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儲物袋,重陽丹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日輪掀開了云幕,撩開了霞帳,披著五彩霓裳,象一個飄蕩的宮燈,冉冉升起在天際,須臾間,金光四射,群峰盡染,一輪驕陽緩緩從云海升上。

    葉麟張著嘴,驚訝的望著這壯觀的一幕。

    這仙山果然非同一般,單是一次日出就讓葉麟看得心血澎湃。自從進入仙山已經有七天,和長輩們說的一樣,仙山到處籠罩著一片茫茫白霧,伸手難見五指,根本看不到任何出路。

    光是從云霧里深藏的未知就讓人提心吊膽,也難怪百年多來,從未有人能走出過。葉麟也是憑著自己直覺和斬念法第一境界“心平”才在茫茫迷霧里尋找前進的道路,沿著山路往上,也終于在昨天到達了一處高地順便目睹了這仙山日出一幕。

    不過讓葉麟驚喜的是,這種舉步維艱,如履薄冰的感覺也讓仙靈斬念法第一境界有了不小的提高。

    注視霞光良久,葉麟收起目光,心神再次恢復平靜,他來到了一處山泉前,用水壺接滿泉水,這仙山和村子比簡直是世外桃源,猛獸不曾遇見,果腹的果子倒不少,住在這里也不愁餓死。

    葉麟搖搖頭,如果是以前他或許會樂不思蜀,只是此時他一點興致也沒有了。

    接滿了水,葉麟準備找點漿果上路,在采摘一處生長在藤蔓交雜中的漿果時,驀然出現了一具白骨。如果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葉麟膽子也大,看見這白骨微微一愣,隨即就斬斷了藤蔓,好奇打量起來。

    白骨身披一件青木色的雙層長袍,一看就知道并不是徐家村人,長袍款式讓葉麟想起那日滅絕徐家村的幾個男人裝扮。

    葉麟眼神微微一冷,難道他是個仙人?隨即又有點迷惑起來,如果是仙人的話怎么會喪命在這個地方?看那白骨經歷風吹雨打,法袍都是長滿苔蘚恐怕有很長的年頭了。

    葉麟并未去動,而是仔細打量了白骨附近,沒有猛獸襲擊的痕跡也沒有重傷的樣子,最后在白骨左手抓著的一個靈草進入了葉麟眼簾。

    那靈草有三葉,通體雪白無暇,即使是葉麟這種不懂何為靈氣的凡人都能感受到一種渾厚靈氣撲鼻而來。

    這三葉白色小草明顯已經被咀嚼掉了一片,葉麟一驚,難道說是這白色小草要了他的命?

    看著尸骨擺放樣子,幾乎是沒有什么掙扎就斃命了。

    葉麟手一抖,差點就把這白色小草扔下,打量了半天,他也沒看出這白色小草到底是什么名堂,不由嘖嘖一聲:“不管是什么,能讓仙人斃命是個好東西。”

    收起白色小草,葉麟又翻看了白骨衣服里,找到了一本書卷和一個拳頭大小的袋子。“真奇怪啊,看上去像個采藥師,不過怎么會沒有竹筐呢?”

    他翻了翻那本書,書頁早以殘缺,不過再看到內容還是不禁一喜。

    心法?!

    這居然是一本心法?葉麟記得夢仙長談里就說過,人如果要修仙的話,筑氣是非常重要的一環,而這就要靠各種練氣心法了。

    只有學得正宗心法方能引氣入體,踏入修仙之途。

    看到自己苦苦尋求的心法就在眼前,葉麟覺得真是做夢一般,哈哈大笑幾聲,他深吸了口氣,斬念法轉了一個大周天才恢復平靜。

    雖然書有點破舊甚至只有玉清上篇,是個殘篇心法也讓葉麟有點興奮,他翻開了書頁,仔細瀏覽了一遍那些口訣,要領,動作。

    葉麟并未急著去練,而是接著打開了那個小袋子,他現在已經能肯定眼前的尸骨前身一定是個修仙者了,否則的話這心法也不可能出現在他身上。

    葉麟不禁對小袋子有點好奇,松開錦囊結令葉麟很失望的是,袋子里黑漆漆一片,看不到什么東西,也是,這么小的袋子能裝什么呢。

    葉麟搖搖頭,還是伸進了袋子里。

    “咦???”葉麟驚異發現整條手臂都伸進袋子中,而袋子居然完好無損,仿佛袋子里面是個無限空間似的。

    手摸到了一個硬物,葉麟心神一動,立刻抓住取了出來,那竟然是一塊透明,似晶非晶的石頭,石頭還散發著清靈之氣。

    葉麟微微一愣,又繼續從袋子里取出了數塊這樣的玉石,還有幾本書籍,幾個玉瓷瓶,一些符箓,一根質地奇異的精針等。

    葉麟張了張嘴,難以置信,一個小袋子居然能裝如此多的東西。

    儲物袋??!!

    他猛地想起來,書上說,這是仙人們必帶的袋子,內裝乾坤,據說修仙的人只要神念一動就能從儲物袋里取出想要的東西,是一個非常方便的工具。

    葉麟用手把儲物袋摸了個遍,隨后又摸出了一塊令牌,柳木花紋,上刻三個不認識的古字,一塊楓木竹簡和一個金色的錦盒,里面是一顆金色丹丸。

    又摸了一炷香,直到確定找不到其他東西,葉麟才悻悻作罷。

    “這位仙士,恕葉麟冒犯,這些東西對晚輩實在很有幫助,作為報答,晚輩幫前輩入土,以免受著風吹雨打之苦!”

    葉麟合十,有恩必有報,這是爹娘曾一直教過的。

    當葉麟在那黃土上插了一塊木牌后也是累的滿頭大汗,氣喘吁吁,肚子咕咕作響。

    正準備吃上幾個漿果補充體力,葉麟突然瞄到了那顆金色丹藥。

    在微光中,丹藥通體淡金,上面出現了漂亮的經絡狀,葉麟記得修仙之人只要吃一顆名字叫“辟谷丹”的東西就能一個月不吃不喝。

    聞了聞,這顆丹藥充滿了稻香味,應該是個辟谷丹吧,反正葉麟理解是,那什么辟谷丹一定凝聚了五谷雜糧否則怎么吃一顆就不需要吃飯。

    想來也沒有哪個蛋疼的仙人會把毒藥帶在身上,葉麟也沒猶豫一口把丹藥吞下。

    過了良久,葉麟突然感到丹田沖出了一股暖流,暖流流過了身體奇經八脈,讓葉麟感到無比舒服,全身的毛孔都張開了,冒出了一股淡淡的蒸汽。

    可是這種舒服感沒有持續太久,突然那熱流溫度節節攀高,原本只是溫熱感頓時就變得炙熱無比,這讓葉麟想起了當初襲擊村子的時候,只是和那時比起來這種溫度更加恐怖。

    葉麟雙瞳被不由自主的放大到極限,眼球里白茫茫一片,他竭力使用斬念法來抵擋這種痛苦。

    一股灼熱至極的力量從天靈蓋傳過來,葉麟只覺得腦門一陣劇痛,假如有人看見會發現詭異的一幕。

    葉麟身體被金色和紅光兩種光芒圍繞,肌膚像是透明了,每條血管,經脈浮現了出來;好似是來自煉獄的業火,那巖漿般灼熱的力量,一寸一寸地煉化他的身體,有如煉鋼般煆燒著骨肉,靈魂都被淬煉。

    血液在太陽穴里發瘋般地悸動,腦袋像快要炸裂了,靈魂就像正在被什么一寸寸地撕裂,任何辭匯都無法形成這種炎熱的灼痛。

    恐怕再堅強的人看到這一幕也要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

    葉麟竭力忍受這巨痛,眼睛居然沒有絲毫畏懼和怨恨,更多的一絲從未有過的清明決然。

    斬念法居然在這個時候沖到了心平最高境界的臨界點。不僅如此,葉麟的護心鎖也開始散發了一種淡淡的微光和那金色紅色的光芒交互交纏。

    隨著一種骨肉分離的痛感,葉麟就頓時昏厥了過去。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2_64-m
絕品廚仙
作者 面紅耳赤
  他不是煉丹師,但他的一碗長壽麵,可以讓壽元將盡之人延壽十年;   他的一道菜,可以讓重傷...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