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最愛是蜜糖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姐姐是說真的?”四個娃娃齊齊問出聲,四雙烏溜溜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林嵐,心疼得她連連點頭保證,“真的,你們母親一定會來接你們的,在她來之前,你們先跟著姐姐,要聽姐姐的話,好不好?”

    “好。”四個娃娃異口同聲應了,這個說,“我幫姐姐給花花授粉”,那個說,“我幫姐姐選最好的種子寶寶”,七嘴八舌的又重新笑鬧起來,直到夜深,林嵐把他們挨個放在枕旁的木匣子里,替他們蓋上薄軟的布巾,看著他們甜甜睡去,才輕輕出了口氣。

    這是上天的恩賜嗎,還是穿越者的特殊待遇,居然讓她撿回了幾個這樣神奇的娃娃,以后有了他們的幫助,她不論種菜,養花,是不是都會比別人容易,大把大把的銀子賺回來,給娘和弟弟蓋大瓦房,買上幾十畝好田…

    林嵐越想越興奮,輾轉難眠,直折騰到子時才勉強睡去,甚至夢里都是遍地金銀…

    可惜第二日一早兒,她拄著胳膊,低頭看看羞愧得把小腦袋埋在被子里的海子,又抬頭望著窗外滂沱而下的大雨,無奈的長嘆一聲,好吧,夢想和現實總是有差距的,海子的預測當然也要容許有差錯。

    翠翠和妃妃嘻嘻哈哈的飛在匣子上空,一邊刮著臉頰,一邊唱著,“羞羞羞,笨精靈,下大雨,說天晴!”

    海子晃著白胖兒的小屁股從被子里退出來,頂著蓬亂的小頭發,懊惱道,“等我法術背熟了,就不會錯了。”

    翠翠和妃妃一見哥哥發怒,立刻藏到林嵐的耳后,惹得她癢極的。于是接了她們,放到肩頭,勸道,“不許笑話哥哥,哥哥以后法術熟練了,就不會錯了。”

    妃妃和翠翠俏皮的吐吐舌頭,四條小腿兒歡快的踢蹬著。

    待林嵐洗漱完了,一家人吃了早飯,劉氏因為不能去清風觀求符,臉色有些不好,收了半簸箕包谷棒子出來,坐在炕頭兒剝著,不時小心翼翼的瞟上一眼坐在桌邊兒練字的女兒和兒子。

    過了半個時辰雨勢漸漸小起來的時候,院門外突然傳來馬匹的嘶鳴聲,隨即有人喊道,“二小姐,二小姐在家嗎?”

    林嵐聽出是任杰身邊兒小全子的聲音,立即放下毛筆,跑去堂屋角落拿了把油紙扇,撐著出屋迎去院門口,笑道,“小全子,你可是來送蜜糖的?”

    小全子連連點頭,笑道,“二小姐那般叮囑,我家少爺怎會不當真?昨日李管家派人特意上山去給找的,足足得了二斤多呢。”

    說完,他回身從馬背一側的布袋子里拿了個青花瓷罐兒,小心翼翼交給林嵐,林嵐立刻掀起罐口的蓋子,果然,一股蜂蜜的甜香撲鼻而來,她立刻笑開了臉。杏眼完成了月牙兒一般,紅紅的嘴唇抿著,極是嬌俏。

    小全子心下嘆氣,也不怪自家少爺拼著被大夫人責罵一場,也要給二小姐弄這勞什子蜂蜜,只看著二小姐笑得這般好看,就都值了。

    他又從另一側布袋里掏了一只油紙包,一并放到林嵐懷里,“這是二少爺給小姐捎的點心,他說小姐如若愛吃,下次就再多送一些來。”

    林嵐卻瞪了眼睛,嗔怪道,“都跟他說了多少遍了,不要總往我這里送東西,被大夫人知道了,恐怕又要說風涼話了。你告訴他,我以后會自己賺銀子,不用他貼補。”

    小全子笑嘻嘻應了,這話他不是第一次聽了,二小姐每次都叮囑,自家少爺卻從來沒聽過啊,還不是照舊要他送來。

    林嵐說了兩句也就住了口,她和任杰從小一起長大,雖然一年不過見上三四次面兒,但是對于這未來夫君的脾氣她可是極清楚的,倔強又驕傲,認準的事情是絕對不會輕易改變的,她說了其實也是白說。

    “任老太爺的身子,最近可好?”

    “還好,前些日子有些清咳,喝了幾副藥就好了。”

    “那就好,見到老太爺代我問個好,就說,我找到一株碧玉蘭,待養好了,今冬他老人家六十大壽時,送他做壽禮。”

    小全子連連說好,“前些日子,老太爺還羨慕前街張家老太爺的那盆蝴蝶蘭,如若小姐真送盆碧玉蘭去,可比那張家的好多少倍,老爺子必定高興。”

    兩人又簡單說了兩句,小全子就要行禮告辭,林嵐想起前日那幾張涂鴉,連忙讓他稍等,跑回屋子去,放下罐子和油紙包,翻出妝盒底下的幾張巴掌大的小紙片,仔細折好塞到信封里,又跑出去遞給小全子,“把這個捎給你家少爺。”

    小全子眼睛立刻一亮,他雖然不知道這信封里寫了什么,但是以前他每次捎了信封回去,少爺在人前還是那般不喜言笑,背地里卻常拿著那裝著信封的匣子笑得極好看。

    這次二小姐又讓他捎了這回去,少爺又要歡喜幾日了。

    他極小心的把信封塞進懷里,緊了緊蓑衣,就跳上馬告辭了。

    林嵐進了屋子,見弟弟和母親都是一臉笑意的望著她,就有些臉紅,連忙打開油紙包,露出里面十幾塊花色各異的點心,招呼道,“娘,林夕,來吃點心。”

    劉氏心里歡喜女兒和未來的夫君相處和睦,又不舍得女兒太過羞窘,就順著她,拿了塊點心吃。

    林夕剛吃了半塊,突然說道,“姐姐,留下幾塊給劉二嬸家送去吧,咱們昨日吃了她家的桂花糕。”

    林嵐心疼的拍拍弟弟,“你喜歡吃就多吃幾塊,不必管還禮的事,任杰還送了一罐蜜糖,等姐姐明日做了炸果子,再給二嬸送些也不遲。”

    劉氏也點頭贊同,林夕這才歡喜的吃起來。

    林嵐惦記著自己屋里還有五個小饞貓,又說了幾句閑話兒,就抱著蜂蜜罐子回了屋兒。

    果然,海子、墨墨、翠翠、妃妃,正每人捉了金豬兒的一只小胳膊小腿兒,拼命想把他從門邊兒拽回去,一個個累得小臉通紅,一見她進來,都是大喜,松手拍著小胸脯大口喘氣。

    結果一心往外跑,要去找蜜糖的金豬兒,就那么啪嗒掉了下去。

    林嵐眼疾“腳”快,一抬右腳,金豬兒正好落在繡鞋的前尖上,嚇得她連忙單腿跳著到桌前,撈了他到手心翻看,確定這小胖子肉厚,沒有什么損傷才放心。

    金豬兒搖了搖有些暈眩的小腦袋,咧嘴憨憨一笑,“姐姐,金豬兒要吃糖糖。”

    “好,好,姐姐這就給你盛。”林嵐真是拿著貪吃的小娃沒辦法,又是好氣又是好笑,麻利的掀開蜂蜜罐子,用勺子舀了一勺,在淺淺的青花碟子上,點了五大滴,幾個娃娃立刻歡喜的飛了過去,盤腿坐在碟子邊上,伸出細嫩、幾乎透明的小手指沾了蜂蜜往嘴里送,然后齊齊贊道,“糖糖好甜啊!”

    林嵐叮囑著,“小心別沾到衣服上”,腦子里卻想著,明日空閑還要找幾根木棍兒,給娃娃們削幾個超級小勺子,總不能讓他們一直用手抓東西吃啊。

    第二日一早,姍姍來遲的太陽終于爬上了東山頭兒,照得林家院子處處光亮。

    這勉強算是替海子找回點顏面,小屁孩兒早早的爬了起來,飛舞在透過窗縫射進來的陽光里,歡快的呼扇著小翅膀,小下巴抬得高高,就等這眾人夸贊他法術高明,結果林嵐壞心的與翠翠幾個使了眼色,誰也不提這茬兒,他等了又等,眼見就要出發去田里,還是沒有人出聲,急得他飛到了林嵐肩頭,蹦跳著指了外面說道,“姐姐,你看外面多晴!”

    林嵐點頭應著,手下忙著在衣箱里翻找幃帽,家里種的包谷已經長到與她頭頂齊高,她與娘親去除大草,不戴帽子準會被割得滿臉都是血痕,汗水一浸,火辣辣疼得厲害。

    海子見姐姐還是沒有夸贊他的意思,委屈的一屁股坐在那里,嗚嗚哭了起來,“姐姐壞,姐姐壞。”

    翠翠和妃妃立刻飛起,圍著海子咯咯笑個不停,墨墨拎著小劍回身看了看,不屑的扭過頭,繼續去拍打金豬兒的小屁股,可惜這家伙只是用手揉了揉,又翻身睡了,墨墨蹲下身子,一手拄著下巴,小臉兒上滿滿都是無奈,思考著是否要改拍為扎,而且扎在哪塊肉上既疼又不傷人?

    待林嵐合上箱蓋,又安撫好了海子,一見墨墨的任務還沒有完成,就笑道,“怎么,金豬兒不準備一起出門了?”

    墨墨攤攤手,翻了個白眼,表示他實在沒有辦法,惹得翠翠和妃妃又嘻嘻笑了起來,海子跑上前,趴在金豬兒耳邊喊道,“吃蜜糖了!”

    這話就像瞬間打開了金豬兒身上的活動機關一般,小胖子一下兒就蹦了起來,小鼻子翕動著,四處嗅聞,“金豬兒要吃蜜糖!”

    林嵐笑得前仰后合,末了,把他托到手里,笑道,“金豬兒,你不能整日就是吃睡,否則以后你胖得飛不動了,怎么辦?今日好好跟姐姐去田里玩兒,回來就給你拿蜜糖吃。”

    金豬兒小手撓撓后腦勺,憨憨一笑,白胖的小臉兒上酡紅一片,“好,金豬兒聽姐姐的話。”

    “還有,如果你躲在哪里睡覺,讓大家找不到你,就罰你三日吃不到蜜糖。”上次,這小胖子就是偷懶睡到蘭花葉下,他們幾乎翻遍了花窖,才找到他,這次去了田里,上萬株苞谷,真要找起來,豈不是大海撈針一樣。

    金豬兒聽得那么久沒有蜜糖吃,小雞啄米般,用力點著小腦袋。

    林嵐這才扯開腰上的大荷包,看著他們齊齊跳了進去,就松松攏了袋口系好,然后出門匯合娘親,一起去村西的田里。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7605666_80_801-m
妻華
作者 夜惠美
  重生的她不再背負家族的使命和責任,盡情享受鄉間女土豪的快意人生。然而天意弄人,她面臨以下幾... (馬上閱讀)
Sys_80_803-m
藥石生香
作者 青琉落塵
  前一世的抱病而亡,讓她格外珍惜這一生;   借著聰明才智,努力擺脫為人奴婢的身份;  ... (馬上閱讀)
2510132_4_74-m
揀寶
作者 燭
  別人打眼的時候,他在揀漏;別人揀漏的時候,他卻在揀寶!   商鼎周彝、和璧隋珠、戰國錯金... (馬上閱讀)
2239748_80_806-m
萬事如易
作者 三月果
  從現代數學精英變成古代拖油瓶。後爹不喜,親娘不愛,只有弟弟相依為命。

 ... (馬上閱讀)
Sys_80_803-m
醫嬌
作者 月雨流風
  開個小鋪子,賣賣藥,看看病。   春心覺得這樣的小日子很安穩。   尤其是偶爾還有送上...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