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1.心結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那一年,入秋以來,雨水特別多,淅淅瀝瀝下了好幾天,整個城市籠罩在朦朧煙雨中。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旺盛了兩季的殘葉被秋風橫掃一地,干涸了一整個夏季的江水迎來了遲到的洪峰,市民們聚集在碼頭上觀看洪峰穿城而過的壯觀景象,這也是G市這個西南城市自古以來獨特的地域風光。

    葉子也夾在熱鬧的人群中,她沒有撐傘,獨自走在江邊的防護堤上,任細密冰涼的雨點打在臉上,頭上,順著發梢流進頸項,雖然還只是初秋,卻已有徹骨的寒意從心底油然而生......看著腳下奔騰的江水就近在咫尺,只要自己輕輕往下一跳,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徹底解脫,所有的煩惱憂愁也就此灰飛煙滅,但曾經的快樂也會奔流到海不復還了……

    葉子打了個寒顫,被腦子里突然冒出來的念頭嚇到了,趕緊甩了甩頭,發梢的雨珠灑落開來,不就是被那個豬頭排擠嗎?就想去死,真沒出息,忘了臨行前媽媽是怎么叮囑自己的嗎?一個字:忍。既然是豬頭,又何必計較,再搭上區區小命就更不值了。一想到媽媽,葉子的眼淚再也止不住了,想家的情緒就像此刻的洪峰奔涌而致,好想又回到那個古老安詳的南方小城,回到那個熟悉溫暖的家。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出門在外被人欺負是難免的,能忍則忍,人際關系是最重要的。當老師的媽媽是標準的賢妻良母,老實本分得過了頭,總是給她灌輸忍者哲學,受母親的影響,葉子凡事也以忍字當頭,為人總是謙讓三分。可是行走于漫漫江湖,艱險重重,光靠一個忍字又怎能所向披靡。

    欺善怕惡是人的本性,尤其是在G市這種競爭激烈弱肉強食的現代都市,人人都在為生存而斗爭,尤其是職場上的女人,有點資色的可以不顧臉面不擇手段博取上位,相貌平平的就能只能靠時間累積一套收放自如的處世之道,八面玲瓏的人際關系贏得一席之地。這一點是葉子到了G市后才體會到的。

    手機鈴聲打斷了葉子隨風飄飛的思緒,她漠然地看了眼手機,按下了接聽鍵。

    “你在哪里?跑銀行要這么久嗎?你是走著去的還是爬著去的?還不快回來,有人要報賬。”是女魔頭出言不遜的嘶吼。

    葉子剛剛緩過來的心情又被激怒了,是不是人啊?,怎么不會說人話呀?要是在平時她早就針鋒相對了,但今天,媽媽的告誡還言猶在耳,她強壓住騰騰上竄的怒火,深吸一口氣,盡量用淡定的口氣回答:“在路上吶!馬上就到辦公室了。”

    真他媽的煩!才出來半小時就催,催命呀!又要想快,又不讓我坐車,真是山寨版的女魔頭!狠狠掛掉電話,一貫溫順謙和的葉子也忍不住罵娘了,都已經5點10分了,離下班時間只有20分鐘了,這個時侯單位那幫同事早就坐不住急著往公車站趕了,誰還會來報賬啊?再說哪個單位的出納走著去銀行又走著回去上班呢?要嘛來回坐車,要嘛去了銀行就直接下班,俗話說靠山吃山嘛,這都是財務行當心照不宣的規矩,誰也不會去較真。只有這個惡雞婆欺負葉子新來的,故意刁難她。

    比起在辦公室受老巫婆的折磨,葉子寧可跑銀行,盡管銀行的白領小姐們眼睛大多也都是變光的,存款越多,她們的眼睛越亮。對待葉子那樣小公司的辦事員,她們基本是像打發乞丐一樣對待,抬抬眼皮子,面無表情地公事公辦,已經算是客氣的了。運氣不好的時候還得忍受銀行大客戶的優先插隊,小單位的出納都不愿意受這窩囊氣。不過,比起氣氛森嚴詭異的辦公室,葉子倒覺得跑銀行對于她不亞于片刻的解放和自由。

    葉子恨得牙癢癢的,她很清楚今天要是不回辦公室的話,第二天,領導就要找她談話了,說不定還要被人事處計上一次早退,累計3次早退,這月的獎金就泡湯,獎金沒了,就那點基本工資只夠吃飯的,房租和水電拿什么交?理智告訴她,不能失去這份工作,只有讓驕傲的自尊暫時靠邊,即使萬分委屈也只能忍了,因為對她來說,當下最重要的就是在這個陌生冷漠的城市生存下去。

    來G市之前,葉子一直生活在跟G市有天壤之別的H市,一個風光旖旎,民風淳樸的古城,無憂無慮地享受著透明的陽光,清新的空氣,父母的疼愛,朋友的關愛。也許正是古城原始的自然風貌和人文造就了葉子單純、善良、率真、脆弱的個性,也注定了她初來乍到G市的種種不適應。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2-m
被偷走的內臟
作者 冰菊傲梅
  東都市接連發生器官盜竊案件,負責調查此案的刑警陳兵,千辛萬苦終于掌握了案件的線索,當案件漸...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