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 閱讀背景色

    那天土蛋回到家,看見娘正在擺弄一塊大紅繡花的布,就問娘做啥用。娘笑著說做被子。土蛋看了看說真好看。娘說這是給他娶媳婦用的,土蛋就臉紅了。娘又問他,看后頭院張家的秀秀姑娘怎樣?土蛋說挺好看的。娘就笑了,說娘給你說的媳婦就是她,已經商量的差不多了,等把被子做好了,就把秀秀娶過來。土蛋低著頭不說話,但心里美滋滋的。

    秀秀比土蛋小一歲,張家就這一個閨女。雖然曬得有點黑,但依然遮不住一臉的俊秀。小時候,土蛋經常跟秀秀在一塊玩,秀秀長成大姑娘以后,就不怎么串門了。有時候倆人碰見,說句話,還都覺得挺害羞的。

    土蛋說今天啥也沒打著,明天還得進山。娘一邊疊著布,一邊說,不要緊,家里煮好的還有一大塊呢,一會熬點稀飯,留一塊就飯吃,剩下的給秀秀送過去。土蛋說,明天打上新鮮的再送吧,剩下那塊明天進山帶。娘點點頭。

    天不亮,土蛋就起來收拾東西。娘問他干啥這么早,他說,今天爺爺回來,早點打上,好早點煮肉。他把家里一個不用的一個油燈也偷偷放進兜子里,又找了個小瓶子,偷著倒了點油。

    天氣有點陰,但看著又不像下雨的樣子。

    土蛋到了山洞外面,朝里喊了一聲。里面說:

    “我還活著呢......”

    土蛋把油燈點著,看見哪個傷兵正扶著石壁往起站呢。他趕緊過去攙住他。受傷的逃兵咬著牙笑著,說:

    “我還以為......我的骨頭斷了,看樣子......沒事......”

    土蛋扶他坐下,把東西都拿出來,把帶的水都灌進昨天留給傷兵的那個壺里。

    “哪個小紙包里的是治傷的草藥,我怕娘看見問,沒敢熬,不過,就是這么敷上也管用。這洞里潮,傷好的慢,你老在這里也不行。過兩天,我跟爺爺和娘說說,讓你到我家去......不過,你不能急,他們都可恨你們日本人了,我得慢慢慢慢跟他們說。”

    “不用了,我已經不知道給怎么謝你了。”傷兵攥著土蛋的手說,“等我的腿好點,我就離開這兒。”

    “去哪兒?回你家嗎?”

    傷兵苦笑了一下,搖了搖頭。

    “煙呢?給我卷一支。”

    “我昨天給你留的......抽完了?”

    “我不會卷。”

    土蛋笑了,傷病也笑了。

    “那我給你多卷點兒。”

    “兄弟,我還不知道你叫啥呢?”

    “我叫土蛋......呃......我還有官名呢,叫梁少強。不過,他們都還叫我小名......你也叫我土蛋就行。你呢,你叫啥?”

    “川島一郎。”

    “什么......狼?”

    “哦,你叫我川島就行。”

    “哦,川島......川島......明天我不上來了,你要是吃不飽,就忍忍。我怕天天上來,我娘就懷疑了......”

    “土蛋,這兩天你最好別來。昨晚上他們又來了,搜了整整一夜。”

    “他們為啥不放過你?”

    “因為我是逃兵。在部隊,逃兵就得死!”

    “我不懂。你不想打仗,不想殺人,這有啥錯?難道......那些殺人的人倒是沒錯的了?”

    “這就是戰爭啊!”

    土蛋始終沒弄懂,直到從山洞里出來,他還在想。

    天空已然晴朗,陽光透過樹葉,在草地上形成斑駁的、抖動的光影。不絕于耳的鳥鳴,在頭頂盤旋。有一只貓頭鷹一動不動地匍匐在樹杈上,仿佛發現了什么獵物,其實它早就睡著了。

    土蛋今天突然想打幾只山雞和野兔,他記得秀秀好像說過,山雞和野兔一塊燉,那才叫香呢。

    山雞和野兔這兒的林子里多的是,沒用多大會兒,土蛋就收獲頗豐。他把山雞和兔子的腿用繩子捆在一起,往肩上一搭,一手提槍,像一個凱旋的將軍似的,大踏步往山下走去。

    走著走著,土蛋突然覺得身后“稀稀簌簌”的有動靜,難道是狼?他放慢腳步,悄悄的從兜子里摸出兩顆子彈,裝上,快速拉開槍栓,然后猛然轉身。

    “別動!把槍放下!”

    一個瘦高個的小平頭拿著一把短槍,大聲說。在他身后,還有二十多個拿著長槍的日本人,槍口全都對著土蛋。

    土蛋愣住了。

    “快把槍放下,不然他們會開槍的!”

    小平頭連喊帶比劃。

    土蛋一面想著怎么跑,一面慢慢彎著腰,裝作往地下放槍的樣子。突然,他一翻身,一手握著槍,一手抱著獵物,撲向旁邊的山坡,一骨碌滾了下去。

    “砰!砰!砰!砰砰!”

    槍聲響成一片。

    旁邊是一條很窄的山溝,土蛋一頭鉆了進去。他不敢走溝底,一邊往里跑,一邊順著山坡往上爬。山坡上長滿了灌木和樺樹,子彈時不時打在他身邊的樹干上,打的樹皮亂飛。這條溝不深,土蛋爬到山頂的時候,也就到了溝的盡頭。往下走又是一條溝,往北通到他們村西,翻個山頭就到家了。可是這幫家伙會不會追到家里去呢?不回家往哪里去?土蛋正猶豫呢,忽然覺得左腿的小腿肚子一熱,不由自主就跪了下去。他心里一慌,也顧不上想了,趕緊往下就跑。

    到了半山腰,小腿肚子已經疼得他冒了一身汗,衣服全都濕透了。他靠在一棵樹干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回頭看看,那幫家伙還沒上來。這時,他忽然腦子一轉:現在腿受了傷,往下跑一定會被他們追上,倒不如往回跑。想到這里,他咬咬牙,一瘸一拐的順著半山腰邊往回跑邊往上爬。到了山頂,回頭再看,果然那群笨蛋下到那條溝里了。他這才松了一口氣。

    回到家的時候,太陽已經打算收工了。他們家的石頭房子也被晚霞映成了紫紅色。爺爺早就回來了,正在院里劈木頭。一看土蛋回來了,一副狼狽相:左肩上挎著兩只兔子和兩只山雞,有肩上挎著皮兜子,右手拄著槍;張著大嘴,從頭到腳像被水澆了一樣。爺爺急忙跑過去,問他怎么了,土蛋喘著粗氣,無力的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腿。爺爺一看,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兒——受傷的腿肚子把褲子都染紅了。

    爺爺趕緊喊土蛋娘,土蛋娘哪見過這個,又是心疼又是害怕,差點沒暈過去。

    土蛋躺在炕上,直打哆嗦。又驚又嚇又疼,使得他渾身冒虛汗。她娘一邊哭一邊小心翼翼得給他脫褲子,一看,半條腿都紅了。爺爺端過一盆水,讓母親給他搽洗,自己忙不迭地找藥、煮藥......折騰到半夜,土蛋才平靜下來。

    喝了一碗稀飯,土蛋覺得好多了,就把從昨天開始發生的事都說了。爺爺氣的一拍炕沿:

    “都是這個小日本惹得禍!你就該一槍蹦了他!”

    “他就是不想殺咱們中國人才跑出來的,”土蛋低著頭說,“我不能見死不救......”

    爺爺忽然想起什么,從炕上下來,拉住土蛋娘的手說:

    “他們一定是把土蛋當成游擊隊的人了。土蛋必須出去避避!我去把山雞和野兔拾掇拾掇,你連夜煮,給他帶上。今晚我就把他送到那個山洞去。”

    “這黑燈瞎火的,走山路......”

    “放心吧,有月亮呢......”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31_92-m
我在撒旦教的日子裡
作者 猥瑣斯達叔
  一個中國留學生,進入邪惡組織的日子,沒有一晚睡過安穩的覺。   生死的較量,在夢魘裡進行... (馬上閱讀)

其他起點文學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