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嘖嘖的接吻聲

  • 閱讀背景色

    離開醫院的路上,是因案件的壓力,還是天氣的確太熱,一路上陳兵渾身上下一個勁地冒汗,索性搖下車窗的玻璃,頓時一股清涼的風撲面而來,霓虹燈次第點亮了城市的夜空,匆忙的人流、滾動的汽車來回穿梭;遠處廣場上歌聲飄渺,身姿舞動,城市在璀璨的夜幕下光彩奪目。此時的陳兵心里涌起一股從未有過的滿足,而另外一種情愫也在心底蠢蠢欲動,是啊,好長時間沒有和凌寒聯系了,她又該對自己發脾氣了。心理想著,手上的方向盤也就不自覺地打向東都醫大的方向。

    陳兵站在醫大女生宿舍樓下時候,301房間里所有的小女生們都擠到了陽臺上,仿佛剛才打給凌寒的私人電話,轉眼變成了公共電話。

    “凌小姐,警察來抓小偷了!”

    “是警察叔叔!”

    “陳警官,稍等,凌小姐馬上就到”

    陳兵笑著向樓上七嘴八舌的丫頭揮了揮手,打了個招呼。

    當身著長裙的凌寒飄下樓來的時候,陳兵紳士般地迎了上去,對視,微笑,攜手鉆進車里,汽車在眾位丫頭們的起哄聲中徐徐走出了校園,馳上了快車道。

    “去哪兒,說吧。”陳兵先開口了。

    “隨便”凌寒在堵氣。

    認識半年了,但不知是怎地,總感覺和他在一起,就好象幼兒園老師和孩子一樣。他只關心人家身體好吧,今天上的什么課,作業完成了嗎,累不累啊,和誰在一起,,吃飯了嗎?

    等等諸如此類的問題,男女之間親親我我的舉動他似乎壓根就不會。

    “那我們去吃飯。”

    “吃過了”

    “要不去新世紀公園。”

    最后一句話總算說到了凌寒的心坎上,陳兵習慣了無言以對,無言以對也就等于默許。

    踏著月色,走進公園,逾往深處去,陳兵越是暗自慶幸。幸虧今天出警穿了便衣,否則自已是一刻也不能在這待。草坪上足足有三對男女,糾纏在一起,其中的一對,撒花的裙子和烏黑的秀發,把底下的男子包圍的嚴嚴實實,如果不是踏車似運動的四只腳,陳兵怎么也不相信那是倆個人。

    竹林的后面隱約傳來嘖嘖的接吻聲,那聲響好似老太太嚼黃瓜,脆里藏著綿軟。香里揉著辛苦。

    陳兵被周圍的氣氛攪的心慌意亂。坐進石椅的時候,陳兵把凌寒摟進了懷里,小心翼翼的把發燙的嘴唇印在了凌寒的嘴唇上……

    短暫的溫存過后,兩人負罪似的逃上離他們最近的拱橋。先是對視,微笑,而后二人幾乎是不約而同的放聲哈哈大笑。

    笑聲剛一停止,陳兵便用頭抵住了凌寒的額頭。

    “寒,留下吧,去第一人民醫院做實習醫生好嗎?”

    “我沒資格,更沒有關系”

    “傻瓜,告訴你一件好消息,我爺爺答應幫忙了,幫你留下。”

    凌寒抬頭看看陳兵,眼睛里充滿了迷茫。

    “你不信,別看我爺爺退下來了,市委市政府里的領導可幾乎都是他的兵。好多還是我們的親戚呢?”

    “可是?”凌寒內心充滿了矛盾,真沒想到,他前兩天采訪顏雪峰時討論的不良社會現象,轉眼就在她的身上應驗了。

    “沒有可,只有是”陳兵自信的口吻有些不容置辯,“別說這個了好嗎?說點你們學校新聞,輕松一下。”

    “說就說,前天我在學校采訪了一個我們市重量級人物,他叫顏雪峰。那人知道的可真多!”一提起顏雪峰,凌寒馬上來了興致。

    “哪個顏雪峰?是不是那個開公司的呀!”陳兵顯然有些不耐煩,“好像也是你們學校出去的?”

    “他知道的可多了”凌寒唯恐他不信。

    “好了,別說了,我都知道了!”陳兵的口氣好象重了些,凌寒怔怔的看著他,不知自己到底做錯什么。

    “我爺爺想見你,他老人家想看看是什么樣的女孩子,可以讓他的寶貝孫子,第一次開口求他?”陳兵岔開話題,向凌發出邀請。

    “怎么你是第一次求他?”凌寒有點不大相信自己的耳朵。

    “嗯,第一次。”陳兵微笑著點點頭,“從小到大,就沒求過誰,包括我爺爺,我不想讓人說我靠拉關系走后門討生活。”

    “看來這點你有點像我,沒白教育你!”凌寒調皮的擰了擰陳兵的耳朵。

    “去你的,豬鼻子插蔥,你裝什么象呢?”

    “不過,也沒少讓他老人家操心,我性子比較直,上小學的時候,我們班一小胖子,仗著他老爹是局長,老是欺負我,有一次,在放學的路上,找個沒人的地方,讓我狠狠的收拾了一頓。”

    “你打人家了?”凌寒兩手托著腮,認真的聽著。

    “打了,打掉了那小子兩顆門牙!”

    “人家能輕易放過你嗎?”

    “后來,他老爹老媽鐵青著臉去找我爺爺,那整個一想打仗的架式。”

    “你挨揍了?”凌寒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上。

    “爺爺一開門,他老爹的臉一下子由青變白,然后又變成了紅色的了!”

    “那怎么回事?”凌寒一臉的疑惑。

    “怎么回事,倆個人,一對變色龍!看我爺爺的紗帽翅比他的長!”陳兵有點不屑一顧。

    “那這事不就好辦了?”

    “好個屁,那胖小子可不認這一套,隔天下午放學找到我,要和我單挑。”

    “你們又打上了。”凌寒有些擔心。

    “沒打,這次不能再打了,我不能再給爺爺給惹事了。我讓他打我,我保證不還手。”

    “他打你了?”

    “沒有,這小子也仗義,來了句好漢不打坐漢,這事就一筆勾銷了。”

    “嗯,所以你們后來成為鐵哥們了,對吧”凌寒長長的舒了口氣。

    “就那一次,是我惹了事,讓爺爺難堪,真的,到今天我都覺得過意不去!”

    “哪你說的小胖子叫什么?”凌寒窮問不舍。

    “看你一腦門子的官司,那我就全告訴你,免得你牽心掛肚的,就是法醫科的削一刀——蕭飛啊,你見過的,和我同學,要不怎么一塊讀警官大學的?”

    “哦,是嗎?蕭飛的兩顆漂亮門牙原來是假的!”凌寒夸張的叫喊招來四周一連串的責備。

    “小聲點,不過,咱可說好了,有蕭飛在的時候,千萬不能提起此事,別那壺不開提那壺?”

    “知道,你當我是三歲小孩,不過你這仗打的值,不打不成交,打出來一哥們。”凌寒邊說邊嘿嘿的笑開了。

    夜有些涼了,凌寒小鳥依人般的鉆進了陳兵的懷里。

    “兵,我想有個家”凌寒的輕聲軟語如草叢中的蟲鳴。

    “嗯,相信我,會有的,一切都會有的,我會為你撐開一片沒有風雨的天空的。”

    “誰說要你強撐了,我有雙手,有工作,靠我們倆的努力,我們爭取用十年,或者十二年,買到一棟真正屬于我們的房子,”說起房子,凌寒的眼里馬上閃爍著激動的神情。

    “估計再有一年半載的就差不多夠首付了。”陳兵充滿了信心。

    “到時,我要請最好的裝修師傅,幫我設計,構思。特別是臥室,我喜歡米黃色,我們就選米黃色做主色調,好嗎?”

    “隨你,只要你喜歡。”

    “還要再準備一間臥室,把爸媽接過來,一起享享清福,唉,兵,我突然想我媽了,”凌寒掙出陳兵的懷抱,眼睛里充滿了期待。

    “你不是天天和她老人家打電話嗎?”

    “可那是電話啊,光聽聲見不到人啊!”

    “那怎么辦?”

    “要不過幾天,你陪我回家一趟,好嗎,求你了!”凌寒開始撒嬌。

    “好好好,等我忙過這陣好嗎,手上的案子處理完,我一定去看她老人家。”陳兵重新把凌寒摟進懷里。

    “又騙人,天知道你手上什么時候能沒有案子!”凌寒不情愿地喃喃自語著。

    陳兵不在說話,托起凌寒俊俏的臉頰,小心翼翼的親吻著她的額頭,眉毛和發燙的嘴唇……

    凌寒緊閉著雙眼,盡情地享受著這蜻蜓點水似的溫柔,雙手不由自主的摟緊了陳兵的脖子,貪婪的回吻著陳兵。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0076_20096-m
鬼屋夜話
作者 謝絕假言
  《鬼屋夜話》又名《鬼話連篇》,系本人傾力推出的一個恐怖故事集,如果你是在夜晚、一個人獨處時...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