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雪獅

  • 閱讀背景色

    第1章雪獅

    一切都要從夜北公國****的私生子羅格?柯里昂撿到一枚龍蛋開始。

    那是一個午后,初冬的陽光強烈得讓光榮森林的草木全都淹沒在耀眼的斑駁中,天空湛藍而高遠,沒有一朵云,陽光雖然如同大雨一樣澆注而下,但是并不會讓人感覺有任何的騷熱,只是使人更加的慵懶。

    這片莽莽的森林,樹木蕭瑟,地面被厚厚的落葉鋪滿,腐朽的枯枝在風中搖晃了一下,從高處落在地上,發出啪地一聲悶響。

    “駕!駕!”

    一匹健壯高大的戰馬如同離弦之箭穿過深林,圈起片片落葉,馬上之人背后插著一根黑色的靠旗,旗子上繪有一只白色的三頭渡鴉。

    “追上!包抄!別讓那畜生跑了!”

    一匹,兩匹……幾乎沒有任何預兆,一支人數龐大的騎兵隊緊跟其后,巨大的黑色旗幟在風中漫卷而過,黑色的精鐵盔甲,閃著寒光的長劍,呼啦啦招展的三頭白渡鴉大旗,驚起了午后棲息在枝頭的大群渡鴉。

    呱!呱!渡鴉群散飛到空中,這些大鳥似乎討厭這群闖入者打擾了它們的午休,在天空中盤旋,它們可以看到下面的那支全身透出肅殺之氣的隊伍忽然向兩邊散開,如同一個人伸開了兩只手臂,迅速合圍成一個渾圓大陣。在那大陣的中央,儼然有一個白點。

    “殿下,今年有些反常,從來沒聽說雪獅會翻過長城進入國內,更別說是大雪未至的時候了。”騎兵的中間,一個三十多歲光著腦袋的男人皺緊了眉頭。

    在墨黑一片的騎兵中,一身青衣的他很是顯眼,相比于其他那些健壯的公國騎兵來說,他并不高大,甚至有些瘦小,但是胸前別掛的那枚青色的渡鴉徽章以及背后的寒鐵雙劍,讓他卓然不群。

    他的身邊,人群的簇擁之下,一匹白馬之上,端著著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人,黑衣,黑甲,黑色披風,純金色的頭發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越發高貴。黑鐵權冠下,是一張堅毅沉穩的臉。正值黃金年齡的男人,高貴而陽剛。

    卡索?貝爾松,夜北公爵卡曼?貝爾松長子,有著“貝爾松家族的號角”之稱的****,和他身后因為狩獵而興致高昂的將士們相比,情緒并不是很高,心事重重。

    他盯著不遠處那棵虬枝伸展的古樹下的獵物,天空一樣湛藍色的眸子透出一絲別人輕易無法覺察的憂慮。

    參天枯樹下,一頭巨大的雪獅在咆哮著,身上插滿了羽翎箭,全身上下布滿了傷口,血水在那漂亮的雪白色毛發上染出片片的殷紅。

    吼!雪獅似乎知道自己在劫難逃,怒吼了一聲,如同平地打了個炸雷,嚇得不少曾經沖鋒陷陣的戰馬癱倒在地。小山丘一樣的身軀,鋒利奇長的利齒,還有那因為憤怒和絕望而炸起的鬃毛,讓這頭怪獸如同來自地獄冥府。

    “辛姆,你小子別為自己開脫了,一頭雪獅讓你折了12個黑鴉鐵衛,我的小乖乖,12個!聞名加尼亞帝國以一當千的黑鴉鐵衛竟然折了12個!你這個青鴉侍衛趁早別干,趕緊脫下你那身皮回家吮媳婦的**得了。”卡索的旁邊,一個胖子大笑起來。

    胖子頭發稀疏,短短的雙腿夾緊戰馬,遠看就像是馬背上長了個巨大的肉球,隨著他的大笑,全身上下的贅肉波濤起伏,那雙瞇起來的小眼睛尤其顯得滑稽異常。

    “吉利!別的女人我不知道,你媳婦的奶水我是嘗過的。那娘們真******夠味。”辛姆的回話,又引起周圍一幫人的大笑。

    胖子吉利氣鼓鼓地瞪著辛姆,看了看他背后的寒鐵雙劍,轉臉看著卡索,用哈巴狗一樣的語氣道:“殿下,你看看,你看看他這么欺負你忠心的總管!殿下!”

    卡索也笑,他拍了拍吉利的肩膀,指了指那頭雪獅:“你以為這是你家里的毛毛狗?可憐的吉利,雪獅這東西我還是二十年前在長城以北的冰原上見過,唯一的一次。那頭雪獅干掉了半個大隊的黑騎士,個頭還沒有這頭的十分之一。”

    “殿下說的是,我一輩子跑遍了大陸各地,即便是冰原的雪獅王,恐怕也沒有這樣的個頭。”一個蒼老的聲音,讓人群一片寂靜。

    諾丹騎在一頭黑驢上,捋了捋他那垂在前胸的銀色長須。80歲的他是夜北公國的大學士,也是加尼亞帝國聞名遐邇的博學之人,對于他的話,所有人深信不疑。

    倉瑯啷,卡索拔出了他的長劍,身后的騎士紛紛亮出兵器,沒人再說笑,凝重浮現在了每一個人的臉上,只要稍微有點常識就知道這頭怪物能干掉十二個黑鴉鐵衛意味著什么。

    卡索提了提韁繩,那匹坐騎打了個響鼻,緩緩朝雪獅走去。

    “保護殿下,鐵衛護陣!”辛姆一聲令下,幾十名黑鴉鐵衛護住了卡索,啪啪啪,一張張一個高的大盾豎起,瞬間在卡索面前筑起了一道長墻。

    “弓箭手!”辛姆大叫著。

    大隊的弓箭手抬起強弓,弓弦響出,一片箭雨射向雪獅。

    怒吼聲再起,雪獅口目流血,張開血盆大嘴,吼聲如雷。它并沒有沖向這些敵人,而是死死地靠著那顆巨樹,一步不動,任憑箭簇扎入它那龐大的身體。

    “弓騎!”辛姆的指揮下,一隊隊的弓騎往來穿梭,縱橫馳騁之下,羽翎箭如雨。

    “殿下,有些不對勁呀。”吉利巴巴地道。

    “你也看出來了?”辛姆盯著那頭雪獅:“之前它撕咬穿梭,干掉了我們這么多人,現在卻靠著那棵巨樹毫不還手,不會被我們嚇傻了吧。”

    卡索搖了搖頭:“雪獅勇猛而有靈性,現在它有逃脫的機會卻一步不移,肯定有什么原因。”

    辛姆抽出了他的寒鐵雙劍,緩緩的,一點一點地往外抽,劍出鞘時發出的那種翁鳴聲,讓雪獅一雙赤紅的眸子盯住了他。

    “我可不管它耍什么鬼心眼,兄弟們,干掉這個不祥之物早點回城喝酒!”辛姆一聲令下,長槍隊擺開陣勢,長槍如林,對準雪獅移去。

    重步兵緊跟,騎兵在后,黑壓壓的銳士逼了過去。

    雪獅低低地咆哮著,齜牙咧嘴。

    諾丹一聲長嘆:“看樣子它要拼命了。”

    老頭的語氣中,帶著傷感和擔憂。

    喊殺聲響徹森林,長槍翻飛,長劍勁舞,士兵們義無反顧地撲向這頭巨大的怪物,雪獅負隅頑抗,古樹之下狼籍一片,大批的士兵慘死于他的利爪和血口之下。

    在一輪輪的進攻之下,在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后,雪獅有些支撐不住了。它的一目已瞎,左腿折斷,趴伏在樹下,怪叫連連。

    “都給我閃開!”辛姆終于忍不住,一道青影飛入戰場。

    戰士們嘩啦啦閃開,喘著粗氣,忙著搬開同伴的尸體。

    一人一獅,展開了最后的搏斗。

    辛姆動作快如閃電,在雪獅周圍游走,瞅準機會就快速進攻,每一劍下去,血水四濺。

    “死吧!”辛姆蹬了一下樹干,高高飛起,如同一只大鳥從空中落下,右手的長劍刺入了雪獅的腹腔。

    雪獅一聲慘叫,巨大的頭顱重重落下,不再動彈。

    “呸!”辛姆滿身是血,吐了一口唾沫,滿頭是汗,走到雪獅跟前,拔出長劍,轉身欲離開。

    “小心!”驚呼聲響起,那頭雪獅右爪忽然飛起,重重地將辛姆摁倒在地。

    “娘的!竟然裝死!”辛姆大驚,想抽劍反擊,卻被壓得動彈不得。

    吼!雪獅張開大嘴怒吼著,毫不猶豫地咬向了辛姆。

    不少士兵閉上了眼睛,那雪獅一口利齒吞金斷鐵,這么一口下去辛姆絕對沒有活命的可能。

    一騎飛出,快如閃電,馬上之人一揚手,一道寒光射入雪獅大口,匕首幾乎刺穿了雪獅的喉嚨。

    馬到!人到!

    黑影從馬上飛向雪獅,落到雪獅身上,左手揮劍,刺入雪獅口中,直沒劍柄。

    雪獅滿嘴噴血,終于倒下,全身抽搐,沒了氣息。

    “提爾,誰讓你出手了!?老子馬上就要干點這家伙了!”辛姆掙扎著從雪獅的爪下爬出,看著那個救了自己性命的人,不但沒有感激,反而嘴硬無比。

    那人一身裝扮和辛姆無異,黑衣之上,別掛著一枚黑色渡鴉徽章。黑色頭發,身材結實高大,留著短短的胡子。看著辛姆,他只是笑笑,收起左手劍,對卡索躬身施禮。

    “哈哈哈哈,一個青鴉侍衛,加上一個黑鴉侍衛,兩個人干掉一頭雪獅,外搭上一百多號人,真是威風呀。”吉利陰陽怪氣。

    “提爾,你小子怎么知道我們在這里?”辛姆擦著臉上的血水道。

    提爾聳聳肩,一臉的無辜狀。

    “他綽號風語者,這點能耐都沒有,還當個屁的黑鴉侍衛。”吉利嘟囔著。

    提爾話不多,只是笑。

    一場慘烈的戰斗結束,戰場的氣氛輕松了不少。

    卡索翻身下馬,來到那頭死去的雪獅跟前,伸出手摸著那顆頭顱,低聲念起了送魂曲:“無以倫比的冰原之王呀,寒冷與黑暗的產物,生命之花已經凋謝,愿靈魂安息,盡歸塵土。”

    周圍的戰士們紛紛舉起劍,向這個勇猛的對手致敬。

    差點丟了性命的辛姆罵罵咧咧:“殿下,不過是一個怪物而已。怎么處置?”

    吉利搶過來話,諂媚地道:“當然是裝回去!能夠獵取這樣的一個怪物,只能偉大的殿下才能有如此英武!”

    周圍不少人點頭。

    “算了。”卡索搖搖頭:“我不知道它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不過作為一個偉大的對手,它應該享有足夠的尊嚴。留下幾個人,埋了它吧。”

    “埋……埋了?!”辛姆睜大了眼睛。

    “對,埋了。”卡索翻身上馬,騎兵們撤離,只留下幾個士兵開始挖坑。

    諾丹騎著驢和卡索并肩而行,和身后的騎士拉開了一段距離。

    諾丹低聲道:“殿下,不該出現的東西,出現了。”

    卡索的臉上立刻蒙上了一層陰霾:“我在長城守夜的時候,就聽說過一個預言——何時雪獅出現在夜北城,何時暗夜降至。”

    諾丹無語,兩人行了一段距離,諾丹輕聲地道:“昨日加尼亞派人送來消息,王上為給陛下祝壽,決定派特使前來慰問,聽說大元帥高爾林、藍禮公爵等人也都將前來。”

    卡索停住了馬:“怎么會這么大的動靜!?”

    諾丹搖搖頭:“高爾林也就罷了,他和陛下一輩子的鐵交情,但是藍禮公爵是王上的親弟弟,對咱們夜北一向不怎么友好,王上派他來,名義上是祝壽,恐怕另有目的。”

    卡索抬起頭看著天空,長出了一口氣。

    諾丹壓低了聲音:“殿下,聽說加尼亞皇宮中的那朵白蓮日漸枯萎,快要凋落了。”

    “什么!?”這句話讓沉穩的卡索差點從馬上掉下來,他一把拉住諾丹:“真的?!”

    諾丹點點頭:“千年前,正是精靈、人類、矮人等組成的光明聯軍最后在光榮戰役中摧毀了黑魔王薩赫丁,才有了現在的加尼亞帝國。白蓮是精靈王所賜,自帝國建立之初就一直生長在皇宮的生命之泉中,一千多年了,精靈、巨龍成為了傳說,白蓮卻從未凋謝,它代表著帝國的命運,但是現在……”

    諾丹說不下去了,只是搖著頭。

    卡索雙腿夾了一下坐騎,那匹坐騎邁著步子往前走。

    卡索神情黯然,轉臉對諾丹道:“希爾多傳來消息,黑騎士發現長城以北出現大量的敵人,魔窟米那斯山上個月突然噴發,黑煙彌漫,直沖云霄。希爾多派出十個大隊進入冰原偵查,一個人都沒有回來。父親為此徹夜憂慮。”

    諾丹撥弄著別在他長袍上的那枚桂枝勛章,不說話,好像在思索著什么。

    卡索繼續:“西邊也不安寧,狼之子阿克巴手下的第一都督莫斯南率領大軍猛攻鵜鶘關,安西公國集中優勢兵力防守,公爵老哈多親自上陣,雖然擊退了莫斯南,但是一仗下來,三萬安西驃騎血染沙場!”

    諾丹睜大眼睛:“一仗就沒了三萬!?安西人以勇猛聞名,歷來以戰死沙場為榮,安西公國身為駿馬之國驃騎獨步天下,怎么會一仗就沒了三萬!?莫斯南,那個‘黑暗之鞭’雖然是數一數二的帥才,但是阿瓦爾人不管是武器還是勇猛都比不上安西人,怎么會這樣?!”

    卡索苦笑了一下:“剛開始我也不相信。但是父親說這一年來,阿瓦爾人勢力突然大增,阿克巴迅速統一各部,勢力一直擴展到魔山茍斯魔多以西。鵜鶘關一役,他們出動十萬大軍,武器并不比安西人差,雙方在鵜鶘關下混戰,關下一片血海。而且老哈多給父親的書信中提到了半獸人。”

    諾丹一驚:“半獸人!?阿瓦爾人怎么會和半獸人混在一起?!愿神懲罰他們!”

    卡索聳聳肩:“你忘了,他們身體里原本就流有獸人的血,不過幾百年來沒聽說過他們和半獸人聯合作戰。也正是因為這個,老哈多很擔心,所以父親壽辰他也會來,我估計是商量和我們聯合抗敵的事,畢竟安西和夜北唇齒相依,世世代代的交情。”

    諾丹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內憂外患,詭異之事層出不窮,殿下,輝煌了千年的加尼亞帝國如今已經搖搖欲墜了。”

    卡索沉吟著:“就像那頭雪獅,總讓我覺得或許真的如預言所說,暗夜降至。”

    諾丹雙手合十,做了個祈禱:“愿神保佑。”

    卡索不愿意繼續這個話題,他笑笑:“不說這些煩心事了,說說我的孩子們吧,這段時間父親送他們去學習,結果怎么樣?”

    提到孩子們,諾丹眼睛一亮。

    辛姆等人也都趕上,聽到卡索提孩子們,全都笑起來。

    諾丹捋了一下他的長胡子,瞇著眼睛:“其他人都還好,唯獨羅格……”

    諾丹搖搖頭,似乎不想說。

    卡索似乎對羅格很關心,停下馬,用一種憂慮的語調問諾丹:“又是羅格?羅格怎么了?”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692682_21_78-m
超級神基因
作者 十二翼黑暗熾天使
  未來波瀾壯闊的星際時代,人類終於攻克了空間傳送技術,可是當人類傳送到另一端的時候,卻發現那...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