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我會想你的

  • 閱讀背景色

    第二章我會想你的

    話說四個粉衣女子并沒有按照約定一里地外再打開傘,此時正有些尋開心似的去而復返。賣傘青年此時有些莫名其妙地一路小跑過去,同時其他的手中還有幾把傘的小販也一路爭先恐后奔了過去。一是抱著小販的思想看看這幾個美女還會不會再買下一把傘,主要原因嘛,呵呵,是哥你就懂。

    此時的天空陰沉得更加厲害了,完全沒有清明時節天光破云的美妙。在眾人完全沒有注意到的西南方向不遠處,一個曼妙身姿的姑娘離開剛才的草亭,正在幾個護衛的保護下朝這邊款款而來。

    “賣傘的,你說說,為什么會寫錯字?自己看看”,剛才那個粉衣女子有些狹促地緩緩說道。

    “錯,哪里錯了,對的啊!”說完仍然將手中的字條遞了過去。還一臉“哥是正確的”神態。

    “這,這……這不,明顯錯了,還不認賬,枉你還是一個讀書人。”粉衣女子一開始還是被他這種自信滿滿的樣子給蒙蔽了,不過就那么一會兒,跟眼前這個瘋瘋癲癲的怪胎相處久了也開始有了免疫力,不過那個反射自然還是會慢那么零點幾秒。

    “姑娘,你不要亂說哦,我可以以我的人格來保證這個字是絕對完全正確的。”心里卻是想著:‘這次看你還不著道,我就不信你有那么厲害。’

    “胡攪蠻纏,呵呵,不過我喜歡,那你倒是說說為什么是正確的?”

    “這個,姑娘當真想知道?”賣傘青年裝作衣服很為難的樣子。

    “既然回來了,當然是想知道了,怎么,說不出口?還是意識到自己錯了。”

    “那好,姑娘且如此豪放,在下若是推辭了豈不是顯得小家子氣,姑娘且附耳過來。”臉上雖是大氣凜然可是心里卻是猥瑣的開了花。

    粉衣女子一臉無所謂的樣子湊近,賣傘青年以一種壓得很低的聲音說了一會。只見粉衣女子臉上神色一時羞愧,一時悲憤,一時還有些淡淡的得意,還會忍不住笑出一兩聲銀鈴般的笑聲。惹來周圍幾個小販好奇且狐疑的眼神,而其他的三個粉衣女子剛開始和小販一樣的反應不過,一會兒之后卻是也有些忍不住用手掩著嘴輕輕的笑了出來。那份美麗給予我們親愛的賣傘青年那是相當的震撼。

    在沒人注意的一刻,賣傘青年和粉衣女子互相暗送了一個眼色,突然粉衣女子拔出長劍,直直的壓在賣傘青年的喉嚨處,眼神里全是殺氣。這一來原本湊過來的小販頓時被嚇的不輕,想走卻又害怕其他三個長劍在握的粉衣女子,于是只好靜靜地呆在原地,心里卻在求著諸天神佛,與自己無關。

    賣傘青年好不容易擠出幾滴眼淚然后悲天憫人的樣子,深情款款地說道:“曾經有一張紙條放在我的面前,我沒有在意,等到寫錯了我才追悔莫及,如果上天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將那個字重寫一遍,如果非要加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

    看著周圍一片癡迷的樣子,包括幾個粉衣女子臉上均流露出淡淡的紅暈,而喉嚨處的劍也漸漸離去。賣傘青年正在為自己的演技在心里大聲叫好:‘這段臺詞不愧是奪取少女心神的利器,雖然經過我的改編,這殺傷力已經遠遠下降,不過這結果還是大出意料之外’。

    同時大腦里閃現出曾經好像很熟悉的一幕,一個自稱龜丞相的人摸著八字胡子,一字一頓地說道:‘當時那把劍離我的喉嚨只有一公分,一公分哦,要不是我心里早有定計,或者只要那么一個小小的蒼蠅從那里這么一飛過,啊,我就掛了,所以你得佩服我的演技,最后提示一下千萬不要模仿,否則你會后悔莫及’。

    “這位姑娘,又何苦為難一個為生計奔波的小販。再說我看此人假裝斯文,胸中其實毫無點墨,簡直辱沒了圣賢,姑娘又何必和這等小人計較。”這一句不徐不緩的語調在其他人聽來感覺像那叮咚的泉水敲打在心坎上,不自覺會去想,會去陶醉。

    “哦,這么說來,姑娘你是知道這小販的底細的,不過本姑娘奉勸你一句,我們朔月宮的事,你最好少管。”話還沒有說完,邊上的另外一個粉衣女子就暗地里扯了一下粉衣女子的衣抉:“師姐,你忘記門規:在外行走時,不得隨意和人結仇;沒有宮主指令,不得私下提出自己的身份。”

    “這,一時慪氣,這……”頓時臉上開始顯現出驚慌失措的樣子。

    “算了,我們走吧師姐,你看對方雖然是世家小姐,但是那幾個護衛也不是一般的狗腿子,估摸著也會個一招半式。咱們還是趕快趕去和宮主會合為妥。”

    “是啊,師姐,走了”,其他幾個粉衣女子也附和著。

    賣傘青年此時正有些得意的看著這一切,如果硬要在這個世界開個奧斯卡的話,眼前這幾位粉衣女子絕對可以“引領風騷數幾年”,那演技絕對不是吹的。

    “我說這位世家小姐,你該不會是看上這位弱不經風,又會附庸風雅,毫無點墨的升斗小民了吧?”

    “胡說,本姑娘豈會看上這等下賤之人,簡直污了本姑娘的雙眼。”說完卻有些后悔了起來,想起老夫人的教誨,此時卻是恨不得把剛才那些話當做沒有說出口一般。他可以這么認為,可是別人了,那個被她認為是下賤之人的人,那些有些戲謔著笑的朔月宮人,還有那些圍觀過來的小販,最主要的是她身邊的幾個護衛。“回去以后,不準提起此事”。

    你道一個世家小姐,怎么會為了一個升斗小民而和朔月宮的人起了口角,原來是剛才那一番所謂的“哪里不同”的解釋像有一顆小石子一般敲打進了她的心海,然后激起一圈一圈的漣漪,說不明白那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感覺。然后便深深地陷入了思考,直到這幾個粉衣女子的去而復返,讓她不自主間會出來“抱打不平”。

    就在雙方為這個賣傘青年戴上“賤民”,“附庸風雅”,“毫無點墨”等帽子的時候,他沉默了,深深地沉默了。雖然剛才是在無意間看到這位世家小姐的出現,然后對方又一直沒有離去,便開始伙同朔月宮的粉衣女子演一出戲捉弄一下對方。不過現在當他聽到那些詞語的時候,就像九天之雷一樣深深地擊打著他那顆“早已蒙塵的心”。他在思索,思索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意義;在思索他那已經被磨滅掉的自尊和風流才情。心里一個聲音靜靜的回蕩著,‘我可以像個螻蟻一樣茍延殘喘,還要安慰自己:螻蟻尚且貪生,什么自尊,那不是哥的條件。但是我真的能夠就這樣像螻蟻一樣放棄曾經的熱血,放棄人生的抱負,還是仗劍天下,流血漂櫓?’

    “好了,各位,散了吧,用不著為了我這下賤之人傷了和氣。”賣傘青年以一種悲涼的語氣說了出來。

    “我,……我不是故意的……”世家小姐也明顯有些局促。

    “算了,散了吧……。我不會在意的”,緊接著在心里又補了一句:‘我只是會很在意,哼哼’。

    “這個,還給你,早點回去吧,這西子湖畔不是你應該呆的地方。”那個粉衣女子將“涌泉相抱”的紙條遞了過來,也已經不再有剛才捉弄人時候的得意,換來的是一副真摯的關懷。

    “送給你的,又豈會要回來”,說完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師姐,時間緊促,我們還是……”旁邊的三個粉衣女子看出場景的尷尬于是出聲打斷。本來剛才還有些愉快的場景就是因為這個世家小姐的不合時宜的話給破壞掉了。雖然她們剛才也聽到了要捉弄她的計劃,不過卻是沒有想到這個小姐說話居然會如此的刻薄尖酸。不但貶低了這個賣傘的“落魄才子”,更是在有意無意地嘲諷著朔月宮。要不是顧及著還要趕去和宮主匯合,以她們以往的辦事手段,此刻怕是已經將對方全數斃命于劍下了。管他什么教規門規,對方辱沒朔月宮就是已經宣布了離死不遠。

    此刻殺機陡升,那幾個圍觀的小販已經抱頭鼠竄,雙方就這樣沒有言語的對峙著,只留下賣傘青年在中間惆悵著他的人生之路。

    過了好久,“就這么瞪著,不累啊,說的就是你,你還看,……看誰,就是你”,賣傘青年好像突然間想通了什么似的,依舊用著他那個有些囂張的語氣指著世家小姐的一個護衛。而那個護衛也很配合的先是走看右看,最后很疑惑又很驚奇的看著賣傘青年。艱難地用手指指著自己的鼻子,半天了才憋出一句:“我?……”

    ‘倒啊,這么草包的人也學人家做超級保鏢’,“對,就是你,干嘛瞪著個眼睛,啊?不累啊?還是看對方是美女忍不住想一次看個夠?”

    “我……我……”半天也“我”不出一句完整的話。

    ‘要的就是這個效果,哥們,有潛質,繼續我頂你’。青年心理如此想著。

    “我……,我什么啊?想看就看唄,這么美的美女,是個男人就會忍不住想看,不看的那還叫男人?”說著帶著輕佻的眼神看向那個世家小姐。

    世家小姐本來就有些惱了,此時一看自己的護衛居然丟臉丟到家了。原先還以為打架的時候瞪著眼看對方是在正常不過的了,現在經賣傘的這么一提醒,一看自己的這幾個護衛,還真的是在盯著人家美女看,最主要的是平時怎么就不這么看著我?難道我就比別人差?不自覺地挺一挺胸脯,回家以后全部罰去守茅房,丟人啊。女人一亂想起來,那叫“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旁邊的幾個護衛以一種鄙夷的神色看著別人,殊不知,自己也是被人鄙夷的對象。

    賣傘的眼神里的驚奇一閃而過。“呃,那個……那個……還挺大的,呃,不,說的就是你,還看,打架就打架,瞪什么瞪。想瞪著就瞪大……大一點……”說到“大”字的時候,聲音明顯變得有些怪怪的。

    話未說完,對方的護衛已經開始“嗷嗷”的叫了起來,‘叔可忍,嬸不可忍啊’。

    眼看雙方已經劍拔弩張,賣傘青年向后退了一點,樂的看場免費的真實版打斗,可是天不從人愿。

    一個白衣勝雪的濁世佳公子正搖著折扇“風騷翩翩”地趕過來。

    “幾位且請罷手,如此大好時節,怎能夠……”

    “滾……”話未說完,那幾個已經紅了眼的護衛被人如此羞辱后,哪里還會在乎這么“來勸架的公子”。

    “大膽,你們敢……”

    “閉嘴”這次是所有人一起打斷了那個操作公鴨嗓子的人,這里的所有人居然還包括了他的主人——“風騷公子”。場面一下子冷清了許多,首先是對那異口同聲的閉嘴充滿了想法,其次各人都在想著接下來該怎樣收場。比如世家小姐一方,在想的就是:‘這一聲閉嘴喊出去,不但解決不了朔月宮的麻煩,還憑空增添了一個世家公子。雖然只是主仆二人,但是這個時候明知道雙方將要廝殺卻還是會將自己攪進來,這樣的傻事除了眼前的這位“瘋瘋癲癲的賣傘青年”外應該沒有一個正常人會這樣做。再說了看對方的衣著也知道絕不是來自于普通的豪門大家。世家小姐的護衛們此刻心里正在不停的抱怨:‘出來了就好吧,你還偏偏沒事找事;找事也就算了,但是也別找朔月宮的茬啊;最后吧,哥們幾個認栽了,誰叫你是主人了,就算對方是朔月宮,咋哥們也得保護你周全啊,再說了誰叫對方都是女人了;就算這一切咱都認了,可你也不能為了一個瘋瘋癲癲的賣傘落魄才子得罪人啊;末了你居然還在背后直說這個瘋瘋癲癲的人才思敏捷,英俊風流,這樣叫咱哥幾個以后的臉往哪里放啊’。

    而朔月宮的四個女子此刻想的也是:本不打算現在就有沖突,只是配合著這個“瘋人”玩玩的,現在看來好像玩的有點過火了。世家小姐就已經有點難對付了,誰知道她的背后是一個什么樣的背景?再看這個世家公子,地位絕對不會比世家小姐來得低。

    此刻的世家公子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臉上給人的是那種猜不透的表情。一會兒顯示很擔心,很緊張自己攪進來;但是一會兒又是一種從容,抱著和“瘋人”一樣看戲的態度而不必擔心自己的處境一般。這一切我們的“瘋人”自然看在眼里,他也不知道要怎樣去解開這個“死局”。

    “賣傘的,早點離開這里吧……有緣自然會再相見的……”說著便一個縱身閃轉著步上了半空,快速地朝著東北方向離去。這個世界有輕功不奇怪,奇怪的是為什么會那么快了?

    “哦,我會想你的,放心吧!”這句扯開大嗓門的話使得那端的云頭上一個趔趄,差點墜落下來。……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6_65-m
決戰第三帝國
作者 遠征士兵
  秦川,一個從沒上過戰場的教授,一個考古學家,因為元首的黑科技回到了第三帝國,並成為一名普通...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