蛋時,被一陣怪風吹下的一片樹葉砸死過去——這實在是朱貝兒壽數已盡,運命所定。

    也正因為有此機緣,小鬼判官打通上下關系,使得覃小貝穿越上身,變成了大鳴朝的朱貝兒。

    小鬼判官發電報一樣毫無停頓滔滔敘述,覃小貝居然字字入耳,而且記得八八九九。

    小鬼判官講了一天一夜,覃小貝聽了一天一夜,小鬼判官講述的內容猶如激光刻光盤,完整的記錄在覃小貝的大腦之中,畢竟有天庭小仙的好底子。

    饒是如此,朱貝兒從小到大、王府之內事件也只講十之五六。周末休假已滿,小鬼判官必須要到閻王殿上點卯了。

    “重要人物,緊要大事你已知了,旁系其余你隨機應變即是。至于府外情況,你可向果果打聽,她的嘴巴是超愛講話的。”

    有點戀戀不舍的,覃小貝與小鬼判官道別。她的眼睛已漸漸適應了陰間光線,于一片黑暗中都能大致瞧出判官嶄新的插翅官帽和藍色官服。

    “近日風聲很緊,你莫再送錢,也不必與我聯系。好自為之,希望再見到的,是重回天庭的你。”

    同意。

    一個清脆的響指,這次是覃小貝撮指打出。

    覃小貝的靈識重新回到肉身。她知覺感受的第一個信息,就是呱噠呱噠的嘮叨聲,綿綿不絕,不知疲倦,毫無休止,似一只頑強固定在耳邊的蒼蠅,嗡嗡嗡嗡,使得覃小貝閉目回想思考一下都不行。

    覃小貝憤怒地睜開雙眼。

    果然是果果,一張俏麗欣喜的臉,嘴巴驚喜地張開,接著一把撲過來抱住覃小貝。

    “你可醒了郡主!你知不知道你睡了多久?一天一夜!睡了一天一夜一動不動,果果身上的肉都開始在想念郡主的鞭子了。”

    找抽還不容易,待會兒就讓你嘗嘗我覃小貝親手做的“竹筍炒肉”。

    果果是郡主朱貝兒的貼身丫環。王爺府里的主子每人都有二個貼身丫頭,朱貝兒于萬千人選中炒掉了一百,踹走一百,打跑一百,最后獨獨留下對眼的果果一人。從此貼身事務全部交待果果,果果再一一分排下去:宛兒負責沐浴洗漱,平蝶負責梳妝,八兩、半斤負責守門,柳媽、冬兒負責飲食。

    “這兩天都發生了什么事呀?”覃小貝咳咳兩聲,推開身上的果果問道。

    于是果果又如唐僧般開始嘮叨,幸好覃小貝腦袋內存足夠強大,運轉速度足夠快,才得以從果果幾千句廢話里提煉出幾條有價值的信息:第一,讓她小魂飛出去的是南京城的頂極神婆——區婆,是王妃娘娘特地請來為她驅邪保命的;第二,她一萬年前是只威風凜凜的百獸獅王,以前她所殺的都是該殺的,不需付任何責任;第三句,郡主對小玉恩寵有加,現在它也算是壽終正寢了;第四,同泰寺高僧昨日為她做了祈福法會,所以郡主一定會無礙康復;第五,……

    ——你丫的講話有點邏輯和層次好不好,讓我總結的腦仁都疼。

    “郡主,您有沒有想到您以前是百獸獅王,百獸獅王,好威風呀。”果果一臉崇拜的望著覃小貝,使得覃小貝忍不住要伸手摸摸她的額頭,看她是不是高燒已達胡言亂語的階段。

    “閉嘴,果果。從今以后,我問你什么,你就說什么;我讓你說,你才能說,要不然,我就會割了你舌頭。”覃小貝忍無可忍地發出威脅。

    果果心有不甘,嘴唇動了動,暫時不敢再發聲。

    “果果!”

    “果果在。”

    “端一盤冰鎮西瓜上來。”

    “啊,郡主,現在是初春三月哎,哪里有西瓜!還說什么什么冰鎮,山頂的雪都快化沒了。”

    覃小貝瞟她一眼,少見多怪。再過幾百年,海南的反季西瓜讓你隨時隨地吃個夠!算了,懶得解釋。

    “廚房里有什么好吃好喝的,盡管端上來,本主都要餓懵了!”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6904717_80_804-m
我就是如此嬌花
作者 月下無美人
  全京城的人都知道,馮家二爺選婿的標準嚴苛到令人髮指。
  個矮的不要,體胖的不要...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