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失敬,失敬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任泠下了樓,看了看周圍的事物,發現雖然是大夏天了,天亮很早,小區內人聲依然不喧鬧,要知道區里老人孩子很多,平日里可是非常熱鬧的,這只能說顧禮禮這家伙--太早了。

    等到任泠到了濱江路口,顧禮禮已經在原地不知打了幾個轉兒,顯然等急了。禮禮一見任泠就上前拉住她,一邊抱怨:“哎,大小姐,不是叫你快點兒到嘛,你怎么這么慢啊,我數數都數了好多個100啦!”“禮禮同志,你至于嘛,心急什么,哪有人跟你似的這么早,我們區的老爺子老太太都沒起來晨練哪!”任泠回答得不緊不慢。

    “那是,你們小區的那些大爺不是睡眠質量好么,再說了,我打了電話,人家已經到了。”顧禮禮邊走邊說。任泠一聽,“你還打電話了?我說姐姐,你這樣上趕著去跟人道歉,萬一人家不理你,多沒面子呀,就像你平時說的,嗯,有失身份。”

    禮禮忙搖頭,“慕言這小子我認識他三年了,他什么樣兒我不知道?不會真生氣的,要是介意早找來了,其實今天什么道歉也是順道,我是特意叫你跟我出來玩的,蔣正,蘇上林,慕言,他們三兒在一起可有意思啦!”顧禮禮又接著道“特別是蘇上林,我們都叫他店小二,因為這家伙特別自戀,老是叫自己蘇二少蘇二少的,我們干脆叫他小二了。不過話說回來,他們家也挺有錢的,他爸開了一什么公司,他上面有個姐姐,他排行第二,是家里的獨子,也算得上是個二少爺了。不過,你放心,他挺搞笑,一點兒也沒銅臭,不然我也懶得理他。”

    任泠默不作聲,顧禮禮已經習慣她這個樣子了,總是顯得對什么都沒什么興趣,看上去也冷冷的,但是心地極好,對姐妹也沒話說。于是顧禮禮休息了一下就繼續說到:“還有蔣正,長得一副正氣十足的樣子,像極了好人,哦,我可不是說他不是好人啊,我是說,看他長那正義使者樣跟他表現出的性格一點不像,平時最搞怪的就是他,他跟蘇小二兩個就是倆活寶來著,再加上慕言就是吉祥三寶啦!”

    任泠被顧禮禮逗得一樂:“撲哧,還吉祥三寶呢,都三寶了你還喜歡他呀。”顧禮禮故作正經,長嘆一口氣,“哎!誰叫他長得就和我夢里的白馬王子一個樣呢!”任泠想必聽慣了顧禮禮說這種肉麻話了,沒什么表示,不說話也代表了她的意思:演吧,演吧,隨便她怎么說怎么說。

    到了地方,原來三個男生約了其他同學在濱江大橋見面,所以等兩個女孩子到的時候,看到的正是慕言背對著她們手舞足蹈的比劃著說什么,男生群里發出陣陣哄笑聲。蔣正是第一個看見她們的,他趕緊戳了戳猶在嬉笑的慕言:“看,主角上場了,你可當心哪!”

    慕言一聽,回過頭,正見著顧禮禮拉著任泠往他們這邊走來。男生們都停下來,看著兩個女孩,顧禮禮拉著任泠往慕言跟前一站,說到:“慕言,你怎么樣了,那天的事是個誤會,這個是我姐妹,任泠,我們感情挺好的,這事不要計較了,咱們握手言和吧。”

    慕言看著眼前剪著短發,高高瘦瘦的女孩,只見她頭歪向一邊,根本沒有正眼往前看一下,眼珠一轉,說:“哦,你“們”來道歉啊,沒事啊,我也沒怎么樣。這也是我運氣好,哎,我本來只聽人說三中有個極品“真男人”,可百聞也不如一見啊,還是要多虧那一啤酒瓶子啊,總算讓我見識到了,威武啊,純爺們!!失敬,真是失敬了!”

    慕言邊說,還拱手作揖的樣子,看著任泠慢慢變黑的臉色,心里直樂呵,話音一落,人群中發出哄堂大笑。笑聲未止,只見任泠拳頭一緊便往他臉上來了,趕緊用手一攔,心想:媽呀,還真像個爆竹似的,一點就爆呀,可別又炸到我身上來了。邊想著一邊還笑嘻嘻的沖著任泠嚷嚷:“呀,打不著,打不著。”

    任泠看著眼前的人更是覺得他可惡至極了。旁邊顧禮禮又死命拽著她的衣裳拖她的后腿,要不然這叫慕言的臭小子早被她暴揍一頓了。

    打又打不著,看著那臭小子得意的表情,任泠心里又十分不甘愿,于是忽然間停了手,沖著慕言微微一笑,慕言只覺得一愣:嘿,這丫頭乍一看冷冰冰的,沒想到笑起來還挺好看。說不準他爸媽給她取的真名是任冷,肯定是一不小心上戶口的多點了個點。

    慕言還沒想完,腳上便傳來一陣鉆心的痛。任泠一腳將慕言踩得嗷嗷直叫,才覺得剛才受的那口氣是出來了。于是她感到心情十分輕松,看著眼前兵荒馬亂的場景也覺得十分精彩。

    任泠拍拍手,抖掉不知道是否存在的灰塵,十分愜意的說:“禮禮,歉也到完了,我們逛街去吧,今天真是個好天氣啊!”“可是……可是……誒,泠子,慕言怎么辦呀,你們……我……哎呀,我不知道說什么了。”顧禮禮看著亂成一團麻的局面,不知說什么好了。“什么都不用說了,尊敬的禮禮小姐,你不覺得跟我逛街去比在這里呆著更合適嗎?”任泠嘴角翹起渾不在意的說到。

    顧禮禮猶豫了一會兒,也跟著她走了,邊走邊想:哎,我個傻子,就不應該帶著泠子過來,還是改天再去看看吧。于是兩個女生全情投入到購物的大業之中去了。

    兩個女孩從上午逛到下午,由百貨商店到街邊小店,逛得暢快淋漓,可是真正買到手的卻不多。顧禮禮說是幫著任泠看衣服,實際上自己買的也不少,一件藍色收腰的連衣裙,一件長款短袖女式襯衣配上短的藍色牛仔褲,正合適她這樣青春靚麗的女孩子穿著。

    而任泠也沒有聽她媽媽說的話,而是自己挑著試了幾件寬松舒適的中性服裝,很符合她一貫的風格,買下來的衣服里面甚至有一件男裝的襯衣,只是找的是小碼的衣服罷了。

    買完衣服,兩人商量著去麥當勞隨便解決一下晚餐,任泠是回家也沒有人會準備吃的,反正要自己動手,不如在外面吃好了回家,起碼此時是有人陪著的,不是么。顧禮禮十分了解任泠的家庭狀況,有時候看著最好的朋友無意間展現的寂寞和孤單,十分心疼,只能花更多的時間陪著她。

    有時候,她想,在她與任泠之間,表面上看是任泠更為堅強獨立,而她顯得更為嬌氣。但是,在她們倆的相處之中,顧禮禮更愿意充當一個姐姐的角色,將任泠看成一個需要呵護的妹妹。同時,她也知道,自己平時展露出的蠻橫,傻氣,甚至缺心眼,肯定讓任泠擔負起了保護者的角色,這也是顧禮禮需要任泠認識到的:她們相互依賴,互相需要,互相保護。有顧禮禮在一天,她就希望任泠一天不孤單。

    帶著顧禮禮足有一籮筐的暑期安排計劃和她自以為看不出來的擔憂眼神,任泠一個人回到了家,這個寂靜,熟悉,但有些冷清的家。這是她與獄長同志常年的居所,只是今天和往常一樣,獄長同志又要加班,沒有回來。放下手中的袋子,打開冰柜,將過期的牛奶和凍壞的蔬菜扔到垃圾桶里,將在樓下超市買的水果蔬菜分門別類整理好,整整整齊齊的擺放在了冰箱里。任泠看了看擺在柜子上邊父親的遺像,突然發現遺像上沾滿了灰塵,也許許久沒有擦了。

    任泠到廚房擰了一條帕子,仔仔細細將父親的遺像擦干凈。看著父親親切的臉龐,看著他永遠不變的笑臉,任泠發現她已經很久沒有好好看看他了。隨著她一天天長大,小時候與父親相處的場景也越變越模糊。她記得父親總是做她愛吃的菜給她吃,紅燒鳊魚做得尤其好。她記得父親每次工作回家時,母親都沒回來,可他從來不生氣,總是說母親也很辛苦。她就想:父親的脾氣好得像一尊佛一樣。

    時間飛逝而去,好像只有一眨眼,父親走了近十年了。任泠總覺得,一個家庭,要由三個人才可以組成一個圓,才圓圓滿滿。假使只剩下兩個人,也要這兩人付出更多,每個人都要有一個半圓那么多,才到達圓滿,不然的話,就會有缺陷,就會有遺憾。以前,父親在世時,他,畫了個半圓,母親畫上小半個圓,她畫上小半個圓。現在,父親畫的圓消失了,母親和她沒有彌補上這一半的缺憾。

    任泠隨意收拾了一下屋子,到自己臥室拿了換洗的衣服,去浴室洗澡了,她心想,洗完澡也許可以打一會兒游戲再睡覺。洗完澡已經快九點半了,任泠打了一會兒CS,音響中不停有滴滴的QQ傳訊音效傳出來。打開一看,是顧禮禮。顧禮禮見任泠半天沒有理會她,正在刷屏。

    泠子。。。

    泠子。。。

    緊急呼叫!!!

    再不說話,拖出去槍斃。。。

    快說話!

    在不?

    任泠見狀不緊不慢的回到:怎么啦?

    顧禮禮:最新消息,四中成立100周年紀念啦,定于下周六呢。我們原來的班主任劉浪老師你還記得嗎?我剛剛和她聊天來著,她說要我們互相轉告,愿意回學校幫忙的學生都去聯系她。泠子,周年慶典肯定很有意思的,我們一起去吧!

    任泠:我都畢業三年了,初中的老師估計都記不清楚了,我去不合適。

    顧禮禮:哪里不合適啊,劉老師剛還和我說起你了,都三年了,她還記得有個任泠同學成績優異,身手了得呢!

    任泠:-_-|||

    顧禮禮:你怎么不說話呀?

    任泠:你剛剛那是夸我么?還身手了得?她還記得我初中那會兒打架的事呢!不去,堅決不去,萬一碰到被我揍那人,豈不是更難堪?你自己去,別叫我。

    顧禮禮:o(>﹏<)o不要啊,姐妹,我已經幫你答應了,劉老師還說好久沒見要找你聊聊呢。。。

    任泠:(╰_╯)#

    顧禮禮:不要怪我啊,親親,你不去我就要失信于人了,這才是“有失身份”哪,我是多么好一個五講四美的好學生啊。

    任泠:等我見到你,一百鞭子伺候。

    顧禮禮:(*^__^*)嘻嘻……你最好了,不會的,就這樣說定了,拜拜,晚安,睡得美美的哦~!

    任泠看著顧禮禮已經灰掉的企鵝圖標,額頭上青筋一跳一跳,但也不能再說什么,總不能真的跑去抽她一頓,只好也關了電腦,睡覺去了。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82_823-m
重生七十年代:軍嫂,有點田
作者 紫幻迷情
  重生回到吃不飽,穿不暖的‘糧票年代’,這一次孟雲涵不怕,因為開了金手指,不但要創業,還要抓... (馬上閱讀)

其他現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