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瘟疫(下)

  • 閱讀背景色

    劉彥昌奔跑在村子中,目標只有一個。

    這一路跑來,見家家閉戶不出,顯然都已經得到了消息,只有少數幾個膽大的村民,還在干著農活。見劉彥昌竟像個沒事人一樣,心中都是暗暗懷疑,這孩子到底怎么了?如今瘟疫橫行,他還敢這樣出來跑動,活膩味了嗎?

    不理周圍詫異的目光,劉彥昌現在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一定將天花的危害,縮聚在最小范圍內,減少傷亡人數。

    記得,在前世中,清順治皇帝與董鄂妃就是死于天花,歐洲的英女皇,伊麗莎白一世也差點死于天花,歐洲十八世紀蔓延天花時,死亡人數更是高達一億五千萬人以上。可見天花的可怕,所為人類所帶來的滅頂之災。

    不過還好,被傳染天花者,只有百分之三十的人會死亡,也就是說,十個人得了天花,其中只有死三個人,剩余的七個人,最慘不過是毀容,構不成死亡。

    “村長,村長,開門啊,我是劉彥昌,我有辦法預防天花了。”來到劉家村村長家的門前,劉彥昌用力的敲著門,想要實行心底的計劃,如果能夠成功,會減少一大批人感染上天花。

    過了一會,房門打開,村長小心向外探了探頭,見是劉彥昌,就問道:“呦,彥昌啊,有什么事?”

    村長絲毫沒有讓劉彥昌進去的意思,劉彥昌也不在意,在古代,一向是談‘瘟’色變,畏之如虎。能夠給劉彥昌開門,與之對話,還是看在對方有一個‘小神童’的綽號,將來若是升官發財,也好跟著借借光,正所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就是這個道理。

    “村長,我有辦法預防天花。”劉彥昌立即說道。

    “凈胡扯,朝廷的太醫都沒有辦法,你一個小孩能有什么妙招?快回家去,小心染上瘟疫。”說完,就要關上門。

    劉彥昌立即攔下,急切道:“我是說真的,我真的有辦法預防天花!”

    村長不理,準備趕人。眼下正是瘟疫流行之時,鬼知道眼前的劉彥昌有沒有被感染上,就算對方是什么‘小神童’,那也不如自家的性命重要。

    劉彥昌眼珠一轉,又道:“村長,這是我從一本古書上看來的,而且,前幾天我還碰見了一位高僧,這高僧見四處瘟疫蔓延,民不聊生,于心不忍,便賜下預防之術,以免黎民受苦。”

    如果說預防天花的招數是出自自己口中,憑借自己八歲的年紀,別說加上小神童的光環,就是少年狀元的光環,也是玩不轉的。

    果然,村長見劉彥昌這么一說,手下遲疑起來,如果劉彥昌說的真是的,自己報告上去,一旦真的起到了預防的奇效,怕是朝廷會好好賞賜自己。

    “你說的是真的?”

    “千真萬確,況且出家人不打誑語,我也親自試驗過,不信您看,我這不沒什么事情么?”劉彥昌向前湊了湊,眨著一雙大眼睛。村長看在眼里,暗道還真是,這孩子果真沒有染上天花。要不……姑且讓他試上一試?

    村長還在猶豫,劉彥昌卻是焦急不已,道:“村長,您帶我去見朝廷派下來的太醫,我去跟他們說,如果失敗了,我絕對不提您一個字,如果成功了,我定會向上面贊賞您的功勞。”

    “好,我答應了。”村長咬了咬牙,自己碌碌無為一輩子了,黃土都埋到了脖子,不如拼上一拼,相信劉彥昌,如果時運不濟,大不了就是少活幾年,如果成功了,嘿嘿。

    過了一會,村長將自己裹的像個粽子,只漏出一雙眼睛,生怕漏在外面的皮膚沾上天花。劉彥昌心中好笑,卻沒有說什么,乖巧的跟在村長的身后,去尋那朝廷派下來的太醫。

    劉家村離廣陽府很近,兩人走了半天的路程,就來到廣陽府外圍,只見四處皆有官兵把守,將廣陽府圍在中心,禁止任何人通行,在不遠處,竟還有一處臨時搭建木舍,一群太醫似乎在商量著什么,知府大人更是坐鎮現場,指揮工作。

    村長和劉彥昌藏在一棵大樹后,指了指前路,并告戒劉彥昌,若是出了什么事情,可別將自己拖累進來后,就轉身回村了。

    劉彥昌留在原地,正在考慮如何才能讓眾人相信自己。

    幾番思考之下,竟然想不到任何一個辦法,換做是誰,恐怕也不會相信自己這么一個八歲大的孩童。劉彥昌一心想著預防天花,解救眾人于水火之中,索性不管那么多了,就那么向那群御醫走去。

    “誰家的孩子?快快回家去,小心染上瘟疫。”一名官兵見劉彥昌是一個小孩子,也沒有防備,只是勸說。

    “我有預防天花的方法,讓我過去。”劉彥昌一邊說著,一邊無視那官兵,繼續向前走著。

    “嘿,這孩子,還說不聽了,滿嘴的胡說八道,朝廷派來的太醫都沒有辦法,你一個小孩子能有什么招數?快快回家,小心我不客氣。”官兵有些急了,生怕劉彥昌感染了天花,并且傳染給自己,用長矛攔住劉彥昌,并未近身。

    劉彥昌懶得和官兵計較,矮著身子,從長矛當中穿了過去,就朝那群太醫跑去。

    這下子官兵急了,如果這孩子真的攜帶了天花,將太醫們傳染上,那可真是出事未捷身先死,長使英雄淚滿襟了。到時候,自己的罪過可就大了,砍頭還是輕的,一旦株連親友可就不得了了。也不管劉彥昌身上有沒有天花,立即沖上前去,將劉彥昌抱了起來,向外走去。

    “放開我,放開我,我有預防天花的法子,我有預防天花的法子。”劉彥昌雖然被官兵抱著,但卻手腳并用,什么扯頭發,踢下身的陰損招數全部用上了。也難為了那官兵,根本不敢聲張,只能忍著痛遠離此地。

    終于,劉彥昌的叫聲驚動了那邊的人群,其中一名略胖的中年人,留著八字胡須,皺了皺眉頭,問道:“站住,怎么回事?”

    官兵暗叫一聲不好,放在劉彥昌,苦著臉說道:“知府大人,不知道是誰家的孩子,迷了路,走到了這里,小的這就把他送走。”

    劉彥昌得以解脫,趕忙跪在地上,大聲道:“知府大人,我有預防天花的法子。”

    “你說什么?”知府一驚。

    ……

    文中的廣陽府是熊貓隨便起的名字,請勿對號入座。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2_64-m
都市召喚神佛
作者 幽浮目擊者
  一個隨身的玉佩竟然能夠召喚神佛!   什麼,華佗你要把一生的醫術傳給我?   《老子雜...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