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采訪

  • 閱讀背景色

    凌寒沒有跟進禮堂,她還有更重要的事,采訪顏雪峰。

    “凌寒,快點,慶典結束了。”曉云風風火火的闖了進來。

    “這么快就結束了?”凌寒覺得自己有點緊張了。

    “是啊!主任派我來通知你,顏雪峰已經先去主任辦公室了。他倆是老同學,先敘舊去了。”曉云抓起凌寒的胳膊,“快走呀,小心主任發飆。”

    “輕點拉,想制造殘疾呀?”凌寒掙脫曉云的魔爪,沖著門鏡檢查了一下自己“走吧。”

    “臭美。”曉云笑嘻嘻的挽住了凌寒的胳膊。

    人的天性,總喜歡窺視別人的隱私,和學歷教養無關,只是不同的人窺視的方法不同而已。一路上,曉云不停的賣弄她不知道從哪兒打聽來的八卦新聞。

    “你知道嘛?那個顏總,原來和咱一個學校的。”

    “知道。”

    “也是跟林教授的。”

    “知道”

    “他也是農村出來的。”

    “嗯。”凌寒的回答讓曉云備受打擊。

    “那你知道他為什么棄醫從商嘛?”曉云提高了嗓門。

    “不知道。”

    “不知道了吧!嘿嘿……”曉云得意的嘿嘿笑了起來。“想知道嘛?”曉云一副你求我吧,求我吧的表情。

    “不想知道。”凌寒看都不看曉云一眼,笑話,對付不了你,白一起過了四年了。

    “真不想知道?”曉云一把薅住凌寒,整個臉糾結成了一個大大的嘆號。

    “嗯。”

    “你,你真不好奇。”曉云還不死心。

    “你和我一起進去嘛?”站在主任辦公室門口,凌寒好笑的看著眼前的大嘆號。

    “啊?啊!壞了,主任還讓我去收拾會議室呢。完了完了……”曉云逃命似的跑下樓。

    再次的從上到下檢查了一遍,做了一個深呼吸,凌寒舉手敲門。

    “進來。”得到允許,凌寒輕輕的旋轉門把手。

    “凌寒呀,快過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顏總,咱們的校友。”坐在辦公桌后面的主任笑呵呵的沖著凌寒招招手。

    “這是凌寒,校記者團的副團長,今天特意來采訪你這位大企業家的。呵呵!”主任轉而望向隨意倚坐在沙發上的顏雪峰。

    顏雪峰,已經脫掉黑色的西裝外套,一件淺藍色細條襯衫,如果不是事先知道,真不相信他和有點謝頂的主任是同班同學。

    “顏總,您好。”凌寒禮貌的向顏雪峰打招呼。

    “啊,凌寒,你好。”顏雪峰站了起來,向凌寒伸出了右手,凌寒連忙也伸出了右手。顏雪峰很會保養,凌寒發覺顏雪峰的手比自己的還要柔軟。

    “顏總,早就聽說您的事跡了,您是我們學習的榜樣和目標呢!”

    “凌寒,你在這兒采訪吧,我去看下會議室準備的怎么樣了。”主任拍了拍凌寒的肩膀,“老顏,可別為難咱們的小校友呀!”

    “怎么會呢!我會積極配合采訪的。”顏雪峰無意看向凌寒,凌寒隱藏了眼里一絲的不快,還以笑意。一種錯覺,凌寒感覺顏雪峰的眼里好像有一絲詭異。

    “主任再見。”沒有時間細想,凌寒目送主任離開。

    “凌寒,詩意的名字,我想你出生在冬天吧?”顏雪峰示意凌寒坐下。

    “哦,我是臘月出生的。”凌寒坐到了顏雪峰對面的沙發上,拿起了采訪本,“顏總,我們開始吧?”

    “凌寒同學,我有個建議可以嗎?”顏雪峰答非所問,讓凌寒吃驚。

    “哦,顏總,你有什么問題盡管說。”凌寒輕輕合上采訪本。

    “我們到外面談好嘛?到處走走,邊走邊聊如何?”顏雪峰一臉的真誠,完全是征詢的語氣。

    “沒問題,顏總,那我給您做向導,學校這兩年變化很大的。”凌寒率收起采訪本率先站了起來。

    “好,謝謝你了,好久沒有回母校了,真的想好好看看了。”

    “顏總,您太客氣了。”凌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顏雪峰自然走到門口打開門,站在了一旁。凌寒猶豫了一下,先走了出去,顏雪峰跟在凌寒身后,輕輕的關上了門。

    “十年光陰,轉眼即逝,重新踏入校門,真的是感慨萬千呀!雖然一直在一個城市,卻總是沒有機會重回,或許是潛意識里不愿意重回吧!不知道怎么面對當年的恩師。”顏雪峰的聲音很好聽,充滿磁性,略帶著些許的感傷。

    “顏總,您太謙虛了,王教授經常拿您作為我們的榜樣呢!總說您是他教過的最有前途的學生之一。”

    “王韻致教授?”顏雪峰停下腳步看向凌寒。

    “是啊!”

    “王教授還好吧?當年可沒少吃王教授煮的方便面,呵呵。”顏雪峰忍不住呵呵笑了起來。

    “是啊,王教授現在還是那么喜歡吃方便面,呵呵。”凌寒也跟著笑了起來,最初的尷尬一掃而光。

    凌寒是個稱職的向導,帶著顏雪峰走過了所有具有代表意義的地方。有變化的地方,顏雪峰會告訴凌寒十年前那里是什么樣子。偶爾碰到熟悉的場景,顏雪峰提高聲音說“那里當年也是那個樣子的。”

    慢慢走回初來的路上,凌寒突然驚醒,自己犯了大忌了。自己是來采訪顏雪峰的,作為一個記者,忘了自己的職責,失去了主動,怎么可以呢?到現在為止,凌寒和顏雪峰相處融洽,卻沒有采訪到一點實質內容。

    從興奮中慢慢清醒的凌寒開始焦慮,拼命想扭轉現狀。整個采訪過程,凌寒感覺自己這是做記者以來最輕松也最失敗的一次采訪,事先準備好的問題幾乎沒有機會提出。

    “小心……”凌寒一驚,晚了,凌寒發覺自己的重心已經偏移了,地心引力已經不可抗拒,凌寒下意識的閉上了雙眼。地面是軟的?凌寒睜開眼,自己正趴在顏雪峰的胳膊上。凌寒只覺的自己真是丟人到家了。連忙站直身子,先看向顏雪峰的臉,顏雪峰正看著前方的大樓。

    “前面是圖書館吧?新建的吧?比原來大了許多。”顏雪峰指向前方白色大樓問道。

    “啊?啊!是,前年才擴建的,在原來逸夫樓的基礎上擴建的。”凌寒順了一下眼前的劉海,看向前方,內心里充滿了對顏雪峰的感激。

    “前面是我們校記者站了,顏總有興趣進去看看嘛?”記者站的出現,讓凌寒有了主意。

    “好啊,去看看凌寒的工作環境。新建的吧?我們那時候只有個詩歌社團。”顏雪峰欣然接受,讓凌寒興奮不已。

    “顏總,這邊請。”凌寒高興的帶著顏雪峰向記者站走去。記者站里傳來了嬉鬧的聲音,凌寒有點不好意思的看了顏雪峰一眼,伸手打開玻璃門。

    “大家靜一靜呀”凌寒拍了拍手掌,同學們的表現讓凌寒無地自容“靜一靜,聽到沒?”凌寒提高了嗓門。

    “凌寒,你嚎什么呀?采訪結束了?”可算有人聽到了,離著門口最近的一女同學兩腳蹬著辦公桌,身子動都沒動,背對著凌寒,只是把腦袋從椅子背上橫翻了過來。

    凌寒看著她的一對白眼珠,真想給她扣下來。“同學們,顏總來看望大家了。”

    “同學們好。”顏雪峰面帶微笑的向大家打招呼,不足十五平方的小屋子立刻一片寂靜。

    “誰,凌寒你說誰?”那對白眼的主人連忙收回脫離地心引力的雙腳。大概是長時間脫離地心引力有點不適應,整個人連同椅子翻了過來。一陣霹靂巴拉,夾雜著“啊!啊!”兩聲慘叫。大家七手八腳的涌了過來,扶椅子的,往起拉人的,一片混亂。

    “凌寒,砸到腳了嗎?”看著眼前的混亂,凌寒只想哭。顏雪峰一聲提醒,凌寒才看向自己的腳背。

    火突突的感覺,讓凌寒忍不住哎喲一聲,翻卷的表皮下滲出了點點血絲。

    “凌寒,活動一下試試,骨頭沒事吧?”收拾完爛攤子的同學都圍了過來。

    凌寒抬起腳丫,晃了晃“沒事,骨頭沒事。”

    “凌寒,對不起。”肇事者揉著屁股蹲在凌寒腳前。

    “沒事,沒事,就是破了點皮。”凌寒往后退了一步,剛好撞在顏雪峰身上。顏雪峰順勢扶助凌寒“別不當回事,還是去處理一下吧。”

    “顏總,真沒事,就是破了點皮,您看。”凌寒為了證明,抬起腳跺了兩下,該死的涼鞋僅有的兩根鞋帶正好能磨到傷口,凌寒忍不住裂了下嘴角。

    “這可是醫大,你眼前可都是未來的醫生,可別讓外人笑話呀!”顏雪峰依然保持著那一成不變的笑意。

    “是啊,凌寒,處理一下,大熱天的別感染了。”

    “對呀,不感染就沒事了。”同學們也勸著凌寒。

    “真沒事,誰有創可貼,給找一個。”凌寒高聲打斷一群烏鴉叫。

    “凌寒,這里有創可貼。”

    凌寒麻利撕開創可貼,在腳上并排貼下兩個。站起身子,活動了一下,“ok了,這就沒問題了。”

    “啊!顏總,快這邊坐吧!”聰明伶俐的人到處都有。

    “對呀,顏總,真不好意思,你看弄得……”凌寒懊惱的拍了下腦袋,一臉的愧疚。

    “呵呵,凌寒,十年前,也在這個屋子,我也曾發生過這樣的事情,看到你們,感到特別親切。”顏雪峰隨意的拉了把椅子坐了下來。

    “是嗎?顏總,您當時也是這樣摔倒了嘛?”那個惹事的家伙連忙湊了上去。

    “是啊,當時我就坐在那個位置。”顏雪峰指了指窗下“我們社團的第一本詩集要出版了,一聽到消息,興奮過度,就張了過去。”

    “呵呵,是真的呀!我喜歡把腳搭在窗臺上,椅子兩條腿著地,一邊曬太陽,一邊晃,很舒服的。”

    “顏總,您們那個詩集叫什么名字?我們去找來看看。”大家圍著顏雪峰,凌寒覺得自己已經成了局外人。

    焦點人物,永遠是焦點,一場混亂,就這么被顏雪峰輕描淡寫的畫過去了。

    一陣熟悉的鈴聲響起,凌寒下意識的摸向口袋,想起自己穿的連衣裙沒有口袋,根本沒有帶手機。可是這熟悉的鈴聲分明是自己手機的音樂呀,凌寒尋找著聲音來源。

    顏雪峰已經站了起來“嗯,知道了。”

    “同學們,今天真的很高興,讓我回憶起了美好的大學時光。我還有事,就先離開了。”顏雪峰轉向凌寒“凌寒,張主任好像有事,你的腳可以嘛?我們一起過去一下吧?”

    “沒問題的。”凌寒轉身打開門。

    “顏總再見。”“顏總,再見。”大家紛紛和顏雪峰打著招呼。

    顏雪峰沖著大家輕輕的擺了擺手“同學們再見,和你們聊天真的很愉快,好像年輕了許多,有機會再見了!”和凌寒一起離開了記者站。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2-m
我在撒旦教的日子裡
作者 猥瑣斯達叔
  一個中國留學生,進入邪惡組織的日子,沒有一晚睡過安穩的覺。   生死的較量,在夢魘裡進行...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