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舌戰群醫(下)

  • 閱讀背景色

    聽聞周太醫這么說,劉彥昌實在有些汗顏,這些話,這些道理,即使是在前世,自己也沒能領悟,而是自己前世的父親,為自己講述的道理。

    今日搬了出來,實屬有感而發。如若一些簡單的病,卻需要昂貴的藥材來治愈,一方面浪費錢財,另一方面則害人不淺,即便治好,也要傷筋動骨,而自己之前所說的這些,不過是一些民間的醫學小常識,簡單實用。

    眾太醫被劉彥昌說的啞口無言,皆是面帶愧色,人家不過小小年紀就能領悟到事情,自己則用了一輩子都不一定明悟。而且,還是被一個毛頭小子所點醒,一個個直感年歲都活到狗肚子里去了。

    許知府對劉彥昌的看法已經大為改觀,不曾想對方小小年紀,竟然能說出這樣的道理,并且明悟,實在是難得,心思一轉,這少年之前說有方法預防天花,難道是真的?

    “你之前說有方法預防天花,可是真的?”關系到自己烏紗帽的事情,容不得許知府不在意。

    一語點醒夢中人,眾人才想起來,這少年之前可是說有法子能夠預防天花,不禁驚詫莫名。如果這孩童當真有如此本事,將來定然前途不可限量。名聲在外事小,傳到皇帝的耳朵里面,飛黃騰達簡直唾手可得。

    “彥昌,你當真有法子?”周太醫也是十分激動,此次朝廷派眾太醫來此,就是為了防范天花蔓延,并尋求解救之道。

    之前劉彥昌的那一番話,讓眾人驚醒,已然對其高看了三分,信心也水漲船高,強盛許多,加起來,已經是信了大半。

    在眾人期盼的目光中,劉彥昌緩緩道:“只需牛痘即可預防。”

    一石激起千層浪,在場的眾人對牛痘都有些了解。牛痘,也是瘟疫的一種,危害程度與天花及其相似,幾乎相同。

    “信口雌黃,信口雌黃。簡直是謬論,本來已經得了天花,再加上牛痘,恐怕會當場要了人命!”一名年歲較大的太醫當場發飚。

    “剛才那一番的確讓我等汗顏,并且受益非淺,本以為你有些本事,不想你這黃口小兒,竟說出如此天方夜譚,扯淡,扯淡啊!”又一名老太醫吹胡瞪眼,顯然被劉彥昌氣的不輕。

    “許大人,你還在等什么?還不將這小子趕走?”更有甚者,話都懶得說了,直接讓許知府趕人。

    “這……”許清遠看向周太醫,滿眼詢問之色。他混跡官場多年,察言觀色乃是看家本領,從一開始,他就發現,似乎這領頭的周太醫對劉彥昌另眼相看,一副十分贊賞的樣子,自己自然不好駁了周太醫的面子。

    果然,周太醫是全場唯一一個面色如常之人,但還是十分不解,問道:“彥昌,你的意思是以毒攻毒?”

    “呃……也不全是,不過也差不多,還請大人讓小子試上一試!”劉彥昌很無奈,難不成讓自己給這群老學究解釋病毒抗體的理論?怕是還沒說完,就被眾人用口水淹死了。

    用牛痘來預防天花,這是前世的基本常識,一般新生兒都會接種牛痘來預防天花,只不過其中的細節與理論十分復雜,根本無從解釋。

    牛痘接種法的創始人是愛德華·琴納,此人生日那天,接到一個病例,是一名為奶牛擠奶的女孩,不幸感染了牛痘,手上長了一個小膿皰,他突發其想,本著死道友不死貧道的想法,從感染牛痘的女孩痘痂里取出一點點淡黃色的膿漿,然后又找了一個男孩,在其胳膊上劃了一道口子,將那一點膿漿涂抹在男孩的傷口上。

    初始,男孩兩天內只感覺不適,沒什么大毛病,后來竟然沒有傳染上天花,這一突發奇想取得成功,并推廣開來,終于戰勝了天花這種瘟疫。

    我國歷史上的名醫孫思邈,也曾用取自天花口瘡中的膿液敷著在皮膚上來預防天花。明朝時期,更有鼻苗法來預防天花,從天花患者痘痂制備的干粉,引起正常人的輕度感染。不過,這種方法具體怎么操作,是讓人口服還是吸干粉,又或者撒在傷口上,劉彥昌卻給忘了,只能退而求其次,使用牛痘接種的方法。

    嗯,外來的和尚會念經嘛!

    “周大人,萬萬不可相信這黃口小兒之言,他連這其中的理論都解釋不清,又如何能夠治療?”

    “三思啊周大人,此事關系百姓性命,絕對不可太過草率。”

    太醫們你一言我一語,說來說去,都是不相信劉彥昌,覺得此法行不通。周太醫本人是相信劉彥昌的,以自己多年的閱歷來看,劉彥昌年齡雖小,但身上的那股子自信,確實做不得假的,再加上之前那些自己都不知道的醫學小竅門,周太醫十成當中已經信了七八成。

    只不過劉彥昌空口無憑,難以服眾,這讓周太醫也為難起來,轉身讓眾人安靜后,道:“彥昌,你讓我們如何相信于你?”

    “這樣吧,找一名患有牛痘的人,我親身試法,然后跟天花患者待在一起,半月之后,行與不行,自然見分曉。”劉彥昌這樣提議,他自己知道,這很難讓人相信,惟有親身試法,才能證明這個辦法行的通。

    “好,有魄力,我相信你。”周太醫贊嘆一聲,不禁佩服起劉彥昌來,沒想到對方小小年紀,竟然有如此勇氣,就算不成功,自己回到朝廷后,也一定要向皇帝表功。“許知府,還請尋來一名牛痘患者,讓這劉彥昌試上一番。”

    許清遠點頭答應,立即吩咐手下人去尋牛痘患者。心中也是十分佩服劉彥昌,這種做法不但堵上了眾太醫的嘴,而且更加有說服力,況且,一旦成功之后,自己的烏紗帽繼續留在腦袋上根本不成問題,就算是升遷,恐怕也不在話下。

    半日后,許知府還真尋來了一名牛痘患者,恰好,離廣陽府不遠,卻有一家農戶染上了牛痘,將人請來后,劉彥昌小心取了一點點淡黃色的膿漿,眼皮也不眨一下,就在胳膊上劃了一道口子,將那些淡黃色的膿漿涂抹在傷口上后,兩天之后,只身一人,在眾人或是佩服,或是惋惜的情緒下,來到天花患者的中心。

    此時,已是入夜,在遙遠的天際之上,一名身穿雪白道袍的老者立在云端,鶴發童顏,白色的須發隨風舞動,一派仙風道骨之姿。雙眼望著聚集在天花患者中心的劉彥昌,嘴角帶著一絲笑意。

    “想不到這孩子小小的年紀,竟有如此學識與魄力,看來,此次的百萬功德,將歸屬于這孩子身上,嗯,十五日后,若是成功,這功德云墜便賜予他罷!”話畢,老者腳踏五色祥云消失在天際。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Sys_22_64-m
都市召喚神佛
作者 幽浮目擊者
  一個隨身的玉佩竟然能夠召喚神佛!   什麼,華佗你要把一生的醫術傳給我?   《老子雜... (馬上閱讀)

其他武俠仙俠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