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中暑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夏季過去了大半,暑氣卻還是沒消,接近夏天的尾巴上,卻比開始時更是熱得讓人難以忍受。

    思冉宮曾是高祖時的椒房殿,宮室說大不大,說小卻太勉強。高祖皇帝落魄時是窮慣了的,一個銅錢恨不得掰成幾瓣花,登上帝位后便是廣修宮室,皇后的一個寢宮便有前朝的兩個大,光照不進來,熱氣也散不出去。

    窮奢極欲。被殿里空氣悶得發暈的宛笙想,活該后來被叔父篡位。

    皇帝讓人每日從冰窖取了冰,送到宛笙那里,至在屋頂的夾層里,算是降了些溫,卻還是熱,午后冰便完全化掉,順著竹管流到屋外去了。

    這時儲冰的技術并不發達,冬天運來的巨大冰磚入夏后只剩下不到四分之一,別說宮中的美人婕妤,就是妃子也只能分到個一星半點,多的都被皇帝拿去賞了寵臣將軍們,宛笙這已是占了妃子娘娘們的份。

    冰是大事,宛笙初領到的時候心里還很是忌諱。這事皇后必定也是知道的,只是等了好些天,皇后都沒有來興師問罪,宛笙有些不敢相信了。

    享受著擁有半個空調的待遇,足不出戶,還有美貌宮人采櫟在旁邊扇著扇子,饒是這樣宛笙還是中暑了。

    開始是時不時地有些胸悶,人昏昏沉沉的,后來就變成了忽冷忽熱,一句話也懶得說。再后來,就是明顯的中暑了。

    宛笙最是怕熱和冷。一年四季里宛笙最喜歡春天,她不喜歡太冷的冬天,也不喜歡太熱的夏天,總下雨靡靡的秋天也不很招人喜歡。可春天又少不了風沙…想來想去,還是喜歡每一個風和日麗的晴天。

    她喜歡雨后的晴天,空氣清涼清涼地,夾著些許泥土和樹葉的味道,草地里和墻壁上可以找到大大小小的蝸牛。下雪的時候也是不錯的,剛開始下雪的時候沒有風,大片大片的雪花靜靜地飄下來,空氣也只是涼涼的,并不冷。

    而現在…屋外是陽光直射的灼熱,屋里是蒸籠一樣的溽熱。宛笙終于中了暑。

    宛笙躺在床上,蒙著厚厚的被子,有點委屈。她這是熱感冒了。人的身體總是和心理有些關系的,同樣毒辣的天氣,那位衛姮姑娘可沒有中暑過,倒是宛笙用著她這對極端天氣有免疫力的身子卻病倒了,這不是因為自己受不住還能是因為什么?

    太醫來看過,說是捂出一身汗就好了。

    采櫟一直守著,說是從前沒得過這病,這次卻得了像是有些異常。

    皇帝聽說宛笙病后三天沒有來過。

    前些天殿里總浮著些涼涼的金銀花的味道,還舒服些,這兩天卻沒了。采櫟說不知是什么味道,大概是前兒皇帝帶來的,這一陣皇帝不來了這香味自然是沒了。

    宛笙心里有些不舒坦,皇帝從他中暑那天起就沒再來過,夜夜宿在椒房殿——這個椒房殿,當然是現在的椒房殿,皇后大人住的地方。

    宛笙從沒想過和皇后搶老公,這個老公她還真搶不起,且不說她自己沒這個心思,就是她動了那心思也斗不過皇后一家子。不說宛笙從小就是個缺心眼的姑娘,就是再長十個心眼,玲瓏七竅也是都不過皇后的。

    有**心計就能當皇后?開玩笑,皇帝就是再荒淫無道也不至于為一個歌姬出身的小丫頭得罪權臣和太皇太后。待在古代日子也久了,光聽宦官宮女們閑聊就能聽出來皇后不是個善茬——而且是個不聰明的善茬,皇帝納妃她哭鬧,皇帝打賞宮人,她拈酸呷醋當著眾人砸了杯子,到現在宮中都無從三品以上的妃嬪,皇帝雖對她沒有敵意,但這么下去縱是有千萬個耐心也該耗光了。

    皇帝不想得罪太皇太后,皇后也沒什么心機,做不了大奸大惡的事,縱是無子也穩穩當當的在后位上坐了很多年。皇后下面只有兩個容華,一個鄭氏,一個秦氏,都是太后和太皇太后娘家的侄女,說是妃嬪,更像是皇后的玩伴。皇帝十三歲登位,皇后長他一歲,也就是十四歲便嫁了過去,秦氏和鄭氏也是同時入的宮,秦氏十歲,鄭氏十二歲,**就是三個小孩的天下。

    這就不能怨皇后驕縱了,宮中只有兩個競爭者,還都是自己的跟班,大氣不敢出的,宗親的妹子,皇帝也是什么都不懂,先帝去得早,在皇帝記事前就已是茍延殘喘得等死了,皇帝幾乎沒見過這個父皇,更別說**嬪妃了。

    冊封那晚,皇帝跟他的小妻子炫耀了一般他看過的兵書就倒頭睡了,皇后有教習姑姑指導,知道夫妻倆吹了燈該干什么,但都是書本上的理論,別的官家小姐這個時候該是什么都明白了,獨皇后一個是讓太皇太后寵大的,知書知禮,偏偏不懂這些,教習姑姑那本繪了圖的冊子皇后看了臉都沒紅。

    **中的一切,似乎都開始在四年前,長樂宮的暖閣里,杖斃了一個宮人。

    那宮人一向懶于活計,只想被皇帝封個小主,享享清閑富貴。

    時年皇帝剛剛十五歲,站在殿外,聽著殿里被堵住口的悶哼聲和一聲聲擊打——那棍子是圓木,打死人也不會出了血來。殿里聲音不大,但一聲聲撞得耳膜生疼。

    宮人是趁了他午睡,悄悄潛進去的,有人見了,就稟了太后去,只是待太后趕來,這事已經成了。

    直到皇帝看見床上點點血跡才明白那不是小孩子的過家家。

    太后叫人把屋里收拾干凈,把那渾身血肉都散在一身皺巴巴的人皮里的宮人抬了出去,只當沒發生過,就連年幼的皇帝自己,也似乎早就忘了這件事情。

    只是西邊的暖閣,皇帝再也沒有去過。

    宛笙歪在榻上看了會書,是皇后差人送來的。

    列女傳。宛笙翻了幾頁便是大有興趣,里面寫的是漢朝烈女們的一百多種死法,非常創新,非常重口味,各種自虐,被人虐,以及自殘自殺,非常非主流,還被奉作賢明。這書像是可以拿來嚇唬古代無知少女的,和女人在地獄里的十八種死法不相上下。

    皇后賜了三個宮女來,說是宛笙身邊只有一個采櫟伺候,怕是照顧得不周全。這大概不是皇后自己想出來的,應該是別人的主意,皇后雖生在深宮,卻是富貴榮華,不曾受過半分委屈,對付人也只會自己去打去鬧,或是找太皇太后和大長公主出來撐腰,不會想到用幾個下人的力量去做些什么。

    宛笙隨手給她們擬了名字,不為什么素雅,只為了個好玩。個子最高的叫夏至,膽子小的叫夏伏,不愛說話的叫夏末。

    這三個小丫頭都是剛入宮不久的樣子,眼神怯怯的。

    看來,要么是皇后城府極深,要么就是對自己完全不擔心了。宛笙心里偷笑。不和上位者發生沖突是最好的。

    正樂著,就見采櫟捧著個盒子進來了,說是皇帝身邊的黃門令蘇常送來的。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7605666_80_801-m
妻華
作者 夜惠美
  重生的她不再背負家族的使命和責任,盡情享受鄉間女土豪的快意人生。然而天意弄人,她面臨以下幾...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