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錢偉康的情感世界

  • 閱讀背景色

    回到千源小區,錢偉康一路忙著和熟人打招呼,卻是心不在焉,有一股黯黯的失落感滿滿地占據了他的心,連帶著腳下的步子也變得沉重起來,因此他沒有像往常那樣爬樓梯,而是直接進了電梯,他家住在六樓,剛剛搬進去沒多久。

    “回來了!”剛進家門,錢母就聞聲從廚房探出頭來。

    “嗯。”錢偉康低頭換拖鞋。

    “見到人了嗎?”錢母仔細打量著兒子的神色。

    “見到了。”錢偉康老老實實地作答。

    “給了嗎?”錢母回頭看了下鍋里正在煎的魚。

    “給了。”錢偉康給自己倒了杯水,他都快渴死了。

    “那……人家姑娘接了嗎?”錢母很擔心這個。

    “嗯。”想起趙曉凡吃冰棍的樣子,錢傳康不覺失笑。

    “這不就得了?”看著魚煎得差不多了,錢母隨手關上煤氣灶,站在廚房門口一邊解圍裙一邊道,“那你還愁啥?”

    “沒……沒什么。”錢偉康有一絲恍然。

    “哦,對了,偉康,”錢母似是想起了什么,連忙招呼兒子,“你快來給我看看抽油煙機,怎么剛裝上就不用能?”

    “是嗎?”聽了母親的話后,錢偉康起身來到廚房。

    “這可是從你姐夫的一個熟人那里買的,人家連安裝費都沒收,”錢母有點發愁地,“這要是再給人家退回去……”

    “媽,”錢偉康上上下下檢查了一遍,最后得出了結論,“抽油煙機沒什么問題,是你沒接通電源,要能用才怪呢!”

    “真是這樣?”錢母來到近前一看,還有幾分不相信地。

    “你看!”錢偉康插上插銷,抽油煙機果真就運轉起來。

    “還是我兒子行!”錢母喜不自禁地。

    錢母離開后,錢偉康一個人來到陽臺,在那里,夕陽尚未完全消失,滿天空揮灑著將墨未墨的淡彩,將黃的、藍的、紫的、紅的隨心所欲地結合著,調染出夏天獨有的美麗景致。

    現在約有七點多鐘,正是人們的晚飯時間,因此樓下乘涼的、下棋的少了一大半,這個小區是新建的,面積不大,本來是他們廠的舊址,后來廠子因為擴大規模遷出,索性就將它改建成了單元樓,至于錢嘛!廠子拿大頭,工人拿小頭,蓋好后作為福利分給了全廠職工,其結果當然是皆大歡喜。

    錢偉康的父母都是這個廠的老工人,父親老實本份,勤勤懇懇地工作了一輩子,到老了仍是一名電工,母親則干了三十多年的倉庫保管,而他前年在省經貿大學一畢業,就被廠領導聘為了財務處的一名會計,也很幸運地趕上了分房,和他父母的這套面積差不多,在同一層,還是門對門,當然,世界上是不會有這么巧的事的,一切緣于他有一個好姐夫。

    說來也巧,錢偉康的姐姐、姐夫也都在這家工廠工作,姐姐是化驗員,姐夫在銷售處跑業務,其人頭腦活絡路子又廣,再加上作風正派,是丈母娘眼中一等一的好女婿,本來這次分房是沒有考慮錢偉康的,但是廠領導在大會上說了,要鼓勵和照顧青年骨干,當然這全是姐夫背后活動的結果。

    除了姐姐外,錢偉康還有一個弟弟,今年就要初中畢業,學習成績不太好,父母已經決定讓他報考技校學個計算機數控之類的,將來也在這個廠子找份工作,哈,看來這個廠子要由他家承包了,俗話說不是家人不進一家門,在這里恐怕要改成不是一個廠子的人不進一家門,當然,這只是玩笑話。

    慢慢地,暗夜籠上天幕,幾乎都要占領整片天空,既使還有一點點殘留的微光,卻已再也不能帶給大地任何光亮。

    而城市的夜晚,就這樣迎來了它的萬家燈火。

    “來,志斌,都是些家常菜,你隨意啊!”飯桌上,錢母熱情又不失慈愛地招呼著女婿,順便也沒忘給外孫女和小兒子夾菜,今天是星期六,按例他們全家人總要聚在一起吃頓飯,不過其實聚不聚的也無所謂,因為女兒女婿的房子就在五樓,抬抬腿就到,女婿如果出差,女兒自然就賴在娘家。

    “還是家常菜最好吃,”周志斌用筷子點著桌子上擺的紅綠辣椒絲涼拌藕片、醬香雞塊、清炒苦瓜煎得兩面金黃的帶魚感嘆,“您不知道,外面的那些菜都是照著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就像……就像老和尚念經一樣,翻來覆去的也就咕噥那么幾句,這一開始還有點新鮮勁,時間長了,誰受得了。”

    “嗨,這怎么又跟和尚扯到一塊了。”妻子錢偉麗捧著滿滿一砂鍋魚頭豆腐湯從廚房出來,“根本就沒有可比性。”

    “不比怎么能知道?”周志斌試圖解釋。

    “就你會說話。”錢偉麗不由抿嘴一笑。

    “我說的是事實嘛!”周志斌抬頭看向岳父。

    “嗯,”錢父點頭表示贊同,“咱們吃得就是這個味。”

    “偉康,你今天是怎么了?”錢偉麗盛了碗湯雙手端給錢偉康,可他卻呆呆怔怔的像是沒看見一樣,“魂不守舍的!”

    “怕是害了相思病了吧?”周志斌在一旁調侃道。

    “啊!”錢偉康回過神來看向大家,“什么?”

    “昨天你表姨家的明芳剛給他介紹了個對象,”錢母見狀,笑嘻嘻地向所有人宣布,“聽說那姑娘確實挺不錯的,也是大學畢業,在私立學校教書,和咱們家偉康同歲……”

    “是嗎?”聽母親這么說,錢偉麗很高興地轉向弟弟,“咱們家偉康的眼光一向挑得很,他能看上的一準錯不了。”

    “姐,你瞎說什么呢?人家……”錢偉康著急起來。

    “不是連見面禮都收了嗎?怎么……”錢母有點疑惑。

    “我沒瞎說呀!你臉紅什么?”錢偉麗帶著幾分好笑地。

    “看來我很快就要有個嫂子了。”看著哥哥窘迫的樣子,一直埋頭專心對付雞鴨魚肉的弟弟錢偉安也有所感觸地道。

    “舅舅要結婚了嗎?”七歲的外甥女好奇地問媽媽。

    “是呀!”錢偉麗給女兒仔細地剔著魚肉上的刺。

    “我要當花童了耶!”外甥女開心地叫著。

    “哈哈哈……”她的話逗得全家人哄堂大笑。

    煩躁地合上書,對面前正在流覽的網頁也失去了往日的興趣,錢偉康索性將整個身體倚入寬大的電腦椅中,一想起這兩天來和她見面時的情景,他的心就如沸火般燃燒起來。

    而這個她,當然就是指的趙曉凡。

    她漂亮嗎?當然,起碼錢偉康是這么認為的,那天她在餐館門口一出現,就吸引了他的全部目光,簡單的天藍色連衣裙,簡單的馬尾辮,參差不齊的斜劉海,一雙不特別大的眼,亮亮的特別有神,再加上兩道彎月眉,那種美無法形容。

    該怎么樣來形容她呢?真誠、坦率、靈動、可愛,還有一點小小的狡猾和刁蠻,是他所喜歡的那一型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在他對自己未來人生的規劃里,娶妻生子是必然的,而溫柔賢惠當然是所有男人對女人的推崇,他也不例外。

    二十三年的刻板人生波讕不驚,錢偉康是從來不相信愛情的,雖然他對小說文學之類的東西不感興趣,但有一句話印象卻特別深刻,也不記得是在哪兒看過的,就是“所謂山盟海誓,純粹年幼無知”他覺得說得對極了,一直到了今天。

    他當然不是傻子,明白她對于這次相親不過是敷衍了事,而他也明白,她沒有看上他,因為她連正眼都沒瞧他一下,所以當天晚上他就給夏明芳打電話,拐彎抹角地打聽她對他的印象如何,對方說還可以,這一句已經讓他欣喜若狂。

    后來他又聽母親說,按本地的規矩,如果男方沒意見的話,應該要給女方見面禮,也就是錢,否則拖得時間久了,會被女方認為是沒誠意,事黃了也說不定,于是他今天就連忙依照母親所交待的數字給她送了過去,雖然是鼓了二十多年的勇氣,可還是害怕被她拒絕,所以丟下錢后就慌忙走了。

    回到家后,他一直在想,如果她對自己不滿意的話一定會把錢退回來,或者讓介紹人轉交也說不定,這個想法讓他坐立不安心亂如麻,什么事情都干不了,之前他一直追著夏明芳打聽有關她的事,現在卻真有點怕接到對方的電話了。

    其實說句實在話,錢偉康這個小伙子還是挺不錯的,相貌端正,文質彬彬,就是骨頭架子有點偏大,因此略微顯胖,雖然性格內向,不善言談,但并不能代表他的感情遲鈍,在求學的時候,就曾經有好幾個條件不錯的女生對他明確地表示出好感,但他對人家除了一般同學關系,就再無其它,后來參加工作后,就陸陸續續地開始有人給他介紹對象,可是不知怎地,竟然沒遇到一個合適的,所以家里人才說他挑剔,其實連他自己也說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想什么,直到昨天看到了趙曉凡,他才突然明白,他想要的那種感覺——就是心動!

    對,心動,對于他來說,一種從未有過的感覺!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2-m
萬里行屍
作者 夢之邪
  一個由一百年前消失的古村揭開的趕屍歷險故事......
  一張民國時代的老照片...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