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天賦異稟,力量

  • 閱讀背景色

    在場地邊緣大漢們一輪勝過一輪瘋狂的嚎叫聲中,暴力的廝打很快就進入了落幕的狀態。

    半響之后,整個寬闊的場地中,只剩下兩個人還相對而立,他們是村東頭暴狼家的兩個崽子,暴一和暴二。

    他們兩個也是整個巽罟部落中,除了文亞以外,唯一兩個接受過族巫魂祭儀式的未成年人。

    而他們吸納的猛獸生魂,據說就是東山嶺兩頭成年的,足有三米多高的黑熊瞎子。

    場地之內,暴一、暴二瘋狂的揮動著手臂,砂鍋大小的拳頭裹挾著‘呼呼’而來的勁風,肆意縱橫。兩只巨大的拳頭猛烈對撞在一起,腳掌蹬在地面上的巨大力道,將整個場地都震蕩的微微晃動起來。

    同樣的強壯的嚇人,同樣的力大無窮,當然也同樣的有些笨拙,暴一、暴二兩兄弟就好像一對披著人皮的暴戾猛獸,瘋狂的進行著肉搏,但卻誰也奈何不了誰……

    暴一、暴二顯然沒有像文亞那樣修煉過任何的氣功心法,但是戰斗力卻實在在是驚人之極。

    在文亞看來,整個巽罟部落族人的肉體力量都變態無比,一身的蠻力更是強悍的可怕。即使是十一二歲的幼童,單挑地球上兩三個壯漢都沒有任何問題。

    這也是最讓他覺得怪異的地方,除了女人與小孩,巽【xùn】罟【gǔ】部落驍勇善戰的精壯男子統共才有二百多名,這種規模即使是在所有的氏族中,也只是中等偏下的。

    但是,在方圓八百里山林內,巽罟部落這一支族人,卻是足以主宰一切的強大力量。即使是泛濫成災的野獸,除非那種已經半妖化的大家伙,否則也無法對整個村子造成太大的威脅。

    原因很簡單,巽罟部落的族人與之其他氏族的人類,先天的體質上就有著極大的差別,他們的肉體、蠻力、速度都要強大的太多。就猶如野狗與老虎,根本就不在一個水平線上。

    但是,與之相反的,巽罟部落族人的生殖率卻一直居低不升,所以人口一直都沒有多少。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這是一個極其變態的世界,而巽罟部落更是一個無法用常理來推斷的氏族。

    ……

    看著場地中,暴一、暴二激烈的硬碰硬的打斗,站在邊緣處的一堆狩獵回歸的大漢同時咧開嘴大笑起來,憨厚的點著頭。

    巽罟部落的男人們,每一個都堪稱‘天賦異稟’,而且經歷過長年累月的生死磨練,即使是站在那里,全身也是肌肉緊繃,青筋暴露的猶如蟒蛇般糾結纏繞,一個個的好像下山的獠牙猛虎,渾身散發著屬于莽荒的兇戾氣息。

    ‘嘿!’‘嘿!’

    ‘嗬!’

    場地的中央,暴一和暴二,兩個人各自抓住對方的肩膀,彼此僵持的角力起來。

    他們雖然才十一二歲的年紀,但是身高已經將近七尺有余,一身的蠻力更是巨大的可怕,就猶如兩頭憤怒的大黑熊,身體素質遠要較族內的其他的同齡人強悍的多。

    正是棋逢對手,兩個人僵持在原地,青筋暴突,滿臉的橫肉因為用力而糾結在一起,憋得通紅,顯得猙獰而可怕。

    場面刺激的是熱血沸騰,那些已經敗下陣來的少年,一個個伸長著脖子,不顧滿身青紫的身體,激動地從地上爬了起來,那情形,仿佛自己也恨不得加入其中。

    “給我倒地!”雙方僵持了約么有半分鐘的時間,暴一突然猛地一震手臂,抓準暴二身體的一個空子,腳下一牽一拌。

    同時,根本就沒有給暴二任何反應的時間,暴一眼捷手快的瞬間抓住他的手腕,一個干凈利落的轉身過肩摔,直接將他的身體狂摔而出,惹得場外的人群一陣驚呼。

    “蓬!”的一聲巨響!

    暴二只感到自己的手腕就仿佛被一把鋼鉗夾住,天眩地轉間,身體一輕,下一刻,整個人直接撞擊在十幾米開外的地面之上,半天沒有爬起來。

    場邊的一眾大漢又大笑起來,部落中的男人,誰不喜歡有力氣的孩子。十幾歲就能夠憑借自己的力量生撕虎豹,不要說方圓八百里山林的其它氏族,就是巽罟部落的中也很少能夠出現這樣的好漢。

    一個大漢嘿嘿一笑,懶懶的伸了一下懶腰,一腳把自己身邊狩獵的獵物,一頭長著長長獠牙的肥碩巨豬踢得‘哼哼’的直叫喚。

    大漢吧唧吧唧嘴巴,沖著身邊的另一個漢字叫嚷開了,“暴狼老哥,還是你厲害,生了兩個崽子一個比一個好漢。我那個歪了吧唧的婆娘忒不爭氣了,好歹是我五十幾張大袍子皮換回來的,奶奶的熊,可到現在連個屁也沒給俺放個出來!”

    暴狼直樂的的哈哈大笑,粗糙的好像用小刀開出的一條條大口子的手掌,熟練地一抹長滿了堅挺的鋼針一般的下巴,瞇瞇著眼珠子說道:“哈哈,看來今年你還得多存一些皮毛干果的東西,再去臨近的小部落中換幾個婆娘回來。回來夜里好好地加把勁,總會有成果出來的!”

    那漢子瞪大了滿是血絲的眼珠子,仔細的聽著暴狼所謂的‘良言’,不時的點著枯著一團亂毛的腦袋!

    頓了頓,那暴狼挺了一下子腰肢,咳了一聲,繼續說道:“不過,說實在的,我家的兩個小崽子的確不一般,你們的娃子現在沒有一個能夠比的上他們的,將來一定是頂頂的好漢子!”

    這話惹得周圍狩獵回來的漢子們同時哄笑。

    “暴狼,那可不行,好漢子不能夠全部都出在你家,躉虎家的那個小崽子‘莽’可是族巫親自點名的繼承人,三四歲的時候就能夠扛著村頭碾栗子的大磐石滿地跑,當時就把我婆娘嚇了個夠嗆,以后,也一定是一個頂呱呱的好漢子!”

    暴狼撓了撓頭,苦笑著說道:“勃谿,虧你還能說出口,躉虎家的那個娃子可是三歲時候就能夠吸收蚩蟒生魂的大怪物,我家的兩個小崽子怎么能夠和這種變態比啊!”

    一群漢子都感同身受的點了點頭,看樣子是萬分同意暴狼的這一番話!

    而站在一旁的文亞的阿爸‘躉虎’,一個滿臉鋼針般絡腮胡子,獅鼻海口,肌肉虬結,象一尊鋼鑄鐵塔般身形的十尺大漢,則瞇起了眼睛。裂開大嘴,‘嘿嘿’的笑著,不說話。

    文亞翻了個白眼,一臉的無奈。

    突然間,一個像是有點腦筋的大漢擠到人群的最內圈,大聲嚷道:“嘿嘿,既然這樣,‘莽’這個娃子也在這里,不如讓他和暴一比劃比劃,玩一玩,兩個小崽子都下手輕一點就是了。”

    周圍的大漢全部都是精力旺盛,唯恐天下不亂的主,這下聽到有人出了這么一個餿主意,頓時都叫嚷喧嘩起來。

    所有人都看著場地邊緣站著的那個不高也不矮,不胖也不瘦,樣貌很普通的孩童——文亞!

    之所以如此的受到關注,那是因為文亞本身在巽罟部落里就是一個盡人皆知的小怪物,是受到寨子里至高無上的族巫賜福過的正統繼承人!

    而且,文亞的父親,更是當今整個部落氏族中的第一好漢——‘躉虎’。

    虎父無犬子,父親是猛虎戾豹,兒子自然也不會太差!

    不過,文亞的年齡畢竟只有暴一的一半左右,沒有人看好他,大家只是為了活躍一下氣氛,當做一段笑料來看罷了!

    文亞抬頭看了看,站在一旁依然一臉笑呵呵,并不阻止的阿爸‘躉虎’,眼神中閃過一絲異樣,緩緩朝著場地的中心走了過去。

    他明白,在巽罟部落,向來是強者為尊的法則,這一點,就連至高無上的族巫也不可能改變。任何一個人想要得到尊重,必須也只能靠自己的實力!

    場地的正中央,暴一得意的抖動了幾下自己比女人還要發達的巨大胸肌,咧開大嘴,哈哈的大笑了起來:“嘿,阿莽,你才剛剛斷奶吧,暴一哥我呢不欺負小娃子,不還手讓你隨便打,你打累了就自動認輸吧,嘿嘿”

    文亞無語的看了他一眼,臉色怪異的點了點頭,腳下一躍,一拳輕輕的打在了面前站立的暴一巨大的胸脯之上。

    “鐺……”文亞的白皙的小拳頭和暴一的胸脯皮肉相交,竟然發出一陣輕微的金鐵交鳴之聲。

    “嘿嘿,暴一哥已經說過了,普通的攻擊根本就傷害不得俺的身體,小娃娃,你就放棄吧。”暴一一臉得意的咧開嘴巴,怪笑著。

    場地旁邊的大漢們也哄然大笑!

    “哦,是嗎?”文亞突然憐憫的望了面前的大塊頭一眼,臉上“嘿嘿”的笑起來,突然間反手又是一掌,輕飄飄的拍在了正得意洋洋的暴一的胸口上。

    “碰”強大猛烈的勁道直接的在暴一的胸口之上爆發了出來,使得他“嘿嘿”的怪笑硬生生的卡在了嗓子眼里,巨人一般的身體就像是被一頭憤怒的公牛瘋狂的撞擊了一般,直接的倒飛了出去。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354631_22_44-m
一念永恒
作者 耳根
  一念成滄海,一念化桑田。

  一念斬千魔,一念誅萬仙。

...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