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突發事件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電梯門開,楚峰隨午院士進入了大廳。

    接著,午院士就受人召喚,沒功夫再搭理楚峰,隨口吩咐一句:“哪里有需要,你就接應那里吧。”基地大多是手無縛雞之力的科研學士,楚峰還真有些‘大用’呢。

    不遠處儲物房內,一年輕人探出頭來,神色之間,洋溢著莫名激動。“楚憨,幫我抬個儀器,重死了。”

    “好的小山。”楚峰扯扯臉皮,就當是笑了。整個基地里,連同為后勤的工作人員也不待見楚峰,只有午院士和眼前這位叫小山的年輕人,不排斥和嘲弄楚峰,因此楚峰也喜歡親近他倆。“小山,你的打扮好奇怪。”

    小山拍拍身上的古秦時代文士裝束,耐不住心中歡喜:“怎么樣?帥吧?”

    望著小山流里流氣的穿著,楚峰仍不吝給予贊賞:“人靠衣裝馬靠鞍.......狗配鈴鐺跑得歡。”

    剛聽個開頭,還心情大爽,結果后面那句,差點沒把小山憋出內傷。“咳!這身打扮,是為了不讓歷史對現代產生不可預知的后果......,嗨,說你也不明白,總之老板嚴令,隨從人員一律不許挾帶纖維衣服、食品、武器等現代化物品。你想,如果古人揀到一把五四,一槍嘣了秦始皇,后世上歷史課該多尷尬啊,改寫歷史的同時,恐怕也會隨之改寫我們的命運,保不準從秦朝回來后,我比現在混得還慘淡呢。”

    “嗯。”楚峰面無表情,這種事情和天方夜譚差不多,沒法引起共鳴,就個人理解,無非是好比自己從地下基地,走上地表一樣,好像沒啥值得亢奮的。當然,實情是楚峰也從未上過地表,只知道基地存在于南海某島,地下五百米深的地方。

    “你說我是不是該留在那個時空,成就一番事業?嘿嘿,以我的學識,混個一官半職,一定很爽吧?!象別人書中寫的主角一樣,錦衣玉食、妻妾成群,哇哈哈哈~,爽!”張天民不可抑制的仰頭干嚎。

    到底是年輕人,瑰麗的時空穿梭,往常只能在好萊塢電影看到,哪想到自己也可以親身經歷一遭,心情能平靜得下來才怪。

    “......”楚峰面部表情依舊。

    小山正意淫得爽,結果被楚峰沒心沒肺的神色,弄得滿腔熱情消失殆盡,人立馬蔫了下來。唉,跟一傻子說這些干啥?他又不懂。末了,揚揚手中的高科紐扣攝像機:“等拍好了,回頭讓你也領略一下大秦之威。”

    “哦。”楚峰攔腰一摟,百多斤重的電子設備,就被輕輕巧巧的搬了起來:“這是什么?”

    小山指指時空門那邊,忽然,賊賊一笑:“嘿嘿,是臺竊聽分析儀,沒準還能竊聽到秦皇后的叫床聲呢。”

    “不是說不許帶這種東西嗎?”

    “不知道了吧,這種東西帶去,古人也不會搗鼓,沒事兒,就怕帶些稍微比他們先進,而他們又能很快吸收消化,并發揚光大的物品.......”小山忽而又醒起了什么:“對了,這次我不知道要去多久,你要的幾本書在我宿舍里,待會兒你自己去取,看完甭還了。”

    楚峰喜歡看書和上網,因為大家恨不得把一秒掰成兩秒用,只顧埋頭搞科研,娛樂絕對是奢侈的,有時一年到頭,找個人嘮嗑都難,除了吃飯、干活、訓練,剩余時間楚峰只好拿這些作消遣,純粹是下雨天打孩子,閑著也是閑著。

    歷史,名著、雜記、奇聞逸事等,通通在楚峰獵奇范圍之內,但要強記是不可能的了,就光看看新鮮,圖個博識而已,誰讓他時常被人笑為笨蛋,當然希望自己知道得越多越好,五年下來,楚峰認知可真不算少了。

    說話間,兩人已來到時空門前。

    剛擱下設備,就聽大廳廣播便傳來聲響。“各單位注意,回到各自崗位上,時空穿梭實驗開始,倒計時十分鐘。”

    激動人心的時刻即將來臨,人人神經緊繃,基地大廳更顯忙亂,各工作人員努力克制自己的情緒,監測儀器各項數據,旅行者為勘探設備作最后檢查,特種兵們手中刀劍出鞘,弓弩上弦,人人俱是秦代盔甲,英姿颯爽。

    楚峰等幾名后勤人員,幫忙把地上雜物堆好,紛紛退出安全線外。

    十分鐘不長不短,廖顯政神色肅然看了看臺前的電子表,果斷下達了指令:“核電機啟動!”

    身旁一名助手,扯起嚷道。“核電機啟動~!”

    嗡!!只見時空門的內圓永磁石,緩緩運動起來,它和花崗石之間的摩擦,居然如此安穩幽靜,接著飛速旋轉后,也并非人們所想像的那樣嘈雜刺耳,或有磨損的碎石亂飛,只發出急速時那種嗚嗚響聲。

    一分鐘后,快速轉動的永磁石,上面的紋理和圖騰,已無法再作分辨。

    此時,異象出現。

    唰!人們眼前一片茫白,光耀奪目,許多人產生短暫目眩。

    光華閃過,那塊原本黑黝黝的磁石已不復見,取而代之是一層白色的水質膜體,似一潭秋水,柔和蕩漾。參加過多次實驗,科研人員都明白,磁石并非變成了水,而是轉速太快,肉眼已經無法分辨出它的本質。

    單純兩塊石頭,搭配起來,竟然如斯詭異,真不知古人當初是怎樣制造它的,簡直堪稱神跡。

    多次研究還證明,時空門轉速越快,穿梭的時空就越遠,而速度的穩定性,也極其講究,如果速度不恒定,忽快忽慢,當跨入時空門,搞不好你的胸部到了秦漢時期,可屁股卻滯留在了明末清初,你說糟不糟糕?

    “轉速為每小時兩萬六千轉,恒定,預測抵達時間,公元前261—258年,偏差幅度兩年。”

    “旅行者進入時空倒計十秒!十、九、八......”

    一群無畏的旅行者,拾起地上行囊,緊張有序地,邁向時空門,準備開始未知旅程。

    突然!

    一陣轟隆巨響,震得眾人耳膜欲裂。

    所有工作人員,都滯住了手邊動作,尋聲望去,只見基地大廳邊角處,那堵鞏固的鋼板墻,被轟出一個洞,洞口濃白地煙霧彌漫進來。緊接著,一群全副武裝的人快速闖入,他們每人都帶著全息頭盔,服飾雜亂,裸露在外是黃、白、棕、黑不同國家的膚色,根本無法辨識屬于哪個國家或組織。

    這批人也不表明來意,平端槍械,直接進行無差別射擊。

    突突突!

    數名工作人員胸膛飆紅,當即倒在血泊之中。這變生肘腋,頓時把基地人打蒙了。

    “敵襲!”

    警報拉著尖銳長音,在基地里回響,耳邊咻咻流彈聲不絕,仿佛催命一般,閃光彈和催淚彈交相映現,刺激著人們的神經,睜眼所見的,盡是身旁同伴不時在血霧噴濺,哀號連連。

    素來淡定的科研人員,再也無法保持儀態,個個狼奔豕突的躲竄,場面亂成一團,不可收拾。

    還好基地屬于半核化,入侵者不敢在內部使用大殺傷性武器,況且有求而至,要是弄塌了基地,得不到所需的東西,那與任務不符。

    基地一方的特種兵,快速反應過來,各自找掩體反擊,雙方你來我往,打起了巷戰。

    “趴下!”交戰中的戰士,不忘囑咐眾人,避免更多傷亡。

    同為后勤組的老堯,一把將迷茫的楚峰撲至地上。“楚峰,別到處亂跑,在這呆著!”

    “哦。”楚峰其實想幫助基地的戰士們,不知怎地,看到眼前這幕血腥,體內就總有一股蠢蠢欲動,想要發泄,也許,是因為看不慣對方正殘戮自己所熟悉的人吧,不過,向來聽令行事的楚峰,卻還是聽從了老堯的吩咐。

    剛調好臥倒姿勢,二人眼前骨碌碌滾來一個圓筒似的東西,老堯心中一緊,大聲呼喝:“閉眼!”

    楚峰被人使喚習慣了,飛快閉上眼睛,瞬間,一道強光刺透薄薄的眼簾,好一會兒,眼中那片血紅才慢慢消淡。當掙開眼睛,冷不丁發現老堯滿臉淚水,表情極其難受,楚峰不禁關心:“堯大哥,干嘛.....哭成這樣?”

    日!剛才那顆閃光彈要爆前,記得提醒你,老子卻忘了閉眼。老堯極其憋屈:“哎喲喲,我.....看不見東西了。”

    “怎么回事?!”蹲在操控臺后的廖顯政,瞋目切齒吼,打斷如此神圣的科研試驗,真是不可饒恕。

    身旁幾位助手神色驚慌,面面相覷,心里暗忖:你問我,我問誰啊?

    “李中尉!中尉!”廖顯政焦慮萬分,扯著嗓子找人。

    遠處一名軍官,借障礙物,貓腰飛快靠近,看肩章是個少尉,剛毅的臉上,仍保持著沉著。“廖院長!”

    “李中尉呢?”

    少尉黑著臉說:“李中尉已經殉職。”

    廖顯政氣急敗壞:“怎么回事這是?”

    “敵人避開地面防守區域,挖了條地道偷襲基地,恐怕是沖時空門來的。”基地里最機密的當屬時空門,少尉幾乎不假思索地說出對方來意。

    廖顯政臉色變了變:“援軍什么時候到?”

    “敵軍破壞了升降機,軍隊遠在地面五百米處,怕是來不及救援了,我們最多只能堅持三分種。”少尉遺憾分析著不容樂觀的現況。

    這三分鐘非常要命,越來越多的入侵者涌進,他們經驗老到,身手敏捷,看來也是些特種戰士,不但準備充足,火力強勁,個個打了亢奮劑似的,亡命進攻、進攻、再進攻,勢如破竹朝時空門方向推進。

    對方有備而來,基地士兵不斷倒下,那怕手無寸鐵的工作人員不反抗,也會被對方毫不留情的槍殺,似乎不需要活口,眼看基地傷亡慘重,局勢就要脫控。

    廖顯政老臉都扭曲了。“有什么辦法?”

    “沒有,孤立無援,我惟一能做的就是死戰到最后一名士兵。”少尉表情冷靜。

    廖顯政發愁扯著腦門上稀疏地頭發,不經意掃了眼屏幕上的表盤,臉色劇變。核電機在無人控制的狀態下,能量已快達到臨界溢出,如果再不減荷,基地將發生大爆炸,屆時,一顆螺絲釘也不會留下。

    廖顯政抖著手連按幾下鍵盤,結果毫無反應,估計線路遭到了毀壞,事態已經不受控制。

    戰火逐漸蔓延至時空門附近,橫直是死,廖顯政心一狠,大聲喊話:“基地所有人員聽著!立即進入時空門!”

    散落于時空門四周的戰士,包括趴在地上躲避彈雨的科研人,聽聞全都愕然。

    廖顯政踢了助手一腳,橫眉豎目呼喝:“快走!去秦朝,找到時空門,你們還有機會回來,留在這里,只有死!”

    與其讓對方屠殺手無寸鐵的伙伴,不如讓眾人冒險穿越時空去避難,廖顯政意圖很明顯,希望大伙靠時空門回到過去,再在秦朝找到時空門回來。

    如果獨一無二的時空門遭到毀壞,還有可能在過去存在嗎?現在不是深究的時候,博取一線生機,總好過干坐等死。少尉雖然不理解廖顯政的做法,但是當初上峰給過一道命令,在不損害國家利益的前提下,任何時候都要竭盡所能去配合他,不管理由多么荒謬。

    少尉不再猶豫。“士兵!立即執行!”

    士兵們正要強制執行,遽然又起異端。

    嗚哇~嗚哇!!

    時空門急速轉動聲,已蓋過了槍彈聲,基地地板產生了輕微共鳴現象,整個空間門散射出妖異白耀,刺得所有人眼睛隱隱作痛。突如其來的詭怪亂象,令雙方短暫停火,忐忑不安張望那神秘莫測的時空門。

    地板震動越來越劇烈,頭頂射燈松動墜落,支架設備倒塌,所有電子儀器砰然作響,全部過載短路,噴起漫天的電子火花,極是炫麗。每個人眼中所看到的景象,發生疊影現象,連站立都無比困難。

    廖顯政心驚肉跳盯著速度表,數字變化,他明白核電機超荷起了故障,無法控制速度,時速一會兒三萬六千,一會兒一萬四千。

    正準備進入時空門的科學家們,也剎住了腳步,這種不均勻的速度,別說穿越,人在時空隧道里,恐怕只有被撕扯成碎片的下場。

    這回,真是天絕人路了。

    不遠處的老堯,被閃光彈弄瞎了眼睛,還沒恢復過來,他哪知道這些變故?耳邊只聽到廖院長命令,讓全體人員進入時空門,于是,推了把楚峰:“楚峰,快進入時空門。”

    “你呢?”

    “走吧,我老婆也在基地,我不走了。”老堯說罷,催促的踹了楚峰一腳。

    楚峰習慣了服從命令,不再多想,爬起來就往前竄。

    以前鍛煉出來的強悍體格,這一刻充分體現出來,整個人疾風迅雷,幾步便奔至時空門前。眼前的強光,耀得楚峰兩眼淚流,即使閉上眼睛,依然無法擋住那股刺疼。

    廖顯政一看基地名人楚憨子直撲時空門,頓時魂飛魄散,尖聲驚叫:“停下!!”這時候任何物體進時空門,無疑是在滾油的鍋子里投入一條魚,只有一個字:暴!

    遲了。

    此時,楚峰閉著雙眼,雙腳離地,人騰身于半空中,想奉命停止,也力有未逮,接著哧溜一聲,沒入了時空門.......

    轟~~~!!

    基地所有人,人生最后所見,是一片妖異的純白.......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5_22-m
大唐好相公
作者 古沐魚
  武德六年,大唐初定,百廢待興。   太子穩坐東宮,李世民野心勃勃。   武將定江山,文...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