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時空之門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楚峰。”

    “......”

    “楚峰!”

    “午院士,什么事?”

    望著楚峰呆滯死板的面容,午院士暗生憐憫。

    話說當今世界上的幾個頭號大國,無不在尋求單兵王者的捷徑,本國自然也不例外。午院士負責的試驗項目是:如何將一個普通人,迅速打造成一個超常規、變態的戰爭機器,于是,五年前,上頭便發派楚峰來配合試驗。

    當初楚峰來基地的時候,沒有附署任何資料,諸如年齡、父母、籍貫等,就是一空白的人,基地只管叫他楚峰。

    話說午院士窮其一生研究,制出一種基因優化劑,開始試驗于楚峰身上,其中成份,說起來暴夸張,它能使人加強體質、力量倍增、反應敏銳、減緩衰老等等等等,但實情是,一針筒扎下去,楚峰傻了......

    所有參與試驗的工作人員詫愕之余,都在想,當初用在白老鼠或大猩猩身上,看不出異樣,才大膽用人體做試驗,何曾有人想過,白老鼠即使傻了,誰也看不出它傻,動物根本不會開口表示,如今的楚峰,哪還象剛來基地時的機敏樣?

    讓一個傻啦八嘰的人上戰場,恐怕難以面對各種復雜情況,這有違試驗初衷。

    既然這樣,就放他自由,眷養到老吧?

    不不不,基因改造和克隆人一樣,不為世人接受,上頭說了,安家費已經給足,外面的世界,從此再沒楚峰這號人。

    午院士深感內疚,是自己親手糟蹋了這大好青年。

    嚴格來說,楚峰不算傻,生活常識總是有的,只是為人憨了一些,身體反應上去了,腦袋反應卻遲鈍了,再者相比高智商的科技人才來說,自然顯得‘傻’,用時下的話說,是挫。

    午院士自覺罪過,索性就說楚峰傻了,不再適合做試驗,替他解脫了。

    基因試驗除了藥物針劑,原本還有大把軍事課程,諸如體能術、反應術、搏擊術、求生術等等特種兵訓練科目,自從試驗失敗終止后,課程就沒必要了,可楚峰卻擰著一根筋進行了下去,純當鍛煉身體唄。

    對此,基地主管也不阻止,誰知道楚峰哪天恢復正常,也許他只是暫時閉塞心竅呢?也許午院士靈光一閃,又研制出糾正錯誤的新藥呢?就這樣不管不顧由得楚峰自由奮進吧。

    可結果五年過去了,楚峰憨氣不改,特種科目倒是全部超標完成了。

    楚峰板起臉的時候,一點都不憨,冷峻而剛毅,蠻有些看頭,這也是五年來不間斷訓練,磨練心志的緣故,或許他這輩子就這樣了,或許明天他就會恢復如常,這......誰可預知?

    “午院士?”

    “啊。”午院士反應過來,招招手:“跟我來,到大廳幫扛點東西。”

    “哦。”楚峰呆呆應和。

    日常中的楚峰,除了‘鍛煉身體’,如果一擊必殺,也算鍛煉身體的話......,剩下的時間,就是在基地幫忙做勤雜,大抵是搬搬扛扛,基地里誰都可以隨便使喚他,楚峰卻也很樂意,只有那一刻,他才能證明自己是個仍‘被需要’的人。

    游走在落地玻璃窗的走廊外,便能俯視整個基地大廳。

    鑲在蒼穹頂上繁星似的白曜燈,照得兩個足球場大我地底空間雪白通明,四周大小高端儀器,嘀噠作響,各類顯示屏散發著幽藍微光,百多名穿著白大卦的各科組學士,往返忙碌,充斥在快節奏、緊張、低壓的氛圍內。

    寬闊基地中央,擺放著一臺巨型機器,高十五米,體形象電動馬達,奇怪的是,邏輯上本該是馬達轉子部分的軸心,卻換成了一塊圓形石板,石板直徑十米,黑不溜秋的,看不清是什么材質。

    五年來,對于試驗大廳,楚峰略有耳聞,但今天卻是第一次步入這間廣宇大廳,雖然不知道底下那群人瞎忙什么,不過死氣沉沉的基地,能有如此熱鬧場面,給人心情總是不錯的,有點象逛游園會。

    末了,楚峰感到困惑:“午院士,中間那塊石板干什么用的?”基地里古怪的科研海了去,就是沒見過誰用石頭做試驗的。

    午院士啞然失笑:“那塊大石板,是七年前秦始皇陵考古開掘中找到的。七年前,有人用磁力探測儀,發現秦皇陵中存在著一些異物,上頭派廖院長親自主持工作,探明究竟。”

    “當然,考古全在秘密中進行,否則世界文化遺產保護協會那伙人,又該叫囂破壞人類共同遺產了。陵墓內驚天絕世的稀世珍寶、鬼斧神工的華麗墓室工程,就不多復述了,反正隨皇帝老兒陪葬的東西,沒有凡品,其中最詭譎的,就屬這塊直徑十米的石板。當時秦始皇的棺槨,陳放在其上,這樣奇異的下葬方式,前所未有。”

    “說來奇怪,這塊石板是個同心圓,外圈為花崗巖,內圈卻是一塊純黑的磁石。兩塊石板都可以轉動,可又不會脫落,似乎里面有凹槽固定,可是,兩塊石板之間的縫隙,連一張薄紙片都插不進去,吻合之細密,混為一體,根本不可能裝嵌,實在令人匪夷所思。”

    科研人員,似乎都有喋喋不休的習慣,午院士也不例外,或許是因為工作煩悶枯燥的關系,恨不得一小時內說完整年的話。“看到沒?整塊石器上,雕琢有文字和符號,有別于現今已知的文字和圖騰,剛開始沒人能看懂,長達五年日以繼夜的研究后,終于得出一個驚人猜想,你知道是什么??”

    午院士煞有介事的問,搞得楚峰不得不迎合他的趣味。“是什么?”

    “它,是時空門!震撼不?!”

    當然震撼,那么多影片、小說的提及,時空之門意味著什么?大伙都清楚,不外乎嘗參與過去,篡修歷史,乃至讓歷史產生多骨米諾效應,改變將來。諸如讓人類有歷史以來,就僅存一個國家,讓世界大一統,讓人類得以擺脫俗事糾紛,分出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心無旁貸的專攻和探索更它高科領域,人類文明的發展,必將突飛猛進。

    這怎不叫人亢奮?!即使經過幾年的消化,每每重提,午院士仍不能自制的激昂。

    “天啊!秦始皇的時空門,這是個什么概念?!有人說,埃及金字塔里的隧道,其實是個時空隧道,是否如此?不得而知。但令人摸不著頭腦的是,法老和秦皇即使擁有時空門,為什么依舊留在自己的時空中朽去?真相啊~真相,到底是什么?”

    “要說古人不懂操作空間門?不應該,否則建造它有啥意思。空間門的能量不足?有可能,經廖院長研究結論得出,這時空門需要龐大的電磁作引導,可是,會造槍的人,不會造子彈,說得過去嗎?迷啊~!”

    午院士已經陷于自問自答的小世界里,也不管楚峰聽沒聽明白。

    “......歷史就是歷史,過去無從考究,謎底也已經湮沒于歷史長河,實在讓我們后人揪心。嗬!要不是為了這些迷,為了讓時空門給我帶回答案,我也不至于甘愿放棄基因改造計劃了......”

    說到這兒,午院士趕忙住嘴,基因改造計劃的毛胚品,就活生生跟在自己身后,此時提及,不免尷尬。不過背轉頭瞅瞅,卻看見楚峰一臉厭厭、昏昏欲睡的樣子,才發覺自己白操心了。

    ......

    “核能電機?”一位鶴發雞皮,七十多歲的老學者,額面皺紋滿聚,神色難掩激動,死死盯著面前屏幕,他是這次實驗的總指揮廖顯政,雖然有過數次動物往返實驗,可這次畢竟由人來參與,要為同伴的安危負責。

    “核能電機正常!”

    “量子分析儀。”

    “量子分析儀正常!”

    “老廖,你有幾成把握?”身旁一位院士,同樣年登花甲,老臉上有著太多耐不住的興奮。

    廖顯政頭也不回:“七成吧,上兩次傳送的動物,百分之五十能夠回來,苦于它們沒法對我們闡述些什么,這次不得不用人做實驗,雖然存在危險性,但對人類探索是否有過去,或未來空間的存在,絕對稱得上曠世無匹,怎么都得拼一下!”

    那位老院士點頭贊同,拿起步話機說:“旅行者準備工作怎樣了?”

    “哧...旅行者正在收拾裝備......”

    時空門前,杵立著一群神色肅然的旅行者,大約二十多人,再細看,無一不是視死如歸的淡漠表情,這批旅行者,美其名曰叫探索‘先鋒’,其實大伙都知道,既然時空門還停留在‘猜想’階段,自然需要親身驗證,而身體力行的先鋒,就跟炮灰沒啥兩樣了,貼切一點,還有個更糟糕的說法:白老鼠。

    對秘密的好奇與揭示,向來是人類最喜歡做的事,雖然前途縹緲,詭異無常,卻不缺志愿者。秦國的強大和神秘,從秦始皇陵就能窺之一二,時空門的出處,也在秦皇時期,這次能夠參與探索實驗,許多‘為什么’和‘謎底’,即將得到揭示,想來就讓人心頭激蕩。

    旅行者們在地質、歷史、軍事、格斗等等各科領域中,無一不是佼佼者,他們的學識和能力,應對未知變數,絕對游戈有余。

    在他們身后,站著一排彪悍英武的特種戰士,個個神情冷峻,渾身鐵血味,他們這次任務的性質,很單純,屬于隨行督軍,同時負責科研人員的安全,反正蘿卜和大棒,他們都拎著。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5_22-m
大唐好相公
作者 古沐魚
  武德六年,大唐初定,百廢待興。   太子穩坐東宮,李世民野心勃勃。   武將定江山,文...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