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以身相許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公子,已經找到令舅遺體了,你可要節哀啊!”送走眾人,老人語重心長地對林旭說道。

    “我舅舅?”林旭嘴巴張的大大的,心道:我何時多出一個來自古代的舅舅?怎么回事?

    老人點頭道:“對啊,皮貨行的苗老板不是你舅舅嗎?剛從西北接你回來啊!”

    “嗯?”林旭瞪大的眼睛,走到水缸前看了一眼,確信自己確是林旭,不禁搖了搖頭。

    “怎么?公子不記得了?”老人有些驚詫地看著他。

    林旭依舊搖了搖頭。

    老人繞著他轉了三圈,審慎地說道:“莫不是……摔壞了腦子?要不也不會問我年歲地方。”

    林旭已經意識到,可能發生了什么,奈何自己半點不知情。只能訕訕笑道:“興許是吧,什么皮貨行?什么舅舅?老人家您說與我聽如何?”這樣也好,至少省去一樁麻煩,萬一有人追問自己來歷,該如何回答呢?

    老人擠出一絲苦笑,沉吟道:“這么著,老頭子問公子幾間事?公子貴姓?”

    “林!”

    “哪里人氏?”

    “西北隴右。”

    “如何會掉入洛河呢?”

    “這個……”林旭微以遲疑,如是說道:“依稀記得,似乎是墜崖……”

    老人哂道:“這可就奇了,這些你都記得,怎么就不見得令舅了呢?”

    林旭著實為難了,心道:不是不記得,我壓根就不知道。尷尬道:“老人家,勞煩您告知在下。”

    聽著老人的敘述,林旭這才明白,原來臨近的龍灣鎮有個苗記批貨行,老板叫做苗奎,是洛陽一帶的出名人物。苗奎的妹妹多年前遠嫁西北,夫家姓林,年前夫妻倆雙雙病故,留下個十八九歲兒子。苗奎得知外甥孤苦伶仃,剛好自己膝下無兒無女,就前去接回。一來是替妹妹照顧孩子,二來等自己老了,也能有個贍養送終,一舉兩得。

    苗奎與外甥駕著馬車在肩擦嶺,一處險要的山道初墜崖,這些和自己都沒關系。事情要從那位美女說起。美女叫莫小魚,是老人的孫女,是洛河邊上的漁民,那日更好在河中發現了墜河的自己,林旭知道這個穿越而來的偶然。

    之后呢,有人發現了馬車的殘骸與苗奎的尸體,至于那位來自西北的少年哪去了?沒人知道。于是村名自然而然地將林旭認作是苗奎的外甥。偏巧他姓林,隴右人氏,墜崖落水,條件十分吻合,偏生苗家這位外甥第一遭來中原,誰也不認識,所以就這樣誤會了。

    林旭略一思量,心中暗自一笑,倒覺得這個是個好機會。一來自己有了個合法身份,而來聽說這家人是開皮貨行的,經濟狀況應該不會差到哪去。自己在古代身無一技之長,多個謀生的途徑好的。況且,眾人已經先入為主,自己還能否認嗎?

    于是裝作恍然大悟,表情痛苦,沉聲道:“我想起來了,那日山路陡峭,剛巧馬兒受驚,奔到山崖之外。多虧小魚姑娘相救,若非……只可惜舅舅他……”擠了半天,總算是擠出一兩滴眼淚來,顯得悲痛不已。

    老人欣慰地點點頭,說道:“節哀順變,想起來就好。舅遺體已經已經安置在洛神祠,等明日皮貨行來人了一同去拜祭,我先出去會,這會你先歇著,傷害沒好利索呢。”

    真是好人!看著莫老頭離去的背影,林旭不禁心中感慨,還是古代人樸實啊。

    “喝藥了!”莫小魚亭亭玉立站在門口,手中端著一個木碗,,神態極為恬淡。

    林旭示之以微笑,接過藥碗,忍不住多看了美女兩眼。莫小魚低下頭去,沒有非禮勿視的惱怒,臉上一層淡淡的紅暈,更像是羞澀。見一個衣著艷麗的中年婦女左搖右晃地走來,俏臉紅的更厲害,轉身跑開了。

    “公子身體好些了?”人未到,聲先至,中年婦女嬌笑的問候,林旭不禁浮起一片雞皮疙瘩。

    “多大嬸關心,好多了,請問您是?”交流總得搞清楚對方身份才行。

    中年婦女叫聲一笑:“當家的姓田,你可以直接叫我田媒婆,我給你說,這十里八鄉……”

    媒婆?林旭大惑不解,媒婆來做什么?總不是簡單的問候吧?

    田媒婆見他眼神有異,也不再吹噓自己的傳奇經歷,轉而步入正題:“小魚這孩子命苦……。”

    從田媒婆口中,林旭才知道,莫小魚幼年便沒了父親,母親撇下她改嫁了。多虧祖父莫老頭有一手打漁的本領,祖孫了才在這洛河邊上相依為命,有口飯吃,

    莫小魚漸漸長大,出落的極為標致,是十里八鄉的大美人,自十三歲起,上門求親的人就不斷。十四歲那年許個了潘家集李員外家的二公子,誰知訂親不久,李二公子就一命嗚呼了。李員外倒是個好人,不想誤了莫小魚終身,主動退親了。

    未嫁死了丈夫,莫小魚的名聲自然受損,終究美貌擱在那。一年多之后,白家溝一位莊戶人家主動上門求親,要娶莫小魚做填房。莫老頭見對方年紀不大,家底殷實,鑒于孫女的情況也就答應了。

    意外又出現了,白家這位出門時出意外又死了。這下可不得了,前后死了兩任未婚夫,任莫小魚長的再漂亮,又有誰敢冒生命危險娶回家呢?十七歲的小姑娘就這么背上了克夫的名聲,成了無人問津的“剩女”。

    “公子尚未娶親吧?”糟了,林旭早覺得不對勁,一個媒婆來和自己說一個姑娘的不幸訂婚史,能有什么好事。

    “呃……還沒有……”

    “你看我們小魚姑娘如何?”

    “挺好的……”林旭不禁有些遲疑,暗道:不是吧?莫非……

    田媒婆風情萬種地瞟了一眼,頓時讓他只打寒顫。只聽嬌笑聲道:“怎么?擔心小魚克夫?唉!不用擔心,別人也許是,但你完全沒必要了,肩擦嶺那么高掉下來都摔不死,命足夠硬了。何況是小魚救你上岸的,這不是天賜良緣,天作之合嘛!”

    “啊?”林旭心中驚道:不是吧,這么雷人,古人這么直接?這么開放?

    田媒婆笑道:“怎么樣?男子漢大丈夫,頂天立地,該知道要知恩圖報。小魚于你有救命之恩,公子你是不是考慮一下以身相許呢?”

    ps:修改中,尚未完成,銜接可能不太順暢,見諒!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992610_5_224-m
大宋將門
作者 青史盡成灰
  沒有楊柳岸曉風殘月,沒有把酒問青天,沒有清明上河圖……   一個倒楣的寫手,猛然發現,自... (馬上閱讀)

其他歷史時空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