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舊事(求收藏)

  • 閱讀背景色

    七月,正是農忙的季節,每塊田里都有戴著草帽的農人在忙碌,空氣里甚至都隱隱飄散著汗水的味道,劉氏不是善談的人,路上碰到平日熟識的,也不過點頭笑笑,林嵐可不一樣,仗著年紀小,長得又可愛嬌俏,大爺、大娘、嫂子、大叔,一路甜甜喊下來,得了無數夸贊,白嫩嫩的臉上也被手重的老婆子們掐得紅了一片,劉氏心疼的掏了帕子給女兒擦了擦,埋怨道,“這些人,粗手大腳的,也不知個輕重,下次嵐兒還是點頭打個招呼就行,不要多說話了。”

    林嵐笑著點頭應下,心里卻無奈苦笑。

    林家祖上,也就是她的祖爺爺曾經考中過狀元,一躍躋身于書香門第之列,可惜人家做官都懂鉆營,唯林家狀元,清高固執,不肯與眾位同僚同流合污,自然就成了那雞群里的鴨子,很是礙眼。做官不過一年,就被排擠回了家,他又不反省自己的不識時務,反倒整日大罵那些同僚辱了讀書人的品格。

    消息傳出去,惹得那些原本有心想保舉他重新出仕的清流也偃旗息鼓了,于是這祖爺爺就在家發誓要好好教導兒孫,再考一個狀元出來,給整個大元國都看看,也給他出口氣。

    只是,這志向雖好,奈何兒孫不爭氣,雖各個苦讀十載,卻悲劇的各個沒有悟性,別說狀元,一連兩代連個舉人都沒考中,老爺子一氣歸西了,林家也就漸漸沒落了。

    但老話兒說的好,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話適用于家財勢力,也適合與聲名,所以,林家的獨子也就是林嵐的老爹,到了娶親的年紀還是比普通農家的后生更容易娶到了媳婦兒,城郊一位秀才的獨生女兒,也就是劉氏。

    成婚三年,那秀才一病歸西,除了給劉氏留下幾百冊舊書,其余半個銅錢都沒有,劉氏傷心了幾月,就安心操持家務,相夫教子。

    林家雖然貧困,甚至在村中都排在下等,劉氏穿得衣裙連普通農婦都不如,但她那份滿腹詩書的蘊養出來的氣度,在一眾農婦中,著實太過扎眼,這常惹得長舌婦門在背后說些酸話。她聽過幾次,越加不愿與她們來往,除了住的近的幾個脾氣和善的,差點過成了死門子。

    以前林父還活著的時候,村中誰家有事,他常去幫忙,又肯出力氣,林家有事時,別人也都趕來幫手,情況還好些。

    自從林父病去,里正受人挑撥,允了兩件不利林家之事,卻沒有一個鄉親站出說句公道話,劉氏越發心涼,恨不得見人都要瞪上兩眼,如何還能想著去交好。

    林嵐前世母親早逝,父親娶了后母之后,就漸漸不再關心她,后母又是個心狠的,她常常缺衣少吃,全靠她平日嘴甜,會看眼色,哪個大娘大嬸都想著多照料她一些,肚子餓了,去誰家都能吃上一碗飯,冷了,去誰家都能得件舊衣。甚至后來,她后母動手把她打傷,她父親死活不相信的時候,也是鄉親們出頭替她說話,才使得父親看清后母的真面目。

    雖然他沒有離婚,他原諒了后母,但是他卻也拿了積蓄,托了關系,把她弄進一家園藝公司工作,算是完全獨立,脫離了后母的欺壓。

    有時候不得不承認,群眾的力量是很大的,特別是在農村這種宗族禮法比律法都要大的地方,哪怕心里再是不喜,也要盡量相處的圓融,否則一旦有事,無人相幫還是好的,如若都是落井下石的可怎么辦?

    只是,林嵐把這道理跟劉氏說過,劉氏卻堅持不肯與那些無知蠢婦“同流合污”,眉眼間堅定又固執,惹得林嵐也沒辦法,最后只好常常利用自己的年紀和長相,在村里的婦人們跟前扮可愛,幾月過去,倒也算是小有收獲。

    劉氏給女兒系好幃帽的帶子,就順著一條壟溝往地里走去,四處找尋著搶了包谷苗肥力的野草。

    林嵐收回心思,扯開荷包放出幾個娃娃,悄聲說道,“姐姐要去做活兒了,你們就在這周圍玩耍,不要跑遠了,荷包我系在最高的包谷秸上,你們累了就進來睡覺。知道嗎?”

    幾個娃娃難得到田里玩耍,哪里還顧得聽姐姐嘮叨,歡快應了,就各自飛散了,就連一向懶散的金豬兒都搖晃著小屁股奔著一株野花飛去。

    林嵐好笑,低頭下田干活兒。

    林家原本的二畝口糧田是在村邊兒不遠,林父極是擅長伺弄莊稼,把地養得極肥,可惜他一病去,王家本族的一家就說男子要出外做工,婦人在家下田不便,硬是把林家的好田換了去,扔出了這靠近官道的二畝薄地。

    劉氏為此還氣得多病了幾日,甚至打算撞死在宗祠門前,林嵐卻勸著她忍了氣。

    大王莊,顧名思義,王姓為大,他們姓林的,總共也就七八家,勢力不如人,就要懂得忍耐啊。再說,臨近官道也不見得就怎么不好,現在家里窮困,條件不允許,等日后手頭松快了,也許那官道就會變成一條生財之路呢。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爺憐憫他們一門孤兒寡母,春時種下包谷后,就一直風調雨順,包谷長勢不錯,起碼看不出比其它人家差多少,一年的溫飽有了著落,林嵐也就放了心,哼著歌兒,在田間前行,走在前面的劉氏聽了,也露了笑臉。

    哪怕什么事都不如意,她也不看在眼里,因為她有一對兒好兒女在,總會有好日子過的。

    很快,日頭就升到了正當中,劉氏惦記著明日去清風觀求符,心急把田里的活計早些做完,就攆了女兒回家,道,“嵐兒,剩下幾壟娘自己就做了,你先回去準備午飯吧,小三兒也該下學了。”

    林嵐掃了一眼,只剩下四壟地,不過一個來回就拔完了,于是點頭應了。

    她在包谷秸上解了荷包下來,果然金豬兒已經在里面睡得打呼嚕了,小小的長衫也脫了下來,白白胖胖的小身子斜靠在荷包壁上,像一條肥肥的米蟲,她忍不住伸指頭去逗弄他,結果這小胖子居然雙手抱了她的手指,張嘴咬了咬,手指上沾了草漿,滋味不好,他皺了皺小眉毛,就松開繼續睡去了。

    林嵐偷偷笑得歡快,怪不得墨墨那個酷酷的性子都極喜歡逗弄金豬兒,原來這小胖子是如此有趣。

    翠翠和妃妃合力抬著一朵大紅的野花從遠處飛回來,一見林嵐站在那里,就歡快的喊道,“姐姐,姐姐,我們摘了最美的花花給姐姐戴。”

    林嵐伸手接了,直接掖到了辮稍兒上,兩個小丫頭兒歡喜的上下飛舞,很快又飛去喚回了墨墨和海子,一大五小就一路小聲說著話回了村子。

    剛走到村口的五棵大柳樹下,林家隔壁的狗剩兒就一頭沖了過來,小小的腦袋上,發分兩髻,額前滿滿都是汗珠子,顯然是跑得急了。

    他一看見瑞雪,眼睛瞬間就亮了起來,死死抓住她的衣襟喘著粗氣,“二姐,三子…三子跟人家打起來了。”

    “打架,為了什么,在哪里呢?”林嵐一聽就急了,林夕從小身子骨就不好,不論怎么吃都是瘦,如若不是她日日帶著他在院子里跑上幾圈兒,恐怕走路都能累倒。這樣的小身板,和誰打架都是吃虧啊。

    “村南,王二牛…搶三子的畫本…”

    林嵐頓時火冒三丈,這王二牛的爹娘就是搶了自家好田的那戶人家,平日就水火不容的,這下子兩家孩子打架,恐怕不會善了了。

    她一路小跑跑到村南的學堂外,果然那里正圍了幾十鄉親看熱鬧,人群里不時傳出孩童的哭聲。

    林嵐一聽就知道那哭的是林夕,她眼睛立刻就紅了,轉頭四下一踅摸,抓了一把人家用禿的竹掃帚,就沖了進去。

    王家的媳婦兒正嘴上假惺惺的勸著,“小孩子,打什么架啊,不好好玩耍。”可是,她手上卻緊緊抓這林夕的兩只胳膊,而她的兒子,那個長得足有兩個林夕大的蠻小子,正左一拳右一腳的打得歡快。

    但凡有個眼睛的,都看得出這王家媳婦在拉偏架,但王家本就在村里極有勢力,林家又是孤兒寡母,誰也不愿意為了他們得罪王家,想著小孩子打架,不過皮肉傷,沒什么大妨礙,所以只是就出言勸兩句,這樣的結果也就導致了林夕完全處于弱勢。

    林嵐雖然只有八歲,長得也不壯實,但是自己從小看顧大的弟弟被打,這簡直讓她完全瘋魔了,揮著掃帚,對著王家母子就是一頓揮舞,一邊打一邊罵著,“打死你們兩個不要臉的玩意兒,母子倆欺負一個小孩子,你們怎么不掉茅廁里淹死…”

    那掃帚本就是用禿的,半片葉子都有,剩下的全是硬枝兒,王家母子猝不及防之下,就挨了好幾下,劃得手臂和脖子上都是血道子,王二牛平日被嬌慣著,父母一巴掌都未曾拍過,在孩子里也仗著人高馬大,從來都是欺負別人,什么時候被人欺負過啊。這猛然手上脖子上見了血,疼得他一邊四處躲閃,一邊嚎啕大哭。

  • 閱讀背景色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作者其他作品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5808537_80_804-m
大帝姬
作者 希行
  穿越的薛青發現自己女扮男裝在騙婚。

  不僅如此,她還有一個更大的騙局。...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嫡妝
作者 輕心
  前世她百病纏身,雙十年華便香消玉殞。   再一睜眼,魂穿異世卻變成了衛國公府的嫡大小姐衛... (馬上閱讀)
Sys_4_74-m
無限成長器
作者 無法理解生活
  平平凡凡的生活在社會底層,如果沒有那次意外,   也許只能窩囊的活著,即使傷心,即使不愿,... (馬上閱讀)
Sys_7_70-m
牧師神話
作者 七十二翼天使
  神話級網游公會‘巔峰’創始人唐楓,由于厭倦了游戲內的爭霸與勾心斗角,決定暫時脫離自己的班底... (馬上閱讀)
Sys_80_804-m
淑香門第
作者 幽幽雪
  本是世家女,卻無好命運。   一連串的噩運伴著她一生。   本以為被灌毒酒那一刻,她生... (馬上閱讀)

其他古代言情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