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針尖麥芒對對碰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最終,千景王上前一步,躬下身,伸出修長有力的手指,輕輕抬起如歌那漸染緋紅的臉頰,吹氣低語道,“你以為這么做,孤就會對你刮目相看?”

    說的是祭臺掀開頭蓋、拋去嫁衣的事,聲音很冷,卻依舊酷酷得好聽。

    如歌閉上眼,倘若依舊睜眼看那張精致的俊臉,她怕不忍心拒絕那近距離的曖昧,近距離的蠱惑。

    待停滯了一瞬的呼吸稍稍恢復,如歌鎮定的一把推開那曖昧的一指溫柔,微微側過身,拿眼斜他,低笑的開始反駁,“不錯,蓋頭是我揭的,嫁衣是我脫的,交杯酒也是我自斟自飲的!”

    在千景王眸光一凝后,又聽如歌輕笑的繼續反唇相譏,“怎么,我的婚禮沒你千景王參一腳的份,心里不爽啦?”

    千景王皺了皺眉,唇瓣一動間又見察言觀色的如歌飛速堵上,“想顯擺顯擺龍威浩蕩,過來嚇唬人,叫我知難而退,警告我別得寸進尺,是與不是?”

    某人啞口,氣堵在喉嚨里便欲發作,卻聽如歌毫無情面的下了最后的逐客令,“你的警告我收到了,可是我這里的廟小,容不下你這尊高高在上的菩薩,你還是請回吧,免得臟了你的腳。”

    “哼!”千景王冷冷一哼,能讓御弟另眼相看的確有點與眾不同。

    見千景王不怒不走,反而正兒八經的坐下,如歌嘴角一抽差點背過氣去,酷酷哥的臉皮真夠厚的!

    為自己斟上一杯佳釀,輕輕搖晃起琥珀金杯,鮮紅的瓊漿玉液在琥珀杯的掩映下更增晶瑩之色,杯中的那雙眼眸含著一抹諷刺的冷酷。

    “傳聞不可信,都說你溫柔嫻淑,文靜靦腆,卻原來這般潑辣傲慢,哼,這是我千景國,孤的地盤輪得到你來撒野?!你給我聽清楚了,第一,孤不想再見到你,孤走到哪兒,你得遠遠避開;第二,孤不想聽你說話,如果下次遇上,最好閉上你的鳥嘴!第三,要知道孤的底線,別拿你的美色自以為是!”

    哼,說得好聽,不就戀弟癖嘛!一個惡魔千護王的戀兄癖,一個冷酷千景王的戀弟癖,不管怎么說,這兩兄弟還是滿有共同點的。如歌怒著眼珠子瞪天花板,暗暗腹議,然而臉上認真的表情,卻狀似努力消化他這一番話一般。

    “好!我這里也有三條,咱們約法三章,其一,我的自由你無權管涉,只要不殺人放火,不超過你的底線;其二,云樓宮是我的地盤,我的地盤我做主!其三,別叫你那些吃飽了撐著沒事干的妃子招惹我,否則,做好花被辣手催的準備!”如歌見縫插針道。

    “成。”黑眸殺意一凜,“不愧是云烈國的,夠狠!”

    “呵,允許你耍酷,就不允許我耍槍啊!”如歌翻了翻白眼,“咱們擊掌為證!”

    “啪!啪!啪!”

    這下二話不說,三聲掌鳴,毫無遲疑地響徹在黎月非煙耳際,震驚得二人咋舌不已。

    別的妃嬪無疑都是將陛下往自己身上拉,而她們的主子竟然使勁把陛下往外推,難道唱的是欲擒故縱?不過,有這么決絕的口氣,而聽不出絲毫回旋余地的唱戲嗎?

    兩人倒吸了口氣,心中頗涼頗涼的。一個眼神的交接,她們幾乎可以肯定,如今的郡主與方才祭臺的性情一致,難道說被千景王前些日子的冷淡深深地刺傷了,絕望后性情大變?

    千景王狹長的眼眸微瞇,細細地品味杯中的美酒。

    與這個燙手山芋的女人撇清關系,雖然達到自己的預想,卻已在無意中偏離了原來的軌跡,原本應該雀躍的心此時竟隱隱的有些郁悶,有些措手不及。

    一個女人被自己的丈夫拋棄,如果她表現得痛哭流涕,他或許可以安慰一兩句;如果她的表情凄厲的哀怨些,他可以皺眉地鄙夷,斷定云烈國并非個個云太妃;如果她表現的悲憤欲絕,他甚至可以瀟灑的掉頭就走……

    可是,如今眼前與他約法三章的女子,卻沒有一絲徹底失去丈夫寵愛的覺悟,不哭不鬧不上吊,亮晶晶的眼眸里甚至看到了一層掩飾不住的喜悅,和一抹奸計得逞的狡黠之色。

    ……怎么回事?

    “掌都擊過了,怎么還不走?要我趕人?臉皮真夠厚的!”如歌如釋重負地坐好,左抓雞腿右持熊掌,左右開弓,毫無文雅的大啃大嚼起來,眼皮一翻,瞥見對面的帥哥依舊磨嘰磨嘰的自飲,不禁心中憤憤,閑人礙眼。要知道,這滿桌的美味佳肴,大部分都是連她聽都沒有聽過的稀世美味,不趁機逐一的海吃一通,怎么對得住穿越異世空間的自己。

    “聽說貴國郡主大字不識,連**解都看不懂,今夕大婚之夜,孤不介意親臨解疑。”千景王的聲音被詛咒的夢魘般響起,冷酷中帶著三分邪氣。狹長的美眸微挑,仿佛不愿錯過如歌臉上一個細微的表情。

    他這人很冷酷,卻同樣執著。

    方才他苦苦思索,突然腦海閃過一個念頭,捉弄她的欲望也在捉摸不透的如歌的刺激下放大了無數倍。眼眸含著三分笑意,三分邪氣使然的微瞇著,從未有過如此強烈的念頭,宛如見獵心喜。

    “什么?!大字不識?傳聞中琴棋書畫、詩詞歌賦樣樣精通的烈可兒,怎么可能大字不識?**?他,他怎么知道**?!”指筋一抽,雞腿、熊掌紛紛掉了一地,如歌突然想起來了,今早上被禮部趕來的女宮侍教導了一堆閨房密事,其中,還讓她看了一本畫著鳥圖一樣的東西。

    敢情,那就是……**?

    滄流大陸的文字她是一字不識,但他們的語言卻是自然已極的聽得懂,仿佛與生俱來就會的本能。但她知道,滄流大陸的文字、語言都是與漢語完全獨立的體系。興許是兩老妖施了魔法,讓她有融入滄流大陸的溝通能力,卻因為某些原因并沒有給她全部的贊助。

    想到某些原因,如歌咬著牙,再一次問候了兩老妖的十八代祖宗。但暗罵無果,只能咬著牙,繼續硬著頭皮上陣。

    至于當時沒有發覺,是因為非煙莽撞的闖進撞翻了書冊,待拿到她手上時已經倒過來了,因此她還饒有興致的翻了個遍,還暗暗揣摩圖畫中的奧義,沒想到,竟然……竟然是自己看錯了。

    如歌無比汗顏,此刻都有了頭撞南墻的覺悟。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0_803-m
啞妻火辣辣:山裡漢子寵上天
作者 江茶茶
  一朝穿越,宋瑤成了山裡漢的啞巴小媳婦兒,   還給小蘿蔔頭當了後娘。   要发家致富,要種...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