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意外驚喜

  • 閱讀背景色

    我透過門縫往外盯著看,不是,不是那個她,心里頓時松了一口氣。

    “看什么看,送快遞的。”那小姑娘臉上還有少許稚氣,這年頭還有女的送快遞,我是第一次見,也嚇得不輕。

    她反復看了快遞單兩下,然后跟我說,“你是什么人?這名字和你一點都不搭啊!你是馬思思?不對,你不會是小偷吧?”

    我一掂量,這原來是會長的名字啊,虧我還在人家住了一晚,連人名字都不知道。這時候會長從里面出來了,鄙視了我一眼,好像心領神會我剛剛的猥瑣動作。會長對著送快遞的小姑娘說,我是馬思思,我昨晚定的東西。說吧她從小姑娘手上接下一個方盒子,騰出一只手簽字。一個方盒子,會是什么呢?我狐疑的琢磨著。簽收完之后,會長把門關好,回到里屋把東西往我昨晚睡的床上一放。

    她很詭異的看著我,諾,給你的。說罷會長絕塵而去,留下我一地無解。我看了眼那個包裹,四四方方,難道,難道是...

    我不敢想象,3年之前,我和會長道揚鑣,離開那個服務器,我并沒有太多留戀。她之于我來說,有一種冷漠的熱。對我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極好。但是總是會讓人感覺到很遠的距離。我永遠都猜不透她在想些什么,當時也不知道她會過著怎樣的生活,也沒想過,有朝一日,會共處一室。還有那個她,我想我可能是說斷就斷的人,和那個她在一起,多了很多很賤的習慣,我現在找不到相愛的痕跡,只有習慣。那么吃飯的時候想她也是一種習慣么?看著床上的盒子,我不知道意味著什么,或者打開之后,我之后的日子將會發生怎樣的變化,終究,我還是要打開。拆開黑色的塑料膜,我看到一個logo,VAIO~好吧,我猜應該是臺筆記本了,那么那么這以后。我渾身一激靈。

    會長出乎意外的敲了門,看我還沒拆完,有點好奇。她說,你趕緊的啊,我都在線上等你半小時了。她指了指寫字臺邊上的借口,插這里,這里。這個是單獨的端口,不會影響你的速度。我在她的指點下手忙腳亂的,把筆記本安置好。當我看到桌面一個叫launcher的圖標時候,我渾身都震精了。我驚恐的看著會長,我說這個都可以?

    她猶如紫霞仙子般對我說,我昨晚磨破了嘴皮子,才讓那個老板給我考了一個,他說要不是他兒子也玩,真不知道去哪給我弄。

    我點開客戶端,版本是最新的,我卻在登陸界面發呆了。會長拍了下我的頭,怎么?忘記賬號了?我半天吞吞吐吐的說,好像真的忘記了。

    她轉身回她的房間,不一會拿了一個黑本子,開始翻“我找找,幸好當初你們走的時候把賬號都留下了”

    不一會找到了我的賬號,會長已經幫我重新綁定過了,點卡竟然有1萬多分鐘。我模糊的記得,那個時候只充了一張然后把賬號發郵件給會長。折騰了半天我終于進游戲了,看到我的角色,依然拿著2把綠油油的武器,而等級卻是80。

    現在我就在用這臺VAIO上網打字,剛剛我懷著滿心狐疑一上線,黃字提醒,你已成為《遺忘人生》的新首領。我立馬站起來,跑到對面,我說,會長,你做什么?

    她轉頭看著我,一句話不說,很安靜,四周都變得安靜,我有種腦袋嗡嗡的感覺,她的眼睛很平靜,然后勾動嘴角笑了下,會長當久了沒有意思啊,換你來玩玩。

    我說,為什么我80了,還有那點卡?

    會長對我招手,意思我過去。然后點開公會列表給我看。所有的成員離線時間都在一個月以內,有的只有1天,我更加不解了。

    她說,你們剛離開的那段時間,我每天看著這些數字,心里很不是滋味,而我自己就像世界末日之后未死的幽魂,每天都在飄蕩。后來我就一個個的上你們的號打G團,然后把G幣換做點卡,其他的就提升下裝備。后來新版本開了,我開始練級,告訴你,我最先練的是你的號,呵呵。

    我仿佛失去了言語的能力,嗓子眼堵得慌,胸悶,腦漲,我看著會長的笑容,陽臺的光線在她的臉上消散,我轉身回到客房。那個時候TBC剛開不久,會里的人都有很大的熱情,分3個團開荒KLZ,然后海加爾山,毒蛇神殿。期間一直在黑暗神殿掙扎,第一次FD,就出了蛋刀,我們開心的在UT里歡叫,叫了很久很久,會長那時候給我們唱《勇氣》,我們也很感動,同時士氣大增。我看著手中的雙刀,看著灰色的公會成員,不知不覺的,我有一種沖動,我想要留下來陪她,不想她那么寂寞。

    我一邊偷偷打著字,一邊和她組隊刷戰場,現在的她比以前厲害了很多,畢竟可以說會長熟悉每一個職業,而且五年之后的她和五年之前已經完全不同了。剛剛切回去的時候,發現自己被人發現了,趕緊跑。誰知前面又來了2個人堵,我想死就死了吧。

    這時會長,沖了過來,華麗的光芒從她身上綻放,用她呼風喚雨的本領,帶我逃離陷阱。她沖我這邊一喊,發什么呆呢你啊,我盯你半天了,動都不動一下。

    我站在奧格瑞瑪的銀行頂,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我問會長,他們是因為什么而離開的?我只清楚的記得一件事,當初因為那個她的介入和介意,我離開了這個公會,離開了會長,到了一個陌生的服務器。那個她說,那個會長有什么好的,我這個大的一個活生生的人站你面前,你丫整天跟人聽聲意淫,你還是跟我走吧。我也不想看到她,我先退會了。我還記得那個她說,別看我現在不行,總有一天我會翻身,我翻身了你日子也好過,那B會長有什么好的,除了會長,還不是跟我一樣,到處被人虐?我還記得,當初大家都沉浸在FD伊利丹的喜悅中,我還記得那個她把我的窗口AIL+F4。我連一句道別都沒來得及說,只能偷偷的發郵件。我還記得,我走的時候公會FD伊利丹出了主手,2個月之后,會長用郵件告訴我,她讓我成為一個完整的男人。這些事情和話我原本以為已經忘記了,在潮濕的夢境里,在我不斷奔跑的雨夜,在我后背刺痛的墜落。我應該感到麻木,應該安穩的過著我的日子,安心的和那個她一起生活。

    我坐在奧格瑞瑪門口,看著PK的人們,他們在得意什么,我的會長現在可以完全不把他們放在眼里了吧,可是她的眼里卻滿是灰色的名字。我問會長,他們為什么會離開。

    會長說,有的像你一樣,有的像別人一樣。除了游戲還有人更需要他們。我有點費解,這個女孩從什么時候開始變得如此深沉了,當初,還記得當初,她那么單純,大家經常開她玩笑。

    我問會長,這五年,你的生活呢?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2-m
荒城咒怨
作者 秋無碩
  一起接一起的非正常死亡後面究竟藏著什麼樣的內幕,是古代的怨靈,還是寄生蟲的感染?屢屢出現的...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