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 公平的交易

  • 閱讀背景色

    克里斯蒂娜習慣了做大小姐,自己對別人態度惡劣她感覺理所應當,別人對自己稍不尊重她就感覺難以接受,“喂!沒有人教過你接受別人的幫助之后要說謝謝嗎?”

    “我不習慣用語言表示感謝。”

    少年的語調不急不緩,聲音給人感覺很平淡,由醒來到現在他一直都是這種口氣,仿佛他每一句話都在陳述一個真理,就像太陽是圓的,火,是熱的。

    克里斯蒂娜氣極反笑,挖苦道:“耶?你以為你是誰啊?還‘不習慣用語言表示感謝’,那好,你現在告訴我,我們救了你的命,你用什么來感謝我們。”

    “我可以答應你一個請求。”少年此時說話的口氣和之前一次說竟是一模一樣,并沒有絲毫的不耐煩。

    “又是這樣。”克里斯蒂娜懷疑自己是不是遇到了傻子了,氣憤道:“那好,你現在就給我下車,我不想再看到你了。”

    “好。”少年沒有一點拖泥帶水,話音都還沒有落下,他就已經站起來,弓著身子往車廂外別走。

    “等會。”費奇站起身來擋在了車廂門口,轉頭說道:“姐姐,你怎么能這樣?他的傷都還沒有好呢。”

    “我這樣!我怎么樣了?”克里斯蒂娜如同一只發怒的雌獅,張牙舞爪的問道:“費奇,你搞清楚,我才是你姐姐,他可是和你一點關系都沒有,你怎么能偏幫外人來責怪你自己的姐姐?”

    費奇急了,“怎么沒有關系?他可是我救回來的。再說了,我也沒有責怪你啊!他的傷本來就還沒有好嘛!”

    “是你救了我。”少年說話的功夫又坐回到了馬車的角落,第三次重復他那句話,“我可以答應你一個請求。”

    再次聽到這句話,克里斯蒂娜連生氣的興致都沒有了,她感覺自己遇到了一只怪物,和這種怪物生氣,那絕對是自己找罪受呢。

    “對,是我救了你。”費奇見狀也坐了回去,說道:“你現在只需要好好養傷就可以了,我姐姐就是脾氣有點不好,其實心地很善良的。”

    少年沉默了一會,突然說道:“這個請求不算,你可以再說一個。”感情他把費奇讓他好好養傷的話也當成了“請求”了。

    布魯爾聽到這句話突然心頭一震,他能感覺得到少年之前的話是認真的,實際上由他醒來到現在好像就沒有一句話不是認真的。

    一個對別人的任何話語都能如此認真的人,那他對自己的所有話也肯定是認真的,也就是說,那少年說會答應別人一個請求,那他就一定會答應“一個”、“請求”。

    在他沒有設定這個要求的范圍的情況下,哪怕是別人讓他去屠神,他肯定也會答應,而且還會至死不渝的向著完成這個請求而努力。

    “這少年肯定認為自己的命是無價的,所以他對別人的承諾也是沒有上限的。這樣的人,就算現在實力還不是很強,將來也很有可能會成為一位傳奇人物。”布魯爾已經在心中給予了這少年很高的評價。

    “喂,你叫什么名字?”生平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人,克里斯蒂娜經歷了憤怒和無奈之后,竟然突然感覺有意思了起來。

    “哦,對了,這個不算是請求吧!”克里斯蒂娜故意開了對方一個玩笑。

    “我叫科勒爾,科勒爾·達克。這個不算是請求。”

    “科勒爾·達克!”克里斯蒂娜驚訝道:“你信奉的是暗黑女神?”

    這個世界上,不管是魔法、戰士還是魔戰士都好,想要獲得力量的話,就必須得要信奉一位神明,而且還要改用這位神明的姓氏,自己以前的姓氏只能作為中間名。

    就譬如克里斯蒂娜,她的全名就叫做克里斯蒂娜·戈爾德·費雷姆。這其中克里斯蒂娜是她的名,戈爾德是她的家族姓氏,費雷姆則是她信奉的火焰女神英格麗·百思特·弗雷姆的姓氏。

    像科勒爾·達克這樣只有名和姓的,那就只有一種解釋:他是平民或者是孤兒,之前根本就沒有姓氏,所以才會沒有了中間名。因為達克,毫無疑問是暗黑女神賈思麗·斯沃諾·達克的姓氏。

    “是。”名叫科勒爾的少年用一貫篤定的口吻說完之后,又補充道:“這個也不算請求。”

    克里斯蒂娜開始感覺自己之前和這樣的人較勁有點可笑了,“以后你只需要當你認為是請求的話出現的時候提醒我一句就可以了,不是的話就什么都不用說了,對了,我叫克里斯蒂娜·戈爾德·費雷姆,四星火系魔法師,你可以叫我克里斯蒂娜,也可以叫我的名字的簡稱:蒂娜。”

    科勒爾對她的話置若罔聞,自顧自的說道:“你沒有救我,就沒有請求。”

    克里斯蒂娜才剛剛感覺科勒爾不是那么討厭,結果這一句話,就又讓她的怒氣值爆滿,“我沒有救你?你也不看看你身上的傷口是誰給你包扎的。”

    費奇感覺科勒爾說話的方式有趣的很,從來沒有見過哪個人能在幾句話的功夫里叫自己姐姐哭笑不得的,“嗨!科勒爾,你太厲害了。”

    “費奇,你給我閉嘴!我正和他講道理呢。”

    “好吧!”費奇聳聳肩膀,乖乖的坐在了開進車廂門口的角落里。

    “喂,問你呢,你身上的傷口還是我包扎的,這難道還不算救你嗎?”克里斯蒂娜不依不饒的問道。

    “我的命只有一條,給你就不能給他。”科勒爾指了指角落里的費奇。

    “那好,我……”

    “少爺,請您出來一下。”費奇的話剛剛說了一半,卻突然被布魯爾給打斷了。

    很少見布魯爾會有這么沒禮貌得時候,不過費奇年齡還小,并不太注重這些,克里斯蒂娜又在和科勒爾較勁,所以也沒有時間理會。

    “有什么事情嗎?布魯爾。”費奇有點奇怪,有什么事情是不能當著科勒爾的面說的,還非要跑的這么遠。

    “少爺,等會你回去之后,一定要特意給科勒爾叮囑一下,只有當你強調你說的話是請求的時候,那才是真的請求,否則的話,其他任何的話語,都不算是對他的請求。”

    布魯爾的閱歷自然不是自家的小姐、少爺可以比擬的,雖然他現在也搞不清楚自己為什么會有這樣的感覺,但他就是直覺的認為,這個叫科勒爾的青年的請求對他們來說很重要。

    雖然這種直覺沒有任何的道理可言,但是布魯爾已經被自己的直覺救了很多次了,所以他選擇相信自己的直覺。

    “為什么?”對于這樣莫名其妙的要求,費奇自然是要問個究竟了。

    “因為科勒爾是個很認真的人,我怕你等會說出一些不可能的事情他也會照做,這樣就太為難人了。”面對的是一個十歲的孩子,布魯爾不想讓他了解到太多成年人的勾心斗角。

    “好,我知道了。”費奇也沒有想一下,他現在隨便讓科勒爾做一件事情,不就把這個要求完結了嗎?哪里還需要這么麻煩?他只當自己是做好事了,還有點沾沾自喜。

    布魯爾兩個人剛走過來,就聽克里斯蒂娜氣急敗火的說道:“費奇,你快告訴這個呆瓜,這個要求由我來提,快點。”

    “怎么了,姐姐?”

    “還不是這個呆瓜。”克里斯蒂娜指著車廂的角落說道:“他說什么命只有一條,所以只能還給一個人,既然之前已經確定了是你,我的話就不管用了。”

    “哦!這樣啊!那么科勒爾……”

    “少爺!”費奇的話又是才剛說了一半就被布魯爾打斷了,“能讓我先問科勒爾一個問題嗎?”

    費奇想起了布魯爾之前的叮囑,說道:“那好吧!你先問吧!”

    布魯爾站在馬車外,因為里邊光線太暗的原因,他并不能看到科勒爾的身影,只是找了一個大概的位置,說道:“科勒爾,如果……我是說如果,少爺把這個請求讓給小姐的話,那么你是不是就準備離開了?”

    “是。”科勒爾平穩的聲音從幽暗的車廂里傳了出來,“她之前已經說過了,讓我離開,永遠都不要讓她看見。”

    “果然是這樣。”布魯爾心中暗道。

    可能在克里斯蒂娜姐弟看來,科勒爾只是一個說話比較怪異的人而已,但在布魯爾看來卻完全不是這樣。他應該是一個驕傲、守信、并且極其聰明的人。

    因為他驕傲,所以他不允許自己欠別人的恩情,所以他想方設法的想要償還;而且在他的心中,不管任何時候,別人對他都只能是“請求”而不是“要求”或者其他。

    因為守信,他偏執的認為自己答應別人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所以他不想聽到一些自己注定沒有辦法完成的要求,但又因為他的驕傲,哪怕是要用一輩子去完成,他都不會開口給別人的要求設定范圍和上限。

    至于說聰明,則是因為他由始至終都沒有把話直接說明,如此一來,就有可能出現蒙混過關的情況,就比如說克里斯蒂娜的那句“你現在就給我下車,我不想再看到你了”。

    按照這句話的情況,科勒爾就完全可以心安理得的離開了,因為不是我不回報你,而是你不想再看到我而已。

    換一個角度想,對一個人永遠的退避三舍,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也算是一個很是有點難度的要求了。

    不過布魯爾畢竟已經是四十多歲的人了,雖然因為天賦不好,職業級別太低的原因,并沒有去過太遠的地方,但是二十多年時間的積累,還是讓他擁有了能夠洞明世事的能力。

    “如果……還是如果。”布魯爾特意強調了一下問道:“如果少爺一直都不提出請求的話,你會怎么做?”

    “一直跟在他身邊,直到他說出請求為止。”

    克里斯蒂娜姐弟被兩人奇怪的問答給吸引住了,此時都屏住了呼吸,目光不停的在兩人身上轉移。

    “那如果少爺遇到了危險呢?”布魯爾繼續追問。

    “我會盡全力保護他。”

    “如果你盡全力還保護不了呢?”

    “我會暫時離開,將來找到兇手給他報仇。”

    科勒爾這話一出克里斯蒂娜姐弟的臉色都是一變,雖然他們救人的時候并沒有想過讓對方從此為自己賣命,但此時聽到這樣無情的話語,心中還是有種說不出來的憋屈。

    只有布魯爾是一臉果然如此的表情,“一命換一命,果然很公平。”

    你救我一命,我幫你報殺身之仇,這本來就是一樁很公平的交易。

    “少爺!”布魯爾突然轉身說道:“您現在就請求科勒爾,請求他幫助您重新掌控戈爾德家族。”

    “布魯爾,這也太為難人了吧!父親以前教導我,幫助別人的時候不能想著回報,否則的話就不是善良、憐憫,而是貪婪、自利。”

    克里斯蒂娜則在一旁嘲笑道:“重新掌控家族,就憑他?他要是有這個能耐的話,也不會半死不活的趴在草叢里等咱們去救了。”

    科勒爾獨自坐在陰暗的角落里,一言不發,他在等這主仆三人的決定,仿佛對他來說,無論什么樣的決定都在他能夠接受的范圍之內。

    流風新書,請大家多多支持!謝謝大家了!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771445_21_8-m
大周皇族
作者 皇甫奇
  天地二魂常在外,唯有命魂住其身。

  命魂住胎,衍化七魄。
(馬上閱讀)

其他奇幻玄幻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