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判官手冊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本來還在唔哩哇啦的吳毅,聽到西裝男這開口說的第一句話,頓時沒了聲音,張著的嘴都忘了合上,只是皺著眉頭眼巴巴的看著西裝男。手術室里異常安靜,靜的能聽到兩人的呼吸聲。吳毅忽然眼睛一亮,感覺茅塞頓開:哦,原來死了就是這種感覺,你近期最討厭的人就會出現。嗯,可能一會陸陸續續還有一些討厭的人要出來,而且都是些神經病。還當判官?先別理他,看看再說。這是頭一回死,咱也沒經驗。

    西裝男這時沖他嘿嘿直笑。

    吳毅心里有點發毛,干脆閉上眼睛。心想你愛怎地就怎地吧,反正我也死了,你還能怎樣?

    割我的器官去捐獻?想到這里,吳毅更害怕了。他暗罵,別再嚇唬自己了,都是幻覺,都是幻覺。

    “行了,別再胡思亂想了。你還沒死,也不會有別人出現。我也沒打算給你做手術,主要是……我也不會。”

    “至于器官嗎……?”西裝男賊兮兮的上下打量著吳毅。

    吳毅一頭冷汗,剛想插口,西裝男又道:“器官留給你還有用處。我是不是神經病無關緊要,這個你慢慢會知道的。你現在只要回答問題就好。”

    “什么問題?”吳毅一頭霧水。

    “你愿意當判官嗎?”

    “你有完沒完啊,我看不用慢慢了,快快的我就能知道,你就是神經病,而且還是變……”

    “那你是不愿意嘍?”西裝男打斷了他的話。

    “不愿意!”吳毅沒好氣的說。忽然眼前一黑,一股鉆心的疼痛從四肢和頭頂傳來,一直蔓延到身體每一個毛孔,這種疼痛簡直用撕心裂肺都難以形容。吳毅的意識迅速的消失,他心里大喊著求饒,剛才那點僅有的氣勢蕩然無存。

    “哥哥,我錯了,我愿意,當什么都行,愿意了,真愿意……”

    眼前一亮,疼痛消失,西裝男還是笑盈盈的站在那里。

    吳毅驚魂未定,“哎呦媽呀,這眼一睜一閉,一輩子就差點過去了。”

    “我是只能愿意嗎?”吳毅還有點不服氣。

    “是的。”

    吳毅嘆了口氣道,“那我能問你個問題嗎?”

    “問吧。”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誰啊?”

    “這是兩個問題。”

    吳毅心里暗罵,“嗯,好吧,你是誰?”

    “楊簡。”

    “聽著這么耳熟呢。哼,楊簡,我還楊二郎呢。”吳毅冷笑著說。

    “對啊,是楊二郎。”

    吳毅看楊簡說的很認真,不像在開玩笑。又回想了一下剛才的種種奇遇,加上上次在機場的一掌,也有些猶豫了。

    “那這是怎么回事?我死了嗎?”

    “你本來是應該死了,但是如果你做了判官,就還可以活著。如果你不愿意,就會繼續像剛才那樣,一分鐘之內就沒人能救得了你了。”

    “二哥,哦不,二郎神哥,判官是拿著個小本兒,看誰不順眼就勾勾畫畫的那種嗎?”

    “嗯,差不多,不過判官也不能亂來。”,楊二郎眼帶笑意。

    “那二哥,哦不,二郎神哥,咳,我叫你二哥行嗎,二郎神哥叫起來太啰嗦。”

    楊二郎聽得有些不耐煩了,又翻了翻白眼,打斷了吳毅,道:“行了,既然你答應了就沒事了,反悔的話你知道后果的。”

    吳毅還想繼續聒噪,忽然眼前一黑,又暈了過去。

    ————————————————————————————————

    再次醒轉過來,吳毅躺在醫院的病床上,病房的門半開著,窗前的花瓶里插著一束鮮花。他坐起身來,頓感渾身酸疼,但比起之前那種撕裂感,已經不知道好了多少。他邊活動筋骨,邊走到窗前,一陣淡淡的花香飄過,令人精神舒暢許多。

    “你醒了。”

    背后傳來程莉的聲音。

    吳毅轉過頭,程莉正拎著一個水壺進來。看見吳毅站在窗前,很是高興。

    “程……,小莉姐。”

    “你的命還真是夠大,車都撞爛了,你才只是身上有點淤青。不過啊,你還真是有點莽撞呢。”

    吳毅看程莉滿是關心之色,也沒有真的責怪自己的意思,又聽到身上淤青,馬上撩起上衣查看。但見身上斑馬似地一塊一塊的淤青,怪不得那么酸疼呢。這時他瞥見程莉正望著他,感到有些失態,趕緊放下衣服。程莉看他尷尬的模樣,笑成一朵花。

    “我問過醫生了,你沒什么大礙,馬上就可以出院。我放你一天假,后天記得來上班哦。”

    吳毅看看滿臉微笑的程莉,心里嘀咕,這姑娘成天笑嘻嘻的,辦起事來還真夠狠,出這么大車禍才給放一天假。但又想到自己的冒失惹了禍,也有點訕訕。

    “哦對了,那輛車基本報廢了,短時間也沒法給你弄輛新的,公司有輛舊車不大用,你看先湊合著行嗎?”

    報廢了?吳毅心里覺得可惜,“行,行,小莉姐。別說舊車,三輪車都行。”

    程莉又笑,“那我走了,后天見。”,揮了揮手拉門往外走。門口正好有一個人進來,兩人差點撞了個滿懷,那人禮貌的讓開門口讓程莉先走,吳毅一看,“二哥!”。

    楊二郎拎著一個小包走進來。

    “二哥,還給我買水果啊。我沒事,你還真是客氣。”

    楊二郎把包丟在床上,用看無知小孩的眼神看著吳毅,“我幫你撿回條命,你給我買水果還差不多。”

    “打開看看。”楊二郎指著包說。

    吳毅從包里拿出四個薄薄的文件夾,一個橫翻頁的草紙本子,一支毛筆,一本書,還有一面小銅牌。

    “二哥,這是……要讓我練字?”

    二郎神翻白眼。

    “那本書,好好看,最好能背熟。”

    吳毅拿起書,封面上四個大字“判官手冊”。

    “生死薄,勾魂筆,判官令怎么用,書上有說明。”

    吳毅拿起小銅牌擺弄著。這銅牌比手掌略小,正好能拿在手心,一面刻著一個“判”字,左上角的那個“點”凸起一些,另一面是光滑的。吳毅想起楊簡在機場偷窺女孩的那面鏡子,跟這個差不多。

    “這是耍流氓用的?”吳毅問。

    楊簡白了他一眼,道:“你自己看說明行不?小心我讓你變啞巴!”

    “那這四本是?”

    “等會再說這個,地府的組織結構你知道嗎?”

    “什么組織結構啊?”

    “地府……”楊簡看了看吳毅期待的眼神,“由豐都大帝掌管。”

    “下面是五方鬼府和十殿閻王。”

    “判官和孟婆直接聽命豐都大帝,而判官手下又有黑白無常,牛頭馬面。”

    “這是基本的結構,其他的你以后慢慢學吧。”

    吳毅給楊簡和自己各到了杯水,“二哥,喝點水慢慢說。”

    楊簡喝了口水,繼續道:“判官分為四司。賞善司、罰惡司、陰律司、查察司,各有職責。還有一些欽點判官,不屬于四司,比如鐘馗。”

    “那我以后跟鐘馗是同事了?”吳毅興奮道。

    “在某種意義上說,是的。”

    “哦,那像我這種跨國公司的經理,轉行做判官,怎么也得在地府有個辦公室吧?”

    “這個……暫時還真沒有,四品判官是有的,你剛入行,是九品的。”

    “那有漂亮的女同事嗎?”吳毅嘿嘿道。

    “女的有一個孟婆,她還是單身的。”楊二郎認真道。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4052606_22_64-m
神級巫醫在都市
作者 五志
  身懷巫醫傳承系統,擁有驚世醫術,人鬼妖神個個能醫!
  校花警花,護士明星,各式...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