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1 重生十年前,華麗的存在

  • 字體大小
  • 閱讀背景色

    濱海市,傍海的情人橋上一對對大學生手挽手含情脈脈地對視,徐徐的清風拂面而過,搖走了佯動的橘黃,給這座神奇的旅游之都帶來其他地方無法給予的享受。

    因被定為08年奧運會的協辦城市,建設較為現代化,距離京都又不過三小時車程,濱海成為富庶人士向往的生活之都,既不會被京都那般快節奏的生活所煩憂,也不會被遺忘在二線城市,產生一種尷尬。

    而濱海西水區,這個眾所高校棲息之地,更是成為聚焦人口的大區,

    時進黃昏,月色來襲,寒意蔓上這座海城,深戀的大學生們一個個離開了情人橋,而寂靜的橋頭上,那漸漸拉伸的影子卻跳入了夜的視線。

    此時,在情人橋的橋頭,一個中年男子正用他顫抖的腳趾夾出一個破爛缽盆里的錢幣,這男子并沒有瘋,他所以用腳趾去夾這個錢,是因為他根本就沒有手臂,這會,中年男子的腳突然停了下來,他的缽盆中飛下來一根中華香煙,而且,中年男子敏銳的鼻息間已經嗅到了一股尼古丁的味道。

    沒錯,飛下來的只是一根不足兩厘米的煙頭,那煙蒂還沒燃盡,但如果對于一個身無雙臂的乞丐而言,能夠唆上兩口,也將是無尚的享受。

    但是此刻,中年男子并沒有去夾這個煙頭,反而抬起了頭,看上扔煙頭的男子。中年男子的臉很英俊,如果不是因為長久不修邊幅,胡子拉碴,想必一定是個美男子。中年男子眉宇間,不怒自射一種威棱與霸氣,與現在的乞丐身份實不相稱。

    “康橋漸,你不知道這里的地盤也是我的嗎?把收來的錢都給我。”扔煙頭的男子叫秦獸,打扮得很潮。

    秦獸認識這個中年男子,似乎他們之間還有說不完的故事,

    中年男子冷冷一笑,他不屑地把夾出的錢往秦獸面前一推,“你要,那你都拿去!”

    中年男子依舊和往常一樣,每當這個男子給他要錢的時候,他總是這樣。

    “我說康橋漸,你拽什么拽,你以為你還是當年的你嗎?你現在就是個一無所有的乞丐,你一上街,人人喊躲的臭乞丐,你憑什么還這么囂張,你以為你還是我的老大嗎?”

    秦獸嘶喊著,一腳把中年男子面前的破缽盆踢飛上天,

    “我告訴你康橋漸,這輩子你是不可能贏我了,你輸定了。高白白雖然是愛你,但不也沒跟你在一起嗎?你的事業,哈哈,你現在這個樣子還有什么事業?你就是個廢物,我勸你還是死了吧,你活著對于國家和人民就是一種迫害。”

    秦獸口中的女人是前濱江市財政局副局長高安的女兒高白白,因為康橋漸當年揭發了高安,兩人最終不歡而散。

    當然,也就是這個女人,讓秦獸和康橋漸這兩個結拜兄弟反目成仇,因為兩人共同喜歡這一個女子。

    中年男子聽到高白白的名字,嘴唇不禁開始了輕微的顫抖,這是自己唯一愛的女孩,但是,直到現在,自己都沒有完成承諾,娶她為妻。

    陰冷的風層層襲來,衣不裹體的破衣服,讓中年男子整個人都縮成了一團。

    多少次,中年男子也曾想過,不要繼續在浪費自己的生命,就此終結。可是他不甘心,不甘心自己就這么失敗,不甘心自己被最信任的兄弟出賣,進而被斬斷了雙臂,他不甘心自己苦苦經營的乞丐實業有限公司就這么拱手讓人,不甘心剛剛收獲的一段愛情還沒有開花結果就這么夭折。

    這悲慘的遭遇讓中年男子的表情越發痛苦,他掙扎著,心中一陣陣隱隱之疼。

    “看你那痛苦的樣子,你快去死吧,從這跳下去,你就可以結束你這窩囊的一生,你就可以讓高白白解脫出痛苦,進而選擇我。你要是個男人,就站起來從這跳下去,你跳下去,這個世界不會為你掉一滴眼淚,你知道嗎?沒有人疼你,也沒有人愛你,不會有惋惜,不會有哀愁,你死了,這個世界反而會因為少掉一個臟乞丐變得更美,你說不是嗎?你給我們美麗的城市畫上了一個骯臟的符號,你就沒有一點羞愧心嗎?你不覺得你應該死嗎?我要是你我早死了一百一千次了。怎么?是你不敢嗎?我大名鼎鼎的康橋漸,號稱天不怕地不怕的主難道就這么點出息?我真是鄙視你!”

    秦獸抬起自己重重的腳,想要朝著這個瑟縮成蟲的中年男子踢去,但是他還是沒有,他可是自己當年的大哥呀,要不是他在街頭把自己收進丐幫,給了自己一個身份,慢慢做了經理,自己現在估計也就是一個無組織的路邊乞丐,也就是康橋漸現在這個樣子的臭乞丐。

    中年男子沒有說話,他只是漸漸站起了身子,雖然中年男子身有殘疾,但是他站起來并沒有什么困難,曾經,在他還沒斷臂之前,他可是影子拳的創始人,WBO的金腰帶冠軍得主,那是在全世界都華麗麗的存在,無人能與之爭鋒。

    可今非昔比,他只能用一點殘存的功力支撐自己站起來,是個再普通不過的人。中年男子倚住情人橋的護欄,那護欄并不高,中年男子翻越過去的話并無大礙。

    “你要干什么?”秦獸看中年男子有翻越護欄的架勢,神情瞬間凝重起來,也許,那十幾年的兄弟之情在這一刻迸發。

    “呵呵。”中年男子沒有理會秦獸的話,他的身子已經半靠在護欄上,腳下加了幾分力氣,

    “不,漸哥,你不能這樣。”

    “那個,不,你不能。是我錯了,是兄弟錯了,剛才是我胡說八道,你快停止這瘋狂的動作!”

    秦獸撐開雙臂,盡力搖擺著要中年男子停下來這瘋狂的舉動,他突然想起曾經康橋漸對自己所有的好,想到自己為了一個女人,為了一些權勢,背叛康橋漸的錯,此刻是他良心發現。

    “漸哥,你還能叫我漸哥?真是謝謝啦。”中年男子苦笑一下,“秦獸,你知道嗎?我這樣茍且偷生的活著其實就是因為你,因為在這個世界上別人不會讓我感覺到我還是這個世界的一員,只有你在每次羞辱我之后,才可以讓我那么痛快地感受到我卑微的存在。但是,今天你也卻用那憐憫的目光注視我,叫我活下來,我忽然覺得活著真得沒有什么意思了!”

    “我死之后,正如你說的,告訴高白白,讓她找個好人嫁了吧,如果有來世,我定會守住承諾,娶她為妻!”

    中年男子不管秦獸后邊多么用力地嘶喊,他奮力向前翻去,他看到,在那蔚藍的大海中,有一個天使在對著自己微笑。

    撲通,浪花朵朵卷起,中年男子感覺到水流拍打上自己的身軀,那強烈的刺激讓他的大腦一片混沌。

    …………………………

    “漸哥,賤哥,別睡了,快醒醒….咱們兄弟,截住個當官的,你快過去看看,怎么處理,訛多少錢好?”

    濱江市西水區一棟樓房前,一個男子對著康橋漸喊道。

    康橋漸慢慢睜開眼睛,他依稀聽見耳邊有聲音傳來,

    是不是有人在喊我?自己這是死了嗎?怎么?這里是天堂還是地獄?怎么跟人間一樣。

    “什么跟人間一樣,這就是人間。漸哥,你做夢了吧?還死呀活呀的。”

    在康橋漸面前傻兮兮笑著的小伙子也就二十三四歲,帶著一股稚氣地問。

    聽小伙子說到這就是人間,康橋漸方才注視上這個青年,一米七五上下的個頭,白臉圓肚,這不就是秦獸嗎?奇怪,他怎么變得這么年輕了,按理說秦獸應該三十多歲了,不是這樣子的呀。而且秦獸說話不該是這種語氣,他是咬著牙根想自己去死的。這種天真無暇的熱情倒像是自己當初和他剛認識那幾年,不對,這是怎么回事?難道?這就是那會?

    難道是自己重生了?

    康橋漸意識到這一點,他急忙看向自己,自己此時是完好無缺的雙臂,更是有著一個健碩的身體。一伸拳頭,康橋漸明顯感覺到影子拳帶給空氣劇烈的震蕩。沒錯,這一次,他肯定了,自己是重生了,而且還是如此逆天般的重生。

    如果我是重生,那么這一幕景象正是十年前,秦獸拉著自己去到霞光路認識了被訛錢的濱江市財政局副局長高安,進而認識了那時候只有十九歲的高白白,并且高安就是在這次事故中和交通局局長潘富貴走到一起,從他手中接過來第一筆錢。接著兩人便開始了貪污西水區建設貨款的不歸路,然后就是自己發現后舉報了他們,被潘富貴的手下斬斷了雙臂。

    歸結起來的話,自己那悲慘的一生正是從這件事開始,這件事恰是一切問題的源頭。當初自己非要財政局副局長高安給自己小弟道歉賠錢,以至于高安感覺自己這么大的官很沒面子,才叫交通局局長潘富貴出來擺平事情,因為潘富貴幫了他,所以才答應給潘富貴大開方便之門,提高交通局預算,自己取了好處,也才有了兩人一起的后邊貪污,自己被砍的事情。

    一切的一切像是出自巧合,但是卻真實的存在著,康橋漸不禁再想既然重生了,時機又恰到好處,那么自己這一次一定要重新把握住自己的人生。自己可以不讓高安欠下潘富貴這個人情,并且可以示好于高安,輔佐于之左右,成為他的乘龍快婿。這樣自己就可以和高白白相愛一生,那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但是,康橋漸并不確認自己是否可以改變歷史,甚至,康橋漸在懷疑是不是接下來的事情可以受自己的控制。

    報著一種期待和忐忑,康橋漸和秦獸去往事發的地方,而這一刻,康橋漸也才想起來秦獸也是一個需要堤防的人。

    就是他,把自己苦心經營的事業奪去,甚至還想奪走自己的女人。想想也是,秦獸絕對不是一般人物,他的名字也許就注定了他的不凡。

    ————————-————————————————————-

    粉嫩新書,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多多推倒收下,同時多多投票。3Q!

    

書評區>> 看全部書評

目前共發表了 0 篇書評 我要發表
本月排名
-
本月票數
0
0 人評分

關注本書讀者還關注

1009915605_4_151-m
奶爸的文藝人生
作者 寒門
  「粑粑!」剛穿越到平行世界,就看到有個精緻可愛的小女孩喊自己爸爸,楊軼表示有些懵逼。好吧,... (馬上閱讀)

其他都市風雲類熱門作品
+看更多

回頁首