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怨魂

  • 閱讀背景色

    兩邊的樹木飛速地后退,地上的枯葉和積雪被踏得飛濺開去,空蕩陰森的林子里,羅格和勞瑞一前一后,氣喘吁吁。

    “歇會,他沒跟過來。”跑到空地上,羅格喘著粗氣,抹了一把汗水。

    勞瑞緊緊攥著劍,他的手在不停的顫抖。

    “那是什么東西?!”勞瑞盯著身后的森林低聲問道。

    羅格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喂!你們兩個小子,過來!”遠處,一個坐在地上休息的士兵大聲叫了起來,士兵的身后,散落地坐著幾個拿著挖掘工具的同伴,地上隆起一個大土堆,那是那頭雪獅的墳墓。

    羅格和勞瑞走了過去。

    “我當是誰,原來是羅格王子。”士兵從地上站起來,看著羅格嘿嘿一笑,陰陽怪氣,露出了嘴里的一棵金牙。

    “王子,哈哈,真威嚴的王子呀!”同伴們都大聲笑起來,嘲諷取樂。

    “林子里有怪物!”勞瑞大聲說道。

    “怪物?!是不是裸著身子,胸前有這么大的****?!”金牙伸出粗大的手掌在胸前比劃著,一通陰笑。

    哈哈哈哈哈!其他士兵前仰后合。

    羅格緩步走到那個大土堆跟前,這幫人干活顯然浮皮糙癢草草了事,那頭雪獅并沒有埋得嚴實,露出粗壯的后爪和雪白的長毛。

    “埋的什么?”羅格指指土堆。

    “怪物,長毛美人。”金毛繼續調笑。

    “雪獅,一頭大雪獅,傷了我們好多人。”士兵中有人說出了實話。

    “是雪獅。”勞瑞站到羅格旁邊,看著從土里露出來的那只后爪:“道爾甘曾經跟我說過這東西,不過這么大的家伙可不多見。”

    羅格蹲下來,撫摸著那長長的厚厚的獅毛,他的手抖了一下,然后轉臉盯著那棵大樹。

    羅格站起來,走向大樹。

    勞瑞不明白羅格要干嘛,也跟了過去。

    兩人來到大樹底下,羅格低頭觀察著那個大樹隆出地面的交織、粗壯的樹根。

    “里面有活物。”羅格指了指樹根的一個地方。

    勞瑞笑:“能有什么東西,無非是一些偷東西的松鼠。”

    羅格搖頭:“我能感覺到它,好像是一頭小熊,它在里頭挪動,很憂傷。”

    勞瑞又笑:“羅格,這有些離譜吧,連它憂傷你都能感覺到?”

    羅格不理會勞瑞,蹲下身子,扒開厚厚的落葉,一個樹洞顯現在兩個人的眼前。

    笑容在勞瑞臉上凝固,他蹲下身子,把頭伸了進去。

    “你說的沒錯,果然有東西!看樣子還是頭小白熊!”勞瑞很興奮,探進去半個身子,掏出來了一團白乎乎的小肉球。

    “神呀,它還活著哩……”勞瑞興奮地笑,突然笑聲戛然而止。

    哼……哼……

    那小東西在勞瑞懷里發出低低地悶聲,好像很生氣。

    白色的鬃毛毛,蒙著肉膜還沒有睜開的眼睛,有著粉嫩肉墊的還未成形的利爪。

    “羅格,這,這,這哪里是熊,分明是一頭剛出娘胎的小雪獅!”勞瑞把小雪獅塞到了羅格的懷里。

    說來奇怪,剛才還悶哼的小東西,一被羅格抱著,就安靜了下來,吸吮著羅格的拇指,動也不動。

    “它餓了,凍壞了。”羅格撫摸著小雪獅的長毛。

    勞瑞后退看了一眼那個土堆,士兵們正在插科打諢,顯然沒有注意到兩個小孩的所作所為。

    勞瑞咽了一口唾沫,湊過來低聲道:“聽我說羅格,雪獅是不祥之物,趁他們還沒注意,把它弄死扔了。”

    “不,我要把它帶回去。”羅格堅決搖了搖頭,把小雪獅裹緊自己的袍子里。

    勞瑞一把抓住羅格的手:“我說了,它是不祥之物!帶回去會惹麻煩的!”

    “你忘了,我也是不祥之物。”羅格自嘲地笑了笑,指了指懷中的肉球:“它是沒了母親,我也一樣。”

    勞瑞不說話了,他點點頭:“隨你的便,那我們得趕快回去。”

    兩個人大步走開。

    “嗨!王子殿下,不等你的怪物了!?”金牙在后面大聲喊著,笑聲陣陣。

    羅格沒有搭理,兩個人離開那片空地,走上了大道。

    走了一段路,可以搖搖看見前面營地鋪展開的帳篷。

    “咱們得快點走,晚上還有宴會,晚去了道爾甘又要嘮叨了。”勞瑞瞄了一眼羅格黑袍中隆起的一團。小雪獅睡得很安靜。

    啊!

    一聲慘叫從身后那塊空地傳來,接著是一陣慌亂的迎擊和大叫,然后迅速歸于平靜。

    羅格和勞瑞相互看了一眼,一口同聲地喊了一聲:怪物!

    接著兩個人撒丫子就跑!

    營地。士兵們正在拔營起寨,忙碌一片。

    角落里,一個老頭坐在一塊石頭上正在繪聲繪色地講故事,身旁圍著一堆衣著華貴的小孩。

    老頭穿著一身灰不溜秋的麻布衣服,瘦小干枯,身材矮小,臉上滿是褶子,一頭白發稀疏得似乎數都數得過來,卻扎了一個不倫不類的小辮子披在腦后,活像一條豬尾巴。

    “這時候,一頭黑龍出現在了紅胡子薩爾的跟前!”老頭咧嘴著,露出一口黃牙,伸出枯柴一樣的手掌比劃著。

    “哇,龍!”孩子們發出一陣驚呼。

    老頭笑了笑:“對,是龍!全身覆蓋火焰的龍,黑龍焚提爾,火龍之王!”

    “那紅胡子怎么樣了?”一個面容清秀的小姑娘沉浸在老頭的故事中,擔心地問道。

    “想知道?”老頭色迷迷地盯著小姑娘。

    “想!道爾甘,快說!快說!”孩子們催促著。

    老頭摸去了嘴角的口水,看著小姑娘:“那你得給我香一口。”

    為了這故事的結局,小姑娘奉獻上了自己的一張粉嫩的小臉。

    老頭美美地親上了一口,感嘆著:“西巴拉咕!還是小姑娘奶奶的味道正!好,我們繼續!”

    孩子們發出一陣歡呼。

    老頭的旁邊,一個高大的男人捋起袖子在磨著劍,塊塊肌肉綻出。男人黑發濃密,編著一頭辮子,膚色黝黑,他看了看道爾甘,笑著搖了搖頭,露出雪白的牙齒。

    嗚嗚嗚!沉沉的號角響起。

    “好了孩子們,趕緊滾蛋,要回城了。”道爾甘打發了孩子們,順便再小姑娘的臉上摸了一把,這才愜意地來到高大男人的身邊。

    “小兔崽子們還沒回來?”道爾甘一邊問一邊把摸過小姑娘臉蛋的手指放在鼻子下聞了聞,嘟囔著:“香,好像冰原上春天的粉提花。”

    高大男人磨好了劍,擦拭了一番,劍刃發出寒光。

    “跟你說話呢,曼托。”道爾甘站在這個叫曼托的男人的跟前,猶如一只小雞站在灰熊面前,卻器宇軒昂,底氣十足。

    高大男人憨厚地笑笑,雙手比劃了一下,指了指遠處,他看起來是個啞巴。

    道爾甘回頭,看見滿頭大汗的羅格和勞瑞飛跑了過來。

    “怎么了,丟了魂一樣。”看著跑到跟前驚魂穩定的羅格和勞瑞,道爾甘干笑了兩聲。

    “道爾甘,我們在林子里發現了這個。”羅格湊過來,揭開了袍子,露出里面的小雪獅。

    道爾甘的一張老臉頓時鐵青一片,老頭快速地扯著羅格的袍子把小雪獅蓋了起來,警覺地看著周圍,發現沒人注意這邊,這才一把把羅格扯進了旁邊的一頂小帳篷里。

    帳篷里,爐火熊熊。

    “你們說的都是真的?”道爾甘看著羅格和勞瑞,面沉如水。剛才輕浮的老頭現在幾乎變成了一個雕塑。

    曼托站在帳篷中,看著兩個孩子,眉頭緊鎖。

    “穿著黑袍,一雙眼睛通紅,好像鬼魂一般!”羅格重重點了點頭。

    “你確定沒看錯?”道爾甘好像不太相信,又問了一句。

    “絕對不會錯,那東西還對我們笑呢。”勞瑞補充。

    道爾甘不說話了,他和曼托相互看了一眼,兩個人的目光有著同樣的震驚和擔憂。

    “道爾甘,那到底是什么東西?他一出現我就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覺得森林中的樹木就是我的觸手,我就在他身邊一樣,到處都有我的耳朵和眼睛,我對周圍突然了若指掌,我感覺他不是人,因為他沒有溫度,而且我從他身上感覺不到他的靈魂……”羅格兀自說這話。

    “你有這樣的感覺?!”道爾甘神色大變,鷹爪一樣的雙手扣住了羅格的肩膀。

    羅格詫異地點頭:“是的,我也很奇怪,這種感覺之前從來沒有過。”

    道爾甘盯著羅格,目光在他的臉上審視著,極其認真,好像是在打量著一個寶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道爾甘忽然發出一陣干笑,連小辮子都抖了起來。

    羅格和勞瑞面面相覷。

    “把這小東西留下,出去收拾東西準備回城。”道爾甘接過小雪獅,打發羅格和勞瑞出去。

    羅格和勞瑞走到門口,又被道爾甘叫住。

    “記住,今天發生的事情不準對任何人說,尤其是你,羅格。”道爾甘臉色沉峻。

    羅格和勞瑞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但還是點頭出去。

    小雪獅醒了過來,聞著道爾甘身上的味道,發出了低低地怒吼。

    曼托看著小雪獅比劃了一陣。

    道爾甘笑:“你說得對,這小東西認得人,而且似乎只把羅格當成親人,你知道為什么嗎?”

    道爾甘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中有種掩飾不住的興奮。

    曼托睜大眼睛,似乎猜到了道爾甘的想法。

    道爾甘點頭,又是大笑:“那是因為羅格身體里流著偉大的柯里昂家族的血液!”

    曼托比劃了一下,臉色凝重。

    道爾甘收斂了笑容,捏著他不多的幾根白胡須:“我也納悶,怨魂這東西向來都生活在人跡罕至的沼澤、深山和森林中,冰原有,暗影山脈以西的西方大陸也有,從來沒有人在夜北城周圍看到。奇怪,奇怪了。”

    曼托又是一陣手語。

    道爾甘搖了搖頭:“你說的是,怨魂這東西以靈魂為食,毒辣得很,人一旦被襲擊,很快就會變成尸鬼,當年部落里有不少人成為了這樣的行尸走肉。不過怨魂在光榮森林出現,不太可能是因為這兩個小兔崽子,連雪獅都現身了,還有什么不可能?”

    曼托一聲不吭地看著道爾甘。

    道爾甘嘆息了一聲:“冰原上有句預言,何時雪獅出現在夜北城,何時暗夜降至,看來眼下搖搖欲墜的加尼亞帝國要經歷一場摧枯拉朽的黑風暴了。”

    曼托使勁地揮舞著劍,比劃著。

    道爾甘笑:“我知道我知道,你不用擔心羅格。加尼亞帝國完蛋和咱們有個屁的關系!咱們一輩子的使命是守護羅格。曼托,其實今天是一個大喜的日子。”

    曼托嘿嘿地笑。

    道爾甘捋著胡子看著外面,神情激動,眼眶濕潤了起來。

    “要是主人還活著,看到小主人身體的靈魂封印已經開啟,會多么開心。”道爾甘呢喃著。

    老頭走到帳篷外面,曼托跟著。

    道爾甘看著天,陰云密布的天,冷笑了一聲:“曼托,二十年,你我守候了二十年,終于等到了這一天,我多想看看小主人焚魂而歌的那一刻!”

    堅實如鐵的曼托擦拭著淚水,微笑地沖著天空比劃著。

    道爾甘忍不住笑:“你****的比我還貪心,龍?哪來的龍?千年來天空上就在再也沒有看到過它們的蹤影,早就滅絕了。曼托呀曼托,那時代已經過去了。”

    曼托聳了聳肩膀。

    道爾甘昂著腦袋看著天空,隨即又干笑了一聲:“豈是我比你更貪心,比你更貪心……”

    #############

    求收藏推薦。

    奶奶的,我也多么想像道爾甘一樣,蘿莉控一把呀,哼哼,哼哼。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692682_21_78-m
超級神基因
作者 十二翼黑暗熾天使
  未來波瀾壯闊的星際時代,人類終於攻克了空間傳送技術,可是當人類傳送到另一端的時候,卻發現那...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