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

  • 閱讀背景色

    “蘭德,你很特別,你不會和一個美國女孩結婚,你會成為那些和亞洲

    女孩結婚的人群中的一員。那是我對你的看法。”

    這是兩年前我要去中國之前,雪莉告訴我的。她是一個黑人女同性戀。我

    總是和女同性戀待在一起。她們見多識廣,在我的學校有很多女同性戀。我也可

    以自由地洞察女人的想法。那時,我在大學里相當受歡迎。每個星期大學都會有

    一次詩歌和演講秀。每周我總能保證我的名字被列在背誦詩歌或者原創的嘻哈

    說唱的名單中。人們對我的風格印象深刻。為此我一直能夠成功吸引同性戀。我也有許多男同性戀朋友。打理我直爽的黑人朋友和同性戀朋友相當困難。在我的黑人朋友看來,我和女同性戀們混在一起沒問題,但是和男同性戀們泡在一起對他們的宣傳不好,特別是如果黑人朋友是校園里的嘻哈說唱藝術家。這關乎聲譽問題。如果我被我的嘻哈說唱藝術家朋友們發現我和男同性戀們在一起,關于我可能是雙性戀的謠言會四處散播開來。如果我去我的嘻哈說唱藝術家朋友們的宿舍拜訪他們,有時他們對我的情緒會很奇怪。讓我來澄清一下,我不是同性戀,也不是雙性戀,我只是喜歡和聰明的人在一起。正當許多朋友會認為我或多或少有同性戀傾向時,幾天后他們會在校園里看見我和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士牽手。所有關于我是同性戀或雙性戀的說法煙消云散。我不太在意人們對我的想法。如果我是雙性戀,我會告訴他們的。那些人不知道作為一名學生為了生存,我當過人體模特,這意味著我不得不脫下衣服讓一群陌生人給我畫像。我的一張畫曾經賣了一千美金。總之,我想說的是在我有機會來到中國以前,我是一個相當開放的人。

    當雪莉對我做出這種臆斷時,我沒有在意,因為人們經常在不了解別人所有的生活情況時對別人進行猜測。關于這一點,我只知道在我的學校一些亞洲女孩,她們全瘋了,或者快要進精神病院了。我曾經短期住在校園外指定的宿舍。每天晚上下課以后學校有車送我們回家。其中有一個學習音樂的韓國學生。我得知她甚至曾經在卡內基音樂廳演奏過鋼琴。有時候我看見她在外面等校車。這不是一個很大的校園,所以當我在等校車的時候,我喜歡和周圍的人交談。我知道她的英語好,所以我決定試著和她攀談。我對她在美國的生活很感興趣。她對我卻熟視無睹。沒有“我很好,謝謝,你呢”,她一言不發。她只是假裝沒看見我,全當我不曾和她說話。她對所有的黑人都這樣。如果你是白人,她會和你說上一整天。不幸的是坐校車回家的大部分學生碰巧全是美國黑人。見鬼,甚至連司機也是來自非洲。在我看來,她好象想離我們越遠越好。可能她的父母或者韓國朋友告訴她不要和任何黑人說話(我聽說過這種事情)。我嘗試過幾次和她說話,結果都一樣。現在你必須明白我不是在找女朋友或者性愛或者在這個特殊區域徘徊的其它東西。我只是在尋找一個與眾不同的視角。此外,我不是想稱她為種族主義者,但她卻嚴重地反社會。眾所周知,美國是一個文化大熔爐,為什么來到美國不去體驗這種多元文化。有時候,司機會帶我們去一個便利店,這樣我們可以買糖果,煙或者其它的小東西。這所大學大部分地處偏遠地帶,司機這樣做是非常好心的,最多花十五分鐘。這個韓國學生告訴學校的行政部門,我們在鉆乘校車回家的空子。這使得司機被他的老板斥責。這真的讓我們很生氣,也讓我很惱火,我從來沒有下過車去買任何東西。這給我和其他車上沒有這樣做過的人帶來不便。實際上,那是唯一一次她開口和黑人說話,她抱怨為什么不直接回宿舍。

    我對這種情況非常生氣。在美國,韓國人和黑人的關系是很混亂的。這次事件以后,我認為她是一個來到美國,利用美國金融體系的人,但是不想和構成美國的因素互動的人。我可以回想起在貧窮的拉美人和黑人居住區,韓國人是如何開酒店,利用這種無法擺脫的貧困為他們自己賺錢的。如此,他們可以送一些這樣的女孩來學習。從那以后,我再也沒有和她說過話。

    我認識的另外一個亞洲女孩是臺灣人,她的名聲令人抓狂。這包括同時和三個男孩做愛;好幾個男孩射在她身上,而她從中得到滿足(我在事發現場)。除了這些令人不齒的事件外,在和東方世界的互動中還有一些局限。在我的女性圈子中有一本書必讀,那就是衛慧寫的《上海寶貝》。對那些不了解《上海寶貝》的人來說,它是關于一個思想混亂的中國女孩的故事,女孩在不合適宜的、傳統的中國價值觀、她自己的邪念和常有的私欲三者沖突中掙扎。作為一名文學系的學生,從文學的角度來看,我認為這本書就是垃圾,最多是二維的,而我的老師卻不以為然。總的來說,他們稱這位女士為年輕的、中國女權主義者文學的前衛作家。我只認為她是一個被寵壞的頑童,用糟糕的英語記錄她的性愛經歷。我覺得它浪費了我二十美金,衛慧拿著我的錢在去銀行路上一直笑著。隨后關于這些我會寫更多。

    在美國,上述的就是流行文化,不是那些就是功夫。這可能是因為我對亞洲女孩不太有性趣。在我看來,她們太瘦,太用功,根據我以往的經驗,她們也難以接近。對我來說,黑人和亞洲人不在同一個星球上。我的意思是我甚至不能區分日本人、韓國人和中國人。所以,當雪莉說我會和一個亞洲女孩結婚的謬論時,我并沒有放在心上。

    我只關注中國文化,我和愛瑞斯(第一本書中提到的我最好的朋友)過去每周都去福德姆路,花十美金買李連杰和成龍的電影,我們對《黃飛鴻》及其系列電影非常感興趣。我對武術的興趣也非常濃厚。我記得我們當時談論的熱門話題是李連杰如何用一只手拆開一支手槍,以及成龍怎么在《醉拳》和《紅番區》中表演他的驚險動作。當然李小龍一直是令人神往的。我通過老的功夫片如《五毒》、《少林與武當》和《被迫》了解了中國的文化。大部分故事講的是罪惡的滿族王朝被受盡壓迫的農民打敗。所以與很多人的想法不同,我來到中國不是為了完成性愛征服的使命。正如你們大部分人不能想象我在浪漫小說里一樣,我也無法想象自己和一個中國女人結婚。好吧,讓我完全敞開心扉告訴你們,有時我很想知道那些可愛的電影女演員穿的旗袍下面是什么,但這個念頭一閃而過,僅此而已。這主要是出于好奇心,不是性欲。

    大三那年,我決定申請“和平團”,這是一個去別的國家提供服務的美國人道主義組織。“和平團”是非常難加入的。首先,你的學習成績平均分數要高;其次,你必須證明你有意愿有能力去適應不同的文化;第三,你不可以有非常緊密的家庭聯系,因為你要離開這個國家很長一段時間;第四,你必須在大學生活里參加過各種各樣的課外活動。我要通過三次面試和上交一大堆證明材料。六個月后,我收到了被“和平團”接受的祝賀信。“和平團”是一個世界性的組織。替代了用手拿武器的軍隊侵犯欠發達國家,我們用書本,知識,技術和灌溉工具幫助他們。我個人了解到一些人幫助建學校、修橋、甚至教書。這也是一個幫助你構建自己個人檔案的偉大組織。那些在“和平團”長期工作的人會在應聘工作時被用人單位優先考慮。“和平團”讓你選擇你想去的地區,但是不能保證你會被安排在你想去的國家。我唯一一個問題是我不知道我想去哪兒。所以我花了數周去研究并問我自己……

    “我最不了解什么國家和地區?”

    “我可以從我幫助的人那里學到什么?”

    “我怎么能有所作為?”

    “我會學什么語言?”

    “和平團”的薪水不多,通常工資太低,你可以認為他們是志愿者。我決定我想去亞洲。兩個月以后,他們給我兩個選擇,一個是哈薩克斯坦,另一個是密克羅尼西亞聯邦群島。你們可能知道哈薩克斯坦過去是屬于蘇聯的,因為種族主義和猖獗的反外情緒,我對去這個地方不是很感興趣。當然,我想有所作為,但是有時候最好是保持距離。密克羅尼西亞剛好是在大洋中心,為此,在那個位置我感覺不舒服。我真正想去的國家是中國、韓國、越南或日本。我知道日本是不可能的,因為它是世界上最發達的國家之一。朝鮮是閉關鎖國的,但是越南和中國非常有可能的。當我向“和平團”提出這兩個要求時,我被拒絕了,因為去這兩個國家的人員已經滿了。我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

    我的大三快要結束了。那時我在和一個來自法國蒙彼利埃的法西混血女孩奧菲利婭·阿爾瓦雷斯約會。我們是在曼哈頓四十八街的一次招聘會上認識的。奧菲利婭是大多數男人夢想約會的女人之一。她有著綠色的眼睛,紅褐色的長發,碩大的胸部和豐滿的身材。大部分男人害怕接近性感的女人,他們感到膽怯,因此許多身材火辣的女人總是單身。如果你是了解我的讀者,你知道我可以把沙子賣給一個阿拉伯人,我能說會道。有一個技巧主要是用于法國人和意大利人的。這個技巧包括吹牛、寒暄、自信、博識和逞強,必要時,清楚自己是一個笨蛋。我以一段拐彎抹角的恭維開始……

    “你知道如果你的頭發短些看起來會更好”

    “什么???”

    “我說在紐約給你做頭發的那個人真該死。但是我敢說如果你剪去一些頭發,露出你漂亮的臉蛋,你會百分之百地感覺更漂亮。”

    “你這個自以為是的小孩!誰在乎你的想法?看看你的頭發!”

    “是呀,你可能是對的,我的確需要剪頭發了。我有個提議…”

    “你是一個白癡嗎?你們美國人全是這么自大,這么能裝!”

    “你是說自信,對嗎?總之我有一個提議,我們去街區剪頭怎么樣?我請客。如果你感覺沒有現在漂亮,我會給你買晚飯,還是我請客。我甚至不會吃,甚至會提供免費的英語課。”

    “你喝多了嗎?”

    “有一點…嗨,但是你有什么損失呢?”

    “這是一種什么樣的紐約城市的騙局?”

    “不,當我看見它時我只知道潛在的美麗。”

    “潛在的美麗?你這個丑男孩說這么多的廢話!”

    “再說一遍,我提供免費的英語課。我保證你的英語不會再說成這樣。”

    “所以我說錯什么了嗎?”

    從那天開始,奧菲利婭·阿爾瓦雷斯成為了我的女朋友。我意識到很久以前那個漂亮的女人就習慣了別人說她漂亮。如果一個男人走向她們并開始說奉承話,她們也見怪不怪了。我得知她只是短期參觀紐約城。我們整個夏天都在一起。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2-m
荒城咒怨
作者 秋無碩
  一起接一起的非正常死亡後面究竟藏著什麼樣的內幕,是古代的怨靈,還是寄生蟲的感染?屢屢出現的...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