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很狗血的異世轉生

  • 閱讀背景色

    十一年后

    五行山脈坐落于兼葭國的東南部,綿延數千里。四座稍矮些的山峰簇擁著中間一座最高山峰,五座高峰為五行山的主峰。按其方位依次名為:東方木靈峰、南方火靈峰、西方金靈峰、北方水靈峰、中央土靈峰。五座主山峰并稱為五靈峰,以土靈峰為主的五座靈之間相距百里之遙,而且奇峰險峻,就算是靈活的猿猴,身處峰底也只能對峰頂望之興嘆。

    祭劍閣就座落于這五靈峰之上,相傳為1700多年前的兼葭國開國皇帝樸梵所賜。兼葭國如今已傳承近2千年,歷代皇帝已經數不勝數,但是五靈峰一直都是祭劍閣的門派圣地。歷經千載的歲月,祭劍閣也成為了兼葭國最另人向往的修道圣地。

    中央土靈峰上是祭劍閣的掌門清玄執掌的土靈閣,其它依次為清乙執掌的木靈閣,清陽執掌的火靈閣,清虛執掌的金靈閣,清緣執掌的水靈閣。其中清緣是五個閣主里唯一的女性,而且祭劍閣所有入門的女弟子都歸入清緣的門下。而其它的四座峰上都是男弟子。這是祭劍閣的慣例,當然啦,說到習慣例,當然也就有特例了,比如

    這里是火靈閣的演武場,此時演武場旁一棵三人合抱的大樹下,坐著三個年輕道士正在熱烈的議論著什么,他們身上穿得白色道袍將他們襯托出幾分不同常人的飄逸,不過嘛,他們議論的事情可就不怎么飄逸了:

    “又到每年的演武會了哦。”

    “是啊是啊,我好想參加啊,到時也許能和水靈峰同場競技呢。”

    “哦哦哦,就是就是,我也想去……”

    ……

    一群人正聊得熱火朝天,冷不丁的一個清脆的聲音突然從身后傳來:

    “師兄,你們在聊什么吖?是不是想去看水靈峰的師姐們?要不要我幫你們和師傅通融一下啊?”

    三人急忙轉頭,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姑娘正背著雙手像個小大人似的傾身看著他們。小姑娘同樣一身白色的飄逸道袍,頭上梳著兩個圓圓的發髻,耳后兩條小辮子垂至胸前,圓圓的臉上還帶著嬰兒肥,一雙大大的貓兒眼正滴溜溜的在三人身上轉來轉去,一張可愛的小臉上滿是不懷好意的笑容。

    “哦,原來是辰韻師妹啊,不去丹楓崖修練,怎么跑這里來玩了?是不是又在偷懶。“三人看清來人后都松了口氣,其中一個年紀稍大的道士很親切的和她打招呼。

    來人正是辰韻,也是火靈閣中唯一的女弟子,慣例中的那個特例。

    “師傅傳信叫我回來,他卻去了土靈峰。”辰韻撅著嘴走到他們旁邊和他們一樣席地而坐,隨手撥了幾根草放在手里摧殘。

    “也許是掌門師伯找師傅吧。”年紀稍大的道士叫辰飛,他性格爽朗,辰韻小時候他也抱過不少所以很自然的隨口問道:“倒是小師妹你最近玄天真氣修練得怎么樣了?可有什么突破?”

    辰韻一聽辰飛問她真氣的修練進展,一張小嘴撅得更高了:

    “別提了!師傅明明說我的資質不差,可是為什么玄天真氣的第一重我都參不透。”

    “也許就像師傅說的,你只是暫時沒有找到適合的修煉途徑,小師妹不必太過氣惱。”辰飛看著辰韻糾結的可愛模樣,輕輕的摸了摸她的頭笑著安慰。其他兩個道士也附合著安慰辰韻:

    “是啊是啊,小師妹不必憂心。”

    辰韻卻不領辰飛的情,她一偏頭躲開辰飛的手,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

    “師兄,你們是不是還要像其他師兄說的那樣,是因為師傅他沒有收過女弟子,所以不會教導的原因啊?好啦,我也不和你們多聊了,師傅應該回來了,我先走了。”剛走幾步又突然轉頭,笑嘻嘻的對三個正搖頭的師兄說:“你們不是想看水靈峰的漂亮姐姐們嗎?我一定會幫你們向師傅傳達心意的,哈哈。”

    留下原地的三個人一邊對著她的背影哀嘆,一邊再次搖頭。卻沒看到辰韻轉過頭之后嚴肅沉靜的表情。

    辰韻自1歲記事起,今年已經12歲了。當年辰韻剛出生就不知為何被丟棄,正好被下山訪友的清陽揀到,清陽抱著哭泣的女嬰正不知如何是好時,沒想到小女嬰卻被扯著他的胡子笑了。之后清陽將女嬰帶回了五靈峰。當然了,因為清陽修道之人一生沒有娶妻生子,帶孩子(尤其還是剛出生的奶娃娃)的經驗值幾乎為0,回五靈峰的路上也折騰的夠嗆。

    清陽回到五靈峰本應將女嬰送至清緣門下時,但他卻做了個出人意料的決定。當清陽和其他四位師兄妹說要將女嬰收入自己門下時,當然遭到他們的反對。最終清陽還是力排眾議將小女嬰帶回火靈峰,取名為辰韻(清玄和清陽等五個靈峰執掌人的親傳弟子都為“辰”字輩)。之后辰韻便在清陽的撫養下長大,由清陽傳授祭劍閣門派技藝。

    辰韻在1歲生辰的那個雷雨夜被驚醒,卻開啟了她的記憶大門,她記得自己原本叫木靜菲,是21世紀一個大學生。有一天過馬路時,不經意間回頭看到一個老奶奶拄著拐杖顫顫巍的走在斑馬線上。木靜菲抬頭看看紅綠燈的計時器,好心回身去扶著老奶奶一起走。之后的事木靜菲有點模糊,只記得一陣巨大的沖擊力把她和老奶奶一起撞飛了。當時她最后的意識便是也許自己要死了吧,然后便是一片黑暗。再后來,就是雷雨夜那晚記憶的蘇醒讓她想起了一切。

    辰韻這一世的記憶從她被清陽揀起時開始,她也曾想回憶起剛出生時的情景,但是卻沒有半點記憶。雖然她并不太想去找她那對將她棄之荒野的父母,但是出于人的正常反應,都會想要知道原因的。不過因為實在是記不起來,所以最后她也就放棄了。辰韻小心的掩藏了自己的一切,不過可不代表她愿意繼續當個生活不能自理的嬰兒。辰韻的成長讓師傅師兄們驚奇不已,但也只是以為她是天賦過人。所以清陽從辰韻2歲起便開始傳授她祭劍閣的門派心法《玄天真氣》。

    祭劍閣的玄天真氣不同于其它真氣,并沒有特定的什么境界,而是由每個人不能的資質修煉到一定的境界,自然會產生真氣,然后隨著不斷的修煉便可以祭起飛劍、御劍飛行、運氣飛行、真氣凝聚、修成內丹、堪破生死。而且真氣的修煉需要對自身的了解與對宇宙萬物規律的了解相結合,每個人都有適合自己的修煉方式。而辰韻就是栽在了這一點上面。

    按道理講,受過現在教育的辰韻對自己的身體結構和這宇宙的知識的了解絕對比這里的任何一個人都強,可是,自她3歲修煉到玄天真氣的第一層后,就再也沒有進展了。一般的同門在修煉到第一層的6、7年后便可以參透第一層,進入第二層。真氣修煉至第二層便可以將自己的意念與飛劍相通,也就可以祭起飛劍,可是辰韻卻一直無法參透第一層。

    辰韻怎么也想不通,看著同門師兄門很多都可以御劍飛行了,她也懷疑過自己是不是資質不行。而同門師兄們則開玩笑和她說是因為他們的師傅清陽道人從未收過女弟子,所以不知道怎么教導的原因。辰韻知道他們是開玩笑想安慰她,所以也不生氣。不過她也有去問過師傅清陽,是不是自己的資質有問題?不過清陽卻跟她說她的資質絕對不差,甚至可以說天賦過人。也許無法參透是因為辰韻還沒找到適合自己的方法,所以才會進展不順。辰韻相信師傅不會騙她,也許是真的方法不對,所以開始想盡各種辦法努力修煉。

    辰韻在七歲那年因為修煉沒有進展,一個人跑出去散步,卻無意中走到一處懸崖邊上。懸崖邊上長滿了楓樹,將懸崖染成了一片火紅。崖邊一塊突出的巖石仿若一個天然的跳臺,站在上面,俯瞰遠山遍紅,盡收眼底,抬頭秋高氣爽,天高云淡。辰韻立刻愛上了這片懸崖,并決定以后要到這里來清修。后來清陽告訴辰韻那片懸崖名為丹楓崖,之后還在懸崖邊上修建了一個小小的亭子,用行動支持了辰韻在崖邊清修的決定。辰韻自然少不了在清陽面前撒嬌還是師傅疼愛她,哄得清陽一陣大笑。旁邊平時受盡清陽嚴厲教導的一眾師兄們,心里暗呼果然還是小師妹利害,同時又暗自感嘆師傅重女輕男,自己的命運不濟等等。

    自那之后辰韻就時常跑到丹楓崖打坐修煉。這幾天恰好辰韻又到丹楓崖清修,卻突然收到清陽的靈雀傳信,令她馬上趕回火靈閣。辰韻一路跑回火靈閣,清陽卻去了土靈峰。辰韻等得無聊便跑到閣里瞎轉了一圈。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454424_84_841-m
至尊瞳術師:絕世大小姐
作者 陌煙
  24世紀的至尊瞳術師一朝穿越,成了下等小國鎮國侯府被廢的天才大小姐!修為被廢,雙眼俱瞎,家... (馬上閱讀)

其他玄幻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