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囂張氣焰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當深夜來臨,千萬不要讓似火的驕陽直射心靈,也千萬不要閉上眼睛睡去,因為當你再次醒來時看到的將會是另一個世界的慘絕人寰,身處的將會是另一個世界的洶涌亂流。”

    ------------------------------------------------------------------------

    每次從夢中驚醒蕭翰都會特別緊張,他會先聽聽四周有沒有不對勁的聲音,再用身體確認一下環境,最后才慢慢睜開雙眼。

    屋內還是一如既往的沉靜,睡前點著的沉香還閃著淡淡的紅光,蕭翰嘆著氣坐起身子,用雙手狠命地搓揉麻木的臉頰,“越來越頻繁了,這該死的夢到底要糾纏我到什么時候?”

    蕭翰已經忘了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做這一成不變的夢的。起初他并沒有在意,但最近情況愈發惡劣,哪怕是打個盹都會進入夢中,進入那充滿血腥、慘烈的夢中。

    蕭翰的父親是不折不扣的大人物,他在東方衛視的出鏡率甚至超過港臺的一些頂級明星;而蕭翰的母親則是2000年福布斯中國富人榜中的唯一女性。所以當他們確定自己的兒子并不是開玩笑時,立刻為他找來了中國最好的心理醫生和圈內最負盛名的大師。

    醫生說他壓力太大,大師則說他八字太沖,但無論是白色的藥丸還是嗆鼻的沉香都無法阻止這夢的來臨。

    沉重的呼吸漸漸得到平緩,大腦脹痛的感覺也隨著血液加速流動而消失,在黑暗中摸索著穿上衣服,蕭翰一邊大罵一邊將藥丸傾倒在香爐內,

    這時房門突然被打開,屋外白熾的燈光從他母親身后闖了進來。

    “翰兒,你怎么了?”

    “你忘了敲門,媽媽!”背對著母親,蕭翰的臉色突然從憤怒和無助變得異常冷酷。

    “哦,對不起,媽媽忘了。”

    聽到母親將門從外面輕輕合上,蕭翰轉身走到窗前拉開簾子,然后伸手推開緊閉的窗戶。

    清晨的陽光慵懶地照射在蕭翰的身上,冰冷的風象女人滑嫩的肌膚一樣讓他舒服的忍不住呻吟了一聲。

    院內布滿了這殘秋枯黃的落葉,昨天才剛剛盛開的花現在卻化作了點點瓣兒在風中飛舞。一個菲傭正彎著腰在那打掃,而正對菲傭的大門外,雙手放在嘴邊呵氣的陳露雙眼含笑地望著蕭翰。

    “等等我,馬上就來了!”蕭翰振奮精神將頭探出窗外大聲喊道。

    微笑著點點頭,陳露細而甜的聲音在這剛剛經過霜霧的早上聽來,的確讓人有喝下一碗暖茶的感覺,“不用急,還有時間呢。”

    上海糜爛的夜終于睡去,而充滿了生氣的早晨在各種各樣的車鳴聲中醒來。

    “又做那個夢了?”

    “嗯!”

    “昨天奶奶還跟我說,說你出生那天她夢見一只渾身冒火的麒麟,還說你是麒麟轉世呢!”

    “鬼啊,我看奶奶連麒麟是什么都不知道。”

    “那倒是,奶奶最近去教堂去得越來越頻繁了,你是不是什么時候去看看她?她很想你的。”

    許久也沒聽到蕭翰的回答,陳露微微轉過頭來問道:“怎么了?”

    “你聽”,蕭翰張開手掌迎著風,眼神仿佛濃霧一般看不見眸子。

    陳露豎起耳朵靜下心來卻聽不出什么異樣,除了自行車發出的吱吱聲,便只有自己和蕭翰心跳的聲音。

    “沒有什么呀!”

    “噓!”蕭翰豎起食指放在嘴邊,歪著頭卻不知看著何處,“是戰鼓的聲音,咚,咚,——”

    陳露被蕭翰認真的表情嚇壞了,她雙手用力按住剎車,刷的一聲停在了路邊。

    “翰,你別嚇我!”

    蕭翰痛苦的表情一閃即逝,他笑了笑撓著頭說道:“可能還沒有睡醒吧,呵呵!”

    當陳露跨上車子用力往前蹬,蕭翰跳上后座的時候,他喃喃說道:“今天的風,好像也帶著血腥呢。”

    來到學校以后,上課的鈴聲還沒有響,走廊上不斷有滿臉疲倦的學生陸續行過。

    陳露一邊將肩上的書包遞給蕭翰一邊說:“昨天的作業我幫你做好了,就放在書包的夾層里面,記得交哦,不然又要被罵了。”

    “嗯”,蕭翰伸手接過,卻懶洋洋地看著陳露問:“你怎么知道我昨天沒拿書包?還有啊,你怎么知道我們布置了什么作業?”

    陳露微微一笑卻不回答,只是用手捏著蕭翰的鼻子:“記得今天晚上去看看奶奶,你答應了我的。”

    “你是不是問了鐘濤?”蕭翰絲毫不放松,一臉嚴肅地繼續追問。

    “你說呢?”

    見陳露不愿回答,蕭翰只好不耐煩地擺擺手說:“以后別跟他接觸,偽君子遠比我這真小人可怕。”

    陳露做了個鬼臉說了聲“小人再見”,便走進了教室。

    無奈地搖搖頭,蕭翰想著要如何警告鐘濤一番的時候,忽然聽到有人在談論自己。

    “陳露,你膽子真大,竟然敢跟那種人在一起。”

    “是啊,他可是出了名的壞學生!”

    聽到還有人附和,蕭翰恨不得立馬走進去給她們幾個耳光,好在他立刻從陳露冷冷的聲音中取得了平衡,“哪種人?”

    “你不知道嗎,聽說剛入學的幾個女生不明真相給他寫了情書,你猜怎么著?”

    蕭翰走到墻邊蹲下身子,雙手攬著書包帶著笑微微閉上眼睛,“你會怎么回答她們呢?”

    陳露的語氣顯得很不耐煩,“怎么,你痛快點說完好不好?”

    “我也是聽別人說的了”,那人猶豫了一下才說道,“教學大樓后面不是正在蓋圖書館嗎?聽說他把那幾個女生帶到那里那個了。”

    “我發現你們真是無聊耶,那些情書是我一個一個去退的,他連那些寫情書的人長什么樣都不知道,你們瞎掰也要有個限度吧!”

    “爽!”蕭翰喊了一聲站了起來,他知道陳露根本沒幫她退過什么情書,剛才那些話都是陳露偏袒自己瞎編的。

    “愛死你了!”蕭翰笑著輕聲說道,這時急促的上課鈴聲終于響起。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5_224-m
明末好女婿
作者 任國成
  「崇禎,別急著上吊,只要把女兒給我,我帶你殺出北京!」   「李自成,這座北京城就留給你...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