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社會的‘警察’----衙役

  • 閱讀背景色

    1905年,清朝建立了巡警部,從此翻開了中國近代警察的歷史。而在此之前,具體承辦捕盜緝兇、查贓驗尸、巡邏打更、禁賭禁毒、站堂行刑、解囚守獄等等治安事務的,則是各級政府中招募的衙役。本文對其作一些簡單介紹。在清朝,基層州縣政府里,衙役一般設置為皂、壯、快三班,俗稱為“三班衙役”。皂班的衙役叫皂隸,目前在一些嚴肅的影視劇和傳統戲曲中還能看到他們的形象:官員出堂或出巡時,手執刑杖,或站堂或開道,為官壯威。審案時,主官下令用刑,他們充當打手。壯班的衙役稱為民壯,其職責是押解錢糧響鞘(一種專門裝銀子的木筒)。古時候上繳稅款全是沉重的銀塊、成車的糧米,車載人抬,十分不便,需要大量的政府工作人員護送。這種艱苦勞累的差事就是民壯的主要職責。除此之外,官員出人,他們要護送。平時對城池、倉庫、監獄要進行巡邏守護。所以,從職責上看,民壯更近似于今天的武裝警察。快班,又分為馬快與步快。顧名思義,馬快是騎馬行動的,步快是靠兩條腿行動的。但他們的職責相同:催征地丁、契稅,手持傳票傳喚原告被告等等。如果壯班人手不夠,也要協助護送官員,押解錢糧。所謂“三班衙役”,不過是個概稱。事實上,除了皂、壯、快班外,衙役的名目種類大約還有十余種。如,有專門捕盜緝兇、解囚查贓的捕役;有專業檢驗尸傷兇傷的件作;有專管監獄犯人的禁卒等等。非常明顯,捕役就是現代意義上的刑警,件作是名副其實的法醫,禁卒則相當于今天的獄警了。在滿清地方政府衙門中,衙役數量一般是官員的40倍。這些衙役又分為正役和幫役兩種。正役可以上報戶部報銷工食銀兩;幫役沒有工食銀兩可報銷,但也需經過省衙門認可。除正役幫役外,還有一種白役。白役不上名冊,是正役私帶的幫手。清政府曾三令五申禁革白役,非但沒有收效,反而越禁越多,最后變成“一名皂快,幫丁數十”。按規定,衙役要從“納糧二石至三石之良民中選拔”。一石約合今日150公斤,二石就是300公斤。能繳得起300公斤至450公斤稅糧的,必是小康之民。這些人要充當衙役,也需遞交“自愿投充”的申請,由知縣(縣長)批示“準充”后,方能錄用。一旦成為正役,一般都要充任終身。因為當了衙役,不僅可以免除搖役、差役的侵擾,更可以在辦案和執行公務時每年敲詐勒索到近千兩白銀的外快。在清代,發了案一般都是左鄰右舍報告甲長,甲長報告總甲長,總甲長察報知縣。對于命盜重案,知縣需要親往。一般案件,便派捕役書吏等出警辦理。到了現場,捕役偵察緝捕、查贓勘驗,件作檢驗尸傷,書吏記錄證詞,總之是各盡職責,盡量搞清案情,與今日出現場無多大區別。查出實情,由刑書(專司文字錄供之人)起草案情詳文,畫押用印,以備匯報。由刑幕(知縣的私人顧問,或稱師爺)根據案情引用律例作出“擬律”意見,然后將案犯、佐證、兇器、審錄等等一同點查清楚,解送上級知府衙門。一件刑案就算在縣府辦理完結。如果案犯一時抓不著,需委派捕役外出抓捕,那么往往一方面優待捕役,多給他盤纏;另一方面監禁他的家屬,讓他在外盡職盡責,不敢逍遙。捕獲的人犯,初步審理后收監。監獄分內外兩監。強盜和斬絞等重犯關內監,其余的人犯關外監。女犯另置一室。一般來說,輕罪犯人審理清后,或答(鞭抽)或杖(打屁股),當時就處罰完了。關押進監獄的自然是犯罪嚴重、知縣無權處置的。這些人又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尚未審清、尚未結案的現審案犯;另一部分是縣府已審完,需押解到府衙和省衙審理,或者已經經過上司審理,又被押解回縣府等待刑部批文的人犯。刑部批文下來,如果是斬絞立決,那么就可以執行了。如果是軍流徒刑,那么就要在兩個月內押解犯人起程。如果是監候,那么則需繼續關押,等待秋后再審。在辦案過程中,往往要涉及鄉鄰證人,需要帶回縣府隨審。這些人既不能與人犯關在一起,又不能放任。于是,原本是三班衙役值班室的“班房”,便發展成了羈押未決犯、鄉鄰證人的處所。以致后來人們更是用“坐班房”泛指了監獄。不過,即使在當時,政府也嚴禁設置班房,但班房卻普遍存在。有的縣里更是多達十余處,關押人數多至八九百。班房羈押的人員沒有期限,所關之人二三年不能得見縣官,每日只給稀粥一碗,終年不見天日,苦不堪言。關在監獄中的人犯,情況更好不到哪兒。不僅生活悲慘,生命也毫無保障。有錢的,可以住“凈室”,甚至自己購置“精舍”居住。而無錢的就住“套監”。所謂“套監”,周圍是一圈木柵欄,地面污穢潮濕。鋪一層霉爛的腐草,蒸發出惡臭氣味。人犯進人,不能卸掉械具,兩手還要系在木柵上。稍過一陣兒,草堆里的蛆蟲爬遍人身,眼耳鼻唇,凡有穴的地方,蟲滿其中。挨過一晝夜,壯漢能生存的,“十不得一二”。牢死的人犯,清律稱為“痰斃”。清朝每年死刑案件不過三千多件,而“痰斃”之人卻達上萬。可見其慘。關押的人犯,縣衙審理完結,還需押解至府衙和省衙復審。欽部要案(皇帝和刑部掛牌的大案)還得將人犯押解至京都刑部監獄,審完再押回原地。判了徒(服勞役)刑的,押解到各地的騷站(專為公差設置的招待所)當差。判流(也叫軍流,指充軍)刑的,多發往東北、新疆給披甲旗兵為奴,也有發往邊遠無人的煙瘴之地當差的。押解人犯的過程,《水滸》中有多處描寫,清朝時與此大致差不多。需提及的是,不管押解路途遠近,耗時多寡,費用全由解差衙役自備。押到府省監獄,一名解差需要在監陪伴人犯,另一名解差需要在外籌送囚飯。其中的苦穢,常人自然難以忍受。于是很多接到解押任務的衙役便雇請人代勞,自己則名為“督解”,實際并不上路,只在本縣催逼人犯家屬,籌備所需錢款送到府省。衙役在清朝地位十分低微。法律就直呼其為“賤役”。上至皇帝下至百姓無不痛恨和鄙夷之,認為他們是“無賴之徒”、“積年慣盜”。在家族中他們也要被人唾棄。充當了衙役,需要忍受開除族籍、逐出家門、死后不準人祠等處罰。后世子孫也不能參加科舉考試。但是政府和社會又須臾離不開衙役,他們是最基層的執法人員,老百姓正是從差役的活動中感受國家的權力和法令的威嚴。而他們的生活費用卻少得可憐,正役每年也只有六、七兩白銀的工食銀,還不夠一個月的生活費。這種極為矛盾的狀況,使得官府不得不對他們的敲詐勒索采取避而不問的態度。于是,差役們便堂而皇之地伸腿要錢,如狼似虎地任意勒索。對原告要“買票”(指傳票)錢,對被告要“飯食錢”、“車錢”、“辛苦費”,對人證要“差使錢”,拿人則要“鞋腳錢”、“轎子錢”。原被告要求和息調解時,要“和息錢”。特別是遇有盜竊案件時,衙役便將鄰居中家底殷實、無人在外做官的,指為“窩戶”,拘押要錢,有時一連拘押數家。被拘押的有出至七八千的,有出至十數千的。老百姓告狀,花錢不到位,則開堂無期。雖然縣官屢屢催促,但衙役總以人證不齊為由搪塞。衙役之危害,最大的是草菅人命。清律對刑具和用刑有嚴格的規定,嚴禁官役濫施刑威。但具體執刑時的舞弊行為卻仍避免不了。比如刑杖,長短粗細可以有規定,但新舊、燥濕卻無法規定。新刑杖有棱有角,濕重而且多刺,損傷人體嚴重。舊刑杖磨損得圓潤光滑,干燥輕巧,相比較,傷人自然也輕。行刑時講究更多,力度大小不必說,杖打的部位也很有區別:打一杖,又隔開一點打一杖,然后中間再蓋一杖,這種打法,皮無破損,但內里肉卻像腐爛的瓜瓤,“十有半活者”。而賄賂了衙役,便一杖一杖重迭著打,皮破血出反而不死。草營人命的衙役,往往有兩套刑具,標準的一套供上司檢查,濫設的一套才供常用。用刑輕重,人犯生死,皆以銀錢為尺度。所謂“不僅重刑死人,輕刑也可死人;不僅輕刑生人,重刑也可生人。”清代衙役的危害,除了說明專制政體下司法本身代表著黑暗而外,也預示著專制政體下的傳統社會已經容納不下法制的全部內容。對于這種危害,清最高統治者并不是不清楚,也不是不想限制。但是,盡管謾罵抨擊之聲不絕于時,卻始終沒有找到一套切實可行的解決措施,也許這才是清代衙役制度的最可悲之處。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694665_5_224-m
族長壓力大
作者 雁九
  總有一些債需要還,例如「穿一代」造下的孽,就只能「穿二代」來背負。

  ... (馬上閱讀)
Sys_22_44-m
君臨九天
作者 不樂無語
  沈清,一個沒落小家族的少爺。   一個陰謀,令他從此踏上逆天之路......   ☆☆... (馬上閱讀)
Sys_22_64-m
符醫天下
作者 葉天南
  一個混跡都市的平凡小醫生,注定了一條平凡的人生道路,但是一個病人,一個小小玉佩,輕易地改變... (馬上閱讀)
Sys_22_44-m
超級神佑
作者 星際黑伯爵
  神焰是神的專屬,被盜出神界落入人間界化為凡火,自此萬界開啟文明進程。而最神奇的是,在萬界之... (馬上閱讀)
Sys_22_44-m
暢游仙道
作者 夏水長天
  不一樣的修仙,不一樣的旅途,任我暢游。   ******   有已完本小說《小小仙神》...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