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迷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2012年12月22日

    連續了一個禮拜的風雨,總算在昨夜零點即12月22號這一天停歇。

    早上七點多的時候已經天光大亮,抬頭望去,天空被洗刷的蔚藍,太陽更是少見的早起,懸掛在高空,耀耀奪目,精神十足,好像前幾日的惡劣天氣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南工大學惠新苑教學樓A座202教室

    “請同學們把與考試無關的東西放到講臺前面,身上的手機關機或是交到講臺上,如在考試過程中發現作弊現象,必將嚴懲不貸……”

    階梯教室前的講臺上,一男一女,兩位監考老師面無表情地講著幾百年不變的考場紀律。

    “……”

    考生們或是神游,或是竊竊私語,或是充耳不聞,這些話從小聽到大,對他們這些久經“殺”場的學生而言,無異于多此一舉,脫褲子放屁,反正就是一個字,考!

    監考老師自是明白下面那些學生的不以為然,可于他們而言,這也不過是他們的例行公事而已。

    “鈴鈴……”

    教室外的鈴聲及時響起,打斷了彼此之間無趣的沉默。

    “請同學們在拿到卷子后認真填寫自己的姓名、學號、還有你拿到卷子的類別,看清楚到底是A卷還是B卷。現在,考試開始。”

    公式化地交代完,兩個監考老師開始有條不紊地發放英語答題卡。

    考生們有的還在神游中,有的則是打起精神瀏覽聽力內容,有的卻是別具含意的互看一眼,打了個手勢,一切盡在不言中………

    南工大學在整個大學城內還算小有名氣,其校區規模和師資力量在整個大學城都是數得上名號的。這次的期末考試說普通其實也很普通,不過是萬千考試中的一次,說不普通也名副其實,學生的結業學分就包涵這些期末考試的成績。

    所以在大多數情況下,考生們還是要臨陣磨槍一番的,誰也不希望畢不了業不是?

    考試一如往常,老師和學生們都在各自扮演著自己的角色,可誰也不會想到,一場幾乎滅絕人類世界的大浩劫,已經敲響了警鐘,正式拉開了序幕。

    “啊!”

    “靠,咋回事兒……”

    “我擦!天怎么黑了?”

    “日全食!!!”

    考試才進行了沒多久,天空就毫無預兆的陡然變黑,教室陷入黑暗之中,大約十幾秒之后,才再度恢復明亮。

    教室里一時驚慌一片,搞不清狀況的考生們有的尖叫出聲,有的前后左右交頭接耳,有的則是準備逃命……

    但是黑夜的到來并未持續多久,十幾秒的時間不過彈指一揮間,讓那些還沒跨出腳“逃命”的考生們失去了機會。

    當眾考生被監考老師吆喝著坐下接著考試的時候,“黑暗”卻再度爆發了。

    三分鐘后

    “咳咳……”

    “咳咳……”

    “咳咳……”

    那個剛剛還坐在講臺前吆喝著“大家趕緊坐下,安靜,繼續考試!”的女監考老師突然劇烈地咳嗽起來,全身顫動著,仿佛疼的不行似的,部分還沒從“日全食”中清醒過來的學生奇怪地抬起頭看過去。

    只見她全身顫抖地站了起來,一臉痛苦地捂著喉嚨想要伸手去夠講臺上的水杯,剛剛抓起水杯,便聽到“啪”的一聲,水杯從她手中脫落,直直摔到大理石地面上,發出突兀又刺耳的聲響。女老師的血管像是快要爆裂了似得浮在皮膚上,眼睛突出,不過數息功夫便似再也抵擋不住地“噗”的一聲,噴出了一大口血,接著就軟軟的向一邊倒去。

    “轟~~~”

    剛剛的騷亂還未平息多久,階梯教室里立時又炸開了鍋,前幾排更是兵荒馬亂開來。

    離她最近的另一位男老師亦是大吃一驚,急急忙忙地站起去扶她,卻沒想到那位女監考老師越咳越厲害,嘴里甚至已經開始往外噴吐著團狀的血塊兒。

    “啊~~~!!!”

    這是前排看到意外的考生。

    “怎么回事兒?”

    這是最后幾排不明狀況的考生。

    “天吶!世界末日啊!!!”

    這是中間一排一個一直信奉末世論的男考生。

    “死人啦,啊!死人啦……”

    第一排離講臺最近也是最先跑過去的女學生探頭往講臺后一看,頓時面色慘白。她本是抱著幫忙和一點點好奇去看一看被講臺遮住一角的監考老師的情況,沒想到一眼就看到如此怵目驚心的畫面,一時嚇得尖叫出聲,無名的恐慌一瞬間彌漫開來。

    這一切只發生在短短幾十秒之內,大多數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幾秒鐘的沉靜之后,像似附和著女生的尖叫聲,整個考場教室開始驚慌地喧鬧起來。

    女監考老師嘴里的血越涌越多,仿佛要把全身的血液吐光為止,講臺后面的一大塊大理石已經被鮮艷的紅色浸潤,詭異刺目。癱軟的身體已經開始慢慢地僵硬,只剩一點點氣息可以看出還活著,其他已然跟“死人”沒有區別。

    青白的面色,僵硬的肢體,微弱的近乎沒有的鼻息……

    “天吶,天吶!老師好像死啦!”

    同是最前排的,剛圍攏在講臺前的另一名女生看到那連續不斷的吐血情形,亦是嚇得面無人色,雙腳更是不自覺的向后倒退。

    “安靜!大家鎮定一點!”

    最先過去的男老師一臉的無措,心里同樣很不淡定,嘴里卻還喊著安撫人心的話。

    可是,毛骨悚然啊!

    如此詭異的突發狀況已然使他不知到底該不該扶起女老師,心里發毛的他又是焦急,又是恐懼,最后,只能朝周圍聚攏在一起尖叫的女學生怒斥發泄。

    “閉嘴,別叫了!”

    “傻站著干嘛,還不快叫救護車啊!”周圍的人七嘴八舌的說道。

    “是啊,趕緊出去喊人吶!”其他人也紛紛附和。

    “SHIT!這他媽的到底怎么回事兒?”

    中間排跑上前的幾個男生也是茫然無措,七嘴八舌的或掏手機,或跑出去求救。

    “對對,快叫救護車,方老師還沒死,興許還有救!”

    男老師聞言,趕緊伸手在女老師的鼻翼下探了探,發現還有一絲若有似無的氣息,不由面上一喜,朝著周圍幾個傻呆呆的女生大吼出聲。

    “哦哦,是是,快叫救護車!快叫救護車!”

    “對,大家快讓開!讓老師出去!”

    “讓開,讓開!”

    學生們立時反應過來,擠擠攘攘地讓開一條道,給一把抱起女老師的男老師讓路。

    “這是怎么回事?”

    教室最后一排趕來的潘曉目瞪口呆地看著眼前的場景,老久沒有回過神來。

    所有的考生這會全都顧不上考試了,驚恐,害怕,焦急,絕望……各種各樣的負面情緒出現在了教室里。

    “咳咳……”

    “咳咳……”

    “咳咳……”

    似乎死神的玩笑還沒開完,教室里又出現了一陣咳嗽聲。

    但這次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片,五分之一的人都在劇烈的咳嗽,全身發抖,像似連鎖反應一樣,一個接一個。

    滿場的喧鬧聲像是被人掐住了一般,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只剩下一陣陣突兀地咳嗽聲。眾人臉色蒼白的怔了幾十秒鐘,而死神的鐮刀已經在各個角落響起。

    “噗……”

    “噗……”

    “噗……”

    和剛才女監考老師的情況一樣,在一陣劇烈咳嗽之后,那些考生開始往外吐血。

    見證之前女監考老師慘況的學生們,無不是驚駭萬分、肝膽俱裂。

    OHMYGOD!

    這他媽的到底發生什么事兒了!誰來告訴他們!

    那些咳嗽著的學生們立時就歇斯底里地尖叫起來:“啊,我不想死啊,咳咳,誰來……咳……救救我。”

    “誰能……咳咳……告訴我這是……咳咳……怎么回事?救命啊!”

    “救命啊!!!咳咳……救……我……”

    一個美艷的女生一臉的驚恐和絕望,她的嘴里一邊流著血,一邊向四周的學生求救著,俏麗的臉龐卻是說不出的猙獰,宛如恐怖電影里索命的女鬼。

    潘曉聞聲一看,此人卻是面熟,仔細一想,不就是本校學生會里的一枝花:副主席吳夢嘛!此時的她哪還有一絲一毫的從容不迫、淡定自如,分明已經嚇破了膽。

    “咳咳……”

    “救命啊……”

    “救救我……”

    呼救聲,咳嗽聲越來越弱,慢慢的,咳嗽的人一個一個地倒了下去,最后都是氣若游絲的一動不動,陷入昏迷中。

    所有還能站著的人都被這一切徹底嚇呆了,不自覺的,一點一點地挪到了教室的門口,本能催促著他們快跑,盡量遠離這個恐怖之地。

    這詭異的場景,出乎了所有人的想象。

    “難道2012真的是世界末日嗎?”潘曉不禁想起了瑪雅人的2012世界末日言論。

    “同學們,我們要幫助我們的同胞,大家一起來幫幫忙啊。”

    一個男生見此,不退反進,第一個站出來朝著聚攏到門口的學生號召道。

    “對,大家一起幫幫忙,這些都是我們的校友啊!”另一個男生也自動自發地站了出來,附和道。

    “沒錯,大家別怕,我們趕快行動,幫助他們,挽救他們的生命。”最先的尖叫女也努力克服心底的恐懼,站了出來。

    本就是熱血沸騰的年紀,經過這三人感人肺腑的相繼鼓吹,自是有人不顧害怕被煽動了。

    “兄弟們,一個女生尚且不怕,我們這些大老爺們怕啥!上!”

    這不,門邊一個山東青年看到這情形,頓時心潮澎湃,豪情壯志頓生。

    切,不就一條命嗎?

    咱二十三年后又是一條好漢,吐血算什么!

    少頃,教室里喧囂繁忙起來,沒事的學生們紛紛朝昏迷的考生走去,行動起來。

    潘曉一看這狀況,自是不逞多讓的投入到這個“珍愛生命,拯救校友”的行動中去了。伴隨著“啪嗒”“啪嗒”的凌亂腳步聲,學生們你背我抬地扛著那些昏迷的學生沖出了教室。

    潘曉和另一個女學生幫著一個男生抬著昏迷的學生踏出教室,剛剛轉過拐角,就驚得倒吸一口涼氣。

    這人山人海的狀況真的太嚇人了……

    原本還在奇怪跑出去叫人的學生怎么再也沒有動靜的潘曉這才徹底明白了原因。

    你說,南工大學這所大學城中最大的學校,光是教學樓、實驗樓、藝術設計樓就有十幾座,分布在東南西北四個角落,期中有那么多的教室,那么多的期末考試的學生,(南工大學的英語期末考試類似于四級考,各位系各個班都是打散分開的。當然,這也是學校重視學生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還有誰能來關心他們這個無數出事教室中的一個?

    看著從各個教室涌出的人群,潘曉只得努力抑制住內心的恐慌,專心不二的抱著手中的腳跟上前面的救援大部隊。

    她,是應該慶幸自己沒有昏迷?還是擔心自己可能正處于世界末日的恐怖預言中呢!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6_869-m
重生複仇:我在末世開客棧
作者 洛殿
  被一個渣男一騙幾十年,上下兩輩子,傾盡所有,洛夏苒也是累了。   不曾想,再次睜開眼一切重... (馬上閱讀)

其他科幻網遊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