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如歌PK千景王

  • 閱讀背景色

    回了云樓宮,兩丫頭激動得熱淚盈眶,左一個右一個的圍著虛脫在躺椅上的如歌。

    聽著一陣陣的空腹打鳴,如歌暗暗苦笑,果然裝逼是需要代價的,走了這么一遭路,現在的她簡直可以立即餓倒。聞著飄來的烤肉香味,如歌甚至想下令直接端上來得了,管它什么還是三分熟!

    可是,餓你得扛著,餓你得憋著,餓你得藏著掖著!

    誰叫她如今是正牌的**云妃呢。如今大庭廣眾的得罪了還未蒙面的千景王,此刻非常時期,倘若自己一不留神露出馬腳,即使這具身體是正牌云烈郡主的,也非得讓人抓出去砍了不可,畢竟她們的性格是天壤之別。

    “郡主,你太帥了!”非煙雙眼繁星茂茂的,直勾勾地盯著如歌,花癡般的叫道。

    “郡主,你都把我們嚇壞了,萬一陛下……”處事凝重的黎月,擔憂的望向如歌,眸底卻是神采奕奕的亮著,顯然,她對如歌方才的舉動也是十足的熱血。

    “嘿嘿,別擔心,有事我扛著!不過,黎月你們還是再去催催御膳房吧,我真的餓得快不行了!實在不行,就讓他們弄幾味小炒也成。”安慰后,如歌立即哭喪著臉,拉著黎月的手就差痛哭流涕。

    哼,什么結婚那天的新娘子是人生最美麗的一天,統統扯蛋!一個妝化了六個小時,試衣服又試得讓人虛脫,拜個祖先也得聽人念經頌德,想補點糧又說犯宮規,簡直是把人往死里逼!我看,我這個新娘是全天下最糗的還差不多!

    如歌心中,恨不得把御膳房的那些頑固家伙,個個拉出來進行思想批斗,這把人餓得快見閻王了,還說什么煮菜要按部就班,先這后那,不能跳脫程序。

    她牙癢癢的,恨不得一個巴掌隔空扇過去。

    催走黎月非煙,如歌的眼眸漸漸冷卻,眉彎微蹙。挑釁千景國的國威,接下來她要面臨的問題將會更加嚴峻,她得盡快想出個萬全之策,保全自己的性命無虞。

    沒過多久,黎月非煙幸不辱命,滿桌的菜讓如歌猶如餓狼下山,甚至為了避免形象問題如歌還親自關上了門。

    一番風卷殘云,在兩丫頭驚詫得呆如木雞,差點臉皮抽筋到腦癱時,如歌才一抹嘴上的油,放慢了吃速,熱情四溢地招呼著她們一塊用餐。只是,這原本專屬王與王妃的晚餐,她們怎有這個膽量染指?

    最終,兩丫頭被如歌的實際行動引誘得有些心動,非煙眼巴巴的瞅著黎月又瞅了瞅美食,看其模樣就如討食的狗狗一般,黎月無奈,壯著膽子上前邁了一步,這時,關上的大門“咯吱”一聲被輕輕推開,聲音不大,卻浸著絲絲冷氣。

    “鬼推門?”如歌后背一毛,本能的扭頭看去,只見一襲紫色錦衣的頎長人影,踏著最后一抹紅暈的染霞緩步走來,步子很沉很穩,卻隱隱含著些許煞氣。

    如歌撅了撅嘴,當逆光而上,看清來人的長相時,如歌在剎那間甚至忘記了呼吸。

    來人的輪廓剛毅冷酷,五官線條完美的勾勒出一張令人窒息的臉。薄唇性感卻帶著些拒人于千里的冷漠和高傲,狹長的鳳眸中黑瞳深邃,眸光宛轉凜冽,飛揚的眉更如一把離弦之箭,懾人心魄。美發被紫玉金冠束著,不失大氣的尊貴雍容,落下的長發垂至胸前,隨著吹進的晚風微微曳動,悠揚起一縷剪不斷的青絲脈脈……

    如歌手指一緊,將差點掉了一地的美食重新抓緊,順便合上情不自禁張開的、足夠塞下一個雞蛋的嘴。

    咽了口唾沫,暗嘆,不愧是桑海三絕之首,果然達到了妖孽的至尊級別。

    如果不是昨夜見識了烈如歌的傾城容貌以及她的魔鬼身材,又見識過同樣狹長鳳眸,容貌與之相似的桑海三絕之一的千護王,此刻的她恐怕早已鼻血沖天,氣血衰竭而死了,又或者心臟不堪狂猛,導致心肌梗塞而死。

    來人靜靜的站在她跟前,居高臨下的望著她,眼眸中冷酷的光芒里隱藏著些許殺意的冷漠,甚至不屑與鄙夷。

    一個堂堂郡主,竟然雙手并用,坐相吃相都極為不雅,他甚至懷疑自己走錯了地方。只是,那雙澄澈清瑩的美眸撲閃在那張傾城的容貌上,他斷定,這位毫無桂格,舉止不堪的女人便是今日正式入冊的新一代云妃。

    眸光輾轉,靜靜地打量著眼前這個素未謀面的妃子。想起自己身上稍顯凌亂的衣領,眉頭微蹙,他實在看不出這位除了貌美便一無是處的笨女人,有什么魅力能讓一直風流不羈,從不敢忤逆他的御弟今日氣沖沖的揪出自己,還一反常態一本正經的拖他來云樓宮。

    難道是那小子出色女人玩得膩了,對這個毫無風情的笨女人有點變相的在意?

    不管是誰的挑撥,誰的錯,總之,讓他們這對成就皇族傳奇的絕世好兄弟變臉,這個女人的心思就絕對不能姑息!

    如歌鎮定下心神,聽非煙昨夜的詳談,知道紫色是千景國的尊貴顏色,身上衣飾的紫色越多就說明人的地位越高,身份越顯赫。而眼前這個酷酷哥卻是一身紫色,紫金紋龍的衣袍,紫玉的金冠束發,況且,今日大婚,就連在**混得如魚得水的千護王也不敢涉足侵犯的云樓宮,而這人卻大喇喇的走進來,還毫無遮掩的目含殺氣的直視如歌,這些都無疑表明了此人的身份——千景王。

    如歌承認,他俊美得讓人窒息,氣度風儀無疑是王者的專屬打造,舉手抬足間生殺予奪的冷酷淡漠,但他風流遺世的美卻太過窒息,沒有千護王給人的惡魔般的隨和與坦蕩,沒有千護王給人的放浪形骸之外的瀟灑不羈,更沒有千護王那種惡魔般邪魅至極的致命蠱惑。

    這不,千景王有他對如歌打心眼兒里的嫌惡,如歌也有對他評頭論足的思考與計量,于是,兩人大眼瞪小眼,一聲不吭的在寂靜中僵持對峙。

    *

    精彩繼續o(∩_∩)o...敬請收收~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3035187_80_804-m
閨範
作者 青銅穗
  男人的對手在朝堂,女人的對手在閨闈。
  私生女勢單力孤,找個同盟吧!
...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