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姑姑和哥哥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再醒來時,夜幕已經降臨,電燈亮了,一看就是瓦數不高的燈泡兒,只能發出昏昏黃黃的燈光,照在屋里,顯出一片暖暈暈的顏色。

    李淑蘭正在和一個背對著她的女子悄悄說著話。

    看來這就是姑姑了,依依想道。肚子餓了,尿片也濕了,她便嗚嗚哇哇了起來。

    聽到了女兒的哭聲,李淑蘭忙回過頭來,給眼淚汪汪的小娃兒換了尿片,把她抱到了自己的懷里解決伙食問題。依依很快就不哭了,水水潤潤的眼睛烏溜溜的,大口大口地吮著。

    李淑蘭伸手摸了摸女兒細細軟軟的胎發,抬頭看著表姐正看得入神,就笑著問她:“你看她長的像雙福還是像我?”

    “我看看啊,”張美娣仔細看了看孩子帶了幾顆淚珠的小臉兒,道:“好像眼睛像他爸爸,嘴和耳朵像你。”

    “我還有點看不出來,”李淑蘭笑道,“不過下午我婆婆也說眼睛像他爸爸,標準的雙眼皮兒呢。”

    “管她像誰,看這眉眼長大肯定是個漂亮姑娘,我都有點眼紅了,當初懷老三的時候,就想吃辣的東西,我和你姐夫都以為是個姑娘,名字都想好了,結果生下來一看,又是一個小子!”,張美娣笑道:“建中和建國也白高興了一把!”

    “你還別說,一般男孩都挺喜歡妹妹,上次建強趴我肚子上聽了老半天,還跟肚子里的孩子說了好多話,說等妹妹生下來,就要找她來玩呢!”李淑蘭笑了,“對了,怎么沒領他們過來?”

    “你今天不是剛回來嗎?猜你也沒啥精神,依依才這么點兒大,我估計這會兒也睡了,省的他們過來淘氣,再說了,咱們兩家挨著,什么時候不能過來?也不著急這幾天。”張美娣道。

    依依用餐完畢,打了個小小的飽嗝兒,細細看著面前的這個女子,皮膚白皙而細致,五官分開說來也不是特別出彩,可是組合在一起卻很協調,看著有種舒服而養眼的溫婉。剪著齊耳短發,體型偏瘦,穿著普通的藍色工裝褲和白色的確良襯衣,一點也看不出是三個孩子的母親,倒像是二十多歲剛成家的小媳婦。

    “說的也是呢。”李淑蘭笑道,“以后依依可有了撐腰的,三個哥哥,簡直都能橫著走路了。”

    張美娣樂了,道:“你說的是給你家姑娘當保鏢吧!”

    依依腦海中自動閃現出了自己走在路上,三個哥哥在后保駕,十米之內無人煙的壯觀場面。貌似也不錯的嘛!只是不知道有沒有顯擺的機會,呵呵……

    想著想著就差點笑出來,趕緊收緊嘴巴,還好談興正濃的兩人沒注意到她別扭的小臉,還在那自顧自的聊著。

    “嘟嘟嘟”!窗玻璃被敲了幾下。

    李淑蘭看向掛了天藍色竹子窗簾的窗戶,聲音就是從那邊發出來的,細細聽,還有著唧唧咕咕小聲說話的聲音。嘴角一抿,笑道:“肯定是你家的那三個,沒忍住,悄悄跑過來了。”

    一直在微笑著也不怎么說話的姥姥趿拉著鞋子去開門。

    “這幾個家伙……”張美娣有些頭大。

    依依趕緊集中了注意力,回到參加單位面試時的那種精神狀態來。

    果然如此,三個孩子魚貫而入,走在最前面的反而是最小的建強,然后是老大建中和老二建國,兩個家伙還帶點推推搡搡的,眼睛看向下方,似乎有點不好意思。

    建強則是不負眾望,一進來也不說話,只是眼睛一溜兒地四處瞄著。

    “這些孩子……”張美娣道,“不是讓你們好好在家里呆著的嗎?跑過來干嘛呀?”

    “沒事沒事,”李淑蘭用胳膊肘子碰了碰張美娣,道,“妹妹正醒了呢,你們快過來吧!”

    沒等下一秒,依依就被圍觀了。

    記得小學《思想品德》有一堂課講,路上如果遇到外賓,千萬不要圍觀……還有,很慚愧自己居然曾認為,把米蟲做到了最高境界的非大熊貓莫屬了,衣食無憂,而且待遇一級棒,怎么就忘了大熊貓是要被“觀賞”的呢?自作孽啊,依依瞪著面前的這三個小子。

    低下頭來離自己最近的是建強了,只有五六歲還沒長開帶著兩個酒窩的小小子,穿著不是哪個哥哥替換下來松松垮垮的米色小背心,笑嘻嘻的,伸出了沾滿泥土的小手,就要摸依依的小臉。

    千萬不要啊,依依心里哀嚎,雖然還是一個挺可愛的小屁孩兒,可是也不想自己臉上帶著兩個泥手印啊。

    堪堪碰到依依小臉的時候,小屁孩兒被拎著背心后頸拉開了,“你擋住我啦。”

    大哥,你真好哇,依連眼中連忙發出感謝的光芒,可惜沒被接收到。

    “一點也不好看。”被下了這樣的結論,依依很悲憤,我還小好不好,女大十八變,就算不變,我后天還可以從小喝牛奶多吃蔬菜水果……使勁兒瞪著面前表情不屑的家伙,大約十歲出頭,穿了件看不出本真顏色的藍襯衫,估計土堆里打過滾兒才能整成這種顏色,長的倒是濃眉大眼,像模像樣的。

    “我看挺親的呢。”另一個皮膚白凈的男孩說道。真不愧是我的二哥呢,才不像那兩個皮猴子,依依打量著,見他五官和老大建中很像,只是文弱些,穿著長袖的淺綠色秋衣,可是卻干干凈凈,顏色也鮮亮,還能看到上面的圖案,一個神氣活現的小男孩,下面有三個字“小靈通”。

    被擠出外圍的小屁孩兒建強扒著炕沿兒,還是看不到妹妹,便轉移了目標,抬起了眼睛看向微笑不語的李淑蘭,問道:“舅媽,妹妹怎么這么小,什么時候才能和我一起玩呢?”

    “嗯,等到冬天過完年,再到春天的時候,你就可以帶著妹妹出去玩了哦!”李淑蘭道,“到時候,就要你照顧妹妹了呀!”

    “好呀!”自覺被委以重任的小男子漢爽快地應道,“誰要欺負妹妹,我就打他!要打不過,我就去找大哥!”

    果然是……童言童語呀。

    “還有我呢。”斯斯文文的建國也不落后,說完脖子又扭了回去,看著搖籃你還是小小一團的依依道:“我教你畫畫兒寫毛筆字,還可以講故事呢。”

    “我教你功夫!”被忽略的大哥建中也瞪大了眼,不愿落后半步。依依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大哥,你說的不是實戰中自創的招數吧?

    “這些家伙!”張美娣不由得有點吃味,這么快就沒了立場,對你娘我也沒見有這么好哇。

    “好好好!”李淑蘭哈哈笑道:“到時候你們想領她去哪就去哪,想教她什么,舅媽都不管了!”

    依依能看到三只小熊雀躍的表情。

    時間就在大人們的說說笑笑和孩子們的打打鬧鬧中過去了。等到張美娣領著嘰嘰喳喳的孩子們出門回家的時候,夏天的傍晚涼風習習,四圍已經是一片安靜。晴朗澄凈的夜空中,星星點點閃亮,月光已如清輝般撒滿了郁家的整個院子。

    強撐著眼皮、猶自不肯睡去的依依,決定了無論如何,也不能離開鎮上,不能離開這個地方。也許這樣,就能有很多和以前不一樣的事情發生……

    咬定不放松,立根此院中。

    最終,連李淑蘭都耐不住困倦睡去了,依依還是不肯睡,兀自在心里盤算來盤算去,只是還是“無齒”小兒的她,終究架不住在搖籃里被姥姥一直悠悠晃著,還是不知不覺中緊抿著嘴唇睡著了。

    接下來的幾天過得乏善可陳,不外乎吃了睡,睡了吃。還好,作為嬰兒,不需擔心失眠的問題,醒來的時間只占了一小半,日子也小火車一樣,呈加速式地前進。

    正是一年中最熱的八月天,外面的熱氣無孔不入,幸而北方氣候夏天干燥,不用擔心遇到“桑拿天”。饒是這樣,依依也一直提不起勁兒來,蔫蔫的,連小麥小米的出場也忘了給予足夠的關注。

    不過基本上,還是可以確定,和自己以前在奶奶家看過的老照片一模一樣……

    郁小麥是瓜子臉尖下巴,剪著齊齊的劉海,亭亭玉立,身形已經有了幾分女孩子的裊娜。妹妹郁小米則是鵝蛋臉,鼻頭也圓乎乎的,看上去很可愛,眼睛和姐姐比有點細長,剪著男孩子樣的短頭發,可惜撅著小嘴,表情不太情愿。大約是被強行拉過來的吧,坐在椅子上沒有一刻鐘就大大咧咧的跳了起來,拉著郁小麥的的手要到院子里去玩。

    郁小麥則是不怎么說話,帶著些青春期女孩子特有的羞澀,抵不過妹妹的強拉硬拽,還是同她出去了。

    同來的還有爺爺奶奶,和長相平平帶著溫和笑容的郁家三叔,這樣,郁家人就算是全部見過面了,只除了沒來的郁四叔。聽郁奶奶說,四叔郁祿開學就是初三了,老師留了許多暑假作業,正趕著做作業呢,還有要提前看看開學后的功課……

    中午時,聽著對面房間一大家子在一起吃飯,碗筷叮當,夾雜著郁小米吵著要吃這個吃那個的咋呼的聲音,還有郁奶奶的勸阻聲,大家的談笑聲,獨自躺在搖籃里的依依眼皮只是發沉,越發地欲睡昏昏。

    將睡未睡間,模糊聽到有人在大門口沖著里面大聲喊話。

    還沒聽清楚說了什么內容,就沉入了甜甜的夢鄉之中。

    是不是在做夢呢。依依醒來時,看著母親明顯變得歡快明亮的臉,聽著她哼哼著的小調兒,才知道自己不是做夢,的確是真有人來過了,而且帶來的是好消息。

    很快她就獲知了消息的內容。

    郁爸爸,要回來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3517327_82_822-m
你好,少將大人
作者 寒武記
   又一次被撲倒吃乾抹凈的顧念之憤憤不平地控訴:「你們男人都一個德行!只關注女人的外在!膚淺... (馬上閱讀)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