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命運開始(—)

  • 閱讀背景色

    晨兒逃離了那春光旖旎的房間,不覺臉上如燒火般灼熱,剛剛自己故作鎮定,再不離開,只怕看著韓天烈那嬌妾火辣的身材,自己都要流鼻血了。晨兒想到韓天烈剛才的樣子,對他的行為嗤之以鼻,什么嘛,故意讓自己進去,真是不安好心。

    “小姐,你可算回來了,奴婢們擔心死了?”杏兒梅兒看著展晨兒的身影高興的走上前來。

    晨兒無奈的翻著白眼,說道:“有什么好擔心的,我不過是去欣賞了一幅現場版的**。”

    看到晨兒面色坦然的說著話,杏兒梅兒都羞紅了臉,雖然自己都未出閣,不過對于這**倒是有聽說過,她們不覺有點佩服小姐的膽量。一天下來,晨兒都在紙上寫寫畫畫,咒罵著韓天烈摧殘祖國的花朵,殘害婦女的身心。杏兒梅兒見狀,都嚇得不敢說話,真沒想到,小姐生起氣來那么厲害。

    第二天醒來晨兒看著杏兒梅兒準備著飯菜,韓天烈也不來找自己,不覺有些無聊,古代一沒電視,二沒電腦,哪怕聽個小曲也可以啊,什么都沒有,真讓人瘋掉了。晨兒不滿的嘟囔著:“杏兒,你們平時都做什么啊?”

    “小姐,我們平時就是整理房間,準備糕點,一直呆在府里,沒有什么特別的。”

    “嗯。”晨兒眼珠一轉,心想:不如我今天就做了這解放女性的英雄,說道:“你們今天什么都不要做了,需要什么大家一起做就好了。我們出府看看吧,不知道這里有什么好玩的沒。”

    杏兒不相信的睜著眼睛,“小姐,女孩子是不可以隨便去大街上玩的,特別是像你這么有身份的人。”

    “嗯,那我問你,王爺有沒有說不允許我出府啊,”“那倒沒有。”杏兒腦袋搖的像個撥浪鼓。

    “那不就得了,梅兒,你做事爽快,你不會有意見吧?”展晨兒一臉諂媚的看著她。

    “這·····可是小姐······”梅兒無奈的看著她,“好了,你去準備三套男人的衣服,我們換了衣服就出發。”

    “啊,小姐,干嘛要男人的衣服啊,”杏兒不解的問道。

    展晨兒看著她說道:“笨蛋,你不是說女孩子最好不要出門嗎?現在我們是公子了,出去沒事了吧。”

    不多時,梅兒已取來衣物。杏兒問道:‘小姐,我們還用向王爺請示嗎?”

    “請示什么,我們有人身自由權,他無權干涉,再說我們又不是不回來了,他有那么多小妾要照顧,哪顧得上我們。”晨兒著急的換著衣物。

    很快,三人收拾妥當,晨兒叮囑著她們不要再叫小姐,叫公子,免的穿了幫,并順機拿了些屋里值錢的首飾出發,并不忘說著可恨這個王爺,也不給個零花錢,害的自己出門還得進當鋪。

    遠處八角亭上,兩個如畫般的男子正在對弈,微風吹過,發帶衣袂飄飄,二人一黑一白,襯得這青山碧水越發清麗。

    一個匆匆的身影來到黑衣公子旁邊耳語到:“王爺,展小姐出府了。”黑衣男子聽聞手頓了一下,接著邪邪的笑著,說:“墨玉,你剛剛不是問我和展晨兒怎么認識的嗎?我勸你目前不要接近她,她的身份我還沒查清楚。”

    對面的白衣男子聞言,眼睛閃過一絲不甘,隨即隱藏了這絲情緒,徐徐的說到:“表哥說的是。”說完將棋子一放。韓天烈看著錯一子,滿盤皆輸的棋盤,沒有再語。想到自己昨天本想故意演戲氣她,沒想到自己反而被將了一軍,韓天烈就很苦悶。

    話說,展晨兒一行人出了府,第一件事便是去了當鋪,將從王府帶出來的首飾當掉,“公子,這樣不好嗎?其實我們可以告訴王爺,去庫房支的。”

    “哎呀,你不要啰嗦了,你那個冷酷的王爺,我跟他非親非故,他才不會給我錢,你不用擔心啦,我現在當掉這些首飾,他不會發現,等我考察好有什么打工的機會,掙了錢我就還贖回來還回去的。”展晨兒這么說著,也蠻心虛的,可憐自己乖乖女,現在穿到古代成了“小偷”,要是院長媽媽知道肯定會罰自己懺悔。

    “惜寶齋”,看來此處是個絕佳的地方。說完展晨兒就率先進了去,說道:“伙計,我們要當東西。”

    說完把從王府帶來的一個翡翠絡金釵和一副桃紅耳墜放在柜臺,雖然不知道行情,但是展晨兒還是識得這兩件東西價值不菲,因而只在王府拿了這兩件出來。

    只見伙計拿起金釵看了看,又偷偷瞄了展晨兒一行三人,然后匆匆跑去內堂,“哎”,看著伙計的神色展晨兒有些擔憂,莫不是這是家黑店,不多時,從內堂走出一個衣飾華麗的中年男子,說著:“這位公子,鄙人是這家典當行的掌柜,公子所當之物不知出于何處。”

    展晨兒有些心虛,糟了,光知道換上男裝,卻忘了拿的是女人的東西來典當,當下心上一計,說道:“這兩物乃是我母親的飾物,因路遇歹徒,錢財全被劫去,不得已出此下策。”

    只見掌柜大聲喝到:“此物乃韓王府上訂制,實不相瞞,本人除典當行外還經營金石玉坊,這兩物正出自我處。韓府上下本人沒有不識的,你三人瞧著面生,不知如何得這韓府飾物。”

    “這·····”展晨兒有些慌亂。

    “我家小姐乃······”杏兒還未說完,就被晨兒堵住嘴,說道,“快跑”,說完拉著二人趕快跑去。

    “追”,掌柜的一聲令下。

    “小姐,您怎么不讓我說。”

    “說什么啊,那本來就是我們偷拿的。”三人跑了沒多久,就氣喘吁吁,今天的街上雖不是集市,卻人流涌動,看來這天晟國還真是繁華,展晨兒對著迎面來的人群嘀咕著。

    “小姐,他們追來了,怎么辦,小姐,咱們還是讓他們抓住回王府吧。”

    “不可以······”晨兒還沒說完,只見從胡同里猛然沖出兩人擋住了去路。

    展晨兒看著四面包圍的人群,忽然大喊一聲:“救命啊,搶劫了!”

    原本包圍的打手看著圍過來的人群,喝到:“你這小賊,休要胡說,我家掌柜說了,你的東西來歷不明,可能從韓王府偷來。我們查清楚自會還你清白。”

    “鄉親們,你們看我三人手無縛雞之力,被這群莽漢包圍,我們若有這去偷盜的本事,又豈會被他們捉住。”說完,展晨兒已經眼淚婆娑,好在自己在孤兒院沒少演話劇節目,不然這表演還真不到位。

    周圍的人聽此,不覺對那些打手指指點點。這些人平白受了氣,不覺有些惱怒,揮著長劍向著晨兒,“休要胡說,老老實實跟我們走,不然不客氣。”

    不遠處,有一人已在酒樓欞窗邊看了多時,看著樓下精靈古怪的小人,不覺嘴角揚起一絲微笑。“公子,我們何時出發。”一旁站著的少年問道,這少年雖看著年紀不大,但骨骼極其清麗,長相俊朗,面色從容,一看就有著與年齡不相符的穩重。而他口中的公子,更可謂人上人。著一身纖塵未染的金絲紋絡白玉色錦袍,鏤紋銀色絲帶束著烏發,眉如劍,目如星,鼻梁挺拔,薄唇邊時不時上揚起微笑,一手執酒杯,一手執竹扇,饒有興味的看著窗外。

    “或許,我們可以幫幫他。”白衣公子輕輕吐到。

    “公子要幫他。”少年一臉不解。

    話說完,白衣公子將酒杯一放,凌空飛出窗外,酒樓中人只看到一白衣身影飄過,那俊秀少年將銀兩放在桌上,也緊隨其后。

    展晨兒看著這些人甩不掉,猛地將發帶扯下,說道:“好男不跟女斗,我都說不嫁你們掌柜了,又何苦相逼。”

    這群打手,看到晨兒海藻般的發絲隨風舞動,一雙大眼睛充滿了委屈,一時恍了神,晨兒拉住杏兒梅兒,說道:“快走。”

    剛跑出幾步,有一個打手率先反應過來,揮劍直指,說道:“弟兄們,不要讓這丫頭跑了。”

    眼看劍要觸到杏兒,展晨兒猛然往身后一拉杏兒,擋住了劍鋒,緊閉著雙眼。忽只覺一股力道襲來,那些原本貼近的打手便紛紛倒在地上,而自己被一有力的手環住腰向后退去,晨兒睜開眼睛,陽光有些刺目,她不知道是陽光刺得自己睜不開眼還是這個清雅仙容的男子太過閃耀,展晨兒只覺心底驀然流過一絲悸動,這樣在這個陌生男子的懷里,卻覺得那樣安然,仿佛世界都靜止了,如同攜手看夕陽西下又如看一場盛大的煙火絢爛到只剩下兩個人的呼吸。

    “姑娘,你沒事吧。”青瓷碎玉般的聲音流出。

    展晨兒看著那雙深邃的可以看穿一切的眼睛,小聲說道:“沒事。”不覺有些臉紅,慌忙掙脫了他的懷抱。

    男子卻不以為意,忽然拉起展晨兒的手,輕語到:“我們快跑吧,免的那群討厭的家伙追來。”展晨兒來不及反應,緊隨她跑著,說道:“你放開我吧,我的同伴還在后面呢。”

    白衣男子輕輕笑道:“你倒是很有義氣。放心好了。小石會把她們帶過來的。”

    “太好了,謝謝你。”晨兒任由他牽著,聞著風中木蘭花的清香,晨兒不知道自己為什么會這樣信任他,或許是他的清冷讓自己想起孤兒院里不少這樣外冷內熱的伙伴。

    不多時,二人已經遠離了市區,來到了一個僻靜的住處,白衣男子輕敲了一下油墨漆門,不一會,門打開,一個十五六歲的女孩子走了出來,身著鵝黃色衣裙,用彩絲線編著的辮子漂亮不失活潑,一張口一對小虎牙先躍人眼前,笑吟吟的說道:“公子,怎么才回來啊,這位是?”黃衫女子有些警惕的看著展晨兒。

    “小水,這是我在街上剛剛救的姑娘,小水,你是打算讓公子在門外不進去了嗎?”

    那個叫小水的姑娘聞言,調皮的做了個請得姿勢,白衣男子無奈的搖了搖頭,帶著照耀星辰般的微笑,拉晨兒進了門。

    走在白衣男子身后,展晨兒細細打量著,這庭院在外面看來不過普通人家的家園,但過了翠障,只見一處游廊連著四五間一色廳房,院子修的玲瓏有致,花叢中開滿了木蘭,想必那公子身上的香味來與此處,想著剛才二人的接近,展晨兒臉不由得紅了。

    進了房間,男子吩咐小水端些茶水,徑自坐在了紫檀木椅上,微笑著看著展晨兒。

    展晨兒慌亂的解釋到:“謝謝你救我,但是我真的不是小偷。”

    “哦?”白衣男子帶著脈脈的笑意看著眼前的女子。由于剛才的奔跑,額前有些細細的汗珠,黑發如云般傾瀉而下,如水般清澈的眼眸有一絲慌亂,一襲男裝穿在她身上非但沒有不倫不類,反倒增添了別樣的韻味。其實就連自己也搞不懂自己為何救她,又為何不用武功反而牽著她跑在街上,更不懂為何帶她來這個秘密的行館。

    “我······總之,謝謝你,我不是壞人,當然了,你也不是壞人。”晨兒有些結巴。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壞人啊~~~”說完,白衣男子打開檀扇,表情瞬間陰冷,沒有一絲溫度。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2_822-m
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
作者 囧囧有妖
  「這傢伙,口味是有多重,這都下得去口?」
  一覺醒來,她看著鏡子裡的自己, 爆... (馬上閱讀)

其他豪門世家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